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十三点2017-03-17 17:095,319

  当真士别有三日,一句刮目不足道。

  那女子见查尽武功突飞猛进,明明使的功夫依然是那鸣鸾掌法,而内力已然突飞猛进,而那内力所给自己的感觉,好似从未遇到过,不由心中疑惑。

  见把那女子打退,她却也没有再上前,查尽忙跑到莫思祁身边,将她绳子解开,莫思祁笑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查尽闻言一笑,又要去解司马焯的绳子,而那女子方才回过神来,心知现在恐怕是拿他不得了,若让他救了那两个人,便也再无机会捉住他了,便又运足气力,袖中抖出一把长剑,直刺查尽面门,查尽刚上前想要帮司马焯解开绳子,却不想面前横来一剑,便本能拉着莫思祁向后一退,那女子则来到查尽方才所站之处,一把拽过司马焯,便向后飞去,查尽见状便追,只见那女子带着司马焯翩然来到那被点穴的侍女身边,轻轻两指点在二人穴位之上,二人随即又得自由,便对她们说道:“你们先帮我拖住他,我先带这人质回去。”

  两名侍女点头应允,便迎着上前的查尽便是提刀刺去,而那女子也不做耽搁,带着司马焯便跃上他们留在山脚下的马匹,随即飞奔而去,查尽见此情形,不由心急,见那二人扑来,便仰身一躲,又想点她们穴道,而她们已然早有防备,便随即侧身空翻,闪避过去,随即足轻点地,不给查尽追上的功夫,便又向他刺去,查尽心中懊恼,便也没多犹豫,伸手抓住二人持着匕首的手腕,稍一用力,便叫二人手腕吃痛,匕首脱手落地,便又是向后一甩,只把二人向身后摔去,但他无意伤人,二人虽被甩出,却也落得地上站住脚跟,却见莫思祁近在眼前,莫思祁身受重伤未愈,无力运功,二人不由分说便向莫思祁打去,查尽转头见状不由暗骂自己下手太轻,不由运气内功,双掌向前一拍,只觉得两股绵延内息从掌中发出,二女子正直奔那无力闪躲的莫思祁而去,顿觉身后似被重物撞击,便两眼一黑,扑倒在地,晕厥过去。

  查尽情急使出了《叹辞赋》上的掌法,不想只是情急出手,内力并未运足,便已做到隔空伤人,不免也有些大惊,不过幸好背后出掌,他们应该也是无法察觉异样,便也作罢,随即感情跑到莫思祁身前,仔细询问:“莫姑娘,你没事吧?”

  而那莫思祁受那刚才一吓,又死里逃生,不免双眼泛出泪光,一把抱住查尽,略带哭腔地说道:“我当你死了,吓死我了。”

  查尽本以为她是被吓,但不想她心中最关心的却是自己,心中那绵绸的情愫又油然而生,不由也抱住莫思祁,说道:“不慌不慌,我已没事,你怎么样?”

  那莫思祁似乎越发伤心,说道:“只是中了一掌,需要调养。”说道此处,不由又想起司马焯,便说道,“那司马大哥被那魔女抓走,怎么办?”

  查尽听到那女子所言,便说道:“我听她说要带司马兄回去,想是要回星垂门,你知道星垂门在哪儿吗?”

  莫思祁点头说道:“自是知道的。”

  查尽说道:“那我们沿路追踪,希望能赶在他们到之前追上。”见莫思祁也点头应允,便随即叫来马匹,那黑色骏马闻言向他们跑来,查尽怀抱莫思祁,一跃上马,纵马追去。

  而那女子也自知他们早晚追来,便是抄了小路而走,走得半日,天色将晚,只觉前面树林森森,跑了许久也是累了,便下马停下马儿,再看身后,运功聆听,也无半些声响,想是他们未曾追来,松下一口气,顿时只觉体内真气乱窜,好似要破膛而出,面色逐渐苍白,而那身后的司马焯见她有异样,便问道:“姑娘,你怎么了?”司马焯生性正直,前些日子这女子也待他们不差,便也觉得她未必心肠当真如表面这般恶毒,而今看她异样,不想逃跑却先关心起她来。

  而那女子并未回答,先是想强行运功平复,却不想早上受的那一掌竟好似伤了她的气脉,竟一下子提不起气来,身子一软,便跌下马来,迷糊之间,只觉得被人扶起,随后却也再无意识。

  而追了半日的查尽此时已带着莫思祁来到一城镇,忽而心中一惊,不由暗骂自己:“我真傻了,一个女子带着一个被缚之人,怎敢如此招摇过市,必然会走小路,此番怎么办?”但此时天色已晚,怀中莫思祁已然睡去,便知她心力交瘁,便也不能再继续赶路,随即找了家客栈,要了两间房,要了些饭菜热水,便抱着莫思祁进房。

  只觉她浑身无力,额头渗出虚汗,便心中焦虑,心道:“她本受伤,又被绑了几日,明明已经快要不行,却是硬撑,只为快些解救司马兄。”想到这儿不免心酸,但又庆幸自己已学得那半部《叹辞赋》,里面内功便是对疗伤恢复有着神奇功效,不由多说,便将其安置床上,自己坐于她身后,运起内力,注入他体内,助其疗伤。

  仅得半个时辰,莫思祁面色竟已好转,血色浮现,似已无碍,转而为醒,便觉体内真气流动,甚是受用,便回头看去,见那查尽正于其身后为她运功输入真气,便说道:“查尽。”

  查尽闻言便是大喜,忙收了功力,笑道:“你好些了吗?”

  莫思祁只觉得身上疼痛几乎消失,内息也较为平稳,便说道:“好似已无大碍,只要我自行调理,便可恢复。”

  “那便好。”见她没事,查尽心中也不由得大喜,却也不知再说什么,只听莫思祁忽而问道:“你竟是什么武功,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厉害,还有如此疗伤的内力,又是何来?”

  查尽闻言不免有些犹豫,他自是不想把那《叹辞赋》之事说出,但是不知为何,面对莫思祁,却始终也不想编造谎言蒙骗,见他这副表情,莫思祁当知他心有难处,却也不想为难,便说道:“若是为难,不说便是。”

  要知莫思祁本来在他面前是个刁蛮活泼的小丫头,此番这么说查尽不免会错意,当是她生气自己吞吞吐吐,不免将心一横,说道:“这便是《叹辞赋》的武功。”

  “《叹辞赋》?”莫思祁听闻不免一惊,忙问道,“你怎么会的?”

  查尽闻言便将被那醉侠狂生所救之事说明,但却也深知这位前辈高人不愿理会世事,只以前辈称呼,并未说出其明,而那莫思祁听得却是惊讶,说道:“当知道你是那诗半神二弟子的后人之事,已然惊骇,不想那《叹辞赋》又随即被你得到,真是巧合还是命运捉弄?”

  查尽也不免觉得事情巧合,但一想也不明白,这醉侠狂生当确实是隐居于那座深山之中,上此山也是无意,可能真是巧合,便又说道:“这《叹辞赋》多少人为了它而丢了性命,我本不想说出实情,你能帮我保密吗?”

  莫思祁气色越来越好,便也随即活跃起来,笑道:“那你为何告诉我?不怕我告诉别人?”

  查尽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为何,对你便是想了千般借口,最终也说不出来。”

  当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查尽对莫思祁心存爱慕其实自己也有所感觉,而那莫思祁也不是早对查尽有所爱意,不然不会三翻四次出手相助,而此时听闻,便也感觉他心中所想为何意,不由有些面红,说道:“为何说不出?”

  而这一追问当真乱了查尽思绪,男女之情自小他便未曾经历,所眼见的也都是那柳永对这些虫娘的郎情妾意,不想落得自己身上,却有些手足无措,见他支吾不语,莫思祁笑道:“不再打趣你了,不过以后,天涯海角,便不要再与我分开。”

  话已至此,已是足够,两人意思明确,不需再过多言辞,查尽点头应允,心中不由畅快,想那一别一年有余,前些日子得以再见,而后又经历生死,如今终成眷属,不免心中激动,想了想后,也似犹豫似胆大地从背后抱住莫思祁,莫思祁也不挣扎,便是随他揽入怀中,此番情谊,当是难得。

  而那林中,那女子醒来,却也发现自己正盘腿而坐,身后竟有一双手贴于后背,正为其输真气疗伤,惊讶只见,回头一看,便是那司马焯,此时他身无捆绑,坐在她身后,为其疗伤,见她回头,便知她已然好转,便收了掌力,不由问道:“你醒了?”

  那女子却并未回答这话,而是问道:“你什么时候解开的绳子?”

  司马焯被这反问一句,不由有些不好意思,便说道:“你忽然晕厥跌马,我便下来,取了你身上那把长剑,解了绳子。”

  言罢,那女子也看见了丢在一边的长剑和那捆被割断的绳子,不免又问道:“既然挣脱,为何不跑?”

  司马焯还似有些犹豫,便还是说了:“我们处了三日,我却觉得姑娘并不是奸恶之人,便想纵使解脱,便也不能不久,只是我这微薄的功力,也只够缓解姑娘内内那混乱的真气。”

  “白痴。”那女子不由冷哼一声,随即开始自行运功,司马焯见不讨好,也有些尴尬,但还是问道:“姑娘受的那一掌并未负伤,为何会突然如此?”

  那女子并未回答,只是默默运功,见她不说话,司马焯也只得坐在一边发愣,忽而那女子却又开口说道:“凌绝顶乃是至阳内功,身为女儿身体质偏阴,本来强练此功已属不易,一经运功便是体内阳气上涌,便要尽力发挥而出,但那小子不知突然练出什么奇怪的功夫,我那劲力先被卸去大半,而后又被强行逼回,以至于体内阳气过盛,逐渐紊乱,不过也谢谢你帮我稳定内息,我才得以保命。”

  不想她说到最后还出言道谢,司马焯有些惊喜过旺,不由忙说道:“我只是尽我所能,将姑娘体内过盛阳气抵消,并未做什么,姑娘不必道谢。”

  那女子调息完毕,便对他说道:“我没事了,你,你走吧。”

  “啊?”司马焯听闻此话便是一愣,说道,“走?你若放了我,回去如何同圣母交代?”

  那女子听闻不由有些好气又好笑,反问道:“这与你何干?我不想欠你的,这只当是还你人情。”

  司马焯却说道:“方才替姑娘疗伤,只觉得姑娘体内真气阳盛阴衰,想必这次受伤也不是意外,你虽将凌绝顶练到如此地步,但自身想必也承受着莫大威胁,此次内伤必不是新伤,而是常年所累,我这般去了,便要再发作,便没人能救你了。”

  “你这人好奇怪!”那女子忽然怒道,“我伤你们,抓你做人质,你不但不趁机逃跑,还要救我,而且让你走还不走,我告诉你,如今已快到星垂门势力范围,你再不走,便休想在跑了。”

  而那司马焯却义正言辞说道:“此番与见死不救又有何意?你又不曾取我性命,如今你有性命之忧,我还袖手旁观才是我的问题。”

  女子自听闻后不由怒道:“怎有如此耿直之人?你要留便留,到时候丢了性命,也是你的问题。”见如此说来,司马焯也毫无声色,便也随他去了。

  天色将亮,二人也休息了些时辰,女子起身要走,司马焯赶紧跟上,那女子说道:“前面可是有星垂门的眼线,你若随我一起进了,便是插翅难飞了。”

  司马焯说道:“得知你无恙便是,尽管前行便是。”

  那女子便也撇头不语,骑马前行,也没再绑司马焯,也没让他上马,而那司马焯则在身后跟随,不多时,穿过树林,却闻马蹄声阵阵,眼前过来三人,却是一中年紫衣妇女和鱼儿、燕子两名侍女。

  三人见到那女子,便在跟前停下马来,那女子见到这三人,便问道:“紫荆舵主,你们怎么来了?”

  那紫荆舵主说道:“昨日收到黄鹂和白鹭的飞鸽,说被人重伤,你带着被抓的人质赶回,圣母便叫我等前来相迎,想你也不会走大路,便叫我们朝着小路来了。”说罢便看向跟在马后的司马焯,便问道,“这便是那所绑的人质?为何不曾受缚?”

  那女子哼了一声,说道:“因为是一傻子,纵使不缚,也自会跟着。”

  听闻此话,三人也无不好奇,但也没细问,那紫荆便对着鱼儿和燕子说道:“你们且把他压了,先带回圣母面前。”

  两圣女应允,下马又要绑司马焯,而忽闻那女子说道:“不用绑他,他不会跑的。”

  “为何?”那紫荆不由一愣。

  那女子不由有些讶然,想了一会儿,有些吞吐地说道:“他,他知道已入了我们地界,若要逃跑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所以也就老实跟着。”

  那紫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说道:“但还是不妥,不然我先废了他武功,也免得给我们添乱。”说罢,举手便向司马焯打去,但不想刚一出手,那女子便也出手阻止,说道:“等一下!”

  “又是为何?”那紫荆不由问道。

  “他……”那女子想了想后说道,“他是白帝城的人,我们与白帝城素来为盟,徒伤他门的门人,恐怕不好交代。”

  “圣女。”那紫荆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严肃,说道,“你素来心狠,为何突然如此偏袒这个男人?莫不是你对他动了心?如若如此,你又怎么跟圣母交代?”

  “我,我怎么会?”那女子矢口否认,“未经圣母同意,我怎么会做出违背她意之事,紫荆舵主你多心了。”

  “怎是多心,小姑娘看得生了俊的男子,难免生出情义,我也能理解的。”那紫荆说道。

  “真没有。”那女子坚定否认。

  而那紫荆好似决然不信,便说道:“你若没有,就不要阻我,这便是圣母真在,必也会同意如此的。”

  见她搬出圣母,身为圣女的自己,也便不再有多严,而是转头看向司马焯,司马焯自始至终都未说一句话,见她看自己,便却微微一笑,摇头示意莫要再说了,只是闭上眼睛,等着那紫荆舵主出手,那紫荆舵主见他们都不言语了,便也立即出手,向司马焯琵琶骨位置打去。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闻一石子破空声出,直接打在那紫荆的手腕上,顿时只觉一阵剧痛,手臂骨骼已然震断,不由对着来石方向说道:“什么人?”

  只觉林中风声涌动,竟策马奔出一年轻男子,除了那紫荆,众人都为之一愣,那鱼儿忙说道:“舵主,他便是查尽。”

  “他就是圣母要的人?”那紫荆不由一惊,又问道,“你们不是说他武功平平吗?飞尸伤人,他内功却是高强啊。”

  只听那鱼儿也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武功平平的少年,怎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厉害,不由也有些纳闷:“确实如此啊。”

  而司马焯见到查尽赶来,不由一笑:“查兄。”

  查尽笑道:“司马兄对不住了,兄弟来迟了,我这便将她们打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