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十三点2017-03-17 17:045,403

  村边悠悠炊烟尽,万家灯火熄入眠。

  入夜,各家的灯火都熄了,只见得那村中小吴还尚有一烛灯火未灭,只听得里面阵阵咀嚼之声不绝于耳,原是那饿极了的查尽,手拿馒头,嘴啃那白薯,丝毫不顾形象,而梅落花以及莫思祁看在眼中,均是无奈,料想这短短一天,这少年挨饿挨揍,也确实难为,而莫思祁也大致将之后所遭遇之事说明,梅落花不由也佩服查尽的毅力,说道:“你这小子也够顽强,竟这番还要来我处?”

  查尽一口馒头咽下,说道:“既然我说了要拜你为师,则并不是儿戏之言,所以无论如何,也定要从你出学得一招半式方可罢休。”

  梅落花有些语塞,看似有些犹豫,他本也算是一方豪杰,锄强扶弱,不想遇到如此一个愣头小子,不由不知如何是好,又听莫思祁问道:“对了,我们来到这里,为什么这里的人都好似不愿告知你的行踪?”

  梅花落微微一笑说道:“他们都是孤苦无依的老弱妇孺,曾经都为我所助,看他们可怜便都聚在一起,也好相互照应,他们自知我乃一江湖大盗,虽所劫之人非富即贵,但却也是违法之事,他们怕有朝一日引来官府追查,故而对外人特别谨慎,尤其素未谋面之人,是决计不会告知的。”

  莫思祁恍然,微微点头,只听那查尽终于吃完,一抹嘴,笑道:“那看来,我果真没有看错人,你确是一英雄,且你武功甚高,你这师父,我是拜定了。”

  梅落花将头一歪,哼道:“谁说要收你了,我从不收徒弟,赶紧吃完赶紧走人。”

  查尽不想梅落花无故翻脸,便起身说道:“你这厮,我敬重你想要拜你为师,不辞辛苦来到这里,险些命丧,你竟如此撵我,当真不留情面?”

  “当真不留!”梅落花说道,查尽见他表情严肃,不似玩笑,便忽然跪下,说道:“我便与你磕头,礼毕你不受也得受!”

  梅落花顿时大怒:“你这小子好没道理,你爱磕头便磕头,我也不认你这个徒弟。”

  查尽继续说道:“你不认也无所谓,莫兄弟。”梅落花并不知莫思祁为女儿身,既然她也未有表明之意,自己也不可越俎代庖,便以兄弟相称,只听他说,“你且帮我做个证,我这三个头磕下礼成,倘若他不认,那到时江湖上传他梅落花便是个不守诚信之人,你也可出证证明,叫他无脸再在江湖上立足。”

  莫思祁闻言心道这小子又生鬼点,不过却也如此,他如此诚心,却不得,自是帮他一把好了,便点头应允,而梅落花见此,反而更气,耍起赖来:“磕吧磕吧,纵使磕破了脑袋,我也不理你,你在江湖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去。”

  查尽一间这激将法反而起了反效果,不由心中也暗骂自己操之过急,当时江湖豪杰都看重名声,不想这梅落花竟如此无所谓,便也有些急了,便说道:“为何你就是不愿意收我为徒?”

  梅落花似平复了那怒气,便叹气说道:“你为何学武?”

  “当然为了报仇。”查尽斩钉截铁回道。

  “那我更不能教你了。”梅落花说道,“我不想说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屁话,哎,本来就是屁话,但是照你所言,那包大人与你家父亲之死却有关系,但你因无法明确关系就要将其杀害,究竟谁对谁错你自己想想。”听闻此话,查尽不免语塞,梅落花又说道,“先不管包大人他为官甚好,再看你有这毅力来与我求学,但怎么没毅力去查证事实?你这避重就轻的做法,岂不只是为自己找一借口解脱?又怎对得起你的父母?”

  话说至此,查尽也无话反驳,事实确实如此,想自己父亲虽死得不明,包拯明显有意隐瞒实情,但此中玄机,又是何样呢?包拯对自己避而不见,自己便心生联想,只道是包拯害死家父,便起杀念,归根结底,终是自己无用,但是想来,自己上无人脉,手无无力,又能何去何从呢?话已至此,查尽也自知无颜无理再求梅落花教他功夫,便起身拜道:“梅大侠所言甚是,是在下无理了,但今朝我毫无任何能力为父翻案,他日也无颜下黄泉见他,就此别过,今日打扰,还请见谅。”

  其实他身子并未复原,只是刚才情绪激动才为顾上,现在心情放缓,顿觉胸口沉闷,吐出一口浊血,擦拭嘴角,便转身去了。

  莫思祁一见便急了,她见识查尽的执着,生怕没了动力,他有不测,又见梅落花确实心意已决,不由也不知所措,思前想后,突然喊道:“你等一下!”查尽听闻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莫思祁,此时眼中已布满失落之色,迷茫之中略有泪光,莫思祁见叫住了他,便又对梅落花说道:“梅大侠,你是否还记得你对我的诺言?”

  梅落花一听便愣了一下,稍许想起,便回答道:“自不能忘,只要不违背良心道义,任何要求都尽力完成。”

  “好!”莫思祁点头说道,“我要你叫他武功。”梅落花听闻一愣,查尽也是一惊,只听莫思祁接着说道,“我要你认真教,绝不能是敷衍了事,你可愿意?”

  “这……”梅落花一时没了话。

  查尽忙说道:“莫姑,莫兄弟,你何必如此帮我,白白浪费了这唯一一次机会。”

  莫思祁做出一副无所谓之色,说道:“这便是我的自由,我愿意就好,怎么样,梅落花,你不答应也罢,反正按你刚才的话,你自是赖了,看似也无所谓。”

  当然了,梅落花刚才不认查尽的磕头愿意便是他所说之由,并非他想赖,而今早应允莫思祁这承诺,再赖便是真的不守信用了,思忖许久,便对查尽说道:“小子,我问你,若你学会武功,还去找包拯报仇吗?”

  查尽想了想后,悠悠说道:“自是会去找他,但是必然无论如何只先求明缘由,若其不说便也不为难与他。”

  梅落花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要你学成之后,同我一样做个侠盗你可愿意?”

  查尽不想梅落花竟说出如此条件,便思忖片刻,便笑道:“当然愿意,百姓疾苦,商宦等留有那么多钱财也用不尽,不如帮他们散点钱财给穷苦之人,也算是给他们积阴德。”

  梅落花点了点头,说道:“记住你说的话,如果有一天,你未现你诺言,我便来亲自废了你,明白吗?”

  “那你是……”查尽本也聪明,听闻此话顿时明白梅落花的意思,见梅落花不作声色,便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说道:“徒儿拜见师父。”

  梅落花想了想又说道:“我说了,不收徒弟。”此言一出,查尽与莫思祁二人又是一愣,莫思祁骂道:“说了半天,你还是要赖?”梅落花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答应你教他武功,并未说收他为徒,从今日起,你喊我什么都行,就不准叫我师父,还有以后行走江湖,也不许说是我徒弟。”

  其实叫不叫师父还真不是什么大事,查尽想到这儿便再一拜说道:“明白了,梅先生。”

  梅落花点点头,说道:“起来吧,从今日起你便住在这儿吧,我会尽量倾囊相授,能学多少便是你的造化了。”

  查尽起身,笑着点了点头,又对莫思祁拜谢道:“多谢相助。”

  莫思祁则也对他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一桩,我只是看你可怜,反正我爹爹武功高他那么多,而且什么都依我,我也不需要梅落花帮我做什么。”

  话已至此,无需多言。

  又过数日,查尽伤势见好,便开始学武,村子坐落于偏僻山林间,地大空旷,在此习武自是恰到好处,而梅落花带查尽至此,首先说道:“我也跟你说了,我是师承落霞派。”

  查尽点头称是,梅落花叹道:“我也曾告诉过你我们五个门派的渊源。”查尽依然点头,梅落花继续说道,“其实我未说明,其实现在只有四个门派了。”

  查尽闻言一愣:“四个?什么意思?”

  梅落花继续说道:“约莫十年前,出那小子的迷蝶谷以外,白帝城、星垂门以及幽笙坊三派联盟,已将落霞派剿灭,余下的也只有不到十个落霞弟子,我属当中辈分最高。”

  “落霞派已经没了?”查尽不由惊道,“你们不都为了《叹辞赋》吗?为何要争斗?”

  “少一个对手就少一个威胁,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问为什么?”梅落花说道,查尽也不语默认,梅落花继续说道,“其实我本来也是厌恶了这百年之争,所以不想让落霞派的武功流传世间,但既然答应那个少年,我便教你,但你以后不得再将我传你的武功交给他人,这你能做到吗?”

  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能脱身而出,自是甚好,查尽点头应允,甚至开口立誓:“我答应你,如果我将你的武功外传他人,我便不得好死!”

  梅落花见他果断立誓,便也点头,说道:“我所学的有四门武功,便是你看到的那轻功名叫‘孤鹜纵’,还有一套掌法名曰‘鸣鸾掌’,以及一套剑法名曰‘星驰剑’,当然,最基本的就是催动武功的内力‘长天歌’,一切武功内功为本,套路再好都没用,内力不行依然徒劳,所以,今日起,你便从内力开始练起。”

  查尽点了点头,而见梅落花周身真气好似云雾缭绕:“这便是真气,由内力驱动,也是力量的源泉,首先,要开始学会凝练真气,将自身放松,与自然融合,感受体内的力量,将其自由操纵。”

  查尽依言而试,但不觉丝毫真气,梅落花笑道:“若一次就成,那才奇怪,你先练着,等到能凝结真气,便可开始修习内功。”

  一连数日,查尽日上杆头便出门练功,直到夜晚方回,不觉过了五六日,终觉体内真气若隐若现,便知已然掌握,欣喜之余,告知梅落花,梅落花便开始将内力相授,各种运行法门一一告知,逐渐,查尽内息开始强劲,先前好似丝线,若有若无在体内流动,稍有不慎便散去,久而久之,真气在体内便好似麻绳,萦绕周身,浑然有力。

  又过得一月,内功心法基本熟练,便开始学习招式,期间莫思祁一直与他们同行,时而一同前往,也教一些凝练真气法门给查尽。

  是日,查尽夜归,只见梅落花坐在桌前,见查尽进来,便将一张白绢递给查尽,查尽好奇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些许字:查尽、梅大侠,在下出门许久,想是再不回去家父必然着急,为人子女如此这般岂不不孝,但我知若就此回去,必然家父更加严厉看管,不知何时方能再见,查尽,你曾今允我三件事情,已完成一件,现我再说一件,待到你武功有成,便来江南迷蝶谷找我,不然若江湖相遇,必有你好看,就此别过,莫思祁。

  看到这儿,查尽不由一愣,看看梅落花,再看看这白绢上的字迹,不由心中酸楚,不知何故,得知莫思祁离去,竟让自己心中好不难受,以至晚饭未吃便上床而眠,夜半三更,却又梦醒,佳人脸庞萦绕脑海挥之不去。

  然人已离去,他便是再想念也要练功,春夏交替,四季变更,已是一年有余。

  在此一年中,除了怪盗梅落花以外,江湖上又出现一个名为“小盗无尽”的飞贼,行事作风也与梅落花相似,但如遇稀世珍宝,便会上书来取,纵使布下天罗地网也难以捉拿,但凡得手,三日之内宝物却会离奇归还,故而有这么一句打油诗:大盗无双,劫财济民,小盗有趣,尽戏富商。

  而又是一日,这开封富豪贾老翁,从西域得一紫光夜明珠,一入夜便发出悠然紫光,煞是好看,但消息刚传,便收到查尽的字条,上书:得知贾公得稀世夜明珠一枚,明日夜里前来借赏把玩几日,小盗无尽上。

  要知道这小盗盗物三日而归,甚至有些富豪都习以为常了,只道是你尽管来取便是,反正三日之内必然会物归原主,但是这个贾老翁可不同,他平生视财如命,而且万一这小盗无尽看上了这夜明珠,借去不还了,怎么办?但是地方官差又拿他不住,这叫如何是好?随即便重金召集众多江湖上的人士,便如何都要拿了这小盗无尽,退而求其次,也不能让他把宝物拿走。

  次日清晨,便陆续有江湖人士来到贾家庄,到了晌午,已聚集约二十名江湖侠士,他们或头戴斗笠,身背长刀,或黑袍长鞭,或俊秀英气。而为了保护这颗无价之宝,贾老翁更是好酒好肉招待,更是放言要是保护夜明珠不失,便赏银千两,若捉得小盗无尽,更赏黄金千两,一听这话,那些江湖人士更是来劲,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说道:“贾员外放心,今日必让那小盗无尽有来无回。”

  此言一出,只听另一头一光头大汉笑道:“渔侠阮明,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就你还想捉那小盗无尽?”

  那渔侠阮明一听怒道:“雪山秃熊,说这话小心你那颗大秃头。”

  那雪山秃熊笑道:“我还怕你不成?”说罢,便抄起手中长棍,而那阮明也不客气,顺势拔出长刀,而那贾老翁不想此言一出竟然让这群见钱眼开之人骚乱,忙说道:“都是请来的义士,给老夫一个面子,切莫动手,好好说话。”

  但谁会理会他,两人一刀一棒已然相交,阮明力不如雪山秃熊,先倒退两步,后立马一个纵身,跳到雪山秃熊身后,一击长刀劈下,雪山秃熊见势忙后撤躲避,随即又挥棒打去,二人一来一回拆了数招,忽觉二人之间出现一道青色身影,单手将阮明握刀的手抓住,又轻轻一掌将迎上的雪上秃熊打退三步,众人皆是一愣,但见人群中一健硕高挑的身影并足而立,高鼻长眼,透露英气,长发披肩,从头到脚皆是青色与白色相间的长袍,身背一把青色剑鞘的长剑。

  阮明见状,骂道:“想不到白帝城也会趟这趟浑水,你是何人?”

  只见那人松开阮明的手,说道:“不才白帝城司马焯,二位承让了。”

  “哦!”阮明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司马焯?我倒是有所耳闻,怎么?你也想来跟我比试比试?”

  而那司马焯则拱手回道:“岂敢岂敢,在下只是见大家分明为抓盗贼而来,却在此拔刀相向,自相残杀,不由出手阻拦,绝无他意。”

  其实阮明经那一抓也知道自己全然不是这司马焯的敌手,若他真说要打,那自己非颜面无存,如今见司马焯礼让谦和,便顺着他的台阶下了,收回长刀,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方才是我鲁莽了。”

  见阮明收手,那雪山秃熊自然也不便再生事,便也收了长棍,不再言语,而那贾老翁见状不由笑着说道:“哎呀,就是,都是江湖义士,大家为的就是捉拿小盗无尽,切不可在此伤了和气,来来来,我已给大家准备好了酒菜,大家尽管吃喝,不用客气。”

  听闻这话,也真没有客气的,纷纷进屋吃饭,也就只有司马焯拱手施礼:“那多谢贾员外了。”说罢才步入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