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十三点2017-04-04 12:105,312

  女儿心,男儿情,说不清,道不明。

  一夜难眠,直至破晓,祁步雨方才睡了一会儿,但是不久就被早起练功的迷蝶谷弟子的嘈杂声吵醒,想着昨晚的事,不由依然心中焦虑,她期待莫有声的答复,但又怕是拒绝的言辞,就在这矛盾的心理驱使下,洗漱完毕,出了门去,而刚一出门,便见到门外走廊上,莫有声正静静地坐着,同时正看向自己,也知这事早说不如晚说,刚上前一步,只听旁边房门打开,几个幽笙坊的弟子也正出门,见了祁步雨便打招呼道:“姐姐。”再看坐在那儿刚起身的莫有声,便随即施礼道,“莫少……莫谷主。”

  莫有声见状,便也回了个礼,又看向祁步雨,好似有话要说,祁步雨自是知道他要说之事,便对身边的师弟妹们说道:“你们先收拾东西去吧。”

  众人闻言便应了,但也有多嘴的凑到祁步雨耳边轻声说道:“那就不打扰姐姐与莫谷主单独相处的。”这话听得祁步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娇嗔地瞪了那个师妹一眼,师妹开了玩笑,也见到了祁步雨的窘态,便也笑着回了房,见众人都离开了,祁步雨方才默默走向莫有声,莫有声见她走近,便开口支吾道:“今天天色不错,要不去后院走走?”

  祁步雨知道莫有声也是怕被别人听见,毕竟儿女情长是一件比较隐晦羞涩之事,纵使是江湖中人也难免会有所羞涩,便也应了下来,随着莫有声向着后花园漫步过去。

  一路上零星遇到几名迷蝶谷弟子问好,莫有声便也不动声色地一一回应,直到来到后院,方才不见人影,看着那院中还留有断裂的树杈以及那截被整齐斩断的藤蔓,祁步雨不由想到昨晚那惊险的一幕,便开口说道:“昨日之事,还是要多谢你。”

  莫有声则没有推却,而是说道:“这后院平日是我与父亲练功的地方,一般没有人打扰,里面的阵法则是父亲所布,只有我们知道,所以他们一般也进不得里面。”

  这话不对口的回答,让祁步雨有些不知如何再接,但看莫有声却又没有再做言语,不由也不知所措,就由着莫有声带路,在后院中散着步,就这么静静走了一会儿,祁步雨终还是按耐不住,不过现在她神智清楚,便不会再同昨日一般直言不讳,而是找了个话题说道:“我犹记得一年之前你给那赵玉珏看那几张纸后,他便乖乖依从于你,之后也却没有再来幽笙坊找过麻烦,我一直好奇那上面到底写着什么,让他这么害怕?”

  莫有声也没料到祁步雨会问这个,但是还是淡淡一笑,解释道:“这个赵玉珏其实我早就遇到过。”

  “你们认识?”祁步雨听闻不由一惊,忙问道。

  “不。”见她误会,莫有声忙说道,“只是碰到过,那是在那事前几日,我在一家酒楼遇见过,我见他举手投足绝非一般公子哥,而且好似跟辽人有些来往,便多留意了些。”

  “辽人?”祁步雨不免有些吃惊,而见莫有声点头说道:“确是辽人不错,故而我多留意了些,才从他们对话中听闻重熙增币之事他与他父亲也有参与,而且暗自勾结辽人侵扰宋土,以求从中谋利。”

  祁步雨闻言大骇:“他可是皇室宗亲,居然勾结外族?那你给他看的是什么?”

  莫有声微微一笑,说道:“便是他父亲以及他与辽人互相往来的几封书信。”

  祁步雨闻言回想起那晚莫有声与赵玉珏的对话后忽而大怒,指责莫有声说道:“既然是这么重要的证据,你仅拿来换我性命?那天下百姓该如何是好?你这不是让我成为国家的罪人吗?”

  莫有声见她生气,不由苦笑一下,说道:“事情是真,不过书信是假。”

  “假的?”祁步雨这便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听莫有声接着说道:“我只是从他们交谈中断定这些事情,从而借此内容找了个辽人朋友伪造了几封书信,赵玉珏常年跟随自己父亲,我猜他应该也是略通契丹文的,故而那这个给他看,他顶多大致只能看懂一点,却不会深究笔记是否一致。”

  听到此处,祁步雨不由暗探莫有声那缜密的心思起来,但随即又担忧起来:“那你不怕他事后拿这书信回去给自己的父亲看?那到时候我幽笙坊以及你,岂不都又陷危险之中?”

  莫有声闻言依然微笑着说道:“要发现也早该发现了,整整一年了,他也不来找你们麻烦,你不觉得奇怪吗?”

  祁步雨心想也是如此,但却不明所以然,想难道他们真的一点破绽都没发现吗?正当自己揣摩之时,只听莫有声说道:“我在中原各地乃至外邦都有不少朋友,他们早在那时便已然着手帮我搜集真正的证据了,怪也只怪那个赵玉珏贪图享乐,直过了一个月方才回京,那时,我的朋友们早已搜集完证据带到京中托官场的朋友面呈圣上了,他回去,便是就地被捕,听说早已被皇上处死了。”

  祁步雨闻言不由舒了一口气,但也佩服莫有声广大的人脉以及感谢他:“那既然如此,更是要谢谢你了,至少这样已然保全了我们幽笙坊。”

  “国家之事,说什么谢谢呢?”莫有声说道,其实祁步雨也知道他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自己,至少很大一部分不是,但是至少自己是他救的,幽笙坊也因他得以保全,感谢还是需要的,但是此番说罢,她却对这俊朗武功高强以及聪明缜密的莫有声更增好感,不由地停下了脚步,望着莫有声。

  莫有声见她停下,便转头看去,见祁步雨正死死盯着自己,眉目动情,自己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悸动,静了片刻,便开口说道:“你也知道我们这五个门派是因何而成的吧?”

  祁步雨不知他要说什么,但既然他说了,便也应和着点了点头,只听莫有声继续说道:“但是我对祖宗的遗愿完全提不上兴趣,只想游历山水间,做个浪子侠客。”

  祁步雨何尝不知道莫有声的想法,从之前他的行为以及言语就能看出,这个偏偏侠客本就不爱拘泥于世俗,但忽而又听莫有声说道:“但是有些事情,就是那么不尽如人意,毕竟生在江湖,长在迷蝶谷,父亲对我悉心栽培加以厚望,我若真弃之不顾又枉为人子,枉做祖师爷的弟子,而且父亲年老体衰,又多病缠身,我也只能放弃自己的梦想,回来接手迷蝶谷了。”

  祁步雨好似也相对理解,自己虽不是掌门亲生,但是掌门自小培养自己,视自己如己出,只是她没有莫有声这样的梦想,相对没有这些烦恼,但她也依然明白肩负这些的重担以及责任,不由点头说道:“有时候,确实世事不尽如人意,但是我们也需要承担起自己应尽的责任。”

  莫有声知道这个女子不简单,故而才一直心存好感,听闻此言不由微笑点头:“是啊,我也是才明白,之前我所做的,不过是逃避罢了,所以,我选择回来,接任谷主。”说道这儿,不由得又顿了一下,然后好似鼓足勇气说道,“你能等我段时间吗?”

  祁步雨被他这么一问,便有些疑惑,只是啊了一声,看向莫有声,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莫有声见她如此神情,便说道:“其实父亲病得已经很重了,我想在这些日子多陪陪他,而且我刚接手迷蝶谷,有些谷中事物还要处理妥当,故而不能即刻与你厮守,所以,你能等我吗?”

  这显然已经是莫有声的回应了,虽然没有直接挑明,但是言语中已然对祁步雨表达了自己的情愫,祁步雨当然也听明白了,不由得坚定点了点头:“无论多久,我都愿意等。”

  这便是二人之间的情感,简单而又美好,虽然没有浓情蜜意,虽然只是几句承诺,但是深深地烙在了祁步雨的心中,回到幽笙坊,虽然饱受思念之苦,但是却有着更深的动力,这让她自己觉得,自己与心爱之人,虽不在一起,却一同在努力。

  又是一年有余,到了第二年入秋,祁步雨的武功已然精进不少,更是得了掌门的更高的认可,传授了自己幽笙坊更高的武学,而自己也对莫有声的思念之情不减反增,她知道,虽然还可能需要等上些时日,可能一两天,也可能一两年,但是这日子终究会来到。

  而这一日,刚刚与众弟子们早课完毕,只见守门弟子带着一封书信跑入正厅,递交给掌门,并告知是迷蝶谷的来信,掌门则平静结果书信打开观瞧,而祁步雨心中则是波澜起伏,她不知是何事,但终究一年半了,方才得到迷蝶谷的消息,不由得心中激动,只见掌门看完信后嘴角有些笑意,引得众弟子侧目,辈分比较高的见应该是喜事,便问道:“掌门,究竟是何事?”

  掌门轻轻合上书信说道:“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只不过是迷蝶谷的谷主要成亲了,送来的喜帖罢了,可能是我年纪大了,见到喜事,不由得就开心。”

  后面几句祁步雨自然没有听进去,因为当她听到“迷蝶谷的谷主要成亲了”这句话后,脑袋就好似被巨石砸中一般,半晌说不出话了,心中默默念叨:“他要成亲了?他要成亲了?……”

  “步雨,步雨。”直到掌门唤她,她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应了声,只听掌门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不守舍的?”

  祁步雨见状忙掩饰道:“没,没什么,我,我只是,有些累了。”

  掌门见她好似有心事,但身子应该不无大碍,便也没有在意,只是继续说道:“这样,你就再替我拿贺礼去一趟迷蝶谷吧。”

  而此时的祁步雨早已精神恍惚,根本没听见掌门跟自己讲什么,而掌门见她半天没有反应,这才有些紧张起来,忙问道:“步雨,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

  祁步雨又回了些神,忙说道:“我,我只是……师父,能将此此信给我看一眼吗?”

  掌门当然不知道祁步雨与那莫有声的关系,只道是祁步雨要看信确认,便将信递给祁步雨,祁步雨愣愣结果书信,紧盯封面上的“喜”字以及那个熟悉的“蝶”字标记,良久才打开瞧去,书信内容很简单,上面写道:迷蝶谷谷主莫有声将与八月初五完婚,望幽笙坊通道前来一聚,迷蝶谷。

  看到此处,祁步雨脑中顿时已然一片空白,自己两年多的思念与爱恋,一年多的等待,换来的竟是如此,不由得心中悲愤交加,竟然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而醒来之时,已然不知是何时了,只见得身边的师妹见她醒来,不由得高兴地喊来门中的大夫,大夫赶来不久,掌门也随即赶到,得知无恙之后也是心舒一口气,而祁步雨迷糊间,问道掌门:“母亲,我晕了多久?”

  掌门担忧地说道:“都三天了,你可吓死我了,你怎么会突然经脉逆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祁步雨闻言不由大惊,惊的不是自己经脉逆行险些送命,而是自己这么恍惚间已然晕了三天,也不顾自己虚弱,便起身要下床,掌门见她强行起身,慌忙拦住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我要赶紧去迷蝶谷,不然耽误了时日可不好。”祁步雨此时心中想的便是早日去往迷蝶谷,向莫有声一问究竟,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伤势。

  却听掌门说道:“这种小事,我早名其他弟子去了,你先好好休息,把自己的伤调养好才是关键。”

  听闻此话,祁步雨不由激动起来,奋力想要挣脱掌门,泪水已然夺眶而出,嘴中不断念叨着:“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母亲,你让我去,你让我去。”

  “你这是怎么了?”掌门自然不知祁步雨与莫有声之间的约定,不由得心中恼怒起来,厉声喝道,“你发什么神经?我说不需要你去了,你这是做什么?”

  而祁步雨已然哭得泣不成声,嘴中支吾念叨着断断续续的话语:“他怎么,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这样,说好,说好了等的,他骗我,他骗我……”

  “你到底在说什么?”掌门是听得一头雾水,只是一直按着还在挣扎的祁步雨,心中担忧却又是惊恼,却不想祁步雨此时竟有如此气力,自己也按她不住,心中焦急,便出手向她胸口一点,将她点晕了过去,这才舒了一口气,与其他弟子一同将她安置回床上。

  祁步雨这反应确实让掌门心中疑惑,便叫来平日关系与她较好的弟子询问,其中包括一年多前与她一同前往迷蝶谷的几个弟子,从她们话语中,终于依稀探得些许蛛丝马迹,不由得叹道:“想不到这孩子竟是如此长情之人。”随后便安排自己的弟子,“你们以后辛苦一下,日夜照看她,不要让她再做出过激举动,也不要让她离开幽笙坊半步。”众弟子应了告退,而留得那掌门独自坐在椅子上叹息。

  有着多人看护,祁步雨再闹也没有他法,而且她心系门派,自然也不会做出伤害同门强行离去的行为,只是一句话也不说地躺在床上,给她吃饭就吃饭,给她喝药就喝下,完全没了生气一般,过了些时日,贺喜的弟子们都回来了,也尊了掌门的意思不去与祁步雨碰面,直到一个月后,她的内伤几近痊愈,但依然不说话,掌门期间天天都过来陪她,开导她,但是她依然不说话。

  又过了些时日,眼看已经到了晚秋,即将入冬,众人已然换上了厚的衣服,祁步雨的情绪好似也稍稍有了改善,有时会在师妹的陪同下出门走走,看着外面的花草,眼中依然迷茫忧伤。

  一日,正当她们如往常一样在外散步之时,只见得几位文人,手拿纸扇,牵着马匹在此游荡欣赏美景,正与几人擦身而过之时,祁步雨忽而一把拽开那人牵着马的手,直接跳上马,向着远方狂奔而去,众弟子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由慌了神,有的想要再夺一匹马追去,但是那些人也反应了过来,死死护着马匹,不让她们再夺自己的马匹,并且嘴中谩骂,因为都是些不会武功的书生,众弟子也不好强行出手,便有弟子说道:“我先去马棚骑马追去,你们赶紧回去告诉掌门,让她定夺。”

  众人应允,便迅速各自行动,随手抛下几锭银子当做赔偿那人被夺马的损失,便都回了幽笙坊,有的去了马棚,骑马追去,但是这点光景,祁步雨早已不知去向,她们也是无处可寻。

  而与此同时,其他弟子也将此时告知了掌门,掌门自是大惊失色,先是震怒,而后又叹气,片刻以后方才吩咐道:“无需多想了,她便是去了迷蝶谷,你们赶紧去追吧,我怕她现在神智不轻,会做什么傻事,你们赶紧跟上,有必要时不必客气,用强的也要阻止她。”

  众弟子得令,也不敢多作耽搁,去马棚取了马,便上马朝着迷蝶谷方向奔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