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我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生生世世
十桑2020-01-15 20:593,375

  这样不知方向的盲目乱找效率着实是低下,若不是有落影的帮忙我指不定要猴年马月才能回到小白的身边。

  我同落影是偶遇的,可她却像是知道我的目的地一般,我尚未回过神来她便一言不发的将我带回了小白居住的林子。

  离去前她留下一个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道:“能让殿下这般为你,你还真是不简单。”

  这般是哪般?

  她会这样说怕是不知道离陌已经同我断绝师徒关系了吧。

  落影没有给我说明真相的机会,我沉默的看着她消失在我的眼前,打心里的不想要道出实情。

  我承认自己虚伪又胆小,我曾从阿九那得知,这林子里的妖怪不再犯我,多多少少是因为离陌的缘由,故此,我又怎么会想要其他人知道离陌与我早已经撇开关系。

  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我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甩掉那些负面的情绪,兀自扬着唇角沿着记忆的路线朝小木屋的方向走去。

  这林子说大不大,说小亦不小,我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夜深,木屋已没了烛火,生出股寂寥感来。

  小白是睡着了还是已经离开这里了?

  我心里一紧,忙小跑着入了屋,好在在竹塌上看见那一抹熟悉的白,我悬着的心落了地,小心翼翼的走近,才发现小白半躺在竹榻上入了睡,月光透过大开的木窗洒了一室银光。

  月色下小白英俊的脸有着温柔的轮廓,我连呼吸都有些胆怯,耳边回荡着的都是自己的心跳声,试探着朝他伸出手,忍不住想要顺着他面部的轮廓轻抚。

  可我尚未触及,小白却像是陷入一场噩梦里,眉头紧锁,薄唇微张,低声呢喃:“水蓉……”

  水蓉。

  这两个字让我如梦初醒,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有些莫名的疼痛涌上心头。

  小白对云家小姐的情深意重,我明明是知晓的,可是这一刻,为何心脏会像窒息般的难受?

  就连梦里也全部是她吗?

  我想要抚平他眉心的皱褶,可我听着他的低喃竟然失了上前的勇气。

  我在小白的身旁站了好一会,方才走至一旁的梨木案,借着月光细细观看着案上的画。

  画里面的女子雅致娇羞,一颦一笑栩栩如生。

  这是云家小姐,是小白喜欢的模样。

  我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脸,忆及当初以离陌眼瞳为镜,看到的自己的样貌,懊恼的叹了口气。

  我要是用这样的样貌去见小白,他会不会不开心呢?

  如果……

  如果我能化作云家小姐的样子,那么小白看到我的时候,会欢喜一些吧?

  这个念头在心里像个雪球越滚越大,我想到自己从离陌那学来的术法,开始跃跃欲试,我默念着离陌教给我的术语,将自己变做云家小姐的模样。

  我缓缓的垂下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眼见着自己的身体变成画里所描绘的样子,我又忐忑又期待,可这房子里也没有镜子,也不知道自己变得像不像,我该何时出现在小白面前?小白……会喜欢现在的我吗?

  我兀自陷入自己纠结无比的思绪里,倏地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力道之大,好似再不会将我放开了一般。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僵着身子,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仿佛就要破体而出。

  是……小白的拥抱吗?

  有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脖颈间,声音发颤,道:“是你回来了吧?水蓉,你定是恨极了我……是我错了,留下来,我会用我的一生来补偿你。”

  小白声线清冷,似是涧涧泉水,此刻带了些心碎的温柔,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小白说这样长的一段话,他的声音好听到让我失神。

  身后是小白宽厚的胸膛,他独有的浅香刺激着我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这就是一直渴望的拥抱,原来是这样的温暖,叫人眷恋着,生出永远也不要放开的念头来。

  贴紧身后宽厚的胸膛,我将手覆盖住小白搁置在我腰间的手,兀自欢喜的作答:“我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生生世世。”

  你舞剑的时候我便在一旁等着你,在你休息时为你拭汗,你作画时我便帮你磨墨,安静候着,绝不打扰你。

  你、你若是想云家小姐了,我便轻轻抱着你,陪你一同思念。

  闻言,环抱住我的小白身子一僵,好半响都没有言语。

  久久等不到小白的回答,我不安的出声:“小白?”

  “…………”

  我试着转过身子去。

  小白却是用力的锢住我的腰,不让我转过身去,将头埋入我的发间深嗅了一口,道:“不要动,水蓉,就这样,让我好好的抱抱你。”

  小白大抵不会知晓,他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拥有比洪水猛兽还要伤人的力量。

  我一动不动,心如刀绞。

  不是。

  我不是水蓉,我是夜筝。

  心底有个声音一遍又一遍在念着,我想要告诉小白,是他误会了,我不是他的云水蓉,我只是他的琴,我叫夜筝。

  我终于开了口,喉咙发涩,道:“小白……”

  “不要说话。”小白轻轻在我脖颈间摩擦了下,“什么话也不要说,就这样,让我静静的抱着你,好不好?”

  好不好?

  最后那三个字小白咬字极轻,微微有些发颤,仿佛我若不答应,他努力克制的那些情绪便会崩溃瓦解。

  我从来就不舍得让小白难过,我什么都愿意为他做的,何况只是不要说话?那些已经涌上喉咙口的话便生生的便压回肚子里,小白不想听,那么,我便只字不提。

  应该开心的吧?

  小白终于有了情绪的起伏,而不再像平日那般的死气沉沉的,而我,一直渴望着小白实在而温暖的怀抱,亦如愿以偿。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小白啊小白,会不会有哪一天,你会因为我是夜筝而抱我呢?

  -

  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小白松开了搁置在我腰间的手,顺势而下,亲昵的牵住我的手,我转过身子正对上小白温柔如水的双眸。

  映着月光,那双眼眸如月色下幽深的湖水,情深的涟漪一层一层荡漾开去,我看着看着,仿若跌进软绵绵的云层里,全身都使不上劲。

  小白牵着我在一旁的榻上落了坐,就这样瞬也不瞬的看着我。

  这样的对视让我如坐针毡,心乱如麻,寂静的房间将彼此的呼吸与心跳声都无限的扩大。

  “我——”

  我张了张唇,想要同小白说说话,然而刚刚开口,他便伸出食指抵住我的唇,轻轻摇了摇头,墨黑的眼眸中依旧是化不开的温柔,柔声道:“我只要能这样看着你便够了。”

  我垂下眼睑,点了点头。

  小白就这样一言不发一直握着我的手看了我一宿,直至天明方才扬了扬唇,伸手抚了抚我的发,笑道:“真好,你还在,我还以为天一亮你就会消失呢。”

  我看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心不可以抑制的疼痛,我扯出一个微笑,道:“我不走,无论是天黑还是天亮,我都不走。”

  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待在你身边,所以,你不用再不眠不休的担心我会在你闭眼时离开。

  我大抵能理解小白的心情,当初的阴阳相隔让他哀莫大于心死,如今他突然看见化作云家小姐样貌的我,应该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吧?

  所以他便睁着眸子守了我一夜。

  “小白,你不好奇我从哪里来吗?”

  云家小姐去世了,小白心里是清楚的,他既然把我当做了云家小姐,难道不好奇我是人是鬼,为何复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吗?

  我多么希望小白可以问一问,那么,我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告诉他,我不是云水蓉,我只是他的琴。

  小白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便好。”

  小白清俊的面容满是憔悴,我不忍道出实情,朝他靠近,顺势埋入他的怀抱。

  “我真的真的不会消失不见的,小白,你一宿未睡,休息休息好不好?”

  小白将我拥紧,一手温柔的拍抚我的背,话语充满着自责与歉意,道:“是我太过高兴疏忽了,闹得你一夜未眠,水蓉,你好好睡一觉,我守着你。”

  许是小白的一举一动都太过温柔,我胆子较之昨夜要大了许多,蓦地直起上身,双手抵住他的胸膛,用力将他推向身后的竹塌。

  小白所料未及,直接被我按倒在竹塌上,为了防止他再坐起来,我死死抱住他的脖子,窝在他的怀抱里,嘟囔着:“你不许动,我们一起休息。”

  我原以为是要费一番功夫劝说的,未料小白竟出乎意料的配合,动作轻柔的圈紧我,轻声应允。

  小小的竹榻上,我窝在小白的怀里,耳畔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在鼻尖弥散开去的是他身上好闻的清香,他就在我的身旁,触手可及。

  从未有过的幸福与满足感汹涌而来。

  我仰着头,视线里是他好看的下颌,我突然就患得患失起来,“小白,我也害怕,怕你会不见。”

  好怕一闭上双眼,再醒过来发现这些亲密的接触不过是一场旖旎的梦境,他依旧是那个沉默寡言的男子,而我于他而言,只是从未知晓的空气。

  小白唇角轻扬,道:“傻瓜。”

  原来相拥是这样甜蜜的一件事。

  惟愿,时光可以停在此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