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你已经陪伴我很久了呢
十桑2020-01-15 21:013,318

  不出两三日?

  也就是他们打算在这两三日里对我们动手?

  欧阳雪一离开张震天便似被抽离了全身的力气,再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虚弱的半倒在桌子上,我看着他那因缺水而起皮的嘴唇,越发不忍就这样的离去。

  若再倔强的不进食,他只怕撑不到小白来救他了。

  我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劝劝他,脑海里想着小白说的除了他不要在任何人面前变身的话,便走至楼梯口,默念着术语化为人形。

  听到我的脚步声张震天强撑着起身,怒道:“你还回来做什么?”

  “我不是欧阳雪,张、张盟主你看清楚些。”他一副快要虚脱的样子,我可不想他再浪费精力同我生气,“我同她不是一道的,我是要来救你出去的。”

  “…………”

  张震天不语,只是强撑着身子打量着我,目光并不含蓄友好。

  我努力组织着语言,试图说服他,道:“我晓得我就这样突然冒出来说一通你定难以相信,可我要是对你有恶意就不必冒着危险一路跟着欧阳雪走到这里,直接放任你在这里就好,对不对?”

  他这般宁死不屈,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张震天神色微缓,“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我叫夜筝,是小白让我来救你的。”

  我一边回答一边环顾四周,却找不到任何器具的影子,出了地下室倒就是个器械屋,有各种刀剑,可万一欧阳雪还未走远我弄出了声响会被发现吧,难道要用椅子来砸铁链?想想都好愚蠢的样子。

  “小白又是谁?来自何门何派,同我可有渊源?”

  张震天一连串的问了许多问题,可我陷在怎样砸开铁链救他出去的思绪里,根本顾不得回答。

  张震天作为武林盟主,其武功修为定然不低,不然张鸣剑也不会用如此粗大的铁链锁住他的四肢,将他禁锢在这个地下室里。

  我兀自走过去,用了个比拿椅子砸更要愚蠢的方式,我竟然徒手拿起铁链用力的扯了扯。

  简直不自量力。

  我当真是个极其无用的琴妖,我连个铁链都对付不了,离陌没有撒谎,有我这样的徒弟委实会觉得丢脸。

  “……你这是作甚?”

  我沮丧的扔掉铁链,道:“张盟主,我对不住你,我解不开这链子,今日是无法把你救出这里了。”

  “你解链子的方法便是用蛮力扯?”张震天一脸不可置信,神色又重新冷凝起来,“小姑娘你何必戏弄老夫,你能这般无声无息的进了这地下室武功定然不低。”

  “不是的,我、我………”我是隐了人形才跟进来的呀,偏偏我又除了变身什么术法也不会。

  不能透漏我非凡人,我着实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了。

  张震天闭上双眼,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道:“我不管你用意何在,我生出那么个孽障,害死李兄一家,我已无颜面苟活着,你救不了我便让我死个痛快,动手吧。”

  “诶?”凡人沟通起来怎地如此困难,我又是无奈又是无力,道:“张盟主,你误会了,我真的是来救你的。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你就等我两天,我和小白一定会来救你出去的,这两日请你务必要吃些东西,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

  “张盟主,虽然我们没有相处过,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所有人都对你赞誉有加,你这么德高望重,张家需要你,武林需要你,你可千万不能妄自菲薄。你不活着谁来为无辜的李大侠讨回公道呢?”

  “…………”

  “我不能在这久留了,我得赶紧回去回去告诉小白这个消息!”

  语罢我仔细将刚刚被他扫到地上的尚未弄脏的食物捡起来,给他搁置在桌面上。

  离去前我又回头看了张震天一眼,他依旧闭目,一动未动。

  哎,也不知道我说的话他能听进去几分。

  -

  第二日。

  午膳过后小白在院子的凉亭里抚琴,微风徐徐扬起他素白的衣裳与墨黑的发,美得似入了画。

  小白抚琴时是我觉得离他最近的时候,因为我就是他指下的琴呀。

  一曲刚刚作罢,便有掌声传来。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张鸣剑的声音随之响起,愈来愈近,“木公子好琴艺,真不是我们粗人能比的,我这双手每日便是舞刀弄剑连舞文弄墨都鲜少,从未碰过琴弦。”

  当你开始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他便做什么都是错的,所以即使此刻张鸣剑笑容再和煦,对小白的夸奖多么属实,我都只会在心里鄙夷他。

  “谬赞。”小白手离了弦,淡笑道:“张少侠近日一直忙于查案,今日怎么这么早便回府了,是案子有消息了么?”

  张鸣剑得意道:“正是,不出意外最迟后天真相便能大白于武林,届时这出城的禁令便会解除,你们很快便可以启程上路了。”

  启程上路?

  这话怎么都听得人发怵,他一肚子坏水,定没打什么好主意。

  小白亦笑道:“恭喜张少侠了,不知凶手是……?”

  张鸣剑摇了摇头,“不急,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相逢是缘,这些日子我忙于查案也未多招呼你们,既然你们快要离开了,那便今晚设宴,让我们把酒言欢,也算是为你们践行,你看可好?”

  “恭敬不如从命。”小白有礼的点头,又伸手优雅的抚上琴弦,道:“承蒙张少侠收留,无以为报,愿以一曲赠之,还望笑纳。”

  语罢,仿若天籁的琴音飘起,我瞅了瞅张鸣剑,见他负手而立,眼神悠远,像是听得入了迷,如此看来两人倒像是高山流水遇知音。

  可我也知晓这些不过是表面的和平。

  张鸣剑走后厉兴上前俯身问道:“少主,是否按你之前所说的办。”

  “嗯。”

  小白到底是何出生呢,和他一起走到现在,我已经明白他不仅仅是同云家小姐相恋的穷书生,他那双手除了抚琴还会执剑,他并非孤身一人,厉兴等人对他毕恭毕敬。

  他不是普通人。

  可这样我便越发想不明白,既然如此他为何不带云家小姐远走高飞,他明明那样爱她啊。

  “夜筝、夜筝。”

  “诶?”小白的声音让我从神游里抽离,“怎么了?”

  “之前我同你说的可都记住了?”

  就这么不放心我吗?之前两个任务我都顺利的完成了呢,“我都牢牢记在心里呢。”

  小白仍有些不放心,“今夜务必小心谨慎。”

  “嗯嗯。”我乖巧的点头,朝小白凑近了些许,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也不可以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

  “何事?”

  “拥抱!”他果然未曾将此事放在心上,可他说的一切要求我都去做,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不过分的吧?

  “…………”

  又是这样不置可否的态度,好吧,只要没有直接拒绝我便满足了。

  “夜筝,你是从何时起有了知觉精魂的?”

  云家小姐去世的那一天呀。

  可我终究没有说出口,这小白心里的无法愈合的伤,我不愿再触及,惹他伤心。

  于是我不答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小白像是在看我又像是在发呆,墨黑的眸蒙上一层雾,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摩擦的琴弦,道:“这把琴自我有记忆起便一直跟在我的身边,这样想来,夜筝,你已经陪伴我很久了呢。”

  夜筝,你已经陪伴我很久了呢。

  这一句话不断的在我耳边回响,撩动着我的心弦。

  “以后我也一直陪着你,只要,你愿意。”

  耳畔唯有风声,听不见回答。

  -

  这践行晚餐张鸣剑算是诚意十足,偌大的圆桌摆满了各色佳肴,光是看着我也就有几分饱了。

  整个席间张鸣剑一直在同小白谈天说地,仿佛两人是多年挚友一般,我看着小白被张鸣剑灌了一杯又一杯,难免有些忧心,成亲那晚离陌送了我们一壶酒,可我们不过是喝了一两杯便双双醉倒,小白这样喝,真的不会醉吗?

  欧阳雪将我小心思都看在眼里,当我想要替小白挡酒时,她伸手拉住了我的手,道:“有几个男人不喝酒的?夜筝,姐姐告诉你,你若是喜欢木公子可不要替他去挡酒,会扫他兴致的,你瞧,他们现在喝得多开心。”

  我将信将疑,“真的吗?可是他酒量不好。”

  “自然是真的。”欧阳雪又伸手倒了杯酒递给我,“你没喝过酒吧,这是我们自家酿的桂花酿,并不醉人,你尝尝吧。”

  我想要拒绝又触到小白似有若无的眼光,便伸手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好!没想到夜筝姑娘这般豪爽啊。”张鸣剑说着又举起了酒杯,“我们几个男人可不能输给姑娘家,干了这杯!”

  我放下酒杯就开始晃动着脑袋,身子也无力的倒在欧阳雪身上。

  欧阳雪扶着我,道:“你还真是一杯倒呀,要紧吗?”

  “唔。”我干脆闭上了双眼,软绵绵的说道:“雪儿姐,我头好晕呀。”

  有一双手轻轻拍抚着我的背,可声音却渗着几分怪异的温柔,“没事,头晕了就睡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