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
十桑2020-01-15 21:023,303

  我整个人都仿若无骨的靠在欧阳雪的身上,朦朦胧胧中依旧可以听到各种酒杯相碰的声响,而欧阳雪一下又一下的拍抚让我心里发毛。

  未多久便听大家陆续趴倒在桌子上的声响,接收到讯号的我立马佯装晕死过去。

  “木兄?木兄?”耳边传来张鸣剑的声音,带着些微醺的关切,“木兄可是醉了?”

  “…………”

  “看样子真的醉了。”许久等不到小白他们的反应,张鸣剑的声音已经渐渐冷了下来,“真可惜,原本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呢,看样子只能他日去了阴曹地府再同你说了。”

  果然同小白料的一样, 张鸣剑是今晚就像要对我们下手,或许是这些日子我们表现的太过平凡无害,他也没想用多么周密的计划对付我们,用的是这样简单卑劣的手法,在饭菜酒水里下了毒。

  “相公,当真要这样做吗?”欧阳雪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似是有些不忍。

  “都到了这个时候,切不可妇人之仁,难道你想看着为夫去死?我已全数安排好了,今晚便能接爹出来了。”

  语罢张鸣剑又出声唤人进来。

  因为闭上了双眼,双耳便变得十分的敏感,我全神贯注的听着,似乎是进来了五六个人。

  张鸣剑压低声音吩咐道:“把他们带到武器室去。”

  武器室?是上次我跟着欧阳雪的关押着张震天的房子?他把我们带到那里去做什么?还这么一大群人过去,张震天怎么说也是武林盟主,是张府的主人,张鸣剑难道不怕这些人发现他关押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虽然满心疑惑,可是小白他们都没有动作,我便不敢轻举妄动。

  当欧阳雪将我交给其他人的时候,我听见她微弱的声音,道:“若没有此事,兴许我们是可以成为好姐妹的,夜筝,对不起。”

  我心中顿时五味陈杂,只觉得我化为人形在凡世学到最多的便是‘不得已’,小白同云叫小姐之间的‘不得已’,此刻欧阳雪对我的‘不得已’。

  我被人拦腰扛起,这些人身手矫健,轻轻松松将我们带到了武器室,毫不客气将我们扔到地上。

  武器室存放着张家历代收集的名贵武器,再加上张震天被关在其地下室里,这间屋子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房门钥匙亦在张鸣剑自己手里。

  我被摔了个结实,勉强才忍住没有出声呼疼。

  “要现在动手吗?”耳畔传来那群人恭敬的询问声。

  我全身紧绷,只觉得时间被拉得分外的漫长,心跳如鼓,我凝神听着,若张鸣剑要动手我要第一时间去帮小白。

  有脚步声传来,随后便有从柜子里取东西的声音,继而张鸣剑异常平静的声音响起,道:“这些银针制作精良,是我爹多年前同碧青宫宫主交手时,从遇害的人身上取下来的,见血封喉,可谓利器。”

  “属下知道,可是属下不太明白你现在取出这个做什么?”出声的人言语里满是不解,停顿片刻又是恍然大悟一般,道:“属下明白了,你是想拿这碧青宫的银针把这些人杀了,他日传出去别人也只会认为是碧青宫所为,同我们扯不上关系。”

  出声的人声音里带着笃定,张鸣剑轻轻的笑了一声,道:“聪明,这确实是用来杀人的。”

  觉得被自己的主子夸赞了,那人忙欣喜的说道:“那便将银针交给属下们,属下这就动手解决他们。”

  “不用了。”张鸣剑拉长的声音,“我自己动手便好。”

  闻言我实在无法再这样‘昏倒’在地上,忍不住悄悄睁了睁眼,却见张鸣剑的目光根本不曾落在我们身上,昏暗的光线下他唇角的笑容看起来阴冷而诡异,他扬手,下一瞬手中的银针便全部射向了那五个下属。

  我震惊万分,五个下属瞬时倒地,不甘又诧异的向自己忠心耿耿的主子发出了最后的声音,“为什么……?”

  “因为,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张鸣剑的声音平静的像是他刚刚只是弄死了一只蚂蚁,没有愧疚,也没有惋惜。

  “相公,你这是在做什么?”欧阳雪对张鸣剑此行为似乎是毫不知情,“为何要动手杀自己人?”

  也只有在面对欧阳雪的时候,张鸣剑的语气才会稍有缓和,解释道:“雪儿,若一会他们看见爹在地下室里保不定会将这件事说出去,我们要彻底的瞒住这件事情只能杀人灭口,二来碧青宫素来是武林一类,不服从武林安排,他日我当上武林盟主保不定会生事端,索性一并将这些事情全部推到碧青宫身上,届时我再集武林各派力量,将碧青宫一举歼灭。”

  “爹爹向来就不喜挑惹事端,他本来就对你有诸多不满,你又杀害了李世伯一家,现下你再不改改你的想法,爹爹是不会赞同你接任武林盟主之位的。”

  “那便杀了他。”张鸣剑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你要杀了爹爹?!”欧阳雪太过震惊,以至于声音不住的发抖,“他到底是养你生你的人,你怎么能这般待他?”

  张鸣剑似乎已经无心再哄骗欧阳雪,隐藏自己内心的想法,坦白道:“以我爹的性格他这一次是绝对不会原谅我的,既然如此,我便只能来世再报他的养育之恩。雪儿,你我是要度过一生的人,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

  张鸣剑一席话听得我毛骨悚然,他连自己的亲手父亲都不放过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若是欧阳雪不同意他的做法,他只怕也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不待欧阳雪回答,张鸣剑抽剑,直指向‘昏倒’在地上的我们,“雪儿,动手吧。”

  我唯恐张鸣剑会像刚刚杀害那几个人样,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又快又狠,反射性的睁开眼睛,张开双手挡在小白的面前。

  我要保护小白。

  我这一动小白同厉兴等人也不再装下去,瞬间起身拿出武器。

  “你们——”张鸣剑有一瞬的讶然,随即冷冷道:“倒是我小瞧了你们,想必你们之前也全是装的,你们到底是何居心?”

  这贼喊捉贼的本事可真是厉害呀,明明是他给我们下毒,想要杀害我们,又想要栽赃嫁祸给别人,现在却来问我们是何居心?

  真真是可笑!

  小白走至我身前,一脸的泰然自若,道:“自然是为了自保。”

  “为了自保你们大可在我动手前离开张府,何必演戏至此。”张鸣剑阴着一张脸,“你们是碧青宫派来的?如此也好,今夜之事倒也算不上冤枉你们了。”

  “张兄误会了,我们不过是想救出张盟主罢了。”小白口吻极淡,状似不经意道:“哦,还要谢谢令夫人,不然我们也不会知道张盟主被关在这的地下室里,装昏倒也不过是为了让你们带我们来这武器室罢了,毕竟这屋子的钥匙在你手里。”

  小白的话句句属实,但也易惹人遐想,果不其然下一刻张鸣剑便瞪向欧阳雪,质问道:“你背叛我?!”

  “我没有,相公,我怎么可能会背叛你,我这样爱你,你竟然怀疑我?”

  张鸣剑似是烦躁至极,又看向小白,不耐道:“你休得挑拨离间,你既是清醒的更好,便让你们死个清楚明白。”

  我不知晓张鸣剑和欧阳雪的武功怎么样,但小白同厉兴等人的武功都是不低的,况且小白他们一共有五人,对付张鸣剑他们二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语罢张鸣剑已挥剑刺来,厉兴上前接招,小白动作灵敏的抽过架子上的宝剑,道:“夜筝,去将通往地下室的入口打开,我们马上将张盟主救出来。”

  “嗯。”

  不愿给小白他们添乱,那边他们五人已同张鸣剑二人打了起来,我凭着记忆去寻那块可以打开的地板。

  有了小白和厉兴等人拦住他们夫妇二人,我得以顺利的找到入口,又急忙从架子上拿过一柄短剑,打算撬开地板。

  而这时除了屋内的打斗声,屋外也开始嘈杂起来,因是府里的人听见打斗的声音全部涌了过来。

  我抬头看了一眼,张鸣剑脸上有着胜券在握的笑意,大声道:“这些人是碧青宫的人,拿下他们,他们是杀害李府一家的凶手!”

  张府的人自然是对张鸣剑唯命是从,一大堆人开始将小白他们包围。

  我内挣扎不已,我想要立马跑到小白身边去,可小白之前要我打开地下室的通道,我若不听他的跑过去,会不会反而给小白添乱?

  是的,我应该立刻去将张震天放出来,张府的人不可能不听张震天的话,我稳定自己的情绪,加快动作的撬动地板。

  “雪儿,拦住那个女人。”

  混乱中我听见张鸣剑的声音,‘那个女人’是指我吧,我反射性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欧阳雪已经提剑朝我而来,姣好的容颜上再不复之前的不忍与平日的友好。

  我自知没有能力亦不知该用何办法去阻止她,只能强迫自己不要手抖,速速移开地板。

  然而就在我撬开了一侧,用手提起那一块地板的一头时,背部传来异样的感觉,我下意识的低头,只见到尖锐的剑头。

  哦,应该是欧阳雪用剑从背后刺穿了我的身体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