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别有洞天(二)
李思颖2017-03-21 19:522,842

  郑骥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爷爷坐在丝语当年的织布房里,一动不动,就如同自己在年少时看到的那样!而这次,是真的死了!

  “爷爷!爷爷!”

  郑骥哭着扑上去,抱着爷爷的尸体痛哭了起来!

  接着冲进房间的是皇甫锡余,他同样不敢相信这一切,这不是真的,这是在做梦!可郑骥的哭声让他明白,这就是残酷的事实!

  皇甫锡余失声大哭。没有郑爷爷,就没有他皇甫锡余的今天!他把自己当做亲孙子一样的教导和疼爱,甚至有时多过郑骥。这样一位慈祥的老人家,居然,居然!皇甫锡余的内心被说不出的一种被撕裂的悲痛充斥着。

  随之而来的就是家中叔伯们,婶娘们也从后堂匆匆而来。郑家堡上下顿时哭声一片。

  此时,羽丝会上的很多商户也很快知道了这个噩耗。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否还要继续比赛下去。

  当然,订婚的事情,只能暂时或者一直搁置。毕竟这个家里除了郑老爷子,谁也管不了郑骥,更不要说还有接下来的守孝三年,任哪个姑娘家都不好等下去不是。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又怎么了!小姐又变卦了?”

  钟知府此时已经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了。一看管家跌跌撞撞的进来,慌忙问道,

  “不是的!是郑家!郑家出事了!”

  “什么!郑家?出什么事了,你赶紧说呀!”

  “是郑老爷子,他过世了!”

  “啊!”

  钟知府大吃一惊,怎么会呢?昨天还见到他老人家,怎么今天就……

  “唉!快,赶快备轿,我要去郑家!”

  钟知府哀叹着吩咐了一声。今天的事情接连的出来,不是见到那个怪物郑骥,就是要面对死去活来的女儿!看来,是自己这条老命上辈子一准儿没做什么好事啊!

  管家黎叔不敢怠慢,急忙一路小跑了出去。钟知府也跟着后面快步走了出来。

  “小姐,小姐!快点开门啊!”

  “是不是我爹来了?你让他等会儿啊!”

  “小姐,不是老爷,你赶紧开门啊,出大事了!”

  “咯吱”一声,门开了,

  “啊!鬼呀!”

  丫鬟翠儿顿时瘫倒在地,露出惊恐的目光。一个伸着血红色舌头的吊死鬼站在了自己面前!!!

  “什么鬼呀神呀的!是你家小姐我!快点起来!”

  看到把翠儿吓到了,钟慧急忙把口中的红舌头道具拿了下来。

  “啊!真的是小姐呀!您吓死我了!干嘛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啊!”

  “还不是唬我爹用的嘛!哎,刚才你说出大事了,什么事?”

  “是这样,刚才黎叔派人过来告诉您,郑家的郑老爷子过世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羽丝会暂停了下来,郑家堡举行了隆重的丧礼。

  由于郑家堡的地位,所以前来吊唁的客人非常多,加之前面来参加羽丝会的。顿时,郑家堡和周围几十里都是满是人。

  郑骥和皇甫锡余陪同郑家的叔伯们一同为郑老爷子守灵。

  “锡余,爷爷虽然八十多了,可是,怎么就突然离世了呢?你绝不觉得里面有点什么?”

  面对郑骥突然提出的问题,皇甫锡余一脸的不知所措,

  “这……我没想那么多。”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吗?”

  “为什么?”

  “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也是这样,爷爷就坐在那里,我当时以为爷爷死了,还跑出去大喊大叫去找大人。就是那一次,爷爷告诉我,他的寿命是写在一块血玉牌上的,如果有一天血玉牌碎了,那才是他寿命终结的日子。可是,我刚才看了,血玉牌就挂在爷爷的胸前,没有丝毫的破碎!”

  “啊!爷爷的寿命怎么会写在血玉牌上呢?”

  “我也不明白,我只知道那块血玉牌是丝语奶奶留给爷爷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去爷爷的房间查一下!我必须要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的!我陪你去!”

  正在这时,大伯走过来说,

  “小骥,你和锡余从昨天就一直没有休息连饭也没有吃,先去休息会儿吧!这里还有我们呢!千万不要把身体累垮了,那样,爷爷在天之灵也会不安的!”

  “是!那小骥就和锡余先退下了!”

  大伯的话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于是,他俩对视了一下,便叩头暂离了灵堂。

  “爷爷房间平时不让人进,说不定能找到点什么。”

  郑骥边走边说,转眼便来到了郑老爷子的房门口。

  刚要推门进去,发现房门被锁上了。

  “锡余,赶紧把门打开!”

  皇甫锡余掏出随身的银针,很快将锁打开了。

  推开房门,一股异香迎面扑来。

  “快点闭气!”

  皇甫锡余马上提醒郑骥,同时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从中倒出两颗红色药丸并分给了郑骥一颗,示意他立刻吃下。

  然后两人马上背靠背此时观察着房间,生怕再有什么变故发生。

  奇怪的是,他们找了好一会,也没有在房间里发现异香的来源。

  正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皇甫锡余突然发现床前摆放鞋子的鞋踏让人感觉有些别扭。

  本来,鞋踏就是紧挨床,用来摆放鞋子的。按理说是要和床平齐摆放,可此时的鞋踏却是摆放的歪歪斜斜的,似乎摆放者当时非常的匆忙。难怪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这种情况平时小户人家都不会出现,更不要说郑家这样门户的,又是郑老爷子的房间。这让皇甫锡余的心里颇为不解。

  “小骥,你看那鞋踏!”

  “咦?就是啊,好奇怪!”

  于是两人开始慢慢靠近鞋踏。仔细观察之后,皇甫锡余发现地上有鞋踏移动的痕迹。于是,他们按照这个开始移动鞋踏。

  突然,“咔嚓!”一声!床后的墙面缓缓开启,一道昏黄的亮光从里面透了出来!

  郑骥和皇甫锡余惊讶的对视了一眼,迅速走到打开的墙面前。

  “走!”

  “走”

  两人几乎同时出口。

  进入开口处,一个长长的阶梯通向深处,一眼望不到底部。于是两人各种不约而同的拿出自己的随身的暗器,紧紧的捏在手中,随时应对发生的状况。

  台阶的两侧每隔几米都在墙壁上摆放了夜明珠,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明亮,起码几米之内都是很清晰的。这样大约走了半个时辰,脚下的台阶分成了左右两个阶梯。

  “怎么办?是分头走,还是?”

  悲痛和疑惑让郑骥有些急躁,爷爷的房间里怎么还有这么个地方,自己从来也不知道,现在面前又有两条道路,该怎么办?

  “现在还不知道前面会是什么情况,我们两个不能分开,先往右边,走!”

  “嗯!”

  郑骥点点头。

  又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三棵血红色的珊瑚,在夜明珠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的华贵。

  “锡余,这些珊瑚居然在这里!你说是不是丢失的那三棵?”

  “赶紧找找有没有那个断了的!”

  当初皇甫锡余初到郑家堡的时候,看到有三棵红色的珊瑚。由于皇甫锡余之前没有见过,所以非常好奇的围着珊瑚不肯离开。后来郑骥也过来和他一起玩耍,两人还不小心将其中一个小枝丫碰断了。

  当时两人怕郑老爷子问起,就用浆糊将断掉的粘起来。

  后来,听说丝语不是织布累死的,而是因为这红珊瑚死的。再后来,听说红珊瑚不知被什么人偷盗走了。

  可是此刻立在这里的会不会就是当初的那三株呢?

  “锡余你看!!!”

  郑骥瞪大了眼睛,指着其中一株。那被粘的歪歪扭扭的小枝丫已经证明了一切!

  正当他俩还在惊讶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铜盒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