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吴真2017-03-22 15:332,235

  马想翼:“才吃了两顿饱饭,你们各位的日子就滋润起来了,告诉你们,吃了这一顿,那袋面粉就完了,午饭的着落你们看着办吧。”

  吴长策:“什么,一袋面粉两顿就吃完啦,怎么这么不劲吃啊。”

  马想翼:“粮食再多也架不住你们昨天那样吃啊,就那么围着摞饼一张一张的往肚子里塞,拿饼的手都没断过,连水都顾不上喝,也不怕噎着。”

  裴得机:“那还能噎着,我就感觉手里的饼供不上。”

  吴长策:“不行,我得跟嫂子说说去,这点面粉可不能糟蹋了,别随便就蒸锅馒头打发了。”

  马想翼:“回来,你嫂子这会都切了面条下锅了。”

  吴长策:“面条有什么吃的,准没准备卤子啊,炸点酱备点黄瓜也行啊。”

  马想翼:“就水煮面条,爱吃不吃。”

  吴长策:“将就着吧,葱花油盐可不能再少了啊,要不真没法下嘴了。”

  马想翼:“就知道吃,都耽误了我说正事。”

  万两:“要不吃了再说,就这么饿着肚子,心里烦躁还容易走神。”

  马想翼:“嗯,吃完了是不是还犯困呢。”

  万两:“也没准,要不就睡醒了再说,睡醒了还容易饿,你让嫂子备点糕点,沏壶茶,我们吃着喝着说着。”

  马想翼:“美的你,我现在就得说,免得你们吃完饭就不听我讲了。”

  几人坐下:“为了吃顿饭,我们容易吗。”

  马跑马叫跑进来:“爹,娘说可以吃饭了。”

  马想翼:“嗯,来的正好,也坐吧,既然还有空出的位置,允许你们列席参加。”

  马跑:“爹,你怎么能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这种狠手呢。”

  马叫:“就是,我们可受不了这个。”

  两人逃走,马想翼对几人:“这什么思想态度,怎么能不喜欢开会呢,没事,我找个时间再单独教育他们俩,反正他们也跑不出我手心去。”

  几人点头:“哎哎,你就快说吧,早死早托生。”

  马想翼:“托生回来我也等着你们。”

  张德茂:“想翼,你是说我们下辈子-----。”

  马想翼:“下辈子的事先放放,我先把今天的事说了,是这样哈,我们不能再等了,收拾收拾,今天就走。”

  吴长策:“干嘛这么着急,总得给我们点时间告别一下故土,留恋一下故园,追忆一下往昔,感伤一下离别,再撒下几滴热泪。”

  裴得机:“我没这么多事,就把我放羊走过的地方再走一遍就行了,呆过的地方呆呆,坐过的地方坐坐,睡过的地方睡睡,按说四五年的足迹还得四五年,但现在这种情况,也来不及这么完整地来一遍了,不能让你们这么等着,我努努力,争取一年半载的就给它草草地结束了,哪怕有遗憾,我也就常埋心间了。”

  万两:“我也得和村里的那些爱着我的人一一告别,那些心软的少女们一定会哭着挽留我,我虽然坚强,但也有可能一时忍不住会答应留下来再陪陪她们,等她们嫁了人生了娃,没我什么事了我就能安心地走了。”

  马想翼:“吃了这顿饭我就收拾东西走,你们爱走不走,不走的先想想你们下顿饭的饭辙吧。”

  张德茂:“想翼,你别生气,他们不走我走,我陪着你。”

  裴得机:“也没说不走啊,我在心里默默回忆回忆也行。”

  吴长策:“我要不也在心里暗暗垂几滴泪吧。”

  万两:要不我也不告而别了吧,干嘛还去惹人家伤心呢。”

  马想翼:“好,吃饭,然后回家收拾东西,一个时辰后谁没来就不用来了。”

  万两背着个大包袱先来了马想翼家:“真没什么好收拾的,凑来凑去也就凑出了这点东西。”

  裴得机也扛着一堆东西进来:“我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几件旧衣服旧家具。”

  吴长策也扛着大包进来:“没想到两位比我还快,也没什么好带的,就几本书,还有点手稿涂鸦,也是曾经的一番心血。”

  张德茂进来:“你们怎么这么快呢,为什么不让我是第一个,想翼不会对我有意见吧。”

  吴长策:“他有意见,他凭什么有意见,他-----。”

  张德茂伤心地快掉泪了:“你是说他会对我有意见。”

  吴长策:“没有哈,我没说,老张,你说你现在吧,真适合去宫里混碗饭吃了。”

  张德茂:“想翼去我就去。”

  马想翼双手端着个铁锅走进来:“你们都收拾好了,速度挺快嘛,只要大家就这么积极认真,何愁大业不成啊。”

  吴长策:“我们是积极了,你怎么倒磨叽上了,都这会了还想着砸锅卖铁换了钱呢,何必呢,我们以后还会缺这俩小钱吗。”

  马想翼:“谁说要砸锅卖铁了,我们不得带着点吗,又不是去当野人。”

  吴长策:“真让咱当野人咱现在也没那素质啦,就现在这牙口,别说生肉,熟肉吃多了都嫌累,这锅倒也应该带着,别到时候对着乱飞乱跑的野物再眼睁睁地饿死了。”

  裴得机:“不行,锅都背着,这是我们闯江湖的人应有的风范吗。”

  万两:“就是,不能干这给江湖中人抹黑的事。”

  马想翼:“你们的东西呢,这都带的什么啊。”

  裴得机:“东西用久了吧,就有感情,舍不得就这么丢弃它们。”

  万两:“我这够狠心的了,睡了那么多年的那张床我都忍着没扛出来。”

  马想翼:“你们这是干什么,把没用的东西都放下。”

  裴得机:“怎么回事老马,什么叫没用的东西,这天露宿野外多冷啊,带床被子多吗,还有这凳子,累了不得歇歇脚。”

  万两:“还有衣服,脏了不得换换,换换衣服也能换换心情,老穿一身衣服我这再得了抑郁病。”

  吴长策:“这笔筒,可以当水杯,这手稿,可以当手纸,总比土块好吧,啊。”

  马想翼:“啥也别说了,都带着还不行。”说着郑重地对吴长策:“手稿够多吧。”

  吴长策:“放心,考虑着你们呢。”

  马想翼:“嗯,那就好,我们这就出发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