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吴真2017-03-22 15:312,215

  第二天一早,马跑马叫打着哈欠在敲门,张德茂开门出来:“马跑马叫,大早上的不说赖个床瞎跑什么呀。”

  马跑:“我们想睡也得睡得了啊,直接被我爹从被窝里提出来了。”

  马叫:“大早上的,不知道怎么那么兴奋,正在院子里转圈呢,那一圈圈的,看的人都想给个磨让他推着。”

  张德茂:“你们爹让你们来喊我是吧。”

  马跑:“让把你们几个都叫去。”

  张德茂:“我是不是第一个。”

  马叫:“是啊,我们还得接着去叫别人呢。”

  张德茂:“是不是你们爹吩咐的,让你们一定要第一个来叫我。”

  马跑:“没说,你家不近吗,我们就先来喊你了。”

  张德茂:“看看,小孩子都知道了我现在的地位,自觉的第一个就来找我了。”

  马叫:“你就快去吧,我们还得去叫别人呢。”

  张德茂一路走向马想翼家,马想翼还在院子里转圈呢,头一点一点的,看到张德茂停了下来:“老张,你来的正好,等的我都着急了。”

  张德茂:“想翼,我也着急见你,有些话想对你说。”

  马想翼:“有什么事你说吧。”

  张德茂:“不,我想先听你说。”

  马想翼:“先和你说了也行,我本来是想等大伙来了一块说。”

  张德茂:“有什么事不能和我一个人说,干嘛还等他们。”

  马想翼:“这不省事吗,是这样----。”

  张德茂:“不,想翼,还是让我先把想说的给你说了吧,这样人家心里就踏实了。”

  马想翼:“那你说吧,我先听着。”

  张德茂满意害羞地点头:“想翼,这么多年了,你对我就没点什么想法吗。”

  马想翼:“想法,我对你能有什么想法。”

  张德茂:“咱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马想翼:“打住,说的我瘆得慌。”

  张德茂:“还记得那天你在我怀里睡着了吗,我就那么搂住了你,多么自然,多么随意,也许平时我都在压抑自己的想法,只有在睡梦中,才勇敢地放飞了自己。”

  马想翼:“那只是你睡冷了,别说是我,就是头猪你那会也能抱住了不撒开。”

  张德茂:“不一样的,抱着猪我会感到累的,可抱着你我一点没感到累,还没有味,想翼,我知道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总是人间多遗恨,相逢不在少年时,真恨我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你。”

  马想翼:“还不早呢,咱们奶也同吃过床也同尿过,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常会个晤。”

  张德茂:“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让人家抢了先,我真应该早点下手,现在也不会让自己这么痛苦。”

  马想翼:“都三四十年了,你现在突然给我说这个,我真纳闷是你自己抽风了还是成心拿我开涮,你这是不是单身太久单出毛病来了,长期的压抑扭曲了你的心,可你再扭曲你也不能冲我来啊,再饥不择食你也得先分了男女不是,男人,宁折勿弯。”

  张德茂:“我也说不清,反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吧,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依赖你,每当睡不着觉的时候,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每当落寞苦闷的时候,每当吃苦受罪的时候,每当做事不顺的时候,每当倒了霉气的不行的时候,每当被人算计了愤怒到极点的时候,每当想摔东西打人的时候,每当-----,总之就这么些时候吧,我都想起了你。”

  马想翼:“你在这些时候都想着我呢,我对你的人生负着这么大的责任吗,你把我当出气包了还是撒气筒了。”

  张德茂:“没想拿你撒气,就想着有个人能让我打两下骂两句,心里能松快些。”

  马想翼:“凭什么,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么惦着我。”

  张德茂:“我这不没把你当外人吗,那么多人我都不想就想着你,还不能说明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吗,还不能表明我的心迹吗。”

  马想翼:“是够明确的了,你对我这就是赤裸裸的恨啊。”

  张德茂:“那也是由爱生的恨,爱悠悠恨悠悠,我就是这么爱憎分明。”

  马想翼:“你分明个屁,我现在知道你媳妇为什么走了,被你这么爱着谁能受得了,可她走了你也不能拿我顶上啊。”

  张德茂:“别拿我媳妇说事,你们根本是两码事,她那是不安分追求什么自由生活去了,而你就是完全地在辜负我。”

  马想翼:“你别拿这套说辞替自己开脱,但凡你对人家好点人家都不能走。”

  张德茂:“我对她够好的了,她就是绝情,就是没良心,你知道她走得时候对我怎么说的吗:你对我再好能怎么样,能束缚住一颗追求自由的心吗。”

  马想翼:“对人家好你这么说人家,还编排这种话诋毁别人借以美化自己,你说,你是何居心。”

  张德茂:“我没有,这是她一字不差的原话,就是省略了点。”

  马想翼:“省略了什么。”

  张德茂:“何况你对我还不怎么样。我对她还不怎么样吗,我对她够好的了。”

  马想翼:“说来说去,你是不是想人家了。”

  张德茂:“没有,绝对没有,我早已对她断了念想,再说我现在不是调转方向另有所好了吗。”

  马想翼:“不对哈,不对,我越听越觉得你是在拿我开涮呢。”

  张德茂:“想翼,你不能这么怀疑我对你的感情,这对我是侮辱是伤害。”

  马想翼:“你这样对我就不是伤害吗。”

  吴裴颜三位进来,吴:“老马,吃个饭还让孩子去叫我们,我们自己不知道来吗,干嘛这么折腾孩子,不过去都去了,直接把饭给我们送去不就完了,还让我们再跑这一趟。”

  裴得机:“没事,跑一趟有什么,这都快晌午了,吃完饭也不用走了,聊聊天消消食又该吃午饭了。”

  万两:“告诉嫂子早饭不用整的太丰盛,对付吃点就行了,有功夫多准备准备午饭,下午吧,容易饿,特别是午觉醒来,总想垫吧垫吧,到时候可能还得再跑来加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