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吴真2017-03-27 10:572,302

  一行人赶着车一路行去,天色将晚,几人都已筋疲力尽,吴长策:“天都要黑了,不行我们就找个地方歇了吧。”

  张德茂:“这荒郊野外的,不会有狼吧。”

  吴长策看裴得机:“怕什么,咱这不预备着的吗,真有狼,把他扔出去不就行了,就这身板,喂一个小点的狼群够了。”

  裴得机:“你们不能这样,我这些年和狼群都结下宿怨了,你们要杀我还是给个痛快吧,打死我也不活着进狼群。”

  吴长策:“行,兄弟一场,我们会提前打死你的。”

  裴得机哽咽:“别提兄弟,越想这些我心越寒,曾经我们是多么的亲密无间,没想到一朝翻脸了,就对我往死里整,还要让狼群糟蹋我的尸体,哈,我裴得机从小听话懂事被乡邻称赞好孩子,长大了一心向善积极进步是社会好青年,没调戏过妇女没拐卖过儿童,不偷不抢还不嫖不赌,再好奇眼馋也就是忍着,洁身自好已近三十年,凭什么今天落得这种下场,凭什么。”

  马想翼:“你还觉得自己挺无辜呢,你的罪过大了,你对我的尊敬是发自肺腑的吗,你对我的态度是谦卑有礼的吗,对我说的话都当做最高指示了吗,凭其中的哪一条,不该把你千刀万剐了。”

  万两:“马大哥,别跟这种人置气,犯不上。”

  裴得机:“万两兄弟,他们这样对我也就算了,你不能也这么对我啊。”

  万两:“你怎么称呼我呢,请自觉和我保持距离,我是自重之人。”

  马跑马叫正在车上躺着睡觉,不耐烦地睁开眼,马跑:“车怎么停了,经过我允许了吗就随便停车,不怕我心情不好给你们甩脸子吗。”

  马叫:“正荡着美的呢,突然就给撂下来了,我这美好的感觉就这么没了,怎么办,谁能负的了这个责,看看,天都阴了,就是因为我的愤怒,风云变色,草木颤抖,哎,你们怎么还跟没事人似的。”

  李翠丽:“醒了就下来活动活动,别老躺着。”

  马叫:“李氏,母亲,有吃的吗,我饿了。”

  马跑:“我不光饿了,还渴了。”

  李翠丽拿起车上的水壶递过去:“就喝水这要求能立马解决了,其他的都忍着吧。”

  马跑起来喝水,马叫伸懒腰:“都走这么远了,这一觉醒来,景都不一样了。”

  马跑递过去水壶,马叫:“嗯,既然我姐这么盛情,我也勉为其难地喝两口。”

  马跑:“你快点接着吧。”

  马叫慢腾腾接过去,马跑四下张望,忽然指着眼前的方向:“那里是山吗。”

  马叫仍然慢吞吞的:“山有什么。”挺起身来凑过去:“哪那,哎,山唉,那里有山。”

  众人都围上来,上车看:“哪那哪那,真是山吗。”“让人都不敢相信。”“苍天不负有心人啊,可算找着了。”

  马想翼:“还等什么,冲过去给他拿下喽。”

  宋上门:“马大哥,都是林子,我这车过不去啊。”

  马想翼:“往前走走,会有路的。”

  吴长策:“这得走多远啊,我们就不陪着了吧,我可真经不起折腾了。”

  张德茂:“我也是,不服老不行啊,这才走了几十里路就觉得累了,年轻的时候不这样啊,那时候可是日行一千夜行八百,没想到,这么快就不行了。”

  马想翼:“说的是啊,就我们年轻的时候,这点路算什么啊,真是羡慕万两这种年轻人啊,看看,还是这么有精神,脸不红气不喘。”

  万两:“马大哥,你这么说我不跟你犟,就这点路,要不是照顾着你们,我跑他三五个来回都有富裕,就我这耐力速度,不输宝马良驹。”

  吴长策:“万两兄弟太谦虚了,马哪能和你相比,你就好比那闪电,咔嚓一声的功夫,就没影了,眼神好点的能看到个虚影,眼神不好的,还以为刮了股风呢。”

  万两:“我有这么快吗。”

  吴长策:“有,有,你自己不觉得,我们看的清楚。”

  马想翼:“万两,陪我们这样蜗牛一般地走实在是委屈你了。”

  万两:“没事,都是老弱病残,不得照顾着吗。”

  马想翼:“从现在起就别照顾我们了,陪宋兄弟走吧。”

  万两:“啊,这得绕多大个圈子。”

  吴长策:“万两兄弟,你这风一样的男子还用担心这个吗。”

  万两:“再重复一遍,你说我什么。”

  吴长策:“风一样的男子啊,多贴切。”

  万两:“嗯,那就走吧。”对宋上门:“你这车赶快点,别跟丢了。”说着摆姿势,跑出去。

  马想翼:“宋兄弟,辛苦。”

  宋上门:“别这么说,我们山上见。”

  宋上门赶车去追万两,一行人穿过林子奔山上去,走出林子以后,山似乎近了不少。吴长策:“各位,就这点路还着什么急啊,坐下歇会。”

  马想翼:“歇什么歇,一口气跑过去,到山上好好歇着。”

  张德茂:“说的对,还是趁着太阳没落山赶过去吧。”

  吴长策:“那就走吧,这还能用多大会功夫。”

  几人兴冲冲地往前走,太阳落山了,几人发现山似乎也没近多少。马想翼:“我们走的这么慢吗,都快点。”

  众人闻言再次打起精神往前冲,夜幕降临,众人还在挣扎着走,吴长策拄着个木棍看着山的影子感叹:“这山自己会跑吗,怎么还没到。”

  马跑:“我走不动了,我可知道什么叫看山跑死马了。”

  马叫:“我也不行了,这都小跑了多长时间了,十几里都跑出去了。”

  马想翼:“诸位不要气馁,你们看,山已经不远了嘛。”

  张德茂:“看什么看,这还看的见吗,刚才看的见的时候吧,还有点力气,这会一点力气都没了。”

  李翠丽:“老马,歇会吧,孩子们都累坏了。”

  马想翼:“不行,不到了山上谁也不能歇,我就不信这邪了。”

  几人继续往前走,马想翼忽然被绊倒在地,几人忙围上去。马想翼:“拉我起来,拉我起来,等一会再拉我起来。”

  几人也瘫倒下去,马想翼:“就休息一会,喘口气接着走。”

  马想翼说着眼睛就往一块合,很快就睡了过去,几人也忍不住地睡过去,半夜里传来狼嚎声,几人毫无察觉,梦呓声鼾声不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