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将莫氏请下轿
莫等闲2017-03-17 15:501,732

  再没有人有空闲来管这一乘花轿,进进出出的脚步声不断在帘子外头响起。

  莫清晓刚刚松了口气,立刻就紧紧皱起了眉。

  当的一声,肃穆沉重的钟声响得人心神大震。

  这是丧钟的声音啊,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在心里默默数着,七下、八下、九下!

  “皇上……驾崩了……”

  悲戚的声音响彻,一时之间殿内殿外大大小小的人物皆是跪伏在了地上。

  花轿内的莫清晓也是脑子里轰的一声。

  乱了!真是要乱了!皇帝居然就这么死了?

  她一把扯去了红盖头,刚要掀开帘子出去就低头看到了自己一身的白衣。

  她抿了抿唇,收回了手,这时候出去,一身白衣的自己不就成了克死皇帝的罪魁祸首?

  她再次脸色镇定地坐下,心里却暗忖着要是能有人下令将这轿子轰出宫也好啊……丢人也比丢命来得好。

  很快殿内响起了太监尖细的声音,抑扬顿挫的声音念着文绉绉的东西。

  在这个节骨眼上,很明显,读得是传位诏书。

  “慕容彻领旨。”

  莫清晓听到了这声虽然低沉却极为冷冽的声音,那里头的冷漠和冰寒让她顿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在压迫着神经。

  仿佛外头那就是高高在上的万神至尊,在俯视苍生。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呼声不断,响彻太和殿。

  “快把花轿送出去,快啊!先帝薨逝,新帝登基,这莫家女哪来的就赶紧回哪儿去吧!别在这杵着了!”

  一个换上了白衣的太监轻蔑地望了眼那花轿,快速地带着人就要抬走。

  花轿里头的莫清晓总算是心里一松,能离开这里就好,不然出了这花轿就是死路一条。

  这时花轿旁跪伏着的秋娘却是微微抬眸,眼里皆是阴狠和不甘,她见这几人要抬起花轿,忙扑了上去。

  她放声哭喊道:“我家主子已经入了宫,怎么能就这样被轰出去?!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我们主子可是清清白白地进来了,怎么能受此侮辱!”

  这秋娘高高的哭喊声哀哀欲绝,顿时就盖过了整个太和殿的呜咽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莫清晓的心里猛地一沉,更加确定了这丫鬟是要自己和莫家永世不得翻身!

  她紧紧攥起了拳,面色却愈加冷淡和深沉。

  慌乱和无措是弱者的掩护,她是从未出过错的莫清晓,怎么能在这千年前的冷兵器时代栽在一个丫鬟手里?

  外头,那群太监忙要去拉开这个挡路的随行丫鬟,可秋娘却紧紧揪着轿子,不肯让人接近分毫。

  “住手!”带着威严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一个保养得宜的华贵美妇敛了泪意缓缓走来。

  “奴才叩见陈太妃!”几个太监慌忙跪拜。

  秋娘这时候才算松了口气,她偷偷抬眼瞧了陈太妃一眼,以眼色示意,微微颔首。

  陈太妃这才勾起了一抹冷笑,锐利的视线几乎要穿透轿帘。

  她回身对着高台上刚刚登基的新帝慕容彻盈盈一拜,“妾身陈氏奉先帝之命代执后宫凤印,还请皇上将这件事交给妾身。”

  站在高台上的黑衣男人正是刚刚登基的北均新帝慕容彻。

  慕容彻身材挺拔伟岸,一袭黑衣在亮如白昼的烛光下气势卓然,虽只是静静伫立着,却如夜一般深不可测,高高在上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压迫感充斥着整个太和殿。

  “准奏。”

  他薄唇轻启,一对冷眸微眯,随后淡淡扫了殿门的花轿一眼,淡漠的模样满是与生俱来的高贵。

  陈太妃这才直直地挺起了背,眸中闪着说不清的光芒,朗声吩咐道:“将莫氏请下轿!”

  新帝都甩手不管了,莫清晓最后的希望也泡了汤。

  她咬了咬牙,这外头的形势对自己是大大的不利,这陈氏太妃大概就是秋娘背后的人了。

  有了陈太妃坐镇,秋娘更是眼里充满得意和阴狠,自己跟了这个废物小姐这么久,总算也该起点作用了。

  她眸中闪过一丝狠厉,随后一把扯开了轿帘。

  众人只见到她脸色大惊地跌坐在了地上,随后就伸手颤颤巍巍地指向了轿子里,结结巴巴道:“小姐……小姐你这是……你……”

  “求求太妃娘娘了!饶了我们小姐吧!小姐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被人迷惑了心智!饶了她吧!求求您了!”

  随后她朝着陈太妃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磕头的声音极响,惊得众人都忍不住去看那轿子。

  却不料那骄中的人儿却抬脚径直走了出来,身材纤细的莫清晓背脊挺得笔直,昂首抬头间自有一股清贵的风华。

  随后全殿皆是一片哗然,这莫家的废物嫡长女当真是失心疯了不成,竟然一身的素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