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巨大的灾难发生了
周梅森著2021-07-15 02:343,619

  就在这时,那场巨大的灾难发生了。猛然间,他脚下的土地剧烈地颤动起来,仿佛古老传说中的巨龙翻身。他穿着破布鞋的脚掌,分明地感到那股来自深深地下的巨大而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力量使他的脚杆、他的身体,使这个阴暗的胡同口,使分界街,使整个田家铺镇,都惊惶不安地晃动起来。近在身边的“福记酒家”的门窗嘎啦啦地发响,几扇没有安牢的门板哗啦啦地倒翻在地,那窑子门前的红漆木柱亦随之倒了下来。绸布灯笼挣脱了线绳的束缚,仿佛像一个巨兽的脑袋,呼噜噜顺着分界街的路面向他滚了过来。不知是为了躲开那只不祥的灯笼,还是因为站立不稳,他跌跌撞撞向“福记酒家”的门前冲了几步,差一点被几块倒下的门板绊倒。

  他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决定田家铺历史命运的一瞬间,他空前地惶恐起来。当他重新使自己的双脚站稳在地上时,他脑袋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报应!神灵在保佑田大闹,神灵不赞成他杀掉他。

  三骡子吓呆了,慌忙把短刀扔掉;继而,双膝一软,当街跪了下来……

  街灯的铁皮灯罩在“哗啦哗啦”地响着,整个小镇都在这来自地下的剧烈骚动中惊醒了。许多临街居住的人纷纷赤条条地跑到街上,惊慌地四处张望。偏偏在这时,分界街两旁的路灯一下子全熄灭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带着一种末日的恐怖,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向这帮惶恐的人压来。不知是谁喊了声:“龙王老爷翻身啦!”一时间,许多大人小孩全当街跪下了。

  三骡子胡福祥这时反倒镇静下来了。他突然发现,神的报应不是冲着他一个人来的,仿佛是冲着田家铺、冲着这个世界来的。他没有得罪任何神灵,神灵也就没有理由单单惩罚他一个人,尽管他在胡、田两家的械斗中伤过人,可他自己也被人伤过,神灵决不该、也不应用天翻地覆般的毁灭来惩罚他。

  他第一个想到:这是地震。

  然而,就在这时,他和跪在分界街上的许多人几乎同时看到了一团拔地而起的冲天大火,这团大火出现在大华公司大门里,准确地说,是出现在田家铺煤矿主井的井楼上。

  大火将整个骚动的田家铺镇照得透亮,那夜,从睡梦中惊醒的人们,都和三骡子一样,看到了那团熊熊燃烧的大火。大火拔地而起的一瞬间,火势高达数十丈,整个田家铺的土地又剧烈震动了一次,跪在街面上的人们几乎无法将自己的膝头紧贴在地面上。事后,许多目睹了这场大火的老窑工赌咒发誓说,他们在这冲天而起的大火中,看到了窑神爷,这窑神爷和窑神庙里供奉的慈面金身大不一样,这窑神爷一副狰狞的面孔,抖动着衣襟,借着火势,升上了夜空……

  三骡子却没看到,他仅仅看到了一场壮观的大火,看到了那火焰冲上了深不可测的夜空,接着,又从夜空中退缩下来,停留在铁木混杂的井楼上烧个不休。

  也就是大火停留在井楼上“哔哔”燃烧的时候,矿里“放响”了。位于大华公司护矿河中部的锅炉房的汽笛终于不断声地“呜呜”长鸣起来,仿佛一个陷入深渊的怪兽在绝望地嘶鸣。那尖利而刺耳的声音,撕破层层夜幕,穿过一堵堵墙壁,越过数不清的障碍,像锐利的钢针一样,不停地猛刺着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

  这是惊心动魄的汽笛声。

  笛声宣布,中华民国开元以来最大的一次矿业灾难在这块土地上爆发了……

  那一夜,田大闹却没敢回家。这倒不是怕三骡子胡福祥会杀上门来,谅他也没有这个胆量!我操,田家的人这么好欺负么?他田大闹的头就这么好剃么?想到小五子,他是有些后悔、有些愧疚,后来,竟被这愧疚和后悔搅得有些神魂不安了。

  其实,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看上三骡子的女儿小五子的。事情的发生,完全出于偶然。好久以前的一个傍晚,他突然心血来潮,想起了久违的田野,想起了田野里的庄稼——尽管这庄稼长势的好坏早已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可他还是想去看看,于是便晃晃荡荡地走出镇子,走到了镇子西面胡家的土地上。他是沿着大华公司挖掘的排水沟走去的,结果,真他妈的晦气,他在干涸的排水沟里看见了一个女人的白皙的屁股。那女人正在排水沟里撒尿,竟偏偏把屁股对着他;而且,这屁股居然是那么白、那么大,这不能不使他产生一种“玩一玩”的念头。我操,这怎么能怪他田大闹呢?!倘或不是那女人撅腚卖骚,他田大闹何致惹出今日的麻烦?!

  那当儿,他没顾得上多想,甚至没有想到要看看这个女人的模样、问问这个女人的姓名,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没有必要。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玩,就是玩!你舒服、我舒服,这他妈的不就了结了?!自打开矿以来,这类事情已屡见不鲜,随便拉几个窑哥儿们来问问,他们的老婆是怎么到手的,还不是先认识屁股后认识人?哪有他妈的那么多臭讲究?!自然,双方在一起玩过之后,做不成夫妻,各自拍拍屁股走路的事,也是有的,这叫没缘分,既不怪天,也不怪地,更不怪人。

  于是乎,田大闹狼一般地猛扑到沟里,一下子将那女人脸朝沟底按倒了。那女人拼命挣扎,两手拼命向前乱抓,两脚乱蹬,将身旁满满一篮野菜全蹬翻了……可她哪是力大如牛的田大闹的对手?

  一阵夹着浓重喘息的忙乱。

  一切都发生了。

  当事情都完结的时候,田大闹才发现这女人是胡福祥的女儿小五子,而且,长得并不漂亮,除了那个白皙的屁股之外,几乎没有多少动人之处。

  真他妈的晦气。

  他想拍拍屁股走路。

  可小五子却扑了过来,紧紧地将他抱住了,他那长满络腮胡子的脸上,感到了一个女人的猛烈亲吻,他感到她的尖尖的舌头在一下下地舔着他的脸颊和脖子,她的细细的牙齿在轻轻地咬他的耳朵。她的手臂将他的脖子搂得那么紧,使他简直透不过气来。

  他受不了,一把推开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一角的矿票,塞到她手上。

  她呆了。

  她没去接那破旧的矿票,任凭它落在被压倒的草棵中。

  突然,她扑上去,打了他一个耳光:

  “娶我,你要娶我做老婆!”

  直到这个时候,田大闹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惹麻烦了!他知道,即使他真的喜欢这个女人,娶她回去做老婆,也是决不可能的!田、胡两个家族的争斗、械杀,自咸丰年起已经六十多年了,三代人的世仇、上百条人命的血债,都不允许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

  他冷冷地盯着她,半晌,才从铁青的厚嘴唇里挤出一个字:“不!”

  她拼命地撕他、扯他,用尖利的牙齿咬他的膀子,将他的膀子咬得鲜血直流。

  田大闹痛得大叫起来,甩手打了小五子一巴掌,这才摆脱了小五子的撕扯。

  小五子被打得跌跌撞撞,几乎摔了一跤,她站住之后,愣了半晌,恨恨地道:

  “姓田的,你听着,胡家女人的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我爹会把你杀了!你等着吧!”

  从那以后,田大闹便一直在等着。他决不怀疑这威胁存在的真实性,他知道三骡子胡福祥的鼎鼎大名;如果三骡子决意复仇,他是防不胜防的,他的小命,迟早有一天会葬送在三骡子或者胡家哪个小兄弟的手下的。从那以后,他就做好了准备,时刻戒备着可能发生的不测,轻易不跨过分界街一步;只要出门,他怀里总要揣上把攮子,身边总伙着三五个田家的族里兄弟。

  然而,整整半年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渐渐地把这件事情遗忘了,恍惚觉着自己不是糟踏了一个姑娘,而仅仅是在窑子里搞了一回婊子……

  偏偏在这时候,有一天小五子在下班的路上截住了他,挺着已明显凸起的肚子扑到他怀里……

  他傻眼了,他想不到自己的一时荒唐,竟给小五子的肚子里增加了一个生命!从那一刻开始,他的良知复苏了,他才开始产生了愧疚和悔恨;他才开始认真考虑,究竟是不是该把小五子娶到田家,做他的老婆?

  灾难发生的那个夜晚,他掉了魂似的在田家族长田东阳田二老爷门楼前的小巷里晃荡。他几次想敲开田家大院的黑漆大门,把这一切都如实地向本家二老爷说清楚,恳求他认可这门亲事。

  他这样做,的确不是因为怯弱、因为害怕;完全是因为愧疚,因为对不起一个无辜的女人。他不敢再回想小五子那张满是泪水的脸。

  他开始意识到,他是个男子汉。

  几次走到田家大院门楼前,他都想以一个男子汉的勇气,嘭嘭敲响那两扇黑乌乌的、门环上镶嵌着铜狮子头的大门,可每一次,他都像娘儿们一样退缩了。他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二老爷田东阳除了把他骂得狗血喷头以外,决不会给他任何别的恩赐了!撇开田、胡两家的几代世仇不说,就凭着青天白日在排水沟里搞人家黄花姑娘这一条,二老爷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二老爷为人清廉正派,素常对那些伤风败俗的事情最为痛恶!你若把这一条拿出来当理由,提出娶胡家的小五子做老婆,真他妈的是发了疯!

  不过……

  不过,也不尽然。

  二老爷德高望重,最讲究君臣父子、仁义道德。搞了人家胡家的黄花姑娘,确是他田大闹的不是;可人家的女人怀了孩子,你总不能抛开不管吧?这于仁义、于道德、于良心,都是说不过去的。这粗浅的道理他田大闹尚且懂得,二老爷身为田家长辈、一族之长,焉能不懂?纵然是遭一顿痛骂、挨一顿责打吧,二老爷总得让这事有了结。

  这么一想,田大闹有了点信心,眨眼间又从娘儿们变成了一条硬铮铮的男子汉,居然——敲响了那两扇庄严的黑漆大门。

  没人应。

  举起手再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