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吴真2017-03-27 10:582,600

  早晨的阳光打在几人安详的熟睡的面孔上,几人仍然没感觉地安静地睡着,马想翼惬意地翻身,又翻了一个,快乐地打起滚来,忽然惊恐地大喊:“救命啊,我掉床了。”说着在草地上扑腾挣扎,人猛地坐起来:“孩他娘,快看我摔哪了。”

  几人被吵醒,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过来,吴长策:“怎么了老马,鬼叫什么。”

  马想翼回过神来:“没事,就是一时高兴,打了两个滚。”

  李翠丽:“在家里睡觉就放荡,都到外面了怎么还这样。”

  张德茂:“能别老说你们之间的事吗,大早上的就惹人不高兴。”

  李翠丽一脸莫名其妙:“怎么啦,这不能说吗。”

  吴长策:“别理他嫂子,他现在生理上有点紊乱。”

  李翠丽:“你们男的也有这种问题吗,这我倒没听说过呢。”

  吴长策:“男的没有,只是他现在性别方面不是很纯粹,有些模糊不清。”

  张德茂:“人家模糊吗,想翼,你说,我现在和嫂子比,差哪。”

  李翠丽:“我怎么有些膈应得慌呐,这是雌是雄啊。”

  吴长策:“不好说,看外表还是雄性特征多点。”

  张德茂:“就这么在意人家的外表吗,肤浅,你们不懂我,总会有懂我的人。”

  马想翼:“对,世界很大人很多,没必要就对着眼前人下手,再等等,找个合适的。”

  张德茂:“不,想翼,远水解不了近渴,我等不了。”

  李翠丽:“他说等不了了是什么意思。”

  吴长策:“他不渴了嘛,渴的等不了了。”

  李翠丽:“哦,我看也是一副饥渴难耐的劲头。”

  马想翼:“那就别啰嗦了,上山看看有什么解渴充饥的。”

  几人强打精神继续赶路,好不容易走到了山脚下,马想翼抬头打量:“看这山,多好看,树多不密,山陡不险,爬着不累,下着不难,哇呜,好一座山。”看几人没反应,又重复:“好一座山,完啦。”

  几人:“是,我们也这么觉得。”

  马想翼:“我这是诗,吟诗呢,我吟的,你们的头领,你们作为我的属下,啊。”

  马跑:“鼓掌啊。”

  几人恍然地鼓掌:“好诗。”

  马想翼唏嘘着:“何德何能,随手做来,大家这么喜欢,哎,人生几何能遇知己,无以为报,我再来几句。刚才到哪了。”

  看大家愣愣地没反应,马想翼:“还在回味,我接着上面的来,到好一座山了哈,好一座山,好一座人性的山,有水很清,无公害放心喝,有花很多,不收钱随便瞧,有人很好,不欺生好相处----。”

  山上忽然传来声音:“这是在挑衅我们吗。”“可不吗,侮辱我们的职业,看不起我们的操守,太气人了。”

  几人惊恐地循着声音打量,马想翼:“是谁在故弄玄虚,是好汉就出来。”

  声音再次传来:“告诉你们,你们都死到临头了,不要太害怕哦。”

  吴长策:“这是碰到土匪了吗,现在还这么不太平啊。”

  马想翼:“问问不就知道了,马叫,问问他们。”

  马叫:“哎,藏着的那几位,请问是土匪吗。”

  “说谁土匪呢,我们是绿林好汉。”

  马想翼:“不知好汉们有什么事。”

  “你说什么事,打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看几人不动又说:“快点,别惹大爷不高兴。”

  张德茂:“就这样把东西交给你们我们不放心,你们好歹出来见个面。”

  “见什么见,不方便,就把东西放下就行了,我们绝不为难你们,信誉保障,童叟无欺,多少年的招牌了,你们不信打听去。”

  吴长策:“唉,那我们先去打听打听再说。”

  “站住,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一块石头后面几人一脸着急地看领头的人:“大哥,怎么办。”

  领头的看其中一个一脸憨相的人:“都他妈怨你,特别嘱咐让你别忘了带遮脸布,你还是忘了。”

  一脸憨相的人:“谁让山寨时间规定的这么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不够,我都没方便利索就提着裤子跑出来了,哪还顾得了别的。”

  几人应和:“就是大哥,你得给当家的反应反应,非搞什么考成制,这一天天折腾人,还没在家种地自在呢。”

  领头的:“你们也得理解大哥的难处,都光吃饭不干活----。”说着目光越过几人看向后面:“你们怎么过来了,谁让你们过来的。”

  马想翼:“等的有点着急,就忍不住过来看看,冒昧了。”

  几人都拿衣服遮脸:“你们这也太冒昧了,害我们都走光了。”

  张德茂:“这怕什么,认识认识交个朋友嘛。”

  领头的把衣服放下:“行,你们自己找死。”一脸凶狠地对手下几人:“不能让他们活着,把他们都杀了。”

  几人:“至于吗大哥,看就看了呗,我们这长相还见不得人吗。”“就是,每次打劫都带着遮脸布,让人家觉得自己一点不真诚。”

  领头的:“这不都是大哥定的规矩吗,我有什么办法,别废话了,动手。”

  几人:“我们还没杀过人呢,要来你来。”

  领头的:“一群废物,我要能来还用你们啊。”

  几人:“那怎么办。”

  领头的:“还能怎么办,处理不了只能上报了,把几人捆了,押回山寨。”

  马想翼几人退后几步:“怎么,要动手啊。”

  领头的:“怎么着,你们还要还手啊。”说着从身上取下弓来搭上箭。

  吴长策几人都往马想翼身后躲,张德茂:“你说你们后退什么,这要刚才的距离,还怕他来这一套。”

  吴长策:“这不想着拉开架势好动手吗,老马,暗器呢,这都拿箭射我们了还不动手。”

  马想翼:“怎么动手,手里连个石子都没有。”

  吴长策:“那这样,你挡着点冲过去,挨个两三箭的功夫,我就能靠近他们了。”

  张德茂:“就这种小毛贼,素质还能高到哪去,也许一箭都射不中你。”

  马想翼:“闭嘴,你们懂什么,就这种眼神气势,一看就是百步穿杨的主。”

  领头的叹气:“哎,山里的东西都被射死完了,手都痒了。”

  马想翼:“兄弟,不要冲动,我理解你的心情。”

  话还没说完,领头的忽然冲天一箭,然后又射出一箭,大家抬头看,上空一只鸟安然无事,对着从身边经过的两只箭惊叫几声快速飞走。

  吴长策:“老马,这也不怎么样啊,两箭都没射中。”

  马想翼:“你们懂什么,他根本没想射中,第二只箭是为了改变鸟的飞行轨迹,没看到第二只箭是后发先至的。”

  领头人缓缓道:“杀戮太重,不利心性,哎。”

  马想翼:“眼神手法预测都很精准,而那一声叹息,尽是孤独求败的寂寞苍凉,高手,绝对的高手。”

  张德茂:“不会在故弄玄虚吧。”

  马想翼:“你们听这山上,是不是很安静。”

  吴长策:“没错,安静的异常,连鸟叫都没有。”

  马想翼:“别废话了,配合一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