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十三点2017-03-21 15:235,434

  一山又是一山高,一水又是一水深。无穷无尽竟相较,怎知天上九重九?

  众人看这两人斗了一轮内力,竟然斗了个平手,但其实不然,看似平手,实则查尽已然气虚,体内真气几乎耗尽,而那莫有声则游刃有余,内力浑厚稳固,面不改色,随即便对查尽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查尽觉得有些气虚,但是却也能勉强站稳身子,便回答道:“晚辈名叫查尽。”

  莫有声听了名字后便稍稍思忖了一下,这些年他也不少出谷游历,但是也不曾听说有这么一号年轻侠士,但却也心生疑惑,不免让他想起某人,却倒是纯属巧合,此人说自己身在东京,应该不是吧,随即便问道:“你是如何认得我女儿的?”

  听他这么问,查尽随即将自己如何遇到莫思祁以及拜师之事大致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梅落花的名号,以及自己那离奇被嫁祸的遭遇。

  只听得那静心道人说道:“这位查少侠年纪轻轻却经历离奇,武功更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也难怪令爱对其倾心。”

  而其实此时莫有声对于查尽倒是也有些好感,毕竟他武功不差,只是这次盛请好友来谷中做客,为的是自己这女儿的婚事,如今被这一莫名其妙的晚生搅了局,不免在好友面前面子上还是挂不住的,随即便说道:“查少侠,不瞒你说,本来老夫邀请众位好友相聚,所谈之事便是我女儿的婚事。”

  查尽不由一愣,不明所以,而莫思祁也不想父亲还提此事,看着那查尽不解的神情,便告知他道:“没想到我父亲与这几位叔伯说是早给我定下亲事,说是要在这两位世兄中选一位,但是我却毫不知情,而且我压根不认得他们啊。”

  查尽虽不是什么名门出身,但身在读书人中,不免对于礼教还是熟知,但如果真按照礼教上的父母媒妁的言语,便是自扇耳光,万不能说,想了想便说道:“莫谷主,在下虽知婚姻大事当遵从父母,但是身为江湖中人却也是豪情侠义危险,为的便是自在逍遥,也正因如此,晚辈才求学于授业先生,习得一星半点武艺,可投身江湖,为的也是那不为世俗所拘束的自由,而且在下与令千金相识也有些时日,更是共同换难过,还请莫谷主相信在下,成全晚辈与令千金的婚事。”

  这话说得婉转大气,莫有声也不禁赞同,但是朋友的面子还是有点不能背,便说道:“你这番话倒也叫人听得舒心,这样吧,既是择婿,便也是这一择字为主,既然祁儿却也倾心于你,我莫有声便也不能多为难。”说道此处,莫思祁和查尽皆是一喜,查尽忙说道:“多谢莫谷主。”

  “且慢。”莫有声打断道,“我话没说完,我的意思只是把你也列入择婿的行列之中而已,既是择婿,必然也要挑选一下,这也是我们的本意。”

  “爹爹,你……”莫思祁不免有些生气,而查尽自知这应该也是莫有声最大的让步了,他虽说不自负,但看这二人装束应当不是宋人,便觉得若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必然也不会专精,论武功现在更是饶有把握,便也觉得不如应下来为好,便阻了莫思祁。

  但是西夏以及大辽的人也却是性情豪爽,那萧成不免说道:“我看算了吧,莫谷主,令千金既然心有所属,何必再为难与她?”

  而那赏月明也说道:“是啊,莫兄,我看这个少侠说话耿直,为人也聪明,武功又好,将来必成大器,比我这个儿子我看都要强上十倍,你又何必如此呢?”

  “诶!”莫有声打断二人说道,“两位兄弟,莫某今日是为女择夫,这少年武功虽好,但毕竟不是比武论高低,还需看其才学人品,缺一不可,再说,莫某早与两位缔结诺言,怎能就此不算?”说罢也不让他们再做推辞,而是问查尽,“小兄弟觉得意下如何呢?”

  查尽早已决定,便不由分说便说道:“晚辈尽听莫谷主安排。”

  而那莫思祁不由心中气恼,但是查尽随即笑着示意她不要担心,又轻声说道:“放心,我定会全力赢下任何测验的。”

  莫思祁闻言心中宽慰,便也不做多说,而莫有声也长笑一声,说道:“那众位,我们里屋继续高谈,稍后便用晚膳。”

  说罢便招呼众人入得里屋,查尽自知自己突然到访很煞风景,既然莫有声现在对他还是以礼相待,并且让他入席,便是知道有门,便也随即在厅中最后一个位子坐下,而莫思祁见查尽没有任何意见,便也在他身边的位子坐下了。

  入了座,莫有声也不顾之前之事,与众人又闲聊起来,说道:“记得刚刚与几位兄弟抚琴一曲,甚是感慨。”

  入了席后大家也恢复了之前的轻松气氛,那静心道人说道:“还记得当年游历之时与莫兄相遇,还识得几位志同道合的雅诗,那时记得在黄山一带,我们更是高谈阔论足足三天方才告别,一想却也二十余年了,如今我们都已过不惑之年。”

  莫有声想到了以往,不由也心生感慨,说道:“是啊,那次我记得是我们四个,如今一个在京中为官,一个却早已不在人世了。”

  静心道人不免也心生伤感,不由又苦笑道:“但我们之中,现在活得最快活的恐怕还是三变老哥吧,如今年入花甲却终能实现他报效朝廷的大致,想必也别无遗憾了。”

  “三变?”查尽闻言一愣,不由赶紧问道,“莫谷主,晚辈失礼了,敢问二位口中的三变是否是京中那著作郎柳永柳大人?”

  那静心道人不由答道:“除了那柳永,还有谁会叫三变啊?怎么,你认得?”

  查尽闻言施礼回道:“晚辈不才,便是在那柳大人府中做得一个小小客卿。”

  “哦?”静心道人闻言大喜,说道,“竟如此巧合?三变兄长现如今身体可好?”

  查尽闻言不由笑道:“晚辈自幼无父无母,便是那柳大人抚养晚辈成人,但如今晚辈出来一年有余不曾得见,最近也才得知,他正在苏州一带游园赏乐,身体当是还好。”

  静心道人闻言也是大乐,笑道:“看来他正是春风得意啊,还有心情从东京一路赶到苏州去游玩。”

  莫有声听了这些话想来也对查尽是客卿的身份不再怀疑,随即说道:“你既然如此,便也是我们老友之府上的人,你且不要坐在那么后面了,坐得近些,一同谈论。”

  查尽也明白这莫有声对他的好感是越来越足,不由也谢过便又坐得近了些,而听那萧成说道:“我也听过这个名号,柳永柳三变,是个文笔功底颇佳的人士,可惜我长居大辽,不成得见。”

  那赏月明也说道:“我也曾对此人略有耳闻,但却听得他些许不好的传闻。”

  查尽不由笑着插嘴说道:“前辈所说想必是他那些风流趣事的传闻吧?”

  那赏月明不由尴尬一笑,而却引得众人也哄堂大笑,莫有声说道:“这也便不尽是流言蜚语,他早年失意,但有这一手好诗词,便也场出入烟花巷柳,为那些歌舞名妓作词吟唱,但是却又无不透露着他那怀才不遇的心情。”

  而那查尽听闻他们这么说,却又暗自偷笑起来,不免引来侧目,莫有声责问道:“小兄弟为何偷笑?”

  查尽说道:“其实也不全然,柳大人那时确实心有不忿,但选择为歌姬作词,却是他发泄的手段,一般高贵有身份的人士才会出入这些风月场所,他便也是想靠这些诗词表达情怀,也来讽刺这些人,但大家也只得他是发发牢骚罢了。”

  静心道人闻言一笑:“小兄弟自幼跟随三变兄长,看来确实也对他是了如指掌啊。”

  查尽则回道:“这倒还好,不过他这人为人宽厚,却也颇具女人缘也是不假。”

  说到此处,众人便又是一笑,谈笑间,便已至夜,用完晚膳,莫有声也安排了他们客房,说道:“明日便是择婿之日,还请各位好些休息。”众人拜别,莫有声便让弟子们领他们去了,而等走了几步莫思祁忽然想起什么,忙说道:“我尽然忘了发信号告知钟叔叔我已找到查尽了。”

  莫有声闻言一愣,忙说道:“你这孩子,怎如此玩闹?还不快去告知三十六眼线!”

  莫思祁自知做错了,而且父亲也没再过分言语,便也就吐了吐舌头,到门外对着天空放了一个信号,随即转身拉着查尽说道:“我要去拜见我娘,走,我也带你去见见。”

  说着便拉着查尽去了。

  辗转楼台,便来到一处祠堂,里面供奉各位迷蝶谷先辈,其中有个排位上书“迷蝶谷第十代谷主夫人徐氏之灵位”,见了牌位,莫思祁便跪下,查尽见状也立即跪下,莫思祁取了六根长寿香,又分得查尽三根,从烛台点燃后便拜道:“娘,女儿来看你了,这是查尽,是你未来女婿。”说完这话,便偷瞄了一眼查尽,查尽不由也立即拜道:“晚辈查尽,见过莫夫人。”

  两人这便拜了三拜后,将香插入香炉,但莫思祁没有起身,查尽便也不敢起来,只听得莫思祁说道:“娘,您一生活在痛苦中,而如今女儿却差点步您的后尘,明日爹就要选女婿了,你可要保佑女儿,也保佑尽哥,可以技压群雄,让女儿得一生所爱。”随即便又磕了三个头。

  出了门,莫思祁嘴中不由念叨:“不知道爹爹明天会出什么题目考验大家?”

  查尽见莫思祁这般担心,便安慰道:“不用担心,若是比武,那我却不认为那几个外邦之人能赢过我。”

  其实莫思祁心中对于查尽的武功也有信心,但是却依然焦虑地说道:“我只怕我爹知道你武功高,若要刻意为难,不比武功,比别的那可如何是好?”

  查尽想了想又说道:“纵使比诗词歌赋这些的我也不怕啊,你可别忘了,我是谁带大的。”

  莫思祁闻言一想也是,那柳永虽然不惑之年得官,但是在文人之中他还是颇具名望的,查尽自幼跟随他学习,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想了想便对查尽说:“我对你有信心便是,但是明天你也需要全力以赴,绝不能有半点马虎。”

  查尽闻言点了点头,他自也知道明日定当全力以赴。

  到了第二日,莫有声与众人吃了早点,便于正厅就坐,随后便直入正题,说道:“众位兄台好友,莫某也不绕弯子了,大家也知道今日便是莫某择婿之日,既是择婿,便也是考验,自会出题考验三位贤侄。”

  终于要说到考核题目了,大家便也正色听闻,只听莫有声说道:“莫某此言绝不是贬低萧、赏两位贤侄,但是查贤侄的武功昨日大家已经见识,如果再要求比武一来怕是会被你们说莫某有意偏袒,二来也是想武功高低也不足以代表一切,所以便不出比武的题目,几位可有意见?”

  那两家父子昨天见了查尽那一身武学也无不惊叹,不由也自觉得不如,既然如此也觉得公平,毕竟打心底两位还是希望自己能与莫有声结亲的,便也没意见,而查尽早料到如此,便也没做意见,倒是莫思祁心中有些不快,但好在昨夜查尽已经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便也不是什么意外,也就将头一撇,不看自己的父亲。

  而听得莫有声继续说道:“所谓夫妻,便是将来生活在一起的人,便是一世,中原有一句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吃对于大家来说也都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第一题,便比烹饪技术,题目便是做出你们自己觉得最好吃的菜肴。”

  此言一出,大家无不咋舌,不想不但不是比武,却也不是比琴棋书画,竟然是比烹调美食,但想来这也是大家都没想到的,便也都觉得公平,没有人有异议。

  而莫有声随即说道:“石材谷中应有尽有,而且也不乏萧兄和赏兄送来的贵国的食材,可以随意使用,时间是一个时辰,评判便是莫某以及在座的其他几位好友,大家意向如何?”

  这倒也公平,大家皆是那么想的,毕竟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喜欢周游天下,对各地美食也无特别偏好,好吃就是,绝不会存心偏袒,既然都无异议,莫有声则命弟子开始计时,三个参与之人便也随即起身离坐,跟着那引路的弟子来到了食材区。

  来到食材库,三人都是一惊,不想这迷蝶谷食材尽然如此齐全,江南的鱼虾,北方的牛羊,竟然一应俱全,反而让三人不知如何选择了。

  倒是那个大辽的萧俊率先几步上前,竟然去了养鱼池,池中各类鲜活的鱼在中游荡,想了想,便手提一渔网,看准时机便是一网下去,便是一条鲜活的黑鱼被捞了起来,随即便转身前往辅料区。

  查尽见状不由一惊,想那大辽国地处北方,怎么会选择江南的黑鱼作为食材,但见那赏溪风也走到鱼池,拿了网几下便捞起一条桂鱼,查尽看这二人都非中原人,甚至不是江南之人,竟然全都选择了不是自己国家常吃的鱼类,细细想来不由心道:“也是,他们都虽是外邦不多吃鱼之人,但是想必是一直跟着自己的父亲周游各地,品尽佳肴,任何菜系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再来莫谷主身居南湖,自是自小边吃惯了鱼类,也有讨好之意。”

  想到这儿自己倒是愣在了原地,他自幼无父无母,虽然有柳永所带,但还是时常自己一人为生,自己捕猎做来吃便也是常事,但是天南地北随着柳永也走了一圈了,也是走到哪儿便吃那儿的东西,没有一个美味与不美味的标准,想来想去只见那二人来到那早已准备好的灶台前,便已经开始做了。

  查尽虽然聪明,但是他却也有一个毛病,便是犟,而且好胜,他见二人都选了鱼,不由也到了那池子之前,看着里面各种各样的鱼类,也不免还是为难,苦苦犹豫抉择间,忽而又想起莫谷主的题目,其实题目不是说做最美味的菜肴,而是做自己觉得最好吃的菜肴,想到这儿便也没有用网,看准时机,上下手甚是利落,便已然将一尾鲈鱼掐在手中。

  随即便来到灶台,看着那尾鲈鱼心中不免想到自己幼年。

  柳永那时还未入仕,便常常出入烟花柳巷,自己不便去便就时常独自玩耍,柳永在江南住过很久,便时常能到湖边嬉闹,有时玩得累了便也就抓鱼来吃,鲫鱼、黑鱼、草鱼、鲈鱼便都吃过,这鲈鱼肉质嫩滑且不多鱼刺,吃起来便也方便,想着当时自己时常湖边升起篝火便直接烤了,偶尔又拿回柳永的家中,自己借了灶台便做来吃,但要想着最好吃的,却是那自己烤来吃的,虽然是孤独苦楚的童年,但毕竟也是自己的人生,此番回味别用情感。

  随即便也不多想,便剖了那鱼肚,去了内脏,刮了鱼鳞,拔了鱼鳃,洗净之后,便找了一根竹棍,将竹棍从鱼的最终插入,便支在那灶台之上,烤了起来,再撒上些调料,便就等鱼烤熟了便是。

  一个时辰不到,三人便都已然完成,只把那三份鱼的料理都放在了众人面前,一个是酸菜鱼,一个是松子桂鱼,而查尽做的那用竹棍插着的烤鲈鱼却是格外扎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