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十三点2017-04-09 15:415,546

  幽幽空寂落网中,迷迷烛火映双瞳。起落不知绝望生,柳岸花又明心胸。

  莫思祁如何也没想到,门一打开,进来的便是查尽与司马焯,不由得心生喜悦,因为她刚得知了一个重要消息,那便是查尽一直期望查明灭门真相的重要线索,而她尚且还未来得及细想如何脱困,查尽便已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查尽见到莫思祁也只是如同自己与司马焯方才那般,中了“春芳歇”被捆绑在那儿,并未受到过多的苦难,心中放在稍有平复,不等多想,随即便跨步进门,拿出一个小瓷瓶自,倒出些许青色丹药,递到莫思祁口边,说道:“这是我在祁步雨练功房找到的解药,你快些吃了。”

  既然是查尽所给,莫思祁便毫不犹豫吃下解药,而此时司马焯则四下看了看,便取下墙边烛台上的蜡烛,来到莫思祁身边,替她弄断千门柳,而莫思祁吃下解药以后,不一会儿全身的酸痛酥麻感减弱,此时恢复了些气力,便随即开口说道:“查尽,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而查尽此时神色并未因找到莫思祁有所松懈,而是倍感紧张,只听他只是淡淡说道:“说来话长了,我先赶紧将你救出。”

  莫思祁知道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便也没有死缠追问,又看了看一旁被绑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掌门,便说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莫思祁当然迫切希望告知查家二十多年前灭门惨案的重要证人便是掌门之事,而查尽似乎相较于她,更是急迫,只听他不等莫思祁开口,便说道:“先别管这些,眼下有更重要的事。”

  “更重要的?”莫思祁闻言不由一愣,心道现在确实先逃出去比较重要,但是逃出去了不顾掌门,万一她被祁步雨所害,便又是断了一条重要线索,想到此处,便着急说道,“你听我说,你……”

  不等莫思祁开口,却听查尽急切说道:“你爹来了!”

  此言一出,显然将莫思祁刚到嘴边的话便堵了回去,不由得惊恐起来,不想这才一天的光景,自己的父亲怎地就已然来到幽笙坊,怕又是自己听错,便又问了一声:“你,你怎么知道的?”

  查尽与司马焯帮着莫思祁解着千门柳,慢慢告知这一切。

  想那之前查尽与司马焯得了地图,便循着地图所指,一点一点地靠近这密室,然而本来分外小心的二人,却发现这幽笙坊看守竟如此薄弱,走了许久竟未曾发下一名看守的弟子,不由也让他们觉得奇怪,而便在这毫无阻拦之下,二人便已然来到了祁步雨的练功房,练功房门外却依然没有弟子,不由得让二人倍感奇怪,而此时却听闻屋中传出咿呀哭声,二人从门缝打眼瞧去,竟是那祁步雨坐在屋中,屋中陈设好似间道士的炼丹房一般,周围全是各种书架药柜,中间则是一个一人高的丹炉,火光熊熊,好似正在炼制丹药,而祁步雨便坐在丹炉边上,一边抽泣,一边还自言自语道:“莫有声,我等了你十八年,这副‘人不知’我便也为你准备了十八年,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我终要叫你不得好死。”

  虽说言语间满是恶毒,但是语气却好似幽怨一般,不无半点杀意,但此时查尽听得却是心惊,看来这祁步雨定是为莫有声准备了一副特殊的毒药,定是要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此刻不由又担心起来,若当真被她得逞,以莫有声的心性,必然会自行了断,如此一来,便是无力回天了,想到此处,不由的紧张起来。

  而就在查尽思忖对策之时,忽而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听便是有人一路小跑正从远处向这里跑来,查尽闻言不由得一惊,与司马焯当即藏于那走廊的拐角一处,不多时,便听脚步声已然到达祁步雨练功房的门前,只听一个比较稚嫩的声音说道:“祁姑姑,祁姑姑。”

  而房中过了半晌才传出祁步雨的声音:“发生什么事了?这个时辰不去上早课而跑来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原来这是幽笙坊惯例上早课的时间,难怪门下没有弟子在四周看守,查尽想到此处,不由得也庆幸一番,而此时却听那弟子喘着粗气说道:“弟子知错,只是那门外来报,迷蝶谷谷主前来拜见了。”

  “什么?”只听那房中祁步雨传来一声惊呼,“我这刚送信的人方才出发,怎么他就来了?”

  而查尽则好似有些明白过来,这莫有声速来聪慧机警,自己耍的小伎俩,怕是他先前因伤心而没有过多去思考,而待他们走后,仔细寻思便也反应过来,亦或是他本就有意送走他们以后即刻启程前来赴死,犹豫查尽领教了祁步雨的阴狠无情,便是由衷地为自己的岳父感到不安。

  不及多想,只听得房门打开之声传来,便听得一阵脚步声由内往外,快步走出,同时听到祁步雨对那弟子交代道:“即刻召集所有弟子,我定叫莫有声有来无回。”说罢便随着那急促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过了半晌,确定没有动静之时,查尽与司马焯这才探出头去,却见走廊四下空无一人,再看那练功房的大门竟敞开着,不由得心中大喜,想那祁步雨听得莫有声前来也万分激动,当是未及锁门便急匆匆前去了,这便为自己行得了方便,随后便与司马焯使了一个眼色,便钻入那练功房。

  只见那练功房陈设古朴,一边都是各种书籍整齐摆放,一边是各中草药成排成柜,查尽也不及多看,却见那丹炉中火焰渐弱,凑上前去打开观瞧,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便道是这祁步雨已然将当中所炼的那名为“人不知”的毒药取出了,便也不由多想,四下翻找,司马焯好奇问道:“查兄,你在找什么?”

  查尽一边四下寻找,一边说道:“祁儿与我们一样身中‘春芳歇’,此刻我们纵使把她救出,她中了毒也无力行走,还有那救我们的小姑娘,她说他们中的叫‘汉宫斜’,如果可以,也需帮她找到解药,也算还了她舍命救我们的恩情。”

  司马焯听闻此言,也觉有理,随即同查尽一同寻找这两味解药,而说来也巧,司马焯随手打开一个柜子,便见里面咕噜滚出好几个个瓶子,上面分明写着几个字,司马焯随手拿出一瓶抬眼观瞧,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春芳歇”,再看另一瓶上便又是写着“春芳歇解”,不由得心中大喜,对查尽说道:“查兄,春芳歇的解药找到了。”

  查尽闻言便也凑上前来,抬眼观瞧,不由得心中大喜,说道:“竟有这么多,看来这‘春芳歇’当是这幽笙坊当中相对普遍易制的毒药了,但是我始终找不到那个叫做‘汉宫斜’的解药。”

  司马焯想了想后便说道:“这是她用以控制这整个幽笙坊弟子的毒药,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查尽一想也知当是这个理,便也不及再作耽搁,便对司马焯说道:“我们先去救出祁儿,现下已然由不得耽搁了。”

  二人达成共识,便迅速出了房门,不多时便找到了那最里面的密室,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密室门口倒是有两名幽笙坊弟子在此看守,但是面对突然闯入而且武功高过自己太多的二人,那两个自己方才反应过来,便被二人迅速点了穴,在那儿站立不动,查尽从他们身上摸出钥匙,便开了门。

  这便是事情的经过,莫思祁闻言,得知自己父亲当真已然来到,并且这祁步雨好似已然准备了一个更为恶毒的毒药要对其加害,不由得紧张起来,而此时司马焯方才用蜡烛烧断了捆绑莫思祁的千门柳,莫思祁解了绑,便一跃而起,查尽也不作耽搁,起身说道:“我们赶紧过去吧,趁祁步雨动手之前,一定要阻止她。”

  而莫思祁则亦是如此考虑的,纵使无法阻止祁步雨的诡计,至少也要让自己父亲避免中毒,但刚要外出大门,便看向一旁的老掌门,心道这个掌门也是可怜,祁步雨虽不是她亲生但也视如亲生,如今被自己的孩子背叛竟落得如此不由让人唏嘘,何况她也是查尽一家灭门之案的重要证人,便更需要保她周全,随即对查尽说道:“你且把她也救了吧。”

  查尽闻言则看了一眼老掌门,此时的老掌门只是垂着头,毫无生气,查尽对这个老太太的印象还不错,此前自己捣乱也不与他计较,一副慈眉善目的感觉,随即便点头,取出那“春芳歇”的解药给掌门吃下,不多时,掌门便好似恢复了气力,当然,现在时间迫在眉睫,众人当没有时间再帮老掌门解开千门柳,随即便说道:“掌门,我就讲蜡烛放在这边上,你自行解开吧,现在众人齐聚正厅,怕是也没人会发现您的。”话说至此,便也就转身要走。

  而却听闻身后老掌门忽然开口说道:“我同你们一起去。”听到此话,三人无不愣神,却听身后有稀疏声响,再一转头,便见老掌门没有用那烛火焚烧,便也解了这千门柳的束缚,不由得一愣:“您,你这……”

  “千门柳是幽笙坊独门武器,能缚必能解,但这一般只有掌门方才知道。”见三人恍然大悟,老掌门也不多做解释,随即说道,“步雨会到如今地步,我也难辞其咎,就让我与你们一同前去吧。”

  查尽闻言便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后便同那老掌门一同往正厅走去,而不多时,便来到了正厅屏风之后,众人也不敢就此贸然出现,生怕当中突生变故,而是躲在屏风后面静静观瞧。

  此时只见整个正厅围满了幽笙坊的弟子,近百弟子将正厅围得水泄不通,而正当中的,便是祁步雨以及一个身着青衫的中间人,那便是迷蝶谷谷主莫有声。

  而此时却听莫有声用他那如同往日一般冷静平稳的声音说道:“步雨,好久不见了,莫有声依照约定,特来领死。”

  听闻此声,莫思祁不由心中一紧,便有即可就冲上前去与自己父亲共进退的冲动,而查尽则对她的心思心知肚明,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冲她微微摇头,轻声说道:“再忍耐一下,不要冒失。”

  有着查尽的劝告,莫思祁终还是应了下来,却又焦急地观瞧着正厅的动向。

  而此时却听祁步雨冷笑一声,说道:“好久不见?你想见我吗?若不是我抓了你女儿,你会这么乖乖地送上门来吗?你这背信弃义、贪生怕死的懦夫!”

  听闻祁步雨这么一说,莫有声好似有些惊骇,忙说道:“什么?你抓了我女儿?”

  祁步雨听莫有声这么一说也是觉得疑惑,想来原来莫有声还不知道此事,不由反问道:“怎么?别说你不知道?”

  而莫有声则最终念叨几句:“看来我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声音之小自有他自己听得清,随后便抬头对着祁步雨说道,“那她现在在哪儿?”

  见到莫有声这才有些慌乱,祁步雨不由得笑了出来,说道:“怎么?你这才知道怕?告诉你,已经晚啦,她现在中了我的毒,恐怕活不过今日了。”

  此番言语显然是为了刺激莫有声而所说,但见莫有声当真百感交集,转而为怒,对着祁步雨说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为什么要拖累我女儿?”

  “你现在知道这种将要失去挚爱的痛了吗?”见莫有声发怒,祁步雨却也跟着恼火起来,“你当年是怎么抛弃我的?你说啊?现如今,却在这儿质问我的过错,你有资格吗?”

  莫有声闻言当真觉得无言以对,愤怒的情绪便慢慢缓和下来,逐渐又恢复平静,淡淡说道:“一切的过错都在于我,你且放了我女儿,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听闻这话,祁步雨却没来由的笑了起来,笑声阵阵,却透着说不出的凄凉,而在屏风后的莫思祁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她自小因为母亲的死一直怨恨父亲,而如今父亲为了自己当真死而无怨,不由得心生愧疚。

  而祁步雨要了一阵后,便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瓷瓶,如同自己放药的那些瓶子一般,递到莫有声的面前,说道:“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吃了她,我可以放了你女儿。”

  见她拿出了这个,查尽便猜想这必然是那个所谓的“人不知”了,他也不清楚这个毒药究竟是什么,但见莫有声并没有接过,而是平静说道:“只要你放了我女儿,何止这一瓶毒药,纵使千刀万剐我也无怨无悔,但是,还请你先放了我女儿。”

  而却听祁步雨说道:“怎么?你还不相信我了?我可不像你这般无情无义,背信弃义,你不吃也没关系,大不了我留给你女儿吃。”说罢,祁步雨便收回了递瓶子的手,便要将“人不知”收回腰间,而莫有声闻言不由得大惊,伸手一把抓住了祁步雨的手腕,慢慢地抓向瓶子,祁步雨也没有挣扎,只是默默地让他把自己手中的瓶子拿走。

  只见莫有声拿过瓶子,看着这黝黑的瓶身,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你竟恨我至此,不过确实,我本就无话可说,如今这般,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说罢,便打开了瓶上的塞子,将瓶子慢慢挪到口中。

  眼见莫有声便要喝下这毒药,在屏风后面的众人不由得大惊失色,纷纷已然做好准备,将要冲出去阻止莫有声喝下毒药。

  而正当三人已然摆好架势,准备冲将出去之时,却听侧门有声音传来:“祁姑姑,不好了!那几个人跑了!”

  听闻此言,包括祁步雨、莫有声乃至屏风后面的几人,纷纷愣在当场,便都将目光看向了侧门,只见侧门两个弟子正压着一个面露惊恐的小姑娘进门,查尽一眼便认出那被压着的便是救他们的小柔,而压着她的两个弟子,其中一个便是那小林了,查尽见此情形心中暗道不好,看来自己逃脱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

  眼见此情形,祁步雨也是有些惊愕,不由问道:“你说什么?怎么回事?”

  只听那个弟子说道:“刚才早课乃至聚集,我不见小林与小柔,便想去关押那两个男子的地方叫她们,谁知只见小柔在外神色慌张,问她什么也是颤颤巍巍,我这便起了疑心,借机硬闯到屋内,方才发现被点穴不动的小林,于是便救下了小林,才得知是这个丫头放跑了那两个人。”

  祁步雨闻言大怒,转眼瞪着小柔,却又听小林说道:“祁姑姑,弟子与小林本奉命看守那两人,谁知她不知如何偷来那‘春芳歇’的解药,趁我不注意藏于饭中帮二人解了毒,还用火烧断千门柳想助他们逃脱,弟子发现之时为时已晚,想出手阻拦却被这丫头点住穴道,这才放跑了二人。”

  祁步雨闻言便是怒不可遏,但是她也不是傻子,便开口问道:“你一直与她在一起,如何让她有机会来我房偷解药,如何有机会让她去烧断千门柳?”

  此言一出,小林着实惊慌起来,便是她再是阴诡,面对比自己狠辣百倍的祁步雨也是诚惶诚恐,正当她不知道要如何是好的时候,只听祁步雨说道:“算了,此事晚些再找你算账。”

  逃过一劫的小林这才舒了一口气,而掌心已然全是汗水,便也不敢抬头,只是谢过祁步雨,便也没了言语,而祁步雨说完后,则狠狠瞪着小柔,小柔此时已然吓得不行,畏畏缩缩不敢直视祁步雨,而祁步雨见她如此,便伸手托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看着她那双惊恐怯懦的眼睛说道:“小柔啊,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