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十三点2017-04-10 13:245,318

  真相一朝得,仇恨终又生。

  查尽毫不犹豫地扯下自己的伪装,此刻的他不知是喜是忧,自己压抑在内心深处多年的情感终于得以宣泄,自己的全家的死,当真就是与《叹辞赋》有着直接的关系,当真与这件事有关的便是那三个门派,而赶跑了星垂门派来的弟子后,不禁又扭头看向在场的众人,其中有莫思祁与司马焯那般的忧心的,也有莫有声那般的无奈的,还有就是已然失了神的祁步雨,她自是也将刚才这一幕看在眼里,却也没多说什么,她虽然没有参与二十余年前的事件,但或多或少总是听闻些许,而此时的她却毫不在意。

  莫有声见此情形,却也格外难受,好似又有些为祁步雨担心:“步雨,你这般与星垂门交恶,恐以那个女人的脾气,他日便会打击报复。”

  “用不着你管。”祁步雨随即说道,“你怎么还不走?我要为母亲操办丧事。”

  听她如此决绝地下了逐客令,莫有声便也不再多言,便对几人说道:“我们走吧。”

  查尽闻言也自知此刻多留片刻也无意义,既然知道了真相,那么接下来,便定然是要回京找柳永问个明白,但忽而又看向自己身边那早已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所吓坏的小柔,不由得想起她身上的“汉宫斜”还没祛除,于情于理都改还这个人情,于是便开口说道:“祁姑姑,事已至此,还请您把你这些弟子身上的毒都解了吧,莫要再徒增罪孽了。”

  祁步雨闻言,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查尽一眼,随即凄然一笑,从怀中拿出连个小瓶子,一言不发,随手便将药瓶一丢,查尽接个正着,查尽也不作耽搁,倒出一粒晶莹的药丸,递到小柔面前:“快服下吧,这也算是还了你的人情了。”

  小柔当真没想到,方才不久前,自己才面对着死亡的威胁,而如今却已然即将能够解脱那束缚自己数年的痛苦,不由得又一次哭了出来,查尽见她哭得伤心,便也心生怜惜,柔声说道:“别哭了,此时应该高兴才是。”

  小柔本就是心中高兴,喜极而泣,听得查尽之言,不由得微微点头,接过查尽手中的药丸一口服下,见小柔服下,查尽这才释然地一笑,随即将瓶子递到小柔手中说道:“快给你的师兄师姐们分了吧。”

  小柔接过瓶子,依然淌着眼泪对着查尽用力点了点头,而就在此时,所有弟子便也按耐不住自己那急切解毒的心情,一拥而上,围着小柔讨要解药。

  望着这一群可怜的人,查尽不由得也摇头苦笑,随即便示意莫有声以及莫思祁等人,众人会意,便也转身离去,而不觉身后小柔竟在分药的同时,正扭头望着查尽的身影,而莫有声也不知,此时怀中抱着掌门尸身的祁步雨,也正呆呆地望着自己离去的背影。

  出了幽笙坊,众人也倍感疲劳,索性都没有受伤,便找得一家还算不错的客栈歇脚,要了些酒水菜品便先填饱肚子,此时天色已晚,便各自休息去了。

  深秋的夜晚寒风瑟瑟,查尽却辗转难眠,心中的跌宕着今日老掌门临终前的言语,自己终于在寻找灭门真相的道路上踏出了第一步,与此同时,他也想着柳永,那个已过花甲之年的老哥哥,竟一直知道这事情的真相,想着想着,便越发睡不着,随即便起身出门,在这大街上游荡,他们住得比较偏远,却依然可见邵州的夜景,游船彩灯,戏子小贩就在远处也能清晰望见。

  查尽自不想去凑这个热闹,便往反方向走着,却也不多时,便看到那昏暗的湖边站着一个人影,背手而立,透露出说不清的神采,查尽不由得也是感到一阵酸楚,慢慢走向那人,那人听得脚步声不觉回头看来,见到是查尽,不由得放下了警惕,转而说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查尽闻言不由叹道:“心中有些许不快,出来透透气,岳父大人想来也是绕有心事吧?”

  那人便是莫有声,他听闻查尽这么问,随即便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想来祁步雨曾今为了保护自己的门派,不惜牺牲自己,而如今却变得连自己门下的弟子都不放过的恶毒之人,我也是不由得觉得世事无常啊。”

  而查尽却摇头说道:“其实她内心深处,那份善念还是在的,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下,只是……”说道此处,查尽不由得有些顿了顿,好似有些难以启齿,莫有声看着查尽这副神情,不由得反问一句:“你想问我当年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背弃约定是吗?”

  查尽心知作为晚辈对长辈的事刨根问底有些不妥,自然便难以开口,而既然莫有声一语道破自己的心事,不由得点头说道:“其实我真不相信岳父大人是这样的人,而且……”查尽犹豫了一下,也终究开口说道,“而且,您似乎心里有的人也一直是她对吗?”

  莫有声被 查尽一语说中,不由得叹道:“其实,事情也没那么复杂。”说道此处,莫有声便喃喃说出了自祁步雨离开之后的事情,言辞平淡,好似没什么波澜,不像是在同他人讲述,而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事情其实当真如同莫有声说的那么简单,迷蝶谷不似其他四个门派一般,他们不是选择优秀弟子作为继承人,而一直都是亲传,故而作为迷蝶谷的唯一传人,莫有声最终还是当上了谷主,肩负起了迷蝶谷的重担。

  而迷蝶谷地处江南,靠水而建,看似富饶,实则这里鱼龙混杂,天南地北从哪儿来的人都有,为了保卫迷蝶谷的安危以及不受他人侵扰,所以迷蝶谷的开山祖师方才设下这迷蝶阵以及诸多机关以及眼线,但是毕竟没有什么事物是万无一失的,故而,迷蝶谷还需要的就是一个稳定的靠山,那最好的选择便是这一方的官场中人。

  迷蝶谷靠着与州县府衙的关系,可以保证在江南一带不受侵扰,府衙也靠着迷蝶谷的实力镇压周边一切大小帮派,形成一种平衡的势头,莫有声的母亲便是嘉兴知府的小女儿,而当莫有声当上谷主之时,父亲便要求他与现任的嘉兴知府的外甥女,便也是莫思祁的母亲徐嫣成亲。

  通常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事情便是小事,何况一门亲事,而此时莫有声方才与祁步雨定下约定,便一口回绝了这门亲事,而此时老谷主年事已高,自然气得卧床不起,而莫有声拒婚的消息让嘉兴知府知道了,更是引起他的大怒,这毕竟很是丢人,于是三天两头便找当地大小帮派来惹是生非,搅得迷蝶谷一时之间不得安宁。

  莫有声这才明白了作为谷主所要承担的一切,正所谓他常常在说的一句“事实不能尽如人意”一般,为了迷蝶谷,也为了自己的父亲,只有登门向知府赔罪,并且下达聘礼,与徐嫣成亲。

  当然,此番决定莫有声必然也知道是负了约定,他也定知以祁步雨的个性必然要前来讨个说法,但是新婚当日,却不见幽笙坊派来祁步雨道贺,便也以为她这是心灰意冷已然放弃,故而自己便也没有再作多想,可不曾想到,就当自己的妻子发现已有身孕,即怀上了莫思祁不久,祁步雨突然现身来讨说法,莫有声自知万般对不起她,若不是自己已有家事孩子,便可能当场便自毙与祁步雨面前,于是方才有了那十八年之约。

  而此时更是惊动了发妻徐嫣,她本是个温柔贤惠的女子,虽然表面与莫有声依然和睦,而私下却常常独自优思,这也让莫思祁落下了童年的阴影,没过多少年,徐嫣则因过度优思染病不起,没多久便过世了。

  说到此处,莫有声好似终是没有忍住,一行眼泪滑落下来,在远处那依稀的灯火的映照下,分外显眼,查尽见状,也不由得叹气说道:“虽然有些东西我没有如此深刻的体会,但相比您必然也是经过了非常难受的抉择吧?”

  莫有声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不由说道:“而我,却又差点也为自己的女儿做了这样的事。”

  查尽不由想到之前迷蝶谷择婿的事情,不由得也是一阵苦笑,说道:“那哪是一样,至少,您还是尊重了您自己女儿的选择了吗?”

  莫有声闻言不由微微一笑,看着查尽,这个好友之子,如今的乘龙快婿,不由得为自己女儿的选择感到欣慰,而正当此时,忽而神色微变,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查尽见状不由得心生好奇,忙问道:“怎么了?”

  莫有声抬手示意查尽不要多说,又侧耳仔细聆听许久,忽而说道:“有人夜行而过,好似武功都不差。”

  此时查尽似乎也感觉到了稍远的地方正有几个人穿梭而过,不由得也是好奇:“这大半夜的,是什么人会在月下穿行?”

  “不是探子便是奸恶之人。”莫有声鄙夷说道,“正大光明的人,需要身着夜行衣趁夜暗地穿行?”

  查尽自然也颇为赞同,想想自己与梅落花曾今不都是这般黑衣夜行,行那盗窃之事,然而望着那些人穿梭的方向,查尽似乎心中又略微有些不安之感传来,忽而一愣,再看莫有声,已然施展轻功窜了出去,自己便也不再耽搁,朝着住的客栈之处,也奔了过去。

  方到客栈楼下,却见一名黑衣人从那二楼窗口破窗而出,勉强在空中辗转翻身,落于地上,而身上似乎有所负伤,再听二楼,便是有些许打斗声传来,而见那个方才从二楼落下的黑衣人刚刚站稳,便又似要飞将上去,莫有声见状不由分说,径直丢出一枚沾衣芳,那人刚得起身,便又被莫有声打落,莫有声也不作耽搁,上前一把扯下那人蒙面的黑布,查尽也正赶到跟前,抬眼望去,竟是一名面容较好的女子,查尽随即一眼便已认出,此人便是方才至幽笙坊报信的星垂门弟子,还不等查尽开口,只听得那个女子对着楼上大喊道:“查尽在这儿!”

  不多时,便见二楼闪出五六个身着黑衣的身影,还未及落地,便已向查尽攻来,查尽心头不由一惊,道是果然是来找自己的,不由分说便闪过那一击的同时,便已然翻手为掌,一掌拍在那黑衣人身上。

  其余黑衣人纷纷落地,随即便朝着查尽以及莫有声攻来,这些人武功虽说不上弱,但是在莫有声以及查尽的面前,纵使仗着人数的优势便也几招之下,纷纷被打倒在地,查尽随即抓住其中一人的脖颈,问道:“你们是来找我的?”

  只听得那人好似嘿嘿一笑,说道:“违背圣母者,皆为敌人!”

  言辞凿凿,毫不犹豫,查尽闻言不由大怒:“好啊,那如今我倒要瞧瞧,是你们圣母厉害,还是我更凶恶!”说罢,怒火上涌也不再留情,抬手便要打下,忽而听闻楼上传来叫喊:“查兄!是你吗?”

  查尽闻言,便知是司马焯,想必是这些人前来偷袭自己不成,当是惊扰了司马焯,之前与她们在二楼交手的,便应该也是司马焯了,随即抬头问道:“司马兄,你没受伤吧?”

  而却听得那司马焯闻言好似万分焦急说道:“我没事,但是莫姑娘受伤了。”

  听闻莫思祁受伤,不止查尽万分紧张,身为人父的莫有声更是忧怒交加,一个翻身便上了二楼,查尽也不犹豫,即可起身一跃而上。

  却见那楼中还有被打倒的几个黑衣女子,倒在房中,那个客栈更是已被打砸得七零八落,却见莫思祁依靠在墙,双眼紧闭,唇色泛白,显然已是晕厥过去,查尽见状,不由分说便来到莫思祁跟前,轻声呼喊:“祁儿,祁儿。”

  稍稍呼喊几声,便见莫思祁有所转醒,看着查尽那焦急的面容,不由微微一笑,说道:“没事的,我只是中了一掌,这掌力道不大,只是有些难受。”

  眼见已然受伤却依然笑脸相迎,查尽心中当是无尽的自责,而莫有声在旁稍稍查看莫思祁的伤势后,神色稍缓,但也绝未释然,只是默默坐到莫思祁身后,为她运功疗伤,不多时,莫思祁的脸色逐渐转好,唇色也微微有了些血色,莫有声此时才收回双掌,轻声说道:“索性伤得并不严重,只要好好调理,几日便可复原。”

  听得莫有声这话,查尽方才安下心来,但是眼见着此情此景,不由得愤怒异常,转身站起,来到一名受伤不起的星垂门弟子身边,也不顾男女有别的陈规思想了,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单手将其拎起,问道:“你们为何要如此咄咄相逼?”

  而那个女子,显然伤得着实不轻,嘴角尚在淌血,眼神也略有迷离,听得查尽问她,也不害怕,甚至微微嘴唇上扬,略带笑意地说道:“你不愿同圣母合作,就是这个下场,圣母说了,如果你不合作,那么接下来你就会和你父亲一样,亲眼看着自己的至亲至爱一个个死去。”

  此话一出,这当真是将查尽的怒火逼到了顶点,虽然灭门之时自己年纪尚幼,很多情景已然模糊,但是那种痛楚依然深深地被烙印在自己的心里,查尽怒到极点,竟双眼通红,流出泪来,抓住那女子衣领的手也开始颤抖,好似随时都可能将此女子撕成碎片一般。

  而此时却听司马焯在一旁说道:“查兄,务必冷静啊,这些人的手段你又不是没见识过,如今你纵使杀了她们也于事无补啊,毕竟罪魁祸首并不是她们,而是那个圣母啊。”

  查尽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此时心中那种哀痛岂是明白便可以化解的,但是看着受伤的莫思祁以及身上破烂不堪当是已然经历一场恶战的司马焯,心中纵有千般怒火也只好慢慢地压制下来,再看着手中被自己拽着的那个女子,脸上那个笑容依然没有褪去,看着她那抹笑意,查尽终瞪着他那泛红的双眼对着她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圣母,这笔账,我记下了,我与她之间,早晚有一天要清这笔总账的。”

  说罢便将手一撒,任凭这个女子重重坠地,便转身,先扶起刚刚内力消耗过大的莫有声,再扶起伤重的莫思祁,转身便要离开,却听身后那个女子依然不依不饶地说道:“任何与圣母为敌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查尽已然不愿意再听她多言,不然他当真有那心思去杀了眼前这几个星垂门的弟子,便也没有回头,背起莫思祁,与莫有声以及司马焯转身出门,刚一出门,便见的那客栈掌柜以及几个伙计正躲在楼梯口,颤颤巍巍地望着房间中的一切,查尽自也是明白这些都是无辜之人,无端受了这般牵连,心中也自是有些愧意,随即从腰中掏出一些细碎金银递给掌柜说道:“掌柜的,对不住,这就当是赔偿了,我们即刻离开,她们定也不会再为难你们。”

  只见那掌柜闻言,便颤颤巍巍接过那些细碎金银,便也没再敢开口,只是与那些伙计一同让出一条路来,任由查尽等人下楼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