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为师喜欢矜持的徒弟
十桑2020-01-15 20:593,388

  再见到小白,他依旧在木屋外的林子里舞剑,白衣飘飘,自成一道风景。

  我静静的立在一旁,想要诉说那些分别时所经历的那些惊心动魄、心酸坎坷,我张了张唇,终究抿出了苦笑的弧度。

  小白啊小白,我多么希望你可以远远的看我一眼,微微笑,即使什么都不说,我亦觉得圆满。

  我又恢复到寸步不离的跟着小白的日子,肆无忌惮的模仿他提剑的样子、走路的姿势以及微蹙的眉头。

  有时我也会担忧离陌,不知他现在是否安然无恙,又身在何处,好几次我掏出爷爷给我的纸鸢却又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唯有默默的放了回去,爷爷只赠予了我一只纸鸢,我不可以浪费。

  直至那日阿九来找我,同我说起了离陌。

  “夜筝夜筝,我有殿下的消息啦!”阿九动作灵敏的跳入我的怀里,乌黑的眼眸睁得圆圆的,“昨日我姐阿八同朋友游玩,说是见到殿下了!”

  “真的吗?!”我将阿九圈紧,“师父现在在哪里?”

  “这个……姐姐也只是远远的见了殿下一眼,不敢靠近的……当时是在花林,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阿九耷拉着耳朵,晃了晃自己的大尾巴,抬眼看我,“我一听到消息后便来寻你了,可似乎没能帮上你?”

  以离陌暴躁阴晴不定的性格,众妖不敢靠近实属常情,我抚了抚阿九的头,“阿九帮了我的大忙了,谢谢啦,以后我去采好多好多松子请你吃。”

  阿九笑弯了眉眼,开始绘声绘色的同我讲述她听到的那些魔界传闻。

  离陌自然是传闻的中心。

  听着听着我开始同情起离陌,他同魔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两父子的相处宛若仇人?

  对于我的疑问阿九迅速的左顾右盼,“嘘——不能问啦,魔王的家事是不许别人议论的,被魔王知道的话后果可是很惨的!”

  “好啦,我不问不问。”瞧着阿九后背竖起的毛发,我觉得可爱得紧,转移话题问道:“阿九,你姐姐叫阿八啊?然后你哥哥叫七,你是不是还有很多哥哥姐姐叫阿一阿二阿三?”

  阿九一脸讶然,牟光中闪烁着崇拜,“你怎么会知道?夜筝,当了殿下的徒弟后是不是就能料事如神了?”

  “噗——”我一个没憋住,直接笑出声来。

  阿九乃我见过最可爱的松鼠,没有之一。

  虽然不知道离陌具体的行踪,但听阿九这样说,他至少是安全的,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待阿九走后忙掏出纸鸢,向离陌传达我对他滔滔不绝的敬仰以及感谢。

  为什么现在才说呢,因为唯有此刻我才能确定我想说的话离陌全部听得到。

  纸鸢变成一小簇跳跃的火焰,我看着看着便怅然若失起来,离陌行踪不定,下次再见不知是何时。

  可离陌便是离陌,行事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两日后当我再次见到的离陌,禁不住向后退了好几步,惊呼出声:“师父?!”

  此时的离陌倒像极的初见那日,姿态随意慵懒,眼角眉梢都是似有若无的笑意。他今日着一件暗紫色的衣袍,黑发束起,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这么一惊一乍的还想当我徒弟?”离陌挑眉,眸光中是狭隘的戏谑,“看样子为师还需带你出去历练历练,多见识些腥风血雨,想必你遇事会淡定许多。”

  腥风血雨……

  脑海里闪过离陌嗜血的红眸,我打了个寒颤,忙上前几步,笑弯了眉眼,“见到师父了自然是惊喜万分,怎么可能淡定得了?”

  我是真真觉得高兴的,离陌都可以这样调侃挤兑我了,应是好全了。

  离陌微仰着下巴,轻描淡写的瞟了我一眼,复而下巴朝着小白的方向点了点,“那便是你不能离开的凡人?”

  我心里发酸。

  小白越发的瘦了,终日一言不发,极少进食,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无力感让我情绪沮丧。

  离陌一声冷哼让我回过神来,忙转过头,便见他的视线落在小白身上,似是打量又似乎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看,“刚还说见到我惊喜万分,我还站在这呢,你就对其他人挪不开视线了?”

  离陌言语里是满溢出来的不悦,虽然我并不十分理解他不悦的缘由,却也能察觉到似乎每次提及小白他都不太欢喜,我尝试着转移话题,“师父,你特意来寻我,是想我了么?”

  离陌瞅着我,皱着好看的眉头,像是在认真的思考我的问题。

  我沉浸在成功转移话题的喜悦中,扩大了唇角的弧度,“师父定是想我了。”

  离陌却是微仰着下巴,紧绷着一张脸,“身为徒弟要矜持,为师喜欢矜持的徒弟。”

  为师喜欢矜持的徒弟。

  本殿下喜欢矜持的女人。

  虽然掌握不好矜持的度,但至少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归根结底,便是离陌不喜我。

  “哦。”我沮丧的垂头,也不再继续猜测离陌出现的用意,等着他开口,或是又一次的不告而别。

  耳畔传来小白不紧不慢离去的脚步声,我下意识的想要跟过去,视线里出现一双黑靴,下一刻脑袋便被人毫不留情的用力戳了戳,我痛得低呼出声,却又不敢对离陌动怒,只能睁着雾蒙蒙的双眼,捂着被他戳到的地方,可怜兮兮的抬头看他。

  “很痛?”

  离陌挑眉,浅红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我,叫我生出一种说了实话后果会很严重的感觉,于是我违心的摇了摇头。

  离陌朝我捂着的地方伸了伸手,却又倏地握拳收回,掩唇轻咳了一声,道:“你脑子里到底成日在想些什么,我来寻你自然是要教你术法的,你不是说要潜心修炼,绝不给我丢脸的吗?”

  离陌的话让我的不满疼痛立马烟消云散。

  我有没有听错,离陌要教我术法了!那么我便可以触到小白了,可以同小白交谈了,就像刚刚他离去时,我也可以在他身后喊着让他等一等我。

  “师父你真好!”

  言语不足以传达我对离陌的感激,我踮了踮脚,想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却灵敏的避开,我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结实。

  离陌侧身而立,身子修长倜傥,颇为不满的斥道:“扑过来作甚?好好说话。”

  我满心欢喜便觉得入目一切皆是美好的,止不住唇角的笑,“师父躲什么,夜筝心里高兴,想要抱抱你而已呀。”

  离陌又连咳了两声,复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夜筝啊夜筝,为师说过多少次了!矜持!”

  我委实不知道离陌为何非要纠结在这‘矜持’二字上,但为了不再次犯同样的错误,我一本正经的询问道:“师父,你不喜欢我抱你?”

  “…………”

  “师父,你不愿意让我抱你?”

  “…………”

  “好嘛,夜筝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师父莫要生气了,你快些教我吧!”

  我自认为认错态度极好,可离陌似乎也不太高兴,紧绷着下颌线,略一抬手我的身子便悬空起来。

  “师父?”

  “不是要随我去潜心修炼么?以你的道行,若自己走的话只怕跟不上我的速度。”离陌似是耐心用尽,口气不悦,“还有什么问题?”

  “师、师父……”我张了张唇,索性闭上双眼,视死如归的说道:“师父,夜筝有一个请求,师父可不可以就在这里教我?”

  至始至终我拜离陌为师的目的都很明确,仅仅是为了化作凡人,可以守候在小白身边罢了。

  “你要我为你待在这里?”离陌的声音冷了大半,透着一股渗人的凉意,“夜筝,你当真以为本殿下闲得发慌,终日无所事事?”

  本殿下。

  离陌真的生气了。

  我慌乱的睁眼,见离陌眯眸扬唇,笑意却不达眼底,尝试着去解释,“我晓得师父要日理万机,我没有要师父留在这里的意思,师父若愿意可以得闲再来这里教我个一招半式。”

  “哈——”离陌唇边逸出一丝冷笑,眸光冰冷骇人,“夜筝啊夜筝,你也当真是瞧得起自己,我不过是念在你当日舍生替我挡过一击的份上才收你为徒罢了,你以为自己在我心里能有多重要,我该事事迁就着你,围绕着你转?”

  离陌的攻击力不仅体现在他高强的法力与道行,那薄唇吐出来的一字一句同样伤人。

  离陌一撤手,我悬着的身子便重重的落地,我摔得生疼,只能抿紧了唇,暗了眸子,只能吐出三个同样无力的字:“我没有。”

  离陌却不再看我,转过大半个身子,“你若舍不得那凡人,不随我走,你我师徒情谊便到这里,算起来我也救过你两回,你我之间亦算是两清了。”

  视线里只有离陌飞扬的发,我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却清楚的明白若是这次再这样让他离去,只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惶恐的起身,不管不顾的拽住离陌的衣袍,“我错了……师父,你罚我吧,别不要我……”

  “…………”

  “我会跟在你身边好好修炼,乖乖听话,再不惹你生气了。”

  短暂的沉默后,我的周身浮起熟悉的光,我知道这代表离陌原谅了我。

  我不知道离陌要带我去到哪里,虽然舍不得小白,但我知道这只会是短暂的分别。

  呐,小白,我会努力修炼,下次见面的时候,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