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你就那么想回到那凡人身边
十桑2020-01-15 20:583,550

  好痛。

  仿若全身的骨头都碎掉了一般,痛得难以忍受。

  恍惚中有股力道直抵我的胸口,一股暖流随之蔓延至我的全身,那些躁动叫嚣的疼痛被暖流安抚下去,渐渐消散。

  疼痛缓和,我的思绪意识开始复苏。

  我还有感觉……我没死?

  “既然已经醒了,就赶快睁开眼睛。”替我解惑的是个熟悉的男声。

  我震惊的睁眼,环顾四周,察觉自己正倚靠着一块大石头而坐,旋即对上离陌浅红的双眸,“师父……?”

  我并不怀疑离陌的实力,而是那时他已经身负重伤,再面对实力那样强大的对手,难道还有胜算?

  离陌立着俯身看我,不屑的“嗤”了一声,冷哼道:“怎么,看你这样子是觉得我打不过那些妖怪?”

  虽然他道出了我心中所想,可我也知道以离陌的性格这是万万不可以承认的。

  我无辜的眨了眨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些,“师父误会我了,我只是担心师父身上的伤罢了……那日师父满身是血,着实吓了我一跳,师父现下可都好了?”

  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离陌,他一身青衣,脸色已不似我昏倒前那般苍白,墨黑的发并未束起,披散开来,少了几分平日里的桀骜不驯,竟透着些温柔。

  离陌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我。

  我读不懂他的心思,只能继续讨好的解释:“夜筝刚刚的震惊真真不是轻视师父的实力,只是……只是奇怪师父你……竟然会救我……”

  之前我痛得撕心裂肺,那股治愈我的暖流便是离陌注入给我的吧。

  他不是冷漠无情,一个不开心就要弄死我的魔界王子殿下吗?

  他……怎么会救我?

  离陌却别过头去不再看我,轮廓分明的侧脸侵染着些局促不安,不答反问:“夜筝,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会扑过来……?”

  那个时候……扑过去?

  我琢磨着离陌的话语里的意思,脑海里蓦地闪过红发美人那带着狡黠的目光,正是她硬生生将我拽到离陌身前,让我替他挡了那些妖怪的攻击,痛得昏了过去。

  所以离陌以为是我救了他?

  所以他刚刚才会救我?

  唔,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真正救他命的该是那位红发美人。

  而我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让离陌继续这样误会下去吧,我只希望他念在我“救”了他一命的份上,让我实现能触到小白的心愿。

  没有听到我的回答,离陌不耐的转过来头,紧皱着眉头,又变回那个脾气极坏的魔界王子,仿佛我刚刚看见的局促都是错觉,他语气暴躁的斥道:“夜筝,本殿下问你话,快点回答!”

  我忆及初见那时他说的,我道行尚浅心里想什么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唯恐他识破我的谎言,忙垂下头,弱弱道:“我不知道,我、我只知道师父当时很危险,我不想师父受伤,你是我的师父,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

  久久也不见离陌出声,我只能抬头探寻看向他:“师父?”

  离陌轻咳了声:“你说的没有错,如此,你也不必再奇怪我刚刚为何会救你,为师救你一命亦在情理之中。”

  这是相信我所言的意思吧?等等……他刚刚自称‘为师’,意思是答应做我师父了?

  我惊讶到无法言语,只是睁着眸子看着他。

  离陌紧绷着一张脸,倒真有几分师父的严肃范,不满道:“傻乎乎看着我作甚,一副愚笨相,若别人知道我收了你为徒,定会耻笑于我。”

  我哪是愚笨,我只是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不敢相信罢了!

  “啊——”我兴奋得想要站起身来,不料一动疼痛又汹涌而来。

  离陌微俯了下身子,似是想要扶我一把,但终究还是收回了手,“你伤得太重,道行太浅,一时半会也好不全,别乱折腾。”

  听到离陌这疑似关心的话语,我简直快要喜极而泣,伸手拽住他的衣摆:“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学习,潜心修炼,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

  况且……就算我学的不怎么样,我相信也绝对不会有人敢耻笑离陌。

  离陌只是不咸不淡的瞟了我一眼,转身离去。

  视线里是离陌挺拔的背影,墨发黑衣,衣袂飘飘。

  不是已经认了我这个徒弟了么?怎的又把我丢在这里,好歹也把我送回小白那里呀。

  正在我不满的腹诽时,离陌却蓦地停住步子转过身来,“还不快跟上来?”

  刚刚起身的疼痛仍让我心有余悸,我瞅着离陌跟我拉开的距离,颇有些可怜兮兮的说道:“可是师父……你刚刚说了我还未好全,不能乱折腾,不如师父你……”送我回住处吧。

  我会乖乖守着小白,好好养伤。

  “不能乱折腾不代表不能走路。”离陌出声打断,挑眉道:“难道你还想要我扶着你?”

  “夜筝绝无此意!”我连连摆手,让离陌扶我,我哪敢呀。

  “那就快起身跟上。”

  “可是……”可是我不想跟你走,我要回住处,我要见小白呀。

  “嗯?”离陌眯眸,似是耐心已经耗尽。

  我哪里还敢提什么要求,只好咬牙站起身来,一边打量四周,一边朝离陌走去,“师父,这是哪里?我们要去哪里?”

  “别多问。”

  真霸道武断啊!

  奈何实力不如人,我只能唯唯诺诺的跟上他的步伐。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住处呢?

  呐,小白,你要等我回来。

  -

  这是个我全然陌生的地方,也不知道是我尚未触及的林子深处还是离陌已将我带到了别的地方,亦不知自己该如何回到小白的住处,甚至……我不知道离陌到底要去哪里,我又要这么跟着他走多久。

  如此多的疑问我却一个也不敢向离陌提及,只怕他一个不高兴我便回到苏醒前的状态,一命呜呼。

  先前情绪太过激动也没注意到身体,如今情绪缓和下来只觉得身体像是散了架,毫无力气,而离陌永远和我隔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一言不发甚至不曾回头的朝前走着。

  好累,没有力气,勉强使劲却扯得全身都疼。

  如果我就这样停在了原地,离陌会不会发现?可是如果我停下来了,只怕不知何日才能再见到小白了。

  我在纠结中不知不觉的停下了步伐,直到视线里出现一双黑靴。

  离陌低沉的嗓音自我头顶发声:“走不动了?”

  我反射性的摇头,逆光里我看不清离陌的表情,辨不清喜怒,急声道:“师父你走着,不用等我,我一定会跟上你的。”

  离陌没有转身继续前行,只是伸手探向我的额头,复而将掌心递至我的眼前,斥道:“说你愚笨你倒真给我愚笨起来了,身体撑不下去了不会告诉我?”

  明明是他自己说我又不是不能走路的,明明是他不许我多问一直沉默着朝前走的,怎么这会就是我愚笨了?

  我瞅着他掌心的湿润才发觉自己已是满身虚汗,想到他刚刚的呵斥越发觉得委屈,“我只是不想师父你嫌我吵嫌我麻烦才没有开口说的,怎的又怪我愚笨了?”

  “为师说你愚笨你便是愚笨!”离陌的性格根本就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一些些的异议,“怎么,你要反驳为师?”

  他将‘为师’二字咬得极重,透着些咬牙切齿的威胁。

  我立马便弱了下去,扯出一丝谄媚的笑,“好嘛,师父说得都对,夜筝真是太太太愚笨了。”

  离陌满意的轻哼,“见你认错状态良好,为师便允你休息片刻。”

  我如获大赦,立马席地而坐,忽然觉得除了那日受伤时离陌是危险可怕的,其他时候倒也不坏,算起来他救过我两次了呢。

  我瞧着气氛缓和了,离陌也愿意开口说话了,便开口道:“师父,你何时送我回家?”

  “嗯?”

  “回家!我原本住的地方啊。”

  离陌眸光里透着不悦,“你既拜我为师自然是该跟着我。”

  但我拜你为师可不是想要天涯海角跟着你,而是想要学点术法拥有实体,长长久久的和小白待在一起的!

  我抑制着满心的愤懑,斟酌该如何用词才能让离陌如了我的心愿又不至于对我生气,“唔,师父,夜筝当然知道能够跟在师父身边是夜筝莫大的荣幸,可夜筝也晓得作为一把琴是不应该忘本的,小白……哦,我的主人在哪里我就应该在哪里!”

  “你既已有了灵性,大可不必拘束于那凡人身边。”

  “没有他我根本不可能会有精魂,自然是要回去的。”

  离陌的脸顿时黑了大半,“你就这么想回到那凡人身边?”

  是因为我要回到小白身边而不高兴?我揣测着离陌的心思,改口道:“师父误会了,我执意要回去是因我的本体还在那,离了自己的本体总归是不好的吧?都怪我道行太浅,本体与我竟未能合二为一。”

  我自认为已经对离陌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话亦是顺着他的喜好来的,可魔界的王子殿下实在太难伺候,语毕,整张脸已经黑透。

  我委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侧身而立,侧面线条有着冷峻的轮廓,“看样子你是休息够了,那便启程吧。”

  哪里有这样的!一不开心便使劲折磨他人,且不说我是不是自愿,但到底是因他而受伤,就不能待我好些吗?!

  可我内心有多气愤语气便有多软弱,“可是师父,我当真是走不动了。”

  离陌的回答是直接将我拦腰扛在了他的肩膀上,我被他弄得头晕目眩,又有些受宠若惊,“怎么敢劳烦师父亲自背我,师父你略施个小术法变好……”

  离陌却已是步履生风。

  为什么不用术法呢?他不是很厉害的吗?

  咦,似乎自我醒来后离陌还未曾施过术法,为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