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十三点2017-03-17 17:075,557

  巧来莫生疑,尽在一念间。惊而莫生惧,皆于万般缘。

  众人不等反应,那女子已然一跃而起,腾空飞来,便想要抓向查尽,查尽不由一惊,他们之间分明有几十步之遥,却不曾想此女子轻轻一跃便已来到身前,不由暗叹:“好快!”然便再多想已经无用,此女已一手抓住查尽肩头,稍一点地,便要拉着他回撤。

  而司马焯与莫思祁也是方才反应过来,忙伸手按住查尽,同时各起一脚踢向那女子,只见那女子轻身一转,便躲开了二人,随即便是白袖一挥,便将二人拂倒在地,二人皆是一惊,司马焯手掌拍地,借力跃起,说道:“姑娘你武功竟然如此厉害,难不成,你就是那星垂门的圣女?”

  而那女子竟完全不理会他,抬手便是一掌,司马焯只觉掌力如泰山般雄阔,此等掌力刚猛无比,却是一女子所使,他还有被那展昭刚伤之隐,故而不敢硬接,便向侧身一转,躲开那一掌,不想那女子突收掌力,竟是虚招,只为逼开司马焯,反手便作一爪,抓向查尽,查尽虽自知武功不如,但突如其来的攻击也让他心中不忿,此时见她又向自己攻来,便使一孤鹜纵向身后掠去,随即抽出长剑,迎着那女子便是一刺,女子将身子轻轻一侧,竟恰好躲过那剑锋,不等查尽收剑,便双指一夹,将剑身牢牢夹住,查尽竟使浑身之力,也抽回剑不能,而那女子便又是一掌向查尽打去,而倒在地上的莫思祁方才起身,见势不妙便使出沾衣芳向那女子射去,那女子感觉侧后有暗器袭来,便只得收手,脱了那长剑,往旁处一闪,却又恰好避到司马焯一侧,而司马焯见时机正好,便抬手便是一掌,女子见如此之近袭来一掌,也不及运足内功,仓促出掌相迎,但那司马焯此时却是运足真气,一掌将那女子震退了出去,见那少女后退数步方止,其余观瞧的那四个女子赶紧上前,持剑拦在那女子身前。

  而那女子却说道:“退下。”那四名女子看似有些犹豫,但还是站开于两侧,只听那女子说道:“我当是什么人?竟然是白帝城和迷蝶谷的人,看来我运气也没那么好,竟然险些被你们抢先了。”

  “胡说八道!”那莫思祁显然有些生气,怒道,“我们才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呢,更没有对那《叹辞赋》有任何企图,休叫我们拿你这卑鄙小人一并相论。”

  “没错!”司马焯说道,“我们只与他以友相识,对《叹辞赋》之事一概不知。”

  而那女子听了反而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对《叹辞赋》无意,那便速速闪开,白帝城与我星垂门乃是联盟,迷蝶谷更是从不参与这些事避世隐居,我也无意跟你们两派为敌,你们最好也好自为之。”

  “休想!”莫思祁怒道,“你们要抓他,便是不能!”说罢,便将查尽拦在身后,随即软剑杜鹃血抽出,一副要迎敌的姿态,而那女子显然有些不快了,便说道:“黄鹂、白鹭、鱼儿、燕子!”

  这便是那四个女随从的名字,她们听闻女子之言,也明白她的意思,便持剑迎上,莫思祁见这些人毫无言语可讲,便也迎上,查尽看得着急,便也怒道:“你们想抓我,为何却出手如此歹毒?”

  “歹毒?”那女子闻言为之一笑,说道,“数百年我们几个门派求的是什么,如今难得让我们找到你,便是有一万个人,我们也要尽力一搏。”说罢,便长袖一抖,袖中抖出一把长剑,直越过打斗的五人,刺向查尽,查尽料到这女的不可理喻,便举剑相迎,可两剑即将相交之际,忽又横加出现一剑,隔开二人,查尽抬头瞧去,便是那司马焯,司马焯说道:“姑娘,你这是否有些过了,虽我只你求《叹辞赋》心切,但此般作为,便是不妥。”

  而那女子扬声说道:“少废话!”便出剑砍向司马焯,司马焯见势不妙,此剑伶俐刚猛,也如虎豹凶猛,便收剑格挡,只觉那劲道有如巨浪滔天,将他震出几丈。

  “司马兄!”查尽见司马焯也是不敌,只道这女子竟然如此厉害,看起武功虽不及那展昭厉害,但也差不了些许,却也不得犹豫,便挥剑也向那女子迎去,那女子回身便是一剑,查尽不想她反应如此迅速且力道刚猛,手中长剑脱手,不及反应,便觉胸口一闷,便是那女子已经一脚踢中查尽胸口,查尽随即胸前涌涨,一口鲜血口中吐出,身子也自顾向后飞去,跌在地上。

  “查尽!”正与那四名女子缠斗的莫思祁瞥见这一幕,不由一惊,但她以一敌四自是无神估计,唯有急喊。

  而那女子一招得手,便想趁胜追击,只觉背后风声鹤唳,便知道是那白帝城的男子又袭来,却也不慌,只是侧身躲过,便在相离不到半尺之时,一掌打出,直接也击中那司马焯的腰肋,司马焯顿觉一阵绵软,手中长剑脱手,也倒在地上,腰肋处乃人之要害,司马焯虽修炼许久,但此处也相对薄弱,被那一掌打去,不觉也浑身无力,一时半会儿再起不能。

  而那女子也转身不顾,径自有抓向查尽,而忽然觉得身后声响破空,便知有暗器接近,随即腾后而起,向后翻身一跃,姿态轻盈,犹如灵蝶,躲过暗器,再定睛一瞧,便是一条二尺绳索,不由回头看去,心中明白这是那女子所丢出,便有些大怒,忽地转身向那女子掠去,查尽躺在地上,见那女子向莫思祁飞去,不由大喊:“莫姑娘小心!”

  但那女子身法确实迅捷,当莫思祁听闻以后那女子便已然出现在身前,一掌拍在她胸口,便觉心肺具痛,一口鲜血吐出,便向后摔去,神智也略微迷糊,竟昏死过去。

  查尽见此情形不由大怒,纵使胸口阵痛也奋力起身,怒道:“你这人,实在可恶,为了一个可能消失的东西,竟然毫不留情!”说罢,又拾起那浦云长剑,身子颤颤巍巍,却还想迎敌,那女子见他如此,不由冷笑:“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的好,我不想要你性命,但你也别自讨没趣。”

  “我就自讨没趣了,怎么的?”查尽也回了她一个冷笑,说道,“对于你这般人,我便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而那女子却更是生气,不由说道:“虽说不会杀你,但断你手脚还是可以,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便也休怪我手下无情了。”说罢便又要向查尽打去。

  而此时山间忽然狂风大作,落叶翻飞,众人也都是一愣,这是山中,周围古木参天,是何等强风,竟能透过树林?不得反应,便听一声长笑“哈哈哈哈……”声音好似天雷滚滚,又好似深海巨浪,浑厚有力,好似来自天上,只听长笑声罢,便是个男子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好个心肠狠毒的小女娃,扰了我的清梦,还在此大放厥词!”

  那女子知道能做到隔空传音且造成这般景象之人,定是一内功极为强大的高手,便不敢怠慢,回道:“何方高人?”

  只听那声音回道:“高人不敢,就一厌世俗人而已!”语毕,只觉大风渐弱,翻飞的树叶也飘落,一切归为沉寂,众人无不惊骇,查尽只觉好似做梦一般,还是不及反应刚刚发生的一切,只听见身旁树后一声音传来,好似在与他说话:“小子,你武功怎么这么差,被这样的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不止查尽,连那五个女子也是一惊,纷纷向那棵大树看去,只见那树后,竟是一个蓬头垢面,穷酸儒生打扮的人,乱发遮面,也看不出其年岁,只见他拿着一个酒葫芦,正喝着酒,那女子不由一惊,想自己内功也属不错,竟无察觉此人在此也不知多久了,便问道:“你是谁?你什么时候来的?”

  那人一口酒喝罢,便说道:“我是谁?我不是谁,我也谁都是,要问什么时候来的嘛,却也记不得了,管他那么多呢!”

  见他说话胡乱,好似喝醉一般,那女子便对那四个侍女使了个眼色,那四人会意,便手持长剑,纷纷向那人刺去,那人却不惊慌,查尽眼看那四人将要刺中那人,心中好生焦急,可自己伤重,站着已是勉强,哪还有力挪开身,而此时却见那男子不紧不慢,仰天打了个哈欠,只觉气脉乱流,山间颤动,便见那四个女的手中长剑纷纷折成几段散落,身子却也好似被什么撞击一般,向后倒去,却也没受伤。

  查尽愣了,那女子更是惊骇,不由转而恭敬,说道:“前辈武功高强,晚辈佩服,但此事乃我门派之事,还请前辈莫要插手。”

  而那人却笑道:“你们这等事我也懒得管,可我在此待得久了,从不见人,你们一来便先打扰我睡觉,还把这儿弄得乱七八糟,这事怎么说?”

  查尽闻言想道:“原来竟然是个隐士高人,确实此山地处偏僻又山路难行,一般人却也不会到此。”

  那女子所想也是,便想既是如此还是先退去为妙,便说道:“晚辈不知此地为前辈所居,多有叨扰,我们这就离开。”说罢,又对那刚才起身回到自己身边的侍女使了眼色,四人会意,纷纷又从袖口抽出一把匕首,两人一组上前架在那司马焯和莫思祁脖子上,将二人架起,查尽一见知道她这是要绑二人做人质,便急忙对那男子说道:“还请前辈相助,我那两位朋友现在落在他们手里。”

  那人闻言讥讽道:“自己没本事,却要求人帮忙,不嫌丢人?”

  查尽一愣,却又跪倒说道:“晚辈自知技不如人,可她们是冲我来的,与我这两位朋友无关。”

  “冲你来的?本事你最差,事情却不少,你叫什么名字?”那人问道,查尽知无不答,说道:“晚辈查尽。”

  “查尽?”那人听狂笑道,“什么烂名字,难听得紧,你这武功,不如叫自尽来的有意思,哈哈哈哈……”

  查尽闻言不由心中生怒,而那女子闻言心中暗想:“看来此人确实不会出手相助,但如我现在再动手也尤为不妥,不如先带这二人下去,这小子也定会跟来,到时候便是有三头六臂也逃脱不得了。”想到此处,也没多言语,便对那人说道:“那晚辈就此告辞。”不等那人回答,他们便带着脱力的司马焯和晕厥的莫思祁离开,查尽心中大急,想要上前,却胸口又是一闷,双眼一花,瘫倒在地,口中吐出献血,视线逐渐模糊,便晕了过去。

  胸口两天受两掌,便是铁打的身子也耐不住此番受创,转而醒时已是傍晚,只见自己躺在一茅草巨岩之上,而之前那蓬头男子便在一旁席地而坐,靠着大石独自饮酒,见到此处,他便起身问道:“前辈,此处是哪儿?”

  那人闻言,不由看去,说道:“我的住处。”

  查尽不由谢道:“多谢前辈相救。”

  “我只是把你扛回来丢在了这儿而已,不用谢什么。”那人喝了口酒,自顾说道。

  “但若不是前辈,我已落入他人之手。”说到此处,不由想起被挟持的莫思祁与司马焯二人,便说道,“但是毕竟我那朋友被挟持,我还是得前去相救。”

  “救?”那人笑道,“不就是自投罗网吗,说得好听。”

  查尽奋力起身,艰难下得地上,说道:“我也自知是自投罗网,但毕竟他们是我朋友,前辈你既无心相助,我也不好叨扰,但还是谢谢您将我救回,我便也就此告辞。”说罢转身便走,走了几步却又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但随即又站起身来,继续前行。

  忽而听得身后那人说道:“我早已退出江湖,也立誓从此不过问江湖之事。”查尽听在耳中,也不明其意,反正定还是不会相助,便也没有理会,继续前行,但又听闻那人说道,“但你是查公伯的儿子,有些事情还是要帮他完成。”

  查尽闻言先是一惊,仓皇间转头看去,问道:“您,您认识我爹?”

  只见那人放下酒壶,幽幽说道:“见过几面,却有深交,是个为人仗义的英雄侠士。”

  查尽转身想跑去那人身前,却仅两步便又倒在地上,但嘴中依然问道:“我爹究竟是什么人?是那女子所说,是那负责保管《叹辞赋》的诗半神后人吗?”

  那人却未答话,片刻后说道:“这我不知道啊,不过呢,你说的是这个吧?”说罢,便从怀里一掏,竟是一本古破的旧书,随手丢在查尽面前,查尽拿过一看,不由大惊失色,只见那书上赫然写着五个古体大字“《叹辞赋上卷》”,也不知该说什么,便又看向那人,那人又拿起酒壶,喝了几口,说道:“这便是当年你爹托我保管之物,我避世隐居,不想今日在此碰到他的儿子,虽不能帮你,但这书就当做物归原主吧。”

  查尽不由惊讶万分,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那人还是应答糊涂,说道:“我说了我是谁,也不是谁,只是一酒鬼而已,道问吾为何人名,我笑天下莫庸俗!叫什么很重要吗?”

  查尽向来机敏,从那言语间,不由想起之前与司马焯和莫思祁闲聊之时所说的话,不由问道:“敢问前辈是否是醉侠?”

  那人好似愣了一下,却又笑道:“你为何这么问?”

  查尽说道:“我听闻醉侠无酒不欢,而且武功之强不输当年诗半神,且醉侠狂生,乃是几十年前江湖上的传奇,而且也听闻此二人皆是文人,而见前辈这造型,又出口成章,不由怀疑。”

  “醉侠狂生,醉侠狂生。”那人默默念了这几个词,忽而笑道,“好久没听到这两个名号了。”

  查尽闻言大喜,不由笑道:“那您真是……”

  “不!”那人忽然打断查尽,说道,“我不是醉侠。”查尽闻言一愣,又听那人继续说道,“我又是醉侠。”

  查尽彻底乱了,不明所以,忙问道:“您这是何意?”

  那人说道:“我也是狂生,也不是狂生。”越说越混乱,查尽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听那人说道:“我是醉侠狂生,又谁都不是。”

  查尽不由问道:“前辈言语在下实在不明白,但我知道,醉侠狂生乃是两个人,为何你说你两个都是,也都不是。”

  “我是谁真那么重要吗?”那人说道,“重要的是你自己是谁?”

  查尽不由一愣,心想,“是啊,我自有父母双亡,父亲的死更是离奇,我只知道我叫查尽,却又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是查尽,而查尽是我吗?我练就武功,为的不就是寻找跟自己跟父亲有关的事情吗?”

  猜想一半,却听那人又说道:“别想啦,现在的你想不明白,倒不如想想眼下该做什么。”

  “是啊。”闻言查尽恍然大悟,“眼下我还是应该想想如何去救我那两位朋友。”

  那人笑道:“没错啊,想那么多干嘛呢?眼下这才是你该做的,不然我把东西给你干嘛?”

  查尽闻言看着手中的书卷,不由问道:“您是要我练这《叹辞赋》?”

  那人说道:“反正你爹托我保管,别的也没说什么,那我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还是那句话,我是绝不会再过问江湖事的,所以,这本书对我来说也没用处,我交给你,算是物归原主,该如何也不关我的事。”

  查尽闻言,心道:“现如今他们在那女子手上,为的就是逼我出来,入我一时半会儿不去,他们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我倒不如先看了这《叹辞赋》,或许里面有什么速成的绝学能解我这燃眉之急。”想到此处,便做起了身,翻开书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