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十三点2017-03-30 15:125,248

  得救一时知奇遇,再将投身危险中。

  司马焯趁着天色灰暗穿过林子,但因为周身阵痛行走相当缓慢,但刻不容缓,就这么赶着,到了山后的小集市也已经时近晌午,于是便取出身上的干粮,对付着吃了几口,又买了一匹看上去还过得去的马匹,便径直奔向江浙一带。

  又连夜行了一日便来到了嘉兴,刚进得城,便远远望见太湖所在,便策马前行,而就在此时,忽然之间前面一阵骚动,只见得一帮身着斗笠背着长刀或者棍棒的汉子,正拿着一张画像四处在查问此人,不由有些好奇,但是他自知现在去那对岸迷蝶谷重要,便也驱使马匹往那湖边行去,不过这在查问的人基本满城皆是,行到一半,便也有人拦住他的去向,只见那人拿出一张画像,对着他比了又比,不觉有些发愣,司马焯见他发愣,便好奇地朝那张画像看去,不由大惊失色,这画像上的人分明与自己相似,那人便是因为这个方才在犹豫,但这些人他人不认识,估摸着应该是江湖中人,当不认识他,便抱着搏一把的心态,率先开口问道:“请问兄弟,这人是谁啊?为什么好像跟我长得有点相似?”

  那人闻言反而有些疑惑,想这两人虽然很像,但是他却好似很镇静地问,便就想着探探他的口风再说,便说道:“我们是嘉兴南湖的南湖帮,前些日子托星垂门和白帝城两派相求,说是画上此人可能要来南湖,要我们这两天帮忙查看,如果发现,就直接拿下。”

  司马焯一听,便知道此画上的人必是自己不假了,随即便想为什么消息如此之快?转念一想,朦胧知道他与查尽以及莫思祁是好友,此时有难也必定会前去求助于他们,想到这里便也了然,随即便依然故作镇定说道:“星垂门?白帝城?这两个门派貌似很大啊?”

  “那可不?”那人说道,“这都是有上百年历史的门派了,江湖地位搞得很,我们老大都要给他们一些面子,老大也说了,如果能帮他们抓住这个人,定有不少好处可得。”

  司马焯便点了点头,说道:“那么这人是犯了什么事啊?”

  那个人好似这张嘴也是不紧,居然又问必答,随即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听说他奸污星垂门的弟子在先,怕被白帝城城主责罚便先下手为强杀了白帝城城主,这胆子你说够大吧?”

  司马焯心中不甚苦楚,看来此事已经传播各地,自己便纵有百口也难再辩驳,唯有待到日后找得机会,让楼花间或者朦胧亲口说出实情了,想到此处,便又笑着说道:“那真是太不幸了,我居然跟这家伙长得那么像,你说,要是我被别人误以为是他给抓了,岂不白白受罪?”

  那人闻言,心想着这应该真的只是像而已,听得口气也似有些唯诺,不像那种大奸大恶之徒,随即说道:“哎,没事,最多关上几天,白帝城的人又不是不认得他,发现抓错了自然也就放了,你担心什么?”

  司马焯一听忙慌张地说:“那,那你是要抓我?”

  那人见司马焯如此慌张的神态,不由觉得好笑,随即说道:“看你这单薄的身子,谅你也不是能有杀白帝城城主这种本事的人,算了算了,你走吧。”

  司马焯做出一副好似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说道:“那便谢了兄弟。”那人也不再理会他,便摆了摆手,随即便又往前走去。

  司马焯见他走了,便驱马继续往湖边走去,只问得身后那人好似遇到了同伴,他同伴问道:“你朋友啊?聊那么久?”

  那人说道:“不是,就是个看着跟画上有些相似的人,多问了几句,只是个懦弱的文人,便让他走了。”

  “文人?”那人一听他的话,又举头看去司马焯渐行渐远的背影,打远便望见他手持的长剑,不由急道,“文个屁啊!文人拿剑啊?文人还骑马出行啊?”

  那人一听说道:“不会吧?但我看他的样子软塌塌的,好似很柔弱啊?”

  “你忘了?报信的说了,这贼人逃离之时,已经身负重伤,这当然软塌塌的啦!”那人焦急地说道。

  听闻此言,司马焯心头顿时一凉,只听身后那人朝他喊道:“哎!那谁!等一下!”

  司马焯问言也不回头,猛然策马狂奔起来,身后那人见他策马便跑,当是心中有了数了,忙怒道:“要死,看来还真是!”

  “真是个屁!赶紧叫兄弟们,追啊!”身边那人赶紧说道,随即二人便开始四下招呼兄弟起来。

  司马焯骑马狂奔,眼见要到渡口,只见得忽然呼喊声传来,四顾一看便是有二三十人从身后以及两侧跑来,不由心道不好,便想再骑马加速,却见那些人手中甩出绳索铁链,只顾照着自己以及马腿甩来,不由多说,也不顾及身上的伤口,司马焯翻身便跃下了马,刚一落地,便觉得周身剧痛,便觉得几处伤口好似又裂了开来,献血已经沾湿贴身的衣物,便在此时,那些南湖帮的人已经赶到,朝着他便迎头打来,司马焯自知躲闪不掉,便一运功,将真气凝于掌中,奋力拍出,几张,与那些棍棒相交,便将他们震飞几丈,再回看马匹,已然腿上被绳子锁链缠住,倒在地上,不由得他多想,便抬脚狂奔,朝那渡口跑去,但刚跑出一步,便见又一波人赶到,不由分说,便向他攻了过来,司马焯此时周身剧痛难耐,但也只得出招抵挡,幸好这些南湖帮的人武功都是平平,只会些招式而已,而是几人也好对付,只是司马焯忍着伤痛便是也不好发挥,勉强逼退众人,便又自顾往那渡口跑去。

  临近渡口,却又被他们追上,不由得只能拔剑相向,众人见他拔剑,不免也有些发怵,毕竟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身负重伤且赤手空拳的司马焯,现如今他拔出长剑,便是再有胆子也不敢贸然上前,再说,此人可是传闻中能杀白帝城城主的人,应该是个武功高强之人吧,于是,二十几人,便围作一团,而司马焯则步步后退靠近渡口,而那些人也慢慢靠近,却也不敢上前,直到一艘小船之前,司马焯见那个船夫坐于船上,看着眼前众人的架势,便缩着身子,躲在船尾,只听司马焯背对着他对他说道:“船家,可否带我去对岸迷蝶谷方位。”

  那船家看他被雄霸南湖一代的南湖帮围堵却不落下风,当是个厉害人物,便知惹不起,但如果答应,那便是与南湖帮作对,此时当真左右为难,司马焯见他不答话也知道这船家是怕了,但此时已到南湖边缘,便是无路可退了。

  正当此时,只听远处阵阵马蹄声,随后便见得一群身着白帝城服饰的男子策马奔来,带头的便是那个名为尹独酌的师叔,他来到司马焯跟前,说道:“司马焯,你还是不要再抵抗的好,同我回白帝城,免受皮肉之苦。”

  司马焯不由说道:“尹师叔,我知道我此番如何辩解也没有用了,但我还是要说我是被人陷害,此番如果跟你回去,那是必死无疑。”

  尹独酌闻言依然以规劝的语气说道:“如果你是被陷害,那更应该与我回去,我等必然能还你个公道。”

  只见司马焯闻言只是不住摇头说道:“当中问题着实复杂,师叔还是先放我走吧,日后有机会必然向你们说明原由。”

  “现在说与以后说有什么不同?”那尹独酌不由有些奇怪。

  而司马焯当真是无法一下子解释清楚,便说道:“情况着实过于复杂,我现在没有办法相告,纵使相告你们也难以相信,师叔,你若信我,便放得我去,我便定当会想办法来向你证明我是冤枉的。”

  “荒谬!”尹独酌不由喝道,“你说不清楚,还想我放你?那我怎么向你死去的师父交代?怎么向星垂门的人交代,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不然别怪我们动武。”

  司马焯闻言也知当真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便想着如何才能脱身,忽然之间,只觉得一条铁链甩来,司马焯眼见着铁链却只能仓促躲闪,却也被铁链正中额头,不由献血淌满面庞。

  尹独酌也随即一愣,打眼看去竟是一南湖帮的人甩过去的,不由怒喝道:“我们白帝城的事,轮不到你们南湖帮插手!”

  那人本来也是看着司马焯好似松懈防备想要抢个功,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惹怒了白帝城的人,不由得只好赔笑一声,便不敢再言语,而正是这个空档,司马焯一跃上船,拿剑指着那个船家说道:“对不住了,赶紧带我离开。”

  尹独酌见司马焯竟然钻了他的空子,不由翻身下马,来到渡头,喝道:“司马焯!不要一错再错。”

  见尹独酌也要跃上船,司马焯不禁赶紧将剑抵在那船夫咽喉,说道:“师叔,白帝城是名门正派,显然不会因为捉拿一个犯人而害了一个无辜百姓的性命吧?”

  尹独酌闻言便也不由得止住脚步,确实,他们打着白帝城的名号出来,便也接受着全天下的目光,若此时如果要动手,便十拿九稳能拿下司马焯,但是却保不定这个船家的性命,到时候全天下都会说白帝城毫无人情,为了抓人不顾普通百姓的死活,听闻此出,不止尹独酌,其他白帝城的弟子也有些犹豫。

  那船家本身就害怕,如今看到司马焯满脸血污,活像一个地狱阎罗,不由颤颤巍巍说道:“英雄,这事与我无关啊,求你放我一马吧。”

  “别多说!”司马焯狠声说道,“叫你快快划船离开,便不会伤及你的性命!”

  船家本就是个靠船渡为营生的普通人,当然以性命为重要,听他这么说,也不由得他多想,便解了船绳,拿着船桨,点着岸驶船离远,掉转头去,向远处划去,而那些白帝城以及南湖帮的人眼见着船渐行渐远也只能在岸边呆呆观瞧,只听得一名弟子问尹独酌道:“师叔,这可怎么办?”

  尹独酌想了一会儿便说道:“现如今只保得那个船家性命重要,他此番定是要去那迷蝶谷,我们稍后便前往要人,我就不信莫有声敢公然与白帝城以及星垂门为敌。”

  那些弟子闻言也纷纷认同,想那莫有声本身就独来独往来得逍遥,虽然不与他们来往,却也从没有任何摩擦,此番如果是强护这个白帝城叛徒,便是公然与白帝城为敌,想到此处,便也没再多说。

  而那司马焯见已经看不到岸边,便松了一口气,放下剑来,坐下身子,捂住了额头,对那船家说道:“船家,对不住了,我知道你有苦衷,想我这番挟持你,到时候南湖帮也定不会为难于你。”

  船家见刚刚那个凶神恶煞的司马焯话锋突然柔和,但又看他那满脸是血可怕的样子,便还是不敢多言,只是颤颤地答应,司马焯见真是把他给吓坏了,便也没多说什么,便用力捂着头上的伤口,身子却越发的疲软。

  不多时,船靠了岸,司马焯便奋力站起身子,摇摇晃晃下了船,想着也对不住这个船家,便掏出那清清姐给他的银子,一股脑儿都给了那个船家,那个船家也不敢多言,颤抖着手接过那些银子,便转身跑似的,划动着船,远去了。

  而司马焯则当即转身走入林子,拐了几下便来到迷蝶谷的谷口,迷蝶谷的看守见到如此吓人造型的一个人摇摇晃晃靠近,忙上前阻拦,问道:“你是何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司马焯几乎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如今已然到达迷蝶谷,更是心中一口气卸了大半,随即说道:“我,我叫司马焯,是,是查尽和,和莫思祁,的,的好友,如今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们,还,还望,还望通传。”此言说罢,便晕倒在地。

  这便是司马焯这几日的遭遇了,他将这些事原原本本地说完,只听得查尽与莫思祁大惊失色,而那查尽更是气氛,随即怒拍桌子,说道:“那个圣女,着实可恶,当初我就不该放过她,如今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了!”

  莫思祁也万分恼怒,说道:“他们星垂门真是丧心病狂,灭了落霞派,居然想动我们迷蝶谷!”

  “对了。”说到这儿,司马焯忙说道,“莫姑娘,还请告知莫谷主一声,此事非同小可。”

  莫思祁闻言便点点头站起身要出去,可刚走到门口,心想着司马焯不顾自己安危,还拼命前来告知,着实倍受感动,不由得又鞠躬谢道:“谢谢你,司马大哥。”说完以后方才开门出去。

  而莫思祁出门去了莫有声的书房,将事情告知以后,莫有声也不觉大怒:“可恶的圣母!我平日与她井水不犯河水,居然想动我迷蝶谷!”

  “可不是嘛?”莫思祁说道,“我们平日根本不与他们来往,他们却一心想要除去我们迷蝶谷,实在可恶至极。”

  而此时,忽然有弟子前来禀报,说是谷口来了几个自称是白帝城的人,前来讨要司马焯,莫有声闻言不觉更是恼怒:“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莫思祁便也说道:“爹爹,司马大哥是我和尽哥的好朋友,如今又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把事情相告,我们不能把他交出去!”

  莫有声心中自然有数,但却怒气难消,便对那报信弟子说道:“你就说我不见客,叫他们回去!”

  那报信弟子应了便出谷相告,而白帝城所来之人便是尹独酌以及几名弟子,并未全部过来,尹独酌听闻那迷蝶谷看门弟子所言,面色不由阴沉下来,说道:“你迷蝶谷若不交出我白帝城叛徒,便是公然与白帝城交恶,他日也休怪白帝城翻脸无情!”

  那看门弟子也有些骨气,也不退却,说道:“这反正是我们谷主的意思,你便回去吧,我们谷主说了不见便就不见。”话说完,便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不再理会几人。

  而那尹独酌吃了闭门羹,更是恼怒,身后的弟子也甚是不快,随即说道:“师叔,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尹独酌想了想,便说道:“凭我们几个,别说跟莫有声交手了,便是这迷蝶阵恐怕也闯不过去,我们还是回去,把这个事情告知城中众人,让大家商议如何是好。”

  那些弟子闻言,也不由得同意,毕竟莫有声的武功是众所周知的,仅凭他们几个决计是打不过的,而且确实,这迷蝶阵是出了名的诡异,便是有进无出,所以再在此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也应了尹独酌,转身离去。

  见他们确实走了,那看门弟子便再回去禀报,莫有声闻言也不动声色,而莫思祁则心道算他们有自知之明,便拜别了莫有声,回到了司马焯的房间,陪同查尽一起照料司马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