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十三点2017-04-01 14:115,562

  为求真相出,代父入险处。

  谁能想到,幽笙坊竟然就在这一片花海的地下,众人刚顺着楼梯下去,那地面上的门便关上了,随即可见的便是楼梯两旁燃起的烛火,映亮了整个通道,只见四周并非简单石壁,而是雕花刻兽,但仔细瞧来,却是穷奇、梼杌之流,尽皆凶兽,不免叫人有些毛骨悚然,走了一阵,便来到一个门口,只见门前两名弟子把手,一男一女皆是紫袍,见到小林和小柔带着三个人下来便开口询问:“两位姐姐,你们这是?”

  只听小林说道:“这是迷蝶谷来的人,要拜访祁姑姑,我先进去通报一声。”随即便转头对三人说道,“我先进去说一声,你们就先等一会儿。”

  三人闻言便应了一声,小林便带着小柔进去了,查尽三人等得无聊,便四处张望,只见这楼门洞不大,只容得下一人出入,上面有一石牌,刻着“幽笙坊”,又见左右两句诗,“独坐幽笙里,弹琴复长啸”,查尽看得不由冷笑,心想:“这幽笙坊四处透露乐感,却在地下搭建门庭,四周都是凶兽列队,这要让王维知道了,还不气得他从坟里爬出来?”而却见莫思祁只是静静站在一旁,全然不似往日般活泼,不由想到,自打知道那两个女子是幽笙坊的人,她便再没过多言语了,一路下来也是如此,这才问道:“祁儿,祁儿,你这一路,是怎么了?”

  莫思祁好似正在发呆,突然被查尽这么一问,才回过神,却又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查尽后又低下了头去。

  查尽见状便知她心中定有什么难以平复的事情,司马焯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只当是她一直在为自己父亲担心,随即便安慰道:“莫姑娘怕是在担忧吧,你且放心,我们一定尽力而为的。”

  莫思祁不由抬头向着司马焯勉强一笑,说了声:“谢谢。”便又扭头不语。

  看着她这个神情,查尽不由问了一句:“之前你跟我说过,你一直怀疑你父亲给你取的名字是借此向他人表达思念,所以……”

  莫思祁好似忽然有些紧张,忙慌张说道:“你别说了,我只是想想罢了,没事了。”

  查尽见莫思祁这样的反应,不由也不再多言,忽而见到小柔走了出来,怯生生地对三人说道:“三位,婆婆有请。”说罢便让做一旁,让三人入内,三人相视不语,便都走了进去。

  一路上,却见周围满是各种乐器,编钟、罄竹、古琴、管乐应有尽有,规律摆放,好似走入一乐器收藏大家的屋中一般,不由得让三人也看傻了眼。

  小柔引着三人来到正厅,只见正厅两排各坐着吃拉弹唱的弟子十八名,皆是古琴横笛、笙竽竖箫,婉转奏响,也不知是什么乐曲,只知从未听过,但却好听得很,沁人心脾,倒是舒服。

  而正堂坐着一个年过花甲的妇女,花白头发一身深黄华服,头发高盘,玉钗相结,慈眉善目、面色红润,正听得音乐舒畅,嘴角洋溢笑容,而小柔来到她身边,轻声说道:“婆婆,他们来了。”

  那婆婆便嗯了一声,随即挥手让小柔下去,便继续听着那曲子,眼睛却一直闭着,摇头晃脑好似逍遥,查尽见状不由恼怒,既然叫他们进来却如此无礼,这哪是什么待客之道,但毕竟人家年事已高,已是长辈,又是一派掌门,查尽虽然生气,但依然忍住。

  过了一阵,三人依然不见老太太有什么反应,三人本来心中恼怒,却此时也再难收住,查尽尤为明显,他本也不是什么要脸面之人,只是既然把他们请进来又不搭理,难免有些过分,但又不好忽然发作,不由四下看去,却见那两侧的乐手弟子中,竟留有不少空座,上面架设古琴乐器不少,便计由心生,随即也不再站着不动,转身来到一旁的一个古琴旁坐下,随即便就这心中之想胡乱弹奏起来。

  查尽当然会写乐器,但是只是平时玩乐而已,并不精通,也不会弹多少曲子,只是由性而发,先奏《琵琶行》不到几下便忘了接下来的曲谱,便又换《广陵散》,但仅仅开始便又结束,索性也不按曲谱而来,便是一统乱弹,这好似马蜂入了蝴蝶群、猛虎闯入白羊堆,怎一个不和谐了得,那些乐手听得自己都难受,但是见婆婆依然不动声色,便只是皱眉露怒,却依然不停,查尽见如此这婆婆也没反应,便更来了气,不由将声弹得更大,节奏更快,莫思祁自小随着莫有声赏曲,自然对乐曲还是有些品味的,但叫查尽这么一闹,不由也捂住耳朵不胜其烦,司马焯不通多少音律,却也略微皱眉,深感烦心,只是二人也对这幽笙坊的待客之道也颇为不满,便也没说什么,依然站在正中,由着查尽胡乱搅和,忽而只见那婆婆抬起一只手,众人忽而停下弹奏,只留得查尽那杂乱无章的古琴声阵阵,莫思祁见状,不由小声喊道:“尽哥!尽哥!”

  查尽也觉耳边音乐骤停,只是心中恼怒,不愿停下而已,只待莫思祁喊他,方才停下弹奏,只见那个婆婆挥了挥手,众乐手方才起身告退,留得查尽一人坐在一侧,也不起身,只是抬眼观瞧这婆婆。

  却听那婆婆开口说道:“好一曲随性而奏,随意而发的曲子啊。”

  查尽闻言,那婆婆竟然夸他,却也不迟疑,站起身子拱手谢道:“婆婆客气了,晚辈献丑了。”

  此时那婆婆方才睁开眼睛,仔细打量眼前的莫思祁以及满脸络腮胡的司马焯,再看刚走回二人身边的查尽,不由笑道:“你们这便是来找我干女儿的?”

  三人闻言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却听婆婆说道:“祁步雨是我干女儿,这你们都不知道,莫有声那小子就让你们来?”

  三人闻言恍然大悟,只听莫思祁说道:“正是,敢问婆婆祁姑姑在吗?”

  那婆婆却没理会,只是自顾说道:“这位兄弟胆子挺大,竟然敢在我赏乐之时胡乱搅扰。”

  查尽闻言不由一紧,却也不卑不亢地说道:“婆婆,您既然已差人将我们引入,便应行待客之礼,然你将我们撂与一旁,不闻不顾,先失了待客之礼,但您是前辈,我们不敢叨扰,故而晚辈才行一曲凡乐,以供婆婆品鉴。”

  “呵呵呵呵……”那婆婆听闻不由笑了起来,声音尖锐苍老,却浑然有力,内力决计不凡,笑了一阵作罢,便说奥:“小兄弟年纪不小,言辞却着实犀利,你,叫什么名字?”

  查尽闻言眉头一皱,他自己粘上了胡子,这打扮打眼看去也少说好似过而立之年,但经这婆婆口中说出,莫不是将他看出?但是既然人家没有直言,自己也不好多说,随即便说道:“晚辈戚寒。”

  那婆婆点了点头,却也没问其他二人,只听那婆婆忽而好似不在对他们说话:“小雨,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人家是来找你的,便别叫我来迎客了。”

  三人一愣,却见那侧门走出一个衣着深紫色秀服的女子,看似已近四十,却体态轻盈,面貌端庄,纵使脸上已有岁月痕迹,却也难掩她那绝世的容颜,她出来后便轻轻一拜说道:“母亲。”说完之后,便转头看向三人,随即冷冷一笑,说道:“你们真是莫有声派来的?”

  莫思祁闻言立即点头说道:“这是!”

  只听这祁步雨又是冷哼一声说道:“莫有声这个没胆识的家伙,约定之日要到,我当他真敢自己来,搞了半天还是打发了几个小子来。”

  莫思祁听着这祁步雨言语多有责备,心中也生恼怒,刚想反斥,却听查尽说道:“敢问祁姑姑究竟与莫谷主有何愁怨?您竟好似十分恼怒他?”

  只听祁步雨随即说道:“有什么愁怨他没跟你们说吗?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早知今日,当初就不应该放过他,就该让他和那姓徐的小贱人一起去死!”

  莫思祁闻言不由一怔,先不说这祁步雨与自己父亲有什么愁怨,但说那个“姓徐的小贱人”说的十有八九便是自己母亲了,心中不免大怒,厉声呵斥:“你这女人说话怎么这么歹毒?看你样貌美艳,嘴中却如此不堪!”

  祁步雨闻言不由也大怒道:“我怎么了?是莫有声先负我在先,如今又违背誓言,我骂他又如何?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此言一出,别说莫思祁,就连查尽与司马焯都是为之一惊,莫思祁不由打颤,心头好似刀绞一般,好似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由问道:“你,你这话何意?”

  只听那祁步雨冷笑说道:“怎么?他让你们来,却什么也不说?”见三人面色凝重,好似当真不知,不由又转为怒容,说道,“他当年先许我终生,却转而娶那姓徐的小贱人为妻,我等他不得,便去寻他,才知他背信弃义,并且跟那个贱人已经有了一个孽种!”

  查尽和司马焯闻言,都看向了莫思祁,而莫思祁此时脸色忽而转为煞白,查尽见状不由大惊失色,知道莫思祁心中最在意的便是爹思的这个“祁”究竟为谁,刚刚在门外得知要找的这个步雨姓祁之时莫思祁的心中也已然有了不祥之感,查尽知而不敢多言,而此时经祁步雨一说,便道是确是如此了,而生怕莫思祁情绪打动,不由抢话说道:“但是莫谷主与莫夫人毕竟明媒正娶,怎可说是莫夫人的不是?”

  祁步雨转而怒视查尽,不由说道:“你知道什么?你又知道多少?”说到后面,言辞竟转而为吼,查尽也是为止一愣,不及反应,却听祁步雨好似自言自语地说道:“那边是二十年前了……”她竟慢慢说出了自己与莫有声以及莫夫人三人之间的孽缘。

  那是一个春天,春暖花开,这幽笙坊外的花草也是格外显眼茂盛,蝴蝶翻飞、野蜂采蜜,枝头鸟雀声叽叽喳喳,好一副春意盎然之相,祁步雨当时年方十八,生得绝美俏丽,婉约动人,明眸朱唇,好似仙人下凡,而且又是幽笙坊掌门的义女,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绝世美女,她的美貌刚在江湖上传开之际,便有不少门派的高手甚至王侯子弟纷纷登门求亲,只是被婆婆一一拒绝了,为的只是给自己这个宝贝干女儿找一个最配得上她的如意郎君。

  而就在那一天,祁步雨如同往常一样,带着几个女弟子,一同出门采摘鲜花,那时她蒙着面纱,却也难掩那绝美的容颜,忽而听闻周围一人说道:“不知秀色为何物,一睹芳容花尽羞。”抬眼望去,竟是一个王公子弟打扮的人,只见他生得不算很好看,但是眉宇间也不失贵气,祁步雨也知道这是在夸她不由低下头,转身顾自己采花,而忽然那人便走近,拱手施礼说道:“姑娘有理,在下名为赵玉珏,乃京中礼部尚书之子,久闻姑娘美艳绝伦,早想来一睹芳容,如今得见,果然是好似见到天宫婵娟一般。”

  听得这话,祁步雨不由明白,这人姓赵,而且是京中大官的儿子,便应该祖上同天子是一家之亲,本来夸她却也让她娇羞,却言语竟是显摆之意,便觉得这番言语夸赞便是调戏之言,转而便有些厌烦,随即便回了个礼,说道:“公子谬赞了,小女子还有事在身,这便告辞了。”

  说罢领着姐妹们转身要走,只见那个人一把抓住了祁步雨的手说道:“姑娘且慢。”祁步雨不想此人竟光天化日直接出手无礼,便想挣脱,却听那个赵玉珏说道,“我慕名而来,姑娘这直接便走却不太给面子了吧?”

  祁步雨奋力挣脱不开,听得他出言调戏,不由心中恼怒,猛然抬手就是一掌,直接把那赵玉珏拍翻在地,随即便赶紧与众姐妹转身回去,那个赵玉珏身旁的手下赶紧将他扶起,只见他被人扶起以后,一把推开了众人,随即怒道:“臭娘们儿,会点武功了不起啊?不知道小爷我是谁吗?”

  只听他的手下说道:“那怎么办啊?”

  只见赵玉珏微微一笑,说道:“去趟邵州知府那儿!”

  几个手下一听,便明白了他的用意,随即赔笑这与那赵玉珏进了城。

  第二日则依然春光明媚,花好似开得更艳了,祁步雨便依旧带着众位姐妹,来到了门外采摘鲜花,忽而听闻身后又有一男子声音传来:“姑娘有理。”

  祁步雨转头看去,却见一白衣长褂,面目俊朗的青年男子立于其后,只见他腰配一支长箫,脚穿步云长靴,正拱手向她作揖,而祁步雨不免觉得又是哪来的登徒之子,不由得皱眉扭头不语,便招呼姐妹要走,那男子却上前一步说道:“姑娘请留步。”见他上前,祁步雨身边的姐妹们便赶紧上前拦住,说道:“你这是哪儿来的登徒子,若敢扰我家小姐,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男子被这一拦,好似有些委屈,不由说道:“不是,你们且听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赶紧走!”其中一个女子呵斥道。

  那男子显得更是为难,却也不后退,见祁步雨正快步要走,便忙快语说道:“姑娘,你昨天惹的那个人找了邵州知府,这几日便要派人来拿你,你且小心!”

  祁步雨闻言一愣,却听她身边的姐妹对那男子说道:“纵使那些官差,又能拿我们怎么的?赶紧走!不然,我们真动手了啊!”

  那男子见众人言辞厉声,便叹了一口气,随即便转身离去,众人这才回到地下府邸之中,而到了下午,便听闻门口弟子来报,说是邵州知府来到,虽然江湖中人一般很少与官府接触,但是毕竟还是要给面子的,于是那会儿大家还称作掌门的婆婆便迎了出去,只见邵州知府带着一个年轻人,问道:“昨日,你家弟子是否出手伤过人?”

  掌门眼看知府,再看他身边那个捂着胸口好似受伤不轻的年轻男子,不由一愣,只听得身旁一女弟子对她耳语几声,告知这便是昨日小姐在门外打的那个人,不由心中也隐隐觉得不妙,这人她自不是是何来由,但“江湖规”仅限武林人士之间,若伤得不会武功的人便是可以由官府问罪的,看他打扮华贵,且能让邵州知府亲自出马,看来也不可小觑,随即便赔笑说道:“知府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昨日当真是有人出手调戏我女儿,她这才出手自卫罢了,还请您明察啊。”

  “胡说!”只听知府身边的赵玉珏说道,“我分明是礼请于姑娘,可她却忽然出手重伤于我。”

  “你才胡说。”那女弟子说道,“分明是你调戏在先我家小姐方才出手的,况且我家小姐只是轻轻一推,绝不会让你伤得多少。”

  却见赵玉珏说道:“我又不懂武功,怎敢调戏你家小姐?况且她这出手,你又能知她的轻重?我自回去以后,便是不住吐血眩晕,现只求知县大人为我做主。”

  掌门听闻也不由暗道麻烦了,这便是以武伤人,乃是大罪已然,却又听知府上前轻声说道:“您这也是江湖上不小的门派,况且此人祖上乃是高宗皇帝,如今伤了他是事实,再怎么也得让我有个交代啊。”

  掌门听得也自知,若要反抗,便是与朝廷作对,那接下来便更麻烦,而此时,却听身后声音传来:“母亲,莫要为难,我且与大人去一趟吧。”

  众人看去,只见祁步雨窈窕身影出现,虽面纱遮面,双眼却已勾人魂魄而去,看得那赵玉珏双眼发直,只听祁步雨出来说道:“母亲,此事因我而起,我这便是给这位公子一个交代罢了,您且不要担心,我相信知府大人会予我一个公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