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冥王(二)
陈御寒2020-07-09 01:472,844

  冥王两天之后将孩子还回了女真部落。就在她偷偷放下孩子从帐篷中出来走到部落边缘的白桦树林时,一只金色的大鸟从天而降,一下就将冥王的一角衣襟撕破。这大鸟比凤凰还要庞大,堪比我佛如来身边的大鹏。冥王知道,这是女真族的守护神兽。民族的守护神兽一般同神鬼一样,凡人根本看不见,他们的任务就像是江龙王和山神一样,守护一方水土。这神鸟不认得冥王,何况冥王刚刚盗走了女真族的王子,在这神鸟眼中根本就是敌人。

  冥王不由得后背一冷,心下有些慌了。这神兽的确不是她的对手,可是作为民族守护冥王根本就不能伤害它,但是这只神兽会一直和冥王纠缠下去,这样一来,冥王此次的所作所为将会暴露,后果将不敢设想。

  冥王面对这只巨大金鸟的穷追不舍只能一躲再躲,根本无法脱身。

  与它纠缠几十回合依旧只能坐以待毙,冥王身心俱疲。就在这时,从东方的帐篷群中窜出一条由气焰幻化出的一条朝龙,那龙幻化的如同真的一般,金鳞红角,黄须绿瞳,只需不慌不忙的游驾而来便能赫褪这只神鸟。因为龙是万兽之首,不论神魔见到龙都应俯首称臣。

  神鸟去也匆匆很快消失不见,冥王松了一口气,连忙看过去,那龙已消失不见。冥王认真一找,只见有寥寥金色气焰收回再一个小角落里,角落里的东西好像还会动。

  冥王定眼一看,只见暗角落里走出一个目测八九岁的孩子。戴着一顶锦华玉面的金人帽,外面圈了一圈白色丰盈的毛,领前更是一条十分暖喝的毛领,富贵之气不凡。锦衣罗绸,样貌俊朗,颇有气质的站在那里,细细看着冥王。女真族部落刚出世的王子消失不见,女真族的王马上求救金人首领努尔哈赤,这孩子一看便和女真族的穿着不符,八成是努尔哈赤的哪个儿子。

  他清澈的眼睛里没有羞涩,看着冥王像是细细看着春日里的花朵,眼睛上像是蒙了一层雾,连注视都这样柔情似水。冥王被这样一个孩童端详的一头雾水。但身为冥王她知道,面前的这个孩子身上能化成神龙,将来必定是一代君王,即便这孩子自己并不知情,但就是因为他的帝王之气才吓退了女真族的神兽。换句话说,冥王欠了他个人情。

  那孩子稚嫩的童声先开口:“你从哪里来?你是谁?”他并不害羞,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天之骄子应有的气魄。

  冥王不说话,一身黑色常服承载温柔月光,那一张像是无魂无魄的出尘容貌像是能载天渡地。

  “你好像会飞……是仙女吗?汉人神话中的月上嫦娥?”

  冥王还是不说话,她突然觉得这个孩子梦然一身的立于长白山间,即便还未及笄成少年,但干干净净的摄人心魄,好像能唤回冥王一颗眷恋凡尘的心。

  她自出生的那一刻便注定游走于阴阳,人鬼皆不是。她知晓并承载了太多的秘密,每天为了几千年后的某一天去填补漏洞,忙得人心力憔悴,累得找不到存在的价值。她也想干干净净无忧无虑的做回人,在充满痛苦却也满含深情的红尘中走上一遭。她拥有着无尽的生命,掌控者数以亿计人的生死。死的确不会困扰她,但同样不会困扰的,还有生。

  “汉人神话中的仙子才会飞,而且,长得都很美。”

  他再次开口,诚恳的问着高高在上如今却温柔的让人想要去靠近的冥王。冥王温柔的真如广寒仙子般问道:“你见过嫦娥?”

  那孩子笑了笑,低下一面颇有羞意的脸道:“没有……但是梦里想过很多次。”

  “你是这里的人吗?”他眉目一跃,颇为严肃的仰着头问着冥王,明亮的眼睛里全是期盼:“我想把你带走,带到我生活的地方去。”

  “为什么哪?”冥王问道。

  “我从未见过像你一样的人,真的就像我梦里的嫦娥。连我额娘……也没有这么漂亮。”

  冥王走到他身边,拉起他的小手,轻轻说道:“我没有办法留下来。”

  像是姐姐轻轻劝着年幼的弟弟,那孩子眉头一皱:“为何?你要飞回天上去吗?”

  冥王一愣,停顿片刻:“对,我要回到月亮上去。”说罢抬头望了望一轮清明的月亮。

  那孩子不说话,有些小伤神。

  冥王站起来,松开手缓缓道:“我会再出现的,只是不是现在。”

  孩子眼睛一亮,问道:“什么时候?”

  冥王笑了笑,仿佛时光停滞:“等你一统中原之日,就是再见我之时。”她朝他笑了笑,展露出最温柔的自己。

  说罢便起身飞到了天上,消失在一片夜空之中。

  那孩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消失在黑夜里,仍可爱而又执着的朝着深邃的星空大喊:“你叫什么名字?我还要等多少年?我会在什么地方见到你?要怎么找你?你真的要去到月亮上吗?你会忘了我吗?姐姐你要记得,我一定会一统中原,还有!我叫皇太极!”

  付乃正从盛京出发一路走着黄泉路快马加鞭的走到长白,皇太极一直抱着那副画不松手,分分钟要从一双颓废的眼睛中流出泪来。付乃正无奈的叹了口气,还一代千古明帝那,就落了个这样惨淡的光景。

  马车行到山顶的一片平缓的断崖边,可以俯瞰整个长白群脉。一轮月亮散着精华相映在松叶间,宛如人间仙境。断崖边站着一个人,付乃正明白那八成就是城隍大人交待过的要与皇太极告别之人,便不再多说,让皇太极下了车。

  如今的皇太极是一身玉色常服,长发有些潦倒,他曾经英秀的眉宇间添了几道岁月的皱纹,唇上有短短的胡子。他下了马车,垂着眼帘,紧紧抱着怀中的画,已看不到身外一切他物。

  那人渐渐转过身来,付乃正没有去看,慵懒的坐回了马车上,心想故人离别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

  皇太极并不抬头,眼神散涣,非常的颓废。

  断崖边的人背对着月亮看不清脸,只看到一身男子装扮,戴了顶天水色的帽子。银色长袍,分外潇洒。

  “皇上。”那人先开口。

  皇太极并不理会,他已经像失了心智,视一切为无物了。

  那人低了低头,轻声问道:“经年一别,皇上还好吗?”

  那个人面带笑意的看着皇太极,眼中全是温情与耐心。可皇太极就只是抱着那副画深深的低着头,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孩子。

  “地府是不允许带着画的,要收回哦~~”高崖上的人温柔地说道,微笑着看着伤感的皇太极,像是与他玩笑。

  皇太极干干的动了动脖颈,愣在那里。

  “她是说过待皇上一统中原她便在不会离开,可是,她还是先皇上一步去了,对吗?”

  皇太极像被什么唤醒,颤颤抖抖的打开这幅画,也只是费力的撑开掌面大小,便颤抖流涕的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我并不是嫦娥。”

  月亮从侧面绕回来照到她的脸上,冥王真容再次得显人间。

  付乃正一口老血差点喷出,连忙从马车上滚下来给冥王磕下头:“卑职见过冥王大人!”

  皇太极这才恍恍惚惚的抬起头来。

  一切宛如初见,又是这长白深山,又是这一轮明月,他清澈的眼睛里没有羞涩,看着冥王像是细细看着春日里的花朵,眼睛上像是蒙了一层雾,连注视都这样柔情似水。只是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他已暮迟仲年,而她依旧无关风月。

  “但是,可以永远做你的仙子。”

  皇太极惊得拿不住手中的画,坠落到地上,画轴露出一张不可方物的脸,一张摄人心魄的出尘容貌。上面画着穿着满族宫妃服装的女子,和冥王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画的右上角细写了几行小字,不仔细看并不突出。其中一句: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唯朕之爱妃——海兰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