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十三点2017-04-05 14:165,397

  雨落草地渐润土,泪洒花丛凄飘零。

  南方的的秋雨,分外湿冷,淋在身上,沁入骨髓,而祁步雨走在这大雨之中,抬头望着这迷蝶谷的石碑,眼神中满是凄凉与悲哀。

  门外的弟子躲在一侧的树丛下避雨,见到这么一个衣着单薄的女子淋在雨中,就这么站在门前,不由得心生好奇,上前一步便要打探,刚上前,便见那女子正抬头看向自己,这迷蝶谷弟子也是见过祁步雨的,知道她是幽笙坊很有可能的未来掌门,虽不知其如此造型所谓何由,但是礼数不能欠缺,随即便也冒着雨走出树荫,上前拜道:“是祁女侠吗?您这来我迷蝶谷是所谓何事?”

  听得有人喊自己,祁步雨不免用那空洞无神的眼睛看了看那人,随即嘴中淡淡说出几个字:“叫莫有声出来。”

  那人一听,便觉奇怪,既然是登门拜访,应该是让自己通传,而不是让自己去叫谷主出来迎客,未免太过唐突,而且如果是访客,纵使再熟悉的好友,对外也是会尊称一声“莫谷主”,如此直呼其名,便是不妥,随即便让这弟子起了防范之心,试探性地开口问道:“您要见谷主,我可以为您通传。”

  谁知祁步雨毫不客气直接又开口重复道:“我让你叫他出来!没听懂吗?”

  那弟子听了这话,自然也知道来者不善,自然不会应允这无理的要求,但还是较为客气地说道:“如果女侠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找谷主,可否告诉在下一声,在下也好通报,不然的话恐怕……”

  话还未说完,那弟子只觉得胸襟一紧,竟是被祁步雨一把抓住,不等反应,只听她冷声说道:“叫你喊他出来听不懂吗?”

  那弟子也颇有骨气,大声回道:“你这便是无理取闹了,我便又如何能告知谷主?”

  “你不说,就是找死!”祁步雨此时心境已然乱了,不似曾经那般冷静,听得看门的弟子这么说话,也没有想要多说几句的意思,抬起手便要打去,那个弟子虽然有些骨气,但是毕竟吗,面对一个武功高出自己不少而且杀气腾腾的人还是有些害怕,毕竟他也不曾想到他真的会动手,不由得上下一哆嗦,本能地将双臂挡在自己面前,祁步雨也不与他多言,直接一掌拍出,却只感觉拍到一个冰冷坚硬的物体之上,抬眼瞧去,竟是一柄长长的钢叉,不由一愣,四顾一下却也不见人影,只听得目光之下一个声音传来:“祁女侠若真有事找谷主也不必如此急切,跟一个无辜的弟子较真。”

  听到这话祁步雨方才将实现向下挪去,只见得一个个子矮小却精壮的男子正手持钢叉站在她的身旁,听到这话那弟子不由得舒了一口气,慌忙说道:“钟师叔,此人大放厥词,好似要与我谷不善。”

  而却听钟越说道:“休要胡说,祁女侠乃幽笙坊掌门义女,做事自有分寸,怎会平白与我们迷蝶谷为难?我说的没错吧,祁女侠?”

  钟越这话也是给祁步雨提了个醒,警告她她真要动手的话,往大了说可不是她自己的事,弄不好引起两个门派的争斗,那便是莫大的罪过,祁步雨听了这话方才有些冷静下来,虽然脸上那愤怒中透着些许悲伤的神情没有变化,但是还是收回了手,也放开了那个弟子的衣襟,而钟越见祁步雨还是懂得分寸的,便也是舒了一口气,他虽不知到底所谓何事,但是毕竟一上来一言不合就要动手,那自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开的事,好在这女子还有些理智,随即便开口说道:“你如果要见谷主,我自让人向谷主通传一声便是。”随即便对那个看门弟子使了个眼色,那个弟子会意,一溜烟跑进了那个迷蝶谷中,见他进去了,钟越便又对着祁步雨说道:“那就劳烦祁女侠稍等片刻,这儿雨大,还请挪步到树下避雨如何?”

  祁步雨听在耳里却没有搭理,依然直直站在雨中,一声不吭,那个钟越也不多言,所幸自己穿着蓑衣斗笠,便也站在她的身旁,也不多说半句。

  一刻功夫左右,只见迷蝶阵中脚步声越来越近,转眼便能看到几个人影,打着纸伞匆匆赶来,走在最前方的,便是祁步雨朝思暮想之人,莫有声,此时莫有声身着一身青衫,远远见到了祁步雨,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转而为跑,来到她的跟前,见到祁步雨就这么淋在雨中,双眼直直地望着自己,不由得心中苦楚,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半天方才问道:“听说你生病了,怎么还在雨中淋着?要不我们进谷中说话吧。”说着便将手中的纸伞靠近祁步雨,想要为其挡雨,却怎料祁步雨挥手一把打落了莫有声伸过去的纸伞,怒目相视,莫有声当然知道祁步雨前来的意思,不由得不敢看她,也是停在那儿一动不动,身后的几个随从见状便要上前,却被莫有声拦住,两人就这么互相站着,淋在雨中。

  良久,莫有声方才开口:“是我负了你,误了你,如今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终于,等到了莫有声的开口,祁步雨的眼泪也终于混合着雨水从面颊滑落,她愤愤地盯着莫有声,她不想打他,也不想骂他,她一开始就想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为何两人已经表明了心意,最终却等来了这么一个消息,良久,祁步雨终于开口:“你告诉我,这一切终究是为什么?”

  莫有声听了这话不免也感苦楚,不由得说道:“有些事,只言片语说不清楚,这算是我欠你的。”

  “一句欠我的就完事了吗?”祁步雨接口道,“为了等你,我拒绝了母亲好几次婚配的要求,为了你,我拼命努力地练功,为了你,纵使一年十年的等待我都早已下定决心一直等待,而你呢?我现在甚至怀疑你当初对我说的只是哄我的谎言罢了。”

  “怎么会?”莫有声忙说道,“我那时所言出自肺腑,句句真心。”

  “那现如今又如何解释?”祁步雨忽然嘶吼起来,“我所等的人,忽然之间给我的消息,竟是要婚娶她人的消息,你叫我如何是好,你说啊?”

  “我……”莫有声一时无言以对,却又开口说道,“有时候,事不尽如人意。”

  此话甚是耳熟,好像就在昨日,莫有声一直以来,常常说的就是这话,祁步雨此刻闻言不由觉得这只是他的推脱之词罢了,转而冷笑起来:“哼,不如人意?既然不如人意,那你为何还要娶别人?”

  莫有声哑口无言,只是哀叹一声,对祁步雨说道:“事已至此,又有何法?既然我俩无缘,何必再做强求,如今要打要骂,甚至杀了我才能填补你内心的伤痛的话,我也无怨无悔。”

  祁步雨闻言,更是恼怒异常,随手抽出莫有声腰配的长剑,指向莫有声说道:“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见祁步雨如此,众随从以及钟越都慌乱起来,喊着:“谷主!”便要上前,而刚要跨步上前阻止,却被莫有声阻止:“都别上来,这一切,都是我欠她的,如今,这便是还了她。”

  “谷主!”钟越不由劝道,“虽不知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何事,您的决定我们也无权干涉,但是你自己想过您这一死,我们迷蝶谷将群龙无首,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吗?”

  莫有声闻言不由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他从不在意迷蝶谷的存亡,只是因为自己想要当一个清闲浪子,游历江湖,而此时他当真还是做不到的,因为,有些责任是不可逃避以及撤手的,不由得心中哀怨,却又无言以对,钟越见他没有回答,又说道:“更何况夫人刚刚有喜,您就忍心看着孩子自小就没了爹吗?”

  这话对于莫有声来说只是又一次戳中了自己的心,而对于祁步雨来说,却是更加残酷的五雷轰顶之感,莫有声已经有了孩子,这是自己等待的这几年中自己做梦都在想的事,与莫有声双宿双栖,儿女成群,承欢膝下,却不料一朝美梦成泡影,更是心爱之人与她人结婚生子,不由得由愤怒与不甘,化作了心灰意冷,顿时她好似六神无主了一般,望着莫有声也是万分痛苦的神情,不由得没了那股杀意,慢慢松开了手中那柄长剑,随着长剑坠地,祁步雨慢慢转过了身去,背对着莫有声说道:“今日我不杀你,但总有一天,我会再来找你的。”

  听着祁步雨这话,莫有声倍感凄凉,望着她那落寞萧瑟的背影,不由得也是愧疚感倍增,不由得对着她说了一句:“待十八年后,我的孩子长大成人,我便前来赴死。”

  此言一出,把在场众人都惊呆了,不由得紧张起来,而这话听在祁步雨的耳中,不由得让她的悲凉不减反增,他为的不是他们之间的情感,而是他与别人的孩子,不由得冷笑起来,随即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记着了,我会等到那一天的,希望你不要再失约了。”说罢便扬长而去,留得莫有声呆呆地站在迷蝶谷的入口。

  这便是祁步雨与莫有声整整二十多年的渊源,或者可以说是孽缘,祁步雨讲到了这儿不由得看向莫思祁,眼中透露着哀伤与怨恨:“但是想不到,最终他还是失约了,最终他这个懦夫还是没有勇气前来受死。”

  莫思祁自是知道自己的父亲并非这样想的,甚至从自己的名字当中也可以明白了自己父亲的用意,不由得有些恼怒:“不许你这么说我爹!你就因为一句承诺,把所有的怨恨都加在我爹身上吗?你跟我爹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至于如此吗?”

  “祁儿!”查尽闻言不免有些担忧,毕竟现在的祁步雨的精神好似有些恍惚,他真怕这个因爱生恨的女人把所有怨恨都发泄到莫思祁的身上,不免开口喝止。

  而这么一喊,莫思祁倒是住嘴了,但是祁步雨却愣住了,她这人向来心思缜密,查尽对莫思祁的称呼也是听在耳中,不由得问查尽道:“你叫她什么?”

  查尽闻言这才恍然,莫思祁的这个祁字一般不用做名字,也没有太多意义,本来他也想过为什么莫有声给莫思祁取这么个字,现在被祁步雨这么一问反而明白了过来,原来莫有声当真也是个痴情之人,也难怪莫思祁自从听到祁步雨的姓氏之后有些恍惚,恐怕她是早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名字所含的意义了,不由得心头一紧,便听得莫思祁对祁步雨说道:“别问他了,我告诉你,我叫莫思祁,思念的思,你祁步雨的祁!”

  这一下,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司马焯只是这才明白过来而已,而查尽则是惊讶莫思祁居然这么直白地就把自己的名字含义给说了出来,而掌门惊的是这个自己女儿牵肠挂肚的男人,给自己孩子取名居然是用来寄托对祁步雨的思念之情,当然,祁步雨所吃惊的便是原来莫有声当真一直思念着自己,不由的心头一酸,悲痛万分,这一幕,让自己不知该喜还是该悲,隐隐中,泪水开始迷了双眼,好似现在已经恨意全无,有的只是那些许的记忆。

  但是莫思祁忽然间又开口说道:“但你别忘了,我姓莫,加在一起,就是不要思念你祁步雨!我爹给我取名字是想要提醒自己,不要再想你了!”

  此言一出,又是让在场的人大为吃惊,查尽心中顿时惊讶起来,甚至都有些怒意,想这莫思祁平日也是聪明机灵之人,怎么如今如此不冷静,眼看着形式有所缓和,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直击祁步雨的痛处,这下可好,事情不但没有挽回的余地,反而将要向更糟的方向发展。

  果然,祁步雨本来心中都有些宽慰的情绪,在这句话的刺激之下,顿时好似再一次遭受了当年的痛楚之感一般,不由得怒视众人,而莫思祁则好不畏惧地瞪着祁步雨,在她眼里,自己的父亲与她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反倒是因为这个女人,让自己的母亲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如今虽然知道了真相,但是她却也很讨厌这个女人,不由地才冒出了这么个想法,因为父亲从未跟自己提起过任何这件事有关的事情,甚至钟叔叔也没有向自己透露过半个字,父亲给自己取名字到底是思念还是不思念与自己也没有关系,她只是单纯地想要让这个女人痛苦罢了,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女人纵使如此,也不及自己母亲的痛苦的分毫。

  显然,岂不是是当真怒了,看着莫思祁那好似有些幸灾乐祸的眼神,不免怒上心头,查尽看在眼里,明白那不再是幽怨以及愤怒,而是杀意,祁步雨已经动了杀意,正当查尽心道不好的同时,祁步雨已然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冲莫思祁,莫思祁也没想到这个女人武功如此了得,身法竟快得惊人,不等自己反应已然一掌打向自己面门,所以查尽早已有所防备,运起内力挡在了莫思祁身前,那一掌正好拍在了自己的胸口,索性查尽有《叹辞赋》的神功,将祁步雨的掌力尽数化去,这倒让祁步雨霎是惊叹,想不到这小姑娘身边的随从不是泛泛之辈,自己一掌正中他胸口,好似拍在黄沙棉絮当中一般,竟然感觉这掌好无力道可言,再看眼前变过装的查尽,不由得心生好奇,而查尽则是一副万幸的神情,看得祁步雨不由得心生感慨,看来不动真格不行了,只见他没有收回按在查尽胸口的手掌,只是手腕稍稍一偏转,查尽则不明其意,却忽然感觉自身左臂好似被重物击打一般,瞬间便向着自己的右侧跌去,再看祁步雨,已然又一次运功,打向莫思祁,不由得大喊一声:“祁儿小心!”

  这时的莫思祁则早有准备,慌忙抬手迎去,与祁步雨双掌交叠,却不料自己肚子之上好似被什么击打一般,便也朝后摔去。

  连续用这诡异的武功击倒查尽与莫思祁,祁步雨也不作耽搁,她的目的是杀了莫思祁,随即便再度冲向倒地的莫思祁,而见她又一掌打来,另一侧的司马焯也赶紧运起内力,将内劲化与手掌,从一侧斜着劈向祁步雨伸出的手臂,祁步雨顿觉一股刚猛的内力袭来,便是司马焯已然打了过来,便即可掌风一转,打向司马焯,正与司马焯双掌接触,便觉好似打在了金银铜铁之物上一般,不由暗忖,人的手掌能硬至如此吗?

  不及多想,又见司马焯另一手作刀状劈来,祁步雨不敢硬接,便是一躲,但此时司马焯已然占了上风,便连续用手刀劈向祁步雨,祁步雨躲闪几下后将心一横,运足内力,生生接了司马焯一掌,虽然觉得好似一条钢棍敲在了手掌之上,但也是硬生生接下了这招,不等司马焯再出一招之时,司马焯已然觉得胸口一闷,自己也如同之前的查尽以及莫思祁一般,向后跌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下。

  祁步雨打倒司马焯后,毫不犹豫,又转身面对莫思祁,便是又要打下,查尽见状赶紧起身,也不顾手臂阵痛,便向莫思祁处跑去,而莫思祁倒在地上本能想向后退去,不料已然是正厅石柱之上,无路可退,这便正当祁步雨要拍下这掌以及查尽晃悠上前要阻止祁步雨之时,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苍老却浑厚的怒吼:“都住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