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冲喜,一身白衣?
莫等闲2020-04-23 14:031,845

  “杀了你九点钟方向的红衣女人,这一次决不允许失手。”

  循着耳麦里的吩咐和提供的坐标位置,莫清晓锐利的视线径直锁定了一个高隆着小腹的女人。

  自己最后一次任务的目标竟然是这个怀着孕的慈善家。

  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区区几年来已经解决了许多难民区的问题,绝不是自己应当下手的。

  莫清晓一怔,却听到了熟悉的枪声从身后响起。

  组织已经不再相信自己了?竟然还埋伏了其他人!

  “莫清晓!你疯了!”耳麦里咒骂的声音似乎还在呼啸着。

  可再来不及思考其他,一切喧嚣似乎都被子弹嵌进血肉的声音所阻隔。

  只能看见大厦的门口,一个容貌清丽不俗的女人身手极为利落地扑向了一个孕妇,为她挡去了子弹!

  莫清晓的身体已经停不下来,护住孕妇后就只能狠狠地撞上了玻璃门,喷出的血将玻璃门也染得殷红。

  发带散开,一头长发凌乱披散下来,她嘴边似乎还擒着一抹极冷艳的笑意,最终安心地闭上双眼倒在了地上……

  北均国,仁宣三十九年九月初八的秋夜。

  朱红色的宫墙在一盏盏的宫灯照射下极为鲜艳。

  “奴才恭迎小主,起轿!奏乐!”

  宫道上一乘大红花轿被几个身着朱红色衣裳的太监抬起,朝着前头的内宫门而去。

  长而悠扬的唱词在喜乐中响起。

  一晃一晃的大红花轿内,一个身量纤细的女子毫无反应,仍旧是软软地瘫坐着。

  她头上盖着大红的绣花盖头,华丽不凡,可身上却是披了一件犹如素缟的白衣,同这喜庆的场合格格不入,甚至有些诡异的气息。

  突然轿子猛地一晃,里头的人儿也一头撞在了轿厢内,一声闷哼微微响起。

  猛地睁开眼,眼前却漆黑一片。

  莫清晓眼眸一紧,晃晃悠悠的感觉和喜乐的声音袭来,让她猛地一怔。

  自己不是中弹了么?

  她一把扯去眼前那块碍事的布,迅速地伸手摸了摸胸口,却发觉没有伤口!

  “奴才恭迎小主,入踏枝门!”

  莫清晓掀开帘子的动作一顿。

  突然一阵阵从大脑深处的痛意袭来,她紧紧咬住了唇,紧闭双眼以此抵挡痛楚。

  一幅幅、一面面的画卷不断在脑中交织纠缠,仿佛跌碎了的镜子不断地拼凑,锋利的边缘划得她剧痛难忍。

  作为组织中的佼佼者,莫清晓足够冷静理智。

  待到莫清晓缓过神,一双美眸再次瞥了眼手里攥紧的红盖头。

  这时候她已经极快地整理清楚了自己穿越的处境。

  原主是将门世族莫家长房嫡长女,谁知道一向懦弱无能的废物竟然被批为命格尊贵,还为此被纳进宫为久病不愈的皇帝冲喜。

  今日正是入宫的大喜日子,可原主的记忆却只停留在了前一天的夜里。

  不过喝了碗清水便再没了知觉,来不及细想这其中缘由,莫清晓的思绪已经被喜乐冲击地七零八落。

  入宫给重病的皇帝冲喜?

  她还没来得及感慨这命途多舛,这时从帘子外头不经意洒进的一缕灯光让她看清了自己的衣裳。

  随后她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她满目惊悚地望着自己一身的白衣,心里陡然一冷。

  怎么会是一身白衣?

  本就是个用来冲喜的小角色,居然还穿了这一身的白衣?

  莫清晓猛地蹙起眉头。

  是什么人要害自己?还是说要借自己这个废物来害整个莫家?

  藐视、冲撞皇威可是以下犯上的大罪,这是要灭九族的吧!

  莫清晓快速地镇定了下来。

  外头的喜乐还在奏着,轿子也不缓不急地前进着,她没有办法,只能挺直了背脊端坐着。

  如果有人要害自己,一定会在前面等着。

  不管是什么龙潭虎穴,她莫清晓连死也经历过了,还怕什么?

  过了许久,轿子终于停住了,外头一阵尖细的声音高高响起,“太和殿上下恭迎小主!”

  “奴婢扶小姐下轿!”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莫清晓的脑子微微一转就记起了这声音是自己唯一的贴身侍婢秋娘的。

  莫清晓一双好看的眉头紧蹙,眸中也闪过了一丝利光。

  难道是她迷晕甚至害死了原主?这一切也都是她做的?

  随后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进来,没有半点粗糙,上头戴着的玉镯玉质温润,华贵不已。

  这几乎不像是个伺候人的奴婢。

  莫清晓眸光更加犀利,记忆渐渐浮出脑海,她也更加确定了。

  这些年来,这个秋娘除了欺辱原主以外似乎就是在监视着原主,这一回是打算下手相害了?

  这是古代的宫中,由不得半点疏忽。

  莫清晓只得是按捺住了所有情绪,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缓解紧张,随后快递地将手中的红盖头盖了上去,可一身的素白衣裳仍是在花轿内显得触目惊心。

  帘子正要被那只手掀起,突然喜乐骤停。

  殿门内慌乱一片的脚步声和瓷器摔碎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还夹杂着抽泣声和呜咽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