第九章:被遗忘的传说
萧大叔2017-04-15 09:504,914

  依少见状本想出言制止,却看那萧健云眼神凌厉,侧身一闪,牛红缨连枪带人就擦肩而过。动作悠然自得,丝毫不见紧张。

  “你想干什么?”

  “哼,妖孽!再吃我一枪!”

  牛红缨见一击不中,反身便将枪身横甩过来,直袭敌手侧腰。

  “都说我不是妖孽了。”萧健云的语气里带着无奈,边说边探手擒住袭来的枪杆。牛红缨急忙想拔回长枪,怎知这枪就像是镶进了岩石之中,动弹不得!

  好大的气力!牛红缨心中一惊,嘴角却扬起笑容:“想抓住我的火尖枪?”

  萧健云自感不妙下意识地松手,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才发现,那赤红的枪身腾起炽热的火焰,若是不放,恐怕双手就会烧为焦炭!

  “反应挺快!”牛红缨不由得赞叹一句,收了三昧真火再摆好了架势。他担心,在这种小空间里用神火,会误伤其他人。

  “你还来?”萧健云看这架势,怕是分个高低不会罢休了,不由得叹息。“若不是我界意已尽,况且连把趁手的兵器都没有……”

  界意……牛红缨心中暗想,他想起了当初跟世华对战时所听到的奇怪力量,那确实不属于妖魔所有,眼前这人,难道……不管了,先打趴了再说!

  “接着!”一旁观战的世华听了这话,竟将自己手中的银枪扔向了萧健云。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

  “哇咧!好冰人的长枪!”萧健云顺手接过银枪,却被银枪本身的寒气冻得一哆嗦。“这是,界武?可我不怎么会使枪棍啊!”

  “少废话!”牛红缨瞥了一眼世华,便直刺萧健云而去。

  萧健云只得硬着头皮拿着这压根不会使的寒枪迎战,锵的一声两杆枪就激烈的碰撞在一起!试探性的一个回合,双方就像同极的磁石排斥一般,各自向后退去。

  “我认输!不打了成不?”萧健云将手中的银枪抛在地上,他的双手已经红得发紫,明显是冻成这样的。

  牛红缨也收了火尖枪,淡淡地回道:“本座不得不佩服一句,作为一个普通人,你确实很强。”

  刚才的一回合,两人竟已分了胜负!其他人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还没看个尽兴,就已经结束了战斗,难道这就是实力差距的自知之明吗?也就是这一交手,牛红缨也无法再将眼前这个男人跟妖魔和威胁两个词挂钩。

  “你身为人类,为何却被封印在此?”牛红缨对于这个问题,还是不解。

  萧健云思索了片刻,环顾了一下四周的人,提出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当今是你们秦王朝第几代了?”

  秦王朝?秦始皇吗?这个问题一出,大家都小惊了一下。历史学得再差的也知道,秦始皇一统六国离如今已经有两千多年的时间了。这位仁兄难道……

  “先祖大人,我是您的后代,萧依少。”依少觉得,这种时候作为萧家后人的他,最有发言权:“您说的秦王朝,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两千多……”萧健云听到这个世界,有点不敢相信:“那我不是睡了……两千年?说出来也没什么问题了。”

  “理论上来说,您在封印中的时间是静止的。您可以当做是一次穿越。”

  “真不可思议,那老头……”萧健云嘟囔着什么,又盯着依少审视了半天:“你叫萧依少是吧,萧家的后人,那你应该听说过我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人吧?”

  “知道,家族记载中有说过,我们是异世界人的后裔。”

  “那你可知道,为什么会有两个如此相似的世界存在呢?”

  “不知……”依少挠了挠头,说实在的他还真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异世界的存在:“难道是平行宇宙?”

  “那我跟你们讲一个我儿时听过的传说吧。”萧健云笑了笑,示意在场的所有人都静心倾听。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地之间一片混沌。混沌中,诞生了两位神明,我们称之为创世神右念和左哲。他们两位神明在混沌中度过了不知多长的岁月。久而久之,产生了思想。于是他们决定,改变现状。开辟混沌,创造了世界。这才有了宇宙万物,有了生命。原本两者共同治理着世界,但可能因为出现了某些分歧。传说是关于力量的分歧吧,右念认为,所创造的生物,不能给予智慧和力量。左哲却认为,被创造的生物也需要力量,需要智慧。有必要让他们和自己一样,这样世界才会热闹,他们才不会觉得孤独。因为观念不同产生的争执,持续到最后竟发生了战争。两位神的力量冲突,导致了他们自己所创造的世界毁于一旦,再次归为了混沌。左哲一气之下,破开了空间。创造了另外一个世界,也就是我所在的世界。但神明也抵不过时间的摧残,左哲在不知过去了多少年的岁月里,终于消逝于世界。临终之前,他本想将力量继承给自己所创造的人类中的一个,但最终,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承受如此巨大的能量。不得已,他将力量分散成了若干份,继承给了当时在场的不少人。并告知他们,如果有机会,希望他们能够想办法去见识一下右念所创造的世界,用他们的眼代替自己去见证右念的世界。因为是世界之主所赐予的继承了他意志的力量,我们的先祖将其称之为,界意。”

  “所以这是远古神明所赐予你们的,难怪……我没见识过。”牛红缨很认可的点点头。

  “其实,很久以前,这个世界的人是见识过的。”萧健云微笑着,顿了顿:“人的欲望是会随着力量的强大而膨胀的,当这些最开始继承了界意的人们有着强大的欲望时,他们便发生了战争,界意的使用也演化出了界武。当然,受害者是其他弱小的生命。随着战争的扩大,左哲神所创造的世界也岌岌可危,直到这时,有智者站出来阻止了战争,并提出了国度的建立,有实力的人统御属于自己的地盘。就这样,战争渐渐平息,人类也分别出了地域之分。在和平年代的国家高层,想起了左哲临终前的遗愿。他们想办法用强大的力量破开了空间的阻碍,建立了来这个世界的通道。也见证了右念的世界,只是那时的右念也已经消逝了。或许是有怨念吧,右念并没有告知他这个世界的生灵,有另一个神左哲的存在。更不用说有另一个同样的世界。所以,先祖们也很自觉的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每个国度都有属于自己派往这个世界,学习与交流的使者。这边的入口也建立了据点,供人员的进出盘查。而我本是南阳云度国,青诗城世袭的战君,在一场大战中立下功勋。被御统大人钦定为两界守护使,携带家眷来到了这个世界定居,守护着两界的秘密。”

  “我记得,当时这个世界我所在的地方,被一个名叫秦王朝的王国统治着。原本一切平静的生活,却因为一个老头的到来,被彻底打破。他自称是这个世界的神明,了解到了我们所守护的世界。但他却提出,必须封印通道,短时间内两界不能再有来往!作为守护者,我自然不会同意。却被老头打败,他告诉我,如果不这样做。这个世界的人类将会面临巨大的危险。虽然不明白,但他却给了我选择。让我能够见证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但我可能会因此沉睡过去。就这样,在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后。我便连同着两界的通道,被封印了。”

  “如果你所说的都属实,或许是我们搞错了。”牛红缨似乎已经相信了这个故事,“看到这封印,我还以为是老君所封印的妖魔。这才对你出手,有无礼之举,实在抱歉。”

  “歉意我领了,只是,如今封印打开了。是否说明,那老头说的劫难已经过去了?”

  “实际上,我们也不知道。”一直默默无闻的卿南阳突然回道:“这一切或许都是道祖提前安排好的吧。”

  “说起来,通往这个世界的通道不止一个,应该还有其他国度的。应该都是被那老头给封印了。你们有看到吗?”

  “两仪八卦定天咒的封印,我只遇到这唯一一个。其他地方是否还有,我也不清楚。”卿南阳仔细回想一回便摇头否定了。

  “世华你呢?有什么能提供的?”依少看向在场另一个守护家族的人。

  “柳家我不清楚,从未听说过有封印。但我是见过这一模一样的壁画的,在我很小的时候。”

  这时的萧健云也注意到了世华,似乎想起了什么,带着笑意说道:“你是柳家后人?我可能认识你先祖,北阴亦云国度的柳临威。那可是个人物,少年成名,界武是一杆凌冰亮银枪,他是被称为亦云冰龙的强者啊。曾经出使我国,跟他有过交情。没想到时隔已久,还能见到他的后人。不知他现在还好?”

  “早已仙逝。”世华平淡地回答,心中却在暗想,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没事让人把自己封印起来,玩穿越吗?

  “死了?”萧健云貌似想通了什么,察觉到一丝尴尬的气氛,便立马换了个话题:“你不愧是他的后人,这界武都是如出一辙,我说为什么拿起这杆枪时如此寒凉。”

  “不,我这界意传承自他。”

  “界意传承?封界玥?也难怪,北阴亦云国是唯一有封界石矿的地方。我们视如珍宝,他们却能用来当商品出售。”

  “嗯……先祖。”依少赶紧摸出他放在身上的封界玥,递给萧健云:“这是您留下来的,萧家妥善保管了上千年,如今物归原主。”

  “这是……”萧健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还能再次拿回这封界玥,双手微微颤抖着,那眼眶中荡漾着的是泪花吗?

  “先祖大人……您怎么了?”

  这话不问不要紧,一说出口便如同吟唱了某种魔咒,萧健云的泪花如倾泻而下的瀑布止不住的流。无数黑线,噼里啪啦往下掉的声音,所有人都默默站到一旁,不再理会那独泣的阴影。

  “是不是被封印时间太久,悲伤的情绪无限放大了?”风忆提出了科学的观点。

  “大概是吧。”依少点头。

  “我觉得,可能是这个东西对大叔有着特殊的意义,比如定情信物什么的?”稀雨的脑洞里总算没有钻出奇怪的设定了。

  “稀雨小姐也喜欢宝物吗?”牛红缨的声音。

  “喂,红缨!”

  “阳阳怎么看待这次的事情?”这貌似是那个叫罗利的猫耳男说的。

  “我怎么会知道,还有不要叫我阳阳,小萝莉。”

  “我很想知道,你们说的道祖和那人说的老头是谁。”世华的疑问止住了话题的继续扭曲。

  “世外高人呗。”依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这种小说里出现的各种情节,世外高人的预言啊,破坏平衡的漏洞存在啊。

  南阳却递过去一个你错了的微笑:“萧少,你可能不知道。那不是别人,应当就是道德天尊。”

  “道德天尊?”

  “就是神话传说中的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齐名的三清道祖之一。这两仪八卦定天咒算是鸿钧老祖的独门绝技,只授予了他们三位。而这三位神尊中,道德天尊是最喜欢管人间之事的。”

  “太上老君……”依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手持拂尘在炼丹炉边炼制仙丹的老道士模样。“那个烧丹炉的?”

  南阳无奈地笑道,暗想着又是一个被吴老师给洗脑的人,只是道教众神科普起来太过繁琐,便也不再做声。

  “好了,现在的事情算是弄明白了一点点,这老头在千年前就预料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所以封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至于为什么,还不清楚。但我们能做的就是要弄清楚下一步该怎么走。”依少绞尽脑汁也只得出这样的结论。

  “怎么走?”

  “当然是去异世界看看咯,如果封印的接触是指引我们前往那个世界的话。”依少给出答案。

  “我们?”风忆很明显地还在抗拒,他觉得这件事应该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不然呢?那首诗证明,我们都在其中。”

  “诗是你先祖写的,你问他啊。”风忆指着那团阴影。

  “说得也对。”依少走到萧健云身边,有礼貌地问道:“先祖大人,抱歉打扰到您的思绪。不过您能告诉我,您留下的书中,最后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吗?”

  “诗?哦,你说那个啊。我一时兴起,写的。”萧健云回想片刻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文采斐然,博学多才?”

  “……”依少无言以对。

  “看吧,看吧。我就说是巧合,大哥你还不信。”风忆觉得,事情圆满解决。

  “说起这个,我想起一件事。”萧健云突然冒出一句话:“当时,那老头也看了我写的诗。似乎,你们这里还没有人写诗,他仔细得观赏着,并赞美道‘好文采,如果哪天,遇到了句中之人……’。”

  “然后呢?”依少迫切地问道。

  “我不记得了。”萧健云很是尴尬。

  “你可以继续沉思去了。”依少有种想打他的冲动,如果不是先祖的话。

  “句中人……”风忆有点懵了,难道这一切都真的不是巧合?

  “所以我说,我们最终还是要去那个世界寻找答案的。”

  “这是什么逻辑啊……”

  “简单的逻辑,事物发展的必要性。”

  “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四弟你就别再纠结了。”稀雨倒是乐意之极。

  “去吧,我也有要寻找的。”世华点头同意。

  “可是……”风忆还想反抗,但看着他们都做出了决定,就只好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那好,各自准备片刻,我们出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