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吴真2017-03-21 10:572,080

  四人起身:“事也说完了,天也很晚了,各回各家安眠了吧。”

  马想翼也站起来:“留步,留步,都给我站住,回来坐下,事情还没说完呢。”

  裴得机:“没完了是吧,什么事情一个多时辰说不完。”

  张德茂:“老马,就为了过你的嘴瘾,这么折腾我们不合适。”

  吴长策:“就是,平时我们都忍了,知道你是为生活找点寄托,可现在这状况,全靠睡觉养养气力了,再这么折腾下去,我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咱们交情是不错,可你也不能让我们舍命听你闲唠。”

  马想翼:“都是朋友,干嘛说这么伤人心的话,就不能拼将一死酬知己,聊到半夜不着家。”

  万两:“在这睡也行,这不考虑到你家床铺也不宽敞不是。”

  马想翼:“各位,打起精神来,听我说完,保证给你们床也睡不着了。”

  裴得机:“那你可小看人了,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打发时间的,只要给个能躺的地方,我让你看看我的睡眠状况,三四个时辰也就是起步,五个时辰也就是打底,后面才算正式开始,有次我在山坡上醒来,发现太阳的轨迹有些怪异,后来我才明白,并不是什么奇迹发生了,只是我多睡了十二个时辰。”

  吴长策:“你这也没什么,要是冬天还没过去,我让你们看看人是怎么冬眠的。”

  马想翼拍案而起:“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吗,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吗,忆往昔想今朝,吃了睡睡了吃,还能不能有点追求,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怒其不争更哀其不幸。”

  万两:“是不幸,要说睡觉,那也得吃饱喝足了睡着舒服,饿着睡那就差多了,首先不容易睡着,睡着了吧也是辗转反侧不安稳,醒来还容易犯恶心。”

  裴得机:“想不到万两兄弟也是有追求的人,只是没摊上好世道,还说什么呢。”

  马想翼拍案而起:“看你们这没出息的样,气死我了。”

  四人不满地看向马想翼,裴得机:“看你这副样子,我怎么忽然想起我爹来了,他老人家当年就是这么地仗势欺人,但你毕竟还差这么一个身份不是,也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万两:“就是,我爹都没这么说过我,他老人家走的早,没来得及。”

  马想翼:“各位父亲的职责我无意承揽,我们的意思是有本质的区别的,老子不相信儿子是没有办法的事,朋友相信朋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我也就能找到你们几个了。”

  吴长策:“你这什么意思,你是要我们重新杀回江湖吗,不行,就那么在江湖上呆了几年,给我留下多少后遗症啊,胃下垂了心缺血了,肺污染了肝气坏了,神经还衰弱了,天天睡不着觉,睡着了还做噩梦,现在好不容易不做噩梦了,你又要给我拉回去。”

  马想翼:“谁说要杀回江湖,这种事是我的风格吗,和我的胆量匹配吗,我们是悄悄的潜入,只有天知地知----。”

  张德茂:“天都饶不过我们,我们曾经可是发过毒誓的,从此不再踏入江湖。”

  马想翼:“那就在这饿死吧。”

  吴长策:“老马,你也不看看我们现在这情况,一旦被仇家认出来也是个死。”

  张德茂:“和村民起点冲突,我们都没占过便宜。“

  马想翼:“那是你们,我可是英勇不减当年,暗器使的还是那么出神入化。”

  张德茂:“是英勇,每次有事连人影都没见过。”

  马想翼:“老张,你这是在恶意抹黑我的履历,难不成你想上位,休想,我过去的历史光彩照人,人所共鉴,就说和周围村子因为争水引起的械斗,我哪次在家里躲着不加入。”

  张德茂:“是,就抱着些烂砖碎瓦在那飞。”

  裴得机:“你怎么能随便扔砖头呢,得拍,双臂运力,找准对方的要害,出手如电,砖碎人倒。”

  马想翼:“那不是离得远吗,只能抛,被砸中了也没几个能起来的。”

  张德茂:“净误伤自己人,还说什么给大家掠阵,都被你放倒了。“

  马想翼:“我这是不逞匹夫之勇,我们村里有纠纷打斗,我就从不拍砖头,咱不干推波助澜的事,就舍了命的在中间拉架,挨了拳打脚踢也告诫自己这是误伤,忍着不要还手。”

  吴长策:“拉的都是偏架,抱住一个就不撒手,就那么让另一方招呼,我在旁边都替他怀里的人恨的牙痒痒,结果两边的人都先招呼他了。”

  马想翼:“你们干什么,谁是大哥,你们跟谁混的,和我这么离心离德,就不怕我将来找后账吗,明告诉你们,你们以后的前途命运就在你们今天对我的态度上了。”

  吴长策:“也别以后了,我这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过了一个十五也过不了俩十五。”

  裴得机:“我也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到这里的头一年,感觉还行,后来越过越没劲。”

  马想翼:“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实在没什么好,我们当时真是瞎了眼选这里,应该找个风景如画流水潺潺的地方嘛。”

  张德茂:“你当初不就说这里风景如画吗。”

  马想翼:“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看见就烦,连钓的鱼吃着都犯恶心。”

  万两:“不行,裴大哥,借你肩膀一用,我真是困得不行了。”

  裴得机把自己的脸贴向万两靠过来的头上:“我也正发愁怎么睡会呢。”

  吴长策看看张德茂:“不能相拥而卧,那就相背而眠吧。”

  张德茂微微点头,把背转了过去。

  马想翼:“你们干什么,怎么说睡就睡,让我怎么办。”说着也忍不住打个哈欠,紧了紧衣裳,把手抄起来,躺在了椅子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