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十三点2017-03-29 10:405,588

  江湖莫测山外山,不想真有人外人。道是偶然能得见,不想再遇深山中。

  司马焯跟清清姐进了屋子,清清姐便倒了两碗茶水,自己喝了起来,而司马焯也只好坐下,稍稍喝了一口水,见清清姐没有急着问他,便也没有多说,他自幼入白帝城修炼,也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但不想短短十来天,竟连续让他遇到两个,虽然在那无名山中遇到的那个武功着实高得惊人,远超过今天这边震撼,但是眼前这清清姐虽然只是略微几下功夫,也能看得出她绝非泛泛之辈,而且身为一介女流,独自居住在这山村之中,便也是当是有一段属于她的故事。

  想到此处,忽闻清清姐开口说道:“愣着干嘛?你倒是说啊!”

  司马焯闻言,便回过神来,将自己的遭遇告知的清清姐,随后便说:“这话听着一无人证二无物证,确实有些蹊跷,但是事实确实如此,还望清清姐相信。”

  只见得清清姐点了点头,说道:“我便相信又如何?关键是你是怎么想的?”

  “我?”司马焯闻言一惊,不由愣道,“我怎么想?”随即便开始思考起来,自己当时只想着师父的临终遗言,便是要他跑,他自己呢则想着赶紧去那迷蝶谷把事情告知查尽以及莫思祁,置于清清姐问他自己怎么想的,不由有些摸不着头脑。

  “哎,真是个傻小子。”清清姐叹了口气,不由说道,“你想着你朋友,那是你仗义,我相信你,但是问题是你以后怎么办?白帝城可不是什么小门派,到时候你弑师忤逆的消息一经传开,便是全天下都知道有你这么个大逆不道的人了,你要怎么活?”

  司马焯闻言便是一阵叹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将来,这名号便会被天下所不齿,全江湖人人得而诛之之人了,想到此处不由哀叹。

  “叹什么气!”清清姐看他这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由怒道,“你只有两条路,一就是自此隐姓埋名从此销声匿迹,却永远背负这不忠不孝的骂名!”

  司马焯闻言便是一怔,他自然不想背负这等骂名,但是当时在场的说实话只有在后下毒手的楼花间与朦胧,不由说道:“那我又能如何?除非楼花间或者朦胧愿意承认,不然我便无论如何也难以为自己洗冤。”

  “那不完了!”清清姐不由说道,“既然有人能证明,不就是你该走的路吗?既然是他们下的手,必然能有蛛丝马迹啊!你这怕又是怕什么?怕他们不说?你怕这怕那有什么用?凶手不是你,是他们,担惊受怕的是他们,而不该是你!明白吗?”

  司马焯闻言忽而心道:“是啊,我便没做错什么,他们设计加害于我,师父也死得冤枉,我却自暴自弃,全然枉费师父的苦心,我这怎么当的弟子。”想到此处,豁然又重拾信心,不由忍着身上的疼痛,起身拜谢道:“多谢清清姐点播,是我豁然开朗。”

  “说了,谢什么谢!”清清姐不屑地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婆妈之人。”

  司马焯闻言,不觉羞愧点头,正当此时,忽然听到门外马蹄声阵阵,当是来了不少人,清清姐不由怒道:“好啊,这几个臭小子,放他们一条生路,居然还敢去找帮手。”说罢便要起身出门,只听司马焯忙说道:“清清姐,你已帮了我不少,还请不要再插手此事,免得连累了你。”

  而只听清清姐说道:“那难不成让你这半条命送出去?”司马焯闻言不由无话可说,只听清清姐说道,“放心,我只是不让他们进门,我守自己的屋子,天经地义,再说了,要他们当真无赖,那之前便已经摊上了这桩事儿,别多想了,你就安心地坐着,我去赶走他们。”说罢便不顾司马焯的阻拦,直接推开房门径自出去。

  司马焯却也觉得不妥,若是他们当真动起手来,清清姐遇到危险,这便又平白无故给自己多一条罪孽,于是也跟了出去,一出门,便能从那竹篱笆的围栏中望见门前立着十余匹马,随即便听到有人敲门,只见清清姐好不犹豫,直接走到院门前,一把打开院门,不顾外面来了多少人,张口便骂:“哟,刚刚吓得抱头鼠窜的四只耗子,居然又带了那么多只小老鼠一起来送死啊?我是要夸你们有种呢,还是要笑你们找死?”

  只见得之前那个被清清姐拧断手腕的那名弟子指着她破口大骂:“臭婆娘不知好歹!我们之前客气,你却动手!你与白帝城为敌,你才是找死!”

  而此时只见好似带头的一人止住了那人,随即又对着清清姐拱手施礼道:“在下白帝城尹独酌,方才是我这几个师侄无理冒犯,还请姑娘见谅。”

  清清姐见这个人说话相对客气,便说道:“嗯,你这人说话倒还中听,你是他们长辈吧?我就跟你说吧,你们要抓人我不管,我也无意跟你们白帝城结仇,但是呢,这毕竟是我的屋子,你们要硬闯呢,我也绝不对允许!”

  那个叫做尹独酌的听闻此言,不由脸皮有些挂不住了,但还是强打着笑意,说道:“但是你屋中此人,毕竟是我们白帝城的叛徒,你这般维护,不也是难为我们吗?”

  只听清清姐哼了一声,说道:“难为?我这叫难为吗?你们本来好言相说,我便也顺了这个人情,但是偏偏你们有人不识抬举,那不能怪我不尽颜面啊?”

  “那你的意思便是一定要维护此人了?”尹独酌问道。

  “不能这么说。”只听清清姐说道,“但毕竟是我的客人,你们要到我屋子里拿人便就是不能,他若出了这个屋子,我便不会再管。”

  听闻此话,只听得身后一个弟子说道:“师叔,且不要跟这个刁妇胡搅蛮缠了,我们这便直接杀进去,快些拿了这个叛徒!”

  “你敢!”清清姐闻言,不由眉毛一立,厉声喝道。

  但是见此情形,尹独酌也却不畏惧,见身后的师侄们已经纷纷拔出长剑,此时若不顺着众人的意思,也不好交代,于是便拱手一拜道:“既然如此,那尹某只好失礼了。”说罢便抬手就要拔剑,而清清姐忽然抬手按住了他的剑柄,尹独酌无论如何,却也拔不出剑,随即便抬脚踢去,不想清清姐竟快他一步将腿抬起,向下一劈,顿时把尹独酌刚抬起的脚又踢回了地面,尹独酌不由暗探此女不但劲力搞过自己,连身法竟然也快过自己一筹,不由有些焦急,却见清清姐并未停手,而是一拳直接打来,尹独酌见拳势迅捷,不由分说便向后撤去。

  见到师叔落了下风,众弟子们也都纷纷挥舞长剑,向清清姐劈来,却见清清姐毫不躲闪,只是眼神微变,转而为怒,忽然周身散发一股强烈真气,直扑面前这些白帝城弟子,只是一下,便将众人尽数震飞,只是那尹独酌勉强硬接了这一下,没有倒地,却也后退了四五步,不由大惊失色,眼前这个女子竟然有如此身后的内力。

  而在清清姐身后院中的司马焯看到此景,竟然不由联想起在那无名山之中高遇到那位高人的情形,那震开对手的内劲给人的感觉竟如出一辙,只是相对那个高人使用起来更游刃有余一些而已,不由心中也好奇起来。

  而此番一下,清清姐望着眼前倒地的众人,更是不屑,只是对着那个还能勉强接下这一招的尹独酌笑道:“尹大侠,承让了啊,小女子不才,献丑了,但是你们若还不就此罢手,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尹独酌闻言不由有些暗惊,心想:“此女子武功甚是高强,我们决然不是敌手,若再强行硬闯,只怕是讨不得好。”随即便拱手对清清姐施礼道:“阁下好功夫,我等认了。”说罢便示意众人离去,众人当知这女的厉害,而且师叔都要撤了,便也丝毫没了底气,便是纷纷上马,扬长而去。

  望着骑马远去的众人,清清姐不觉笑道:“还白帝城呢?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说罢便关了门,转身往里走,却见司马焯又是如同之前那般傻站在原地,不由说道,“你能换个表情吗?人都走了,进屋吧。”说罢便自顾自进屋去了。

  司马焯闻言回过神,忙跟清清姐进了屋,一进屋中,不由感叹:“清清姐,真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厉害!”

  清清姐却毫不在意地说道:“一般一般啦,你是没见过更厉害的。”

  听闻此言,司马焯不禁又想到那无名山上的高人,不由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不过在下斗胆一说,在下倒还真见过更厉害的。”

  清清姐闻言先是一愣,但也没有多大意外,便自顾自往碗里倒水,说道:“那又如何,天大地大,自然高手众多。”

  “不是。”司马焯随即说道,“我的意思是,他不但更厉害,而且用的内力给人的感觉,跟你刚才那一下如出一辙。”

  听闻此言,清清姐不由手中茶壶竟险些滑落,却也很快又抓住茶壶,不由问道:“你说什么?你见过他?在什么地方?”

  司马焯闻言先是一愣,但见清清姐如此焦急,而且失态,便忙说道:“那边是是几天前了,大概是在十几天前吧,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大概在庐州一代的一座不知名的深山之中遇到的,他出手救了我们几人,用的便也是像你刚刚逼退他们的那一招,只是感觉内息更为强大,他用起来更是游刃有余。”

  只见清清姐听得不由愣神,嘴中念叨着:“错不了,一定是他,一定是他,世上会这招‘威震八方’的,除了我和大相国寺那个小和尚,也就只有他了。”

  听闻此言,司马焯也好奇,不由问道:“清清姐,你在说什么?什么威震八方,什么小和尚?”

  听得司马焯询问,清清姐不由回过神来,忙装作一副无所谓的神情说道:“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罢了,哎,你说你是在庐州一代遇到的?”

  司马焯不是好事之人,见清清姐不说也没往心里去,便回答道:“差不多就是那儿吧,因为后来又往吸走了一天一夜,便快到星垂门的地界了。”

  “原来他躲在那儿啊。”清清姐又自言自语道。

  司马焯听得莫名其妙,不由又问:“你说的他,时那位前辈高人吗?您认识?”

  清清姐闻言,忙支支吾吾说道:“不认识,啊,认识,我也说不清,只是一个故人而已,也是许久未见了。”

  司马焯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的,毕竟那个人如此厉害,也想知道他的来历,随即问道:“那你知道他的名号吗?”

  清清姐听他问,不由忙说道:“我都说了只是与他有数面之缘而已,他也不曾告知他的名号。”

  司马焯闻言便哦了一声,也没再问,只道是看来是没有机会得知这位前辈的名号了,随即便说道:“那感谢清清姐三次救我性命,我司马焯若能洗刷冤屈,便再来登门拜谢。”

  “你又要走啊?”清清姐问道,见司马焯点头,不由有些无奈道,“他们都在外面守着呢,你要一出去,必然立即被抓,你信吗?”

  司马焯闻言,便犯起难来,不由说道:“那该如何是好啊,我就怕夜长梦多啊,还是要将事情早日告知我那些好友的。”

  清清姐想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你便再休息一天,明日天蒙亮你再动身,先翻过这座山,往前五里有个小集市,开门挺早,你便去买一批马,再前往你好友处。”说罢便从柜子中拿出一些银两给了司马焯,司马焯见状忙推辞道:“你已经帮我了这么多次了,我可不能再收你的钱了。”

  清清姐闻言不由有些生气,说道:“我说了,我最讨厌男人婆妈,叫你拿着你便拿着,听到没有?”

  司马焯见清清姐好似真有些生气,不由只得收下,见清清姐拿出那几件衣服给他,说道:“你还是先把这衣服换了吧,再穿白帝城的衣服,恐怕是为自己找麻烦!”

  司马焯闻言便也点头答应,换了那衣服,却没有丢掉,说到底,自己对白帝城还是有很深的情感的,毕竟自幼便在那儿长大,而且师父是为了救自己而死,如此大恩大德不敢忘记,清清姐见他这般,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闲来无事,便问他一些家常,司马焯对这个清清姐不胜感恩,便知无不答,将自己那可怜的身世以及家境都如实相告,清清姐确实在山里隐居久了,却是不知道一些当朝比较有名的人物,虽然她也时常去那山后集市采办物资,但也从不打听这些事情,渐渐地,天色便暗了下来,两人吃了些饭菜,清清姐便让司马焯早点休息,说是到时候喊他起来。

  司马焯确实也累了,毕竟伤也只是刚止住了血而已,没有都好,便也就歇了,而好似刚睡着不久,便听到屋顶响动,便睁眼瞧去,却见得清清姐悠然进门,便忙问道:“清清姐,屋外可是有人?”

  清清姐随即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什么,只是白天有几只耗子不死心,晚上还偷摸上房顶,我便把他们打发走了。”

  司马焯闻言着实又是一阵感动,忙说道:“实在感激不尽,还劳清清姐为我守夜。”

  清清姐则全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别往心里去,以前有个大侠曾教过我,习武便是为了保护他人而习,一分力一分责,这方是习武的真正目的。”

  司马焯闻言不禁感慨道:“这定是一位了不起的侠士啊,哎?莫不是就是那无名山上的那个高人?”

  清清姐不想司马焯竟然这么问,不由愣了片刻,想了想便说道:“算,算是吧,好了不早了,赶紧睡吧,他们这次吃亏以后,决计不敢再来了,毕竟也是名门正派,一次被撞见也没脸来第二次了。”

  司马焯闻言便点了点头,随即又躺下休息了,天还未亮,只见得清清姐把他叫醒,说道:“哎,小子,该醒了。”

  司马焯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听清清姐说道:“我估摸着他们也都睡了,你赶紧,从后门菜园子走,后面有片林子,虽然叶子都快落尽,但是林子算密,你往那儿走相对安全。”

  司马焯闻言便起身道谢,与清清姐悄悄来到后院,清清姐给他一个包袱,说道:“里面有些衣服和干粮,你路上吃。”

  司马焯又是一阵感激,但来不及说出口,清清姐便说道:“记住,里面还有一本拳谱,便是以前教我武功的人所留,你拿去练着。”

  司马焯确实有些慌了,忙推辞道:“这怎么可以?这……”

  “别说了!”只听清清姐厉声说道,虽是厉声,但还是把声音压得很低,只是说道,“我说了,习武便是为保护他人,我也不知怎么地,对你就是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反正这些武功我也不想让它失传,你就拿去练着吧,但记住,若你以后为恶,我便会来取你的性命,听到了吗?”

  司马焯闻言也不由得多说,急忙跪倒在地,对着清清姐拜道:“你的恩情,司马焯永世难忘。”

  “行了行了。”见司马焯拜完,清清姐也好似有些泪水,但还是强压住没有留下,“赶紧走吧!”便扶起司马焯,司马焯起身越过后院的篱笆,忽而又转头但心地说道:“清清姐,那你没事吗?”

  “我能有什么事?”清清姐闻言说道,“他们打得过我吗?你快些走!”

  司马焯心道也是,便也在此拜谢,转身入了林子。

  清清姐望着司马焯离去的背影,不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地方我也不能待下去了,庐州,好,我这便来庐州找你。”说罢便转身回了屋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