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胡贡爷犯了一个政治错误
周梅森著2021-07-15 02:343,270

  忽闪、忽闪的火光映照着胡贡爷铁青的脸庞。胡贡爷不由得产生了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和庄严的责任感。他用一副十分“政治”的头脑,严肃而认真地想:现刻儿,他不出面,谁还能出面呢?谁还有资格出面呢?难道让田东阳出面领导窑民吗?不!决不能!只有他胡贡爷有能力、有气魄领导广大窑民和大华公司办交涉!

  是的!得把一切都抢到田东阳的头里!

  胡贡爷恢复了常态。他干咳了两声,不容置疑地大声命令手下的家丁:

  “备轿!赶快备轿,我要到大华公司去一趟!快!快一点!”

  两个家丁慌忙抬出一乘小巧的便轿。

  胡贡爷不顾一切地将干巴精瘦的身子压到便轿的坐榻上,一只脚在匆忙中被轿杠绊了一下,鞋子跌落在地上。贡爷顾不得去拾地上的鞋子,径自拍着轿杠,喝令起轿。轿子冲出胡家大院约摸有半里路光景,一个驼背的老家人才拾起鞋子追上前去,给胡贡爷套在脚上。

  大华公司报警的汽笛还在那里不断声地呜呜长鸣,整个田家铺镇都被这没完没了的汽笛声笼罩了、淹没了,仿佛偌大的世界只剩下这么一种单调而凄厉的声音。那一夜,生息在田家铺这块黑土地上的人们,全被这汽笛声惊醒了——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不管是体面绅耆、还是穷苦窑工;不管他睡得多实、多死,反正都醒了!事后,大伙儿才知道,那令人胆战心惊的汽笛声,竟断断续续地响了三个小时零十分钟……

  这汽笛声是长鸣的丧钟。

  这汽笛声从拉响的那一瞬间开始,便给田家铺人留下了永远不能忘怀的深刻记忆,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年、这一月、这一天的这么一个非常的时刻——这可怕的汽笛声在他们以后的几代人耳旁一直响个不停,甚至连当时还未问世的孩子,也受到了这汽笛声的惊扰。

  在汽笛长鸣的三个多小时中,大华公司主井的井楼一直“哔哔”地烧个不停,直到井楼上所有的木头全烧光了,钢铁井架软软地坍塌下来、横七竖八地盖住了大半井口,大火才渐渐熄灭。

  那夜涌入大华公司的人流,决不下一万五千之众,以燃烧的主井井楼为中心,大华公司矿内的每一寸土地上都站满了人,除了在最初的拥挤与骚动中被踩死的那个可怜的寡妇和孩子外,还有不下几十人被撞伤、挤伤……

  胡贡爷那夜也差点儿被挤伤。

  胡贡爷犯了一个政治错误,他实在不该坐着便轿到大华公司去。他完全没有料到那夜分界街上会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人,更没有料到街上的人们会那么疯狂——竟然完全不把田家铺镇惟一的一个贡爷看在眼里!

  从胡家区的巷口一出来,望着滚滚东进的人流,不可一世的胡贡爷便发现了坐轿的危险性,他突然觉得:属于两个家丁的四条腿,远不如自己的两条腿可靠,自己坐在轿上极有可能遭到新的陷害!胡贡爷是玩“政治”的,胡贡爷可不是傻瓜!他决不能冒着轿子被挤翻的危险,去扩大自己的影响。

  贡爷主动下了轿。但却又不让家丁回去。贡爷精明着哩,为了使自己不受陷害,他吩咐家丁们抬着空轿在前面开路,又顺手从人流中拽住两个胡家的窑工在身后护着。

  这两个窑工中有一个便是三骡子胡福祥。

  胡福祥那夜委实是昏了头——被疯狂的杀人念头搅昏了头,看到大华公司主井井楼上的大火,他竟没有想到是脏气爆炸,还以为是他妈的地震!待公司的汽笛拉响,许许多多人顺着分界街向大华公司拥去时,他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脑子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赶快到胡家大院找胡贡爷,商量下窑救人!他知道贡爷的秉性为人,知道在这种时候只有胡家的贡爷能够挺身而出、号令四方,带着胡氏男儿和广大窑民跟大华公司的王八蛋们干!

  他在分界街的人流中挤了半天,几次险些被人撞倒,最终挤到了“福记酒家”大门口。然后,顺着“福记酒家”的屋檐,溜到了胡家区的巷口,不料,就在这巷口上碰到了贡爷的便轿。

  他发现贡爷时,贡爷也瞧见了他:

  “福祥!往哪儿跑?嗯?!还不随我一起到矿里救人?”

  “贡爷,我正在找你!”

  “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快跟在我身后,快!咦,那不是炳银侄么?来,来,来,跟上!跟上,都跟在我身后!”

  于是,在沸沸扬扬的人流中,胡氏家族的一个小小核心形成了。胡福祥、胡炳银和两个力大如牛的家丁,忠实地护卫着胡家的最高长辈、田家铺惟一的贡爷胡德龙,安全稳妥地向大华公司矿门内挺进。

  随着那可恶的人流拥挤了很久,直挤得一身臭汗,才总算挤到了大华公司城堡般的青石拱门附近。在拱门旁边,贡爷停住了脚步,也命家丁和胡福祥、胡炳银停住脚步。他们从人流中撤出身子,在公司门口矿警站岗的深灰色木房前逗留了一会儿。

  贡爷想到了打电话。贡爷自觉着他有权力和万恶滔天的大华公司总经理李士诚通一次电话,庄严宣告他的到来。

  电话摇了半天,却未摇通。

  贡爷气得头上的青筋凸暴着,一下把那电话连根扯了:

  “日他奶奶,公司的人呢?都他妈的死绝了!”

  三骡子胡福祥心急火燎地看着还在燃烧的井楼,劝了贡爷一句:

  “贡爷,别生气了,咱们还是先到井边看看吧!救人要紧!井下可有上千口子人哩!光咱胡家的人,也不下二三百!”

  是了!是了!扩大影响要紧,得到井边上去看看,先设法救人!

  贡爷袖子一甩,便要往人群中挤。不料,几个箭一般射进拱门的人险些将贡爷撞倒。贡爷惊出了一头冷汗,向后踉跄了几步,才算稳住了身子。

  不行,得等等,等这阵子人潮漫过去之后再说。另外,还得多拉几个人做保镖,否则,也太危险了!

  大约等了有两三袋烟的光景,分界街上的人大都漫进了矿场,几十个胡家的弟兄也被三骡子胡福祥分别拽到了胡贡爷面前,胡贡爷这才又发出了进发的命令。

  这一回,胡贡爷的气派可是够大的,前面胡福祥带着十余个人又喊又叫,脚踢肩扛地开道;后面胡炳银领着八九个人寸步不离地尾随着,胡贡爷安然坐在便轿上,左右还有三五个人跟着伺候。

  就在胡贡爷一行起轿上路时,田氏家族的一帮人,也簇拥着田家族长田东阳,走进了大华公司的青石拱门。

  胡贡爷分明注意到:田东阳是步行的,走得很慢、很吃力、很艰难,远没有他这么气派、这么舒服、这么不可一世。

  胡贡爷突然发现了自己的英明,断然认定:他今夜坐轿来到大华公司是具有政治远见的!决不能算什么错误!就凭着这一乘便轿,他也把田家的气焰给压下去了,把整个田氏家族给镇了!就凭着这一乘便轿,他也有资格、有理由对面前这个世界发号施令。

  胡贡爷瘦削而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岸然傲色,两只凸暴的金鱼眼里射出了一串轻蔑的意味,胡贡爷居高临下地、主动地和田东阳打起了招呼:

  “哟,这不是田二爷么?”

  “呀!呀!胡贡爷!”

  “二爷!”

  “贡爷!”

  “二爷!这阵子还好吗?”

  “托贡爷您的福,日子还过得去!”

  胡贡爷拍拍轿杠,示意家丁放慢脚步,等着和田家的人们走了一个并齐,而后,又将脑袋从轿子的一侧伸了过去,关切地对田二老爷道:

  “二爷,看光景,这场脏气爆炸可是了不得,窑下咱们胡、田两家的人总有几百口子吧?咱们可得联合成一气,和大华公司算算账!您说是不是?”

  “是的,是的,贡爷所言极是!”

  田二爷一边气喘吁吁地走着,一边仰脸望着浮在半空中的胡贡爷的脑袋,仿佛望着一个飘忽不定的肉球,他说话时决没有一丝傲慢的意思。

  胡贡爷凭着一顶便轿,首先在心理上压倒了田二老爷。

  “二爷,我揣摸着得这样办:首要的事儿,自然是下窑救人,您老说是不是?”

  “自然!自然!救人,自然是最最重要的。须知,人,乃世间万灵之长、万物之主、万源之本——噢,妄说!妄说!贡爷见笑!”

  贡爷却没笑,他没工夫笑,只是继续说:

  “第二,须得把咱们胡、田两家的力量联合起来,把他娘的大华公司给抄了!大华李士诚这王八蛋素常不把咱们胡、田两家放在眼里!今日里,咱们得借这个由头,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我揣摩着得赶快把公司大楼给围起来,提防李士诚这狗操的颠了!”

  “对极!对极!贡爷,这话,您老算是说到点子上去了!自打办矿以来,咱这地面上还肃静过吗?!李士诚一伙作恶多端,咱们早该和这群奸贼狗党算一算账了!大难当前,咱们的联合,那实在是十分、十分之必要的啊!”

  “二爷,您老有什么高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