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十三点2017-03-18 16:225,503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当然此白帝城并非重庆白帝城,而是坐落于南方一峰峡之点,高楼耸立气势恢宏,白砖白瓦,亭台楼阁甚是雄伟,好似隐于世间的一个白色的宫殿。

  酒后次日,司马焯别了二人便日夜兼程赶回了白帝城,不想未进城中,便闻得城中热闹非凡,一路上门派弟子更是上下奔走,皆面带喜色,刚近白帝城,便见那本该白色的瓦墙上已是张灯结彩,红绸装点,张灯结彩,不由好奇,随即策马走近,那看门弟子见到司马焯,便上前施礼:“师兄你终于回来了。”说罢便帮司马焯牵马。

  司马焯下了马,随即便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城中有喜事?”

  那弟子点头说道:“师兄回来得真是及时,昨天那星垂门圣母派信使前来,说是要与我们缔结婚约,将那圣女嫁给我们的少城主,城主大喜,便叫人挂上婚庆之彩,好等那星垂门送亲的队伍一到,便可举行大婚。”

  “什么?星垂门圣女?”司马焯闻言便是一惊,忙说道,“哪,哪个圣女?”

  那个看门弟子不由一愣,说道:“还能哪个圣女,星垂门难不成还有两个圣女不成,当然是那圣母的亲传弟子,未来星垂门的圣母了,与我们少城主结合,便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

  司马焯闻言,脑中浮现尽是朦胧那张带着忧愁却又冷峻的面庞,不由心中泛起莫名的酸楚,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听得那看门弟子轻推他说道:“师兄,师兄。”方才回过神,只听得那弟子说道,“师兄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一回来便能喝上这喜酒与众师兄弟欢闹,也是兴奋?”

  司马焯闻言忙强颜一笑,说道:“是啊,这确实有些让人意外,对了,师父在哪儿?我得先前去拜见。”

  “哦。”那弟子说道,“师父就在偏厅张罗,师兄尽管去吧,马儿我帮你牵到马棚。”

  司马焯也不多想,便说道:“那有劳了。”便拿好行李,往城中走去。

  一路进去,只见得那红绸绕梁,鲜花满院,舞龙飞凤穹顶间,祥云星彩满堂红,好一幅热闹喜气的景象,穿过几个前厅,又往东过了几间偏厅,便见一青衫素袍的中年者站在厅中,观瞧这张灯结彩的布置,只见他头发花白面如冠玉,一捋长须挂下,剑眉高挑,双目泛光,神采奕奕,此时正笑得开心,此人便是那白帝城城主,楼万重。

  司马焯见得此人,便快步上前,拜倒在地,恭敬说道:“弟子拜见师父。”

  楼万重见那徒儿归来,不由高兴,忙将他扶起,说道:“焯儿,你一去数月,回来得却也正是时候,不日你那花间师弟便要举行大婚,也正巧喝上一杯喜酒。”

  其实司马焯对于此事心中挺不是滋味的,但也只好强颜欢笑说道:“弟子于门外便听得几位师弟说了,也恭喜师父,即将讨得儿媳,也祝愿师父早日抱得孙子。”

  “哈哈哈哈。”听到这话楼万重不由心生喜悦,便又问司马焯,“焯儿,此间你下山游历,可有所见闻。”

  司马焯闻言想了片刻,道是那查尽之事还是先不要说得为好,便说道:“弟子此番下山游历却也所见不少,也遇到不少武功高出弟子的能人异士,实在大开眼界。”

  那楼万重见司马焯似乎经过一番游历,显然阅历增加,人也变得稳重些许,不由笑道:“天大地大,自是一山还有一山高,看来让你下山走走也是对的。”

  而此时忽然听闻身后有人叫喊:“爹爹。”

  二人随着声音看去,便是一黄衣羽冠,面貌儒雅之少年,似那楼万重这般的剑眉,却是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笑盈盈地入得厅来,说道:“您不在正厅待着,跑到偏厅来干什么?”

  “随处走走。”楼万重笑道,随后说道,“你看谁回来了。”

  顺着楼万重的话,那人看向一旁的司马焯,好似万分惊喜地说道:“司马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司马焯也笑着回道:“回来不久,这不便听说楼师弟你要大婚,我这便来给你道喜。”

  那人便是此次婚礼的新郎,白帝城少主楼万重之子楼花间,楼花间不由笑道:“师兄还与我客气什么?”

  司马焯也没多与他客套,便对楼万重说道:“师父,那弟子先回去了。”

  楼万重听闻,便说道:“对,你一路辛苦,先回去休息休息吧,送亲的队伍明天应该也就到了。”

  司马焯闻言点了点头,便顾自回房,入得房内,一切事物已然简单,一张木床,一张书桌,和一个书柜,边上便是一个放着兵器的架子,白帝城的弟子们房间都是如此,但房间里干净整洁,看似每日都有弟子打扫,没有落灰,便也坐下,放下衣物包袱,倚靠床头,心中却又油然难受,想怎么会如此突兀,星垂门为何会突然来和亲,但细细想来,脑中浮现的却只剩下那张绝美的容颜,以及最后问她名字时那没听清只见得的那口唇微动。

  冥思少顷,只听得门外嘈杂声声,只听得当是几名白帝城弟子,其中一人说道:“听说了吗?司马师兄回来了。”

  另一人说道:“我看见了,他去给师父请安。”

  而好似还有第三个人,说道:“本来我们还在争论,师父会把掌门传给谁,还道是司马师兄更为出色,师父也更加喜欢,未必会传给少城主,在此看来,都让自己儿子娶了那星垂门圣女了,那以后司马师兄也再无出头之日了。”

  那第一个说道:“司马师兄武功人品比那楼花间好上十倍,但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是师父的独子,说到底还是会偏袒于他的。”

  听到此处,司马焯不由心生懊恼,一把推开窗户,对那三人怒喝:“门派之内,莫要胡言乱语。”

  那三人便是吓了一跳,但见是司马焯,便也不敢言语,司马焯说道:“你们这般胡说,要是叫旁人听去告诉师父,岂不平白受了责罚?”

  那三人赶紧拱手施礼,说道:“多谢师兄提点。”

  司马焯也没做回应,又关上窗,躺倒在床,脑中空无一物,心绪却混乱不堪。

  那三人见司马焯关上了窗,便也不敢多言语,但却还是有些耐不住嘴,轻声说道:“司马师兄也就是没脾气没野心,这般看来是永无出头之日了。”随即三人皆是叹了口气,便出了那弟子房去厅中帮忙了。

  不想到了晚间,便听得山下来信,道是那星垂门送亲的队伍到了,楼万重便是一喜,叫来众人站立两侧,皆身着门派服饰,于正厅等候,而过不到半个时辰,只听得那门口弟子来报,是那送亲队伍已然到了门口,楼万重随即让他们进来。

  不多时,只觉那翩然幽香传入门,红妆蝶舞羡煞人,一众清歌没入耳,少顷佳人已进门。那身着红衣喜服的送亲女子们站成两排,轻妙点地间,便入了正厅,随后,身着红衣,凤冠霞帔的朦胧便于正中间入了门,虽珠帘遮面,却也映衬出她那美艳动人的面庞,众弟子看得都痴了,尤其那楼花间,更是喜不自胜,忙上前相迎,说道:“楼花间给姑娘问安了。”

  朦胧微微一笑,施礼回道:“楼少城主客气了,朦胧给你还礼了。”

  “朦胧。”司马焯在一旁,嘴中轻轻念叨,回忆之前分别之时,朦胧嘴唇微动,所说的便是这二字,当心中叹息:“原来她叫朦胧,但不想却是此时才知晓她的名字。”

  只听那楼万重有些觉得施礼,忙有些怒道:“间儿,你怎这般不知礼数,还不速速退开。”

  楼花间被父亲责备,也只好闷声后退,只听得朦胧说道:“楼少城主也是好客,不由有些大喜过望,还请楼城主莫要责怪于他。”

  楼万重忙笑道:“姑娘所言甚是啊,姑娘舟车劳顿,想必也是累了,老夫这就给你们安排客房,你们先行休息,明日便举行婚礼大典。”

  朦胧又施礼拜道:“那有劳楼城主了不过小女子还有要是相告。”

  听她这么一说,楼万重也是心中疑惑,便试探性地问道:“不知此事是需要与老夫单独说,还是可与大家共享。”

  朦胧说道:“此事重要,但要尽皆告知也不妨事,楼城主请随意便是。”

  楼万重听得这话便知起意,这事便是可以让白帝城全人得知,但她怕是有奸佞小人或者口风不紧之人泄露,所以还是有所顾忌,随即便说道:“除我辈师兄弟外,以及间儿、焯儿留下,其余都先退下吧。”

  众弟子闻言,便都告退,只留下那几个与楼万重同辈之人,以及司马焯和楼花间,而朦胧也对自己送亲队伍说道:“你们也都去休息吧。”那送亲的侍女们皆都应允,楼万重忙安排人将她们一同引出正厅。

  留下的只有寥寥十余人,两个年轻男子格外显眼,一个便是朦胧进门便上前相迎的楼花间,另一个,则是一个更加熟悉的面庞,棱角分明,俊朗英气,不是那前些时日方才分别之人还能是谁,不由心中一惊,想道:“方才人多竟没察觉,他怎么也回来了?”

  见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楼万重便问道:“敢问姑娘有何事要告知。”

  朦胧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忙说道:“圣母此次派我前来联姻,一是加深我两派联盟,二是要告知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那楼花插嘴道,只瞧自己父亲等了他一眼,便也住了嘴,随即楼万重便说道:“还请姑娘直言。”

  朦胧随即说道:“圣母探知那金氏后人尚在人间。”

  “金氏?”楼万重不由一惊,便又再确认道,“那诗半神二弟子,金氏?”

  “正是。”朦胧说道,“他们改姓查姓,隐于东京,如今仅存一独子在世。”

  听闻此言司马焯不由大惊,想是那圣母竟然是想将此事公布天下,让几个门派都得知查尽身世,这么一来,查尽岂不危险?

  而那些楼万重的师兄弟也是又惊又喜,问道:“姑娘此言当真?”

  “决计不假。”朦胧说道,“小女子前些日子也曾暗自查访过,此人却是那金氏后人,故而既为同盟,圣母觉得定然要相告,好一同寻得那《叹辞赋》的下落。”

  那楼万重不由大喜,说道:“圣母大义,楼某感激,此时重大,我等也会加派人手前去相助。”

  “那就多谢楼城主了。”朦胧说道。

  楼万重随即对朦胧说道:“姑娘不用客气,你下嫁我儿,明日之后便是楼某儿媳,便是一家人了,你先回房歇息吧。”

  “是啊,明天还有的忙,你先去休息吧。”那楼花间又插口说道。

  这次楼万重没有责骂楼花间,而是喊守夜弟子前来,引朦胧入客房,便散了众人,而自己留在正厅,忽而转念,喊住了司马焯道:“焯儿你过来一下。”

  众人将走,司马焯被喊住,不由一愣,便也回身回到楼万重身边,说道:“师父找弟子何事?”

  楼万重想了又想,还是说道:“你觉得此事是真是假?”

  司马焯心知楼万重心思缜密,但想事已至此,便坦诚相告,只道是自己竟认得那查尽,那星垂门本想私吞那《叹辞赋》,不料查尽偶遇高人,武功大增,她们便只能铩羽而归,随即说道:“弟子有罪,明知他可能身怀《叹辞赋》线索,却也没将其带回。”

  那楼万重听闻此事,不由有些大惊,但细想片刻,便又说道:“你其实做的对。”

  司马焯闻言不由一惊,不知楼万重何意。

  楼万重说道:“前几年为师下山游历,偶遇迷蝶谷谷主莫有声。”

  司马焯不由一愣:“师父前几年下山游历,回来后心事重重,竟是遇到了莫谷主,不知发生何事?”

  楼万重说道:“我见那莫谷主为人洒脱,心中坦荡,不为先人所累,不由心生羡慕,与其交谈,顿时让我心中所想变迁,回来数日不能平复,而后为师却也醒悟,其实却如莫谷主所言,不得为命也,何苦劳神烦恼,为先人所累,老夫早已对那《叹辞赋》之事放下了。”

  司马焯闻言不由得心中惊骇,自己师父竟然也已然对那寻找《叹辞赋》之事不再挂怀了,但又问道:“那,师父刚才为何不说?”

  楼万重叹了口气说道:“但为师毕竟不能与那天生洒脱的莫谷主相比啊,为师之前与星垂、幽笙联盟,剿灭了落霞派,铸成不可挽回的错误,便是已经骑虎难下了,星垂门那圣母为人阴毒狠辣,如果为师就此抽手,恐也遭落霞之命运啊,为师性命不打紧,但是弟子无辜,为师又怎忍心?”

  司马焯闻言也明白楼万重的意思,不免也心生为难,不由说道:“那该如何是好?”

  楼万重说道:“现如今你既然与那金氏后人交好,便去寻他,叫他隐于世间,莫要再出来了。”

  司马焯闻言不由一愣,想自己师父也是为那《叹辞赋》所累半生,不想就此放下,不免心中也是为其开心,便拜了师父应了下来,而他们却不知,那正厅之后,却躲着一人,红衣飘飘竟是那鱼儿,她将此事听得真切,不等他们察觉,便赶紧离开。

  司马焯别了师父,也没回房休息,山间月朦胧,看着叫人心中有泛起哀思,朦胧,朦胧,竟是那女子的名字,她与自己也好似这月色朦胧,竟也拨不开迷雾。

  想着想着,便已来到后院,只见远处一个身影站立,不由心生戒备,喊道:“谁?”

  而那身影一震,显然也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司马焯凑近一看,见那面如仙女却似迷茫的容颜,不由一愣,这便是那朦胧,随即却稍感尴尬,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听朦胧先开口道:“无心睡眠,便出来赏月。”

  司马焯听她这么一说,依然不知该如何接话,便应了一声随即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无大碍。”朦胧说道。

  司马焯却见她神色哀伤,不由心生意思关切,却又无从开口,便又说道:“你好像很喜欢看月亮?”

  朦胧不想他这么一问,便凄凄一笑,说道:“我喜欢看被云蒙上了的月亮,就好似看自己一般。”

  司马焯不由有些好奇,问道:“看自己?何出此言?”

  朦胧不想自己将心里话脱口而出,便随即笑道:“胡说而已,切莫当真。”随即转身便走,边走边说,“看了一会儿,也觉得乏了,就此告别。”

  “额,姑娘,慢走。”司马焯闻言一愣,顿顿说道,见她飘然离去的背影,心中想道:“我这是作何?她可是要成为他人的妻子,我怎会有此番念头,实在罪过。”想到这儿,便也径直向那弟子房走去。

  而司马焯却不曾想,朦胧虽快步离开,却在黑暗处停下,望着那司马焯离去,不由想道:“这便是我的命吧,我又有什么资格遗憾?”想到此处,一行清泪不觉滑落,而忽闻身后有人轻声呼喊:“圣女,圣女,你在这儿做什么?”

  朦胧听闻忙随手拭去那行眼泪,转头问道:“鱼儿吗?我只是睡不着,出来走走,你怎么还不休息?”

  只见鱼儿凑近她跟前说道:“我一回房便找你不得,却听到一间要事,我们回房说吧。”

  朦胧闻言也点头,随即二人便回到那客房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