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悦乐2017-05-10 16:422,353

  我能感觉到脸颊非常地烫,仿佛在做梦,一切此刻在我的眼中都是那样不真实。我想我能想象出此刻我的脸有多么的通红,脑袋里乱糟糟的,面对课堂带给我的压力,从我的脸就可以看出此刻的我有多么的恼火。“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坚定的声音在我心中回荡,“还有,但愿老师不要点我的名,我受够了嘲笑!”

  煎熬,煎熬,原来不受待见的我这下更尴尬了,真想一走了之!感觉看我的眼光都是那般异样,在躲着我。或许,谁也不会愿意与一位杀人犯的女儿交流吧,这是我所极不愿意去承认的,但我却又不恐惧着这一切。说来也真是奇怪,心眼总是那么琢磨不透。是我的话,我也不愿意,我承认,但心中绝对不愿去承认这个事实,心在难受。“这帮胆小鬼”我气呼呼的,就算我父亲真杀了人,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对我存在偏见,当然,他们的感受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我也不想去顾及他们的感受。或许,我有些自欺欺人。

  痛苦的一天结束了,就这样,而我,除了等公交车,还要在回忆中痛苦,我也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可以让我开心的事了。充满了沮丧。

  暮光照耀着这座美丽的小镇,一群鸟儿飘忽不定,而这轻松的旅行,是我一个永久的心愿。我始终坚信,那一天会到来的。

  我又陷入了尴尬,真怕车上的人认识我,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戴上帽子,看向窗外,让视线与远方重合。让思绪飘离一会儿,让记忆模糊一会儿。

  家,灯光下的它依旧那样安静与美丽。转下门柄,尴尬的未来在等我。多年的夫妻就这样散了:父母离婚了,母亲变得沉默寡言,并禁止父亲来访。有一点让我感到美好,父亲因为警方没有十足的证据没有被捕,我希望警察混蛋们永远也不会有。邻里都在嘲笑,我想,这才是母亲提出离婚的原因。眼泪也干了,也知道绝望了,也不再吵闹,都失去了它们的意义。

  母亲沉默不语,我略微看到她在发抖。本是一家欢笑的时光,如今却落到这般尴尬的境地,不仅仅只是尴尬,还有痛苦,能让人碎心,能让人愤怒。

  如果只是一天,那我或许还可以忍受,可我必须要这样忍受三年的光阴,现在我才15岁,或者逃离?不能逃离,但我终将离开这一切。

  一颗心紧促不安,这已不是家,它已不在安全,心声扑通扑通,打着光照亮手表,感到欣慰,我还可以休息3小时,这期间,什么我都不用思考。

  看见晨光斜照进屋子,我骂了一句,爬了起来,早饭没吃,出门了。留下一位心力憔悴,神经紧张的妇女在门口张望着。

  偶尔有几位所谓胆大的男生像我挑衅“哈哈,我真骄傲与一位勇士的女儿做了校友”。我白了他们一眼,不用说,关于我父亲的新闻已经满天飞了,进教室了。

  又经历了漫长的一天,暮光中,我看到了一个健硕的身影,我有些不敢相信,但那熟悉的轮廓,不用问,我知道是我父亲,那位令我欣喜又令我不安的父亲。“克丽丝,快上车把。”“什么?”天哪,伴随着“么”子的出口,一丝酸味掠过鼻尖,天知道我的脑袋都在想些什么。我想到了母亲的告诫,父亲是杀人犯,但我不相信。我感到后背一阵儿发凉,我还是很想去坐公交车,但他毕竟是我父亲。我上车了。我没有爬上前座。框!框!爸爸也上车了。他并没有急着发动,“克丽丝,请原谅我,我不会向你解释发生了什么,但我会永远爱着你。无论你的母亲会怎样看待我,我也会永远爱着她。”“哼”他似乎哭了,我似乎没想到他会哭。

  车发动了,我时而看看车内,时而看看车外。车内很整洁,有着很多卷报纸散落在座位上。我在父亲没察觉的情况下拿起一卷,是我们当地的报纸,我想,父亲一定很在意他自己,以及我,以及母亲,也以及这个家庭。车外,是我熟悉的景象,没错,这是我曾经来过的地方。“丽丝,今晚晚些送你回去,可以吧?”“噢”我正担心母亲对我的眼光以及向往着即将到达的地方。

  “噢”我几乎叫了出来,没错,这是我最喜欢来的地方:属于祖母的乡下。我很小的时候在这儿度过了许多的时光。曾经的自己怀念曾经的曾经的自己吃着的烤肉,舔的啤酒,被拂过的微风,被踩过的青草地,被踏过的流水。没错,这便就是我的童年,以及我亲爱的祖母:米歇尔。在我的记忆中,她是一位慈祥的,智慧的老人,她用民谣开启了我的想象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父亲并没有直接将我带向那条熟悉的小路,而是驾车去了一个满是灯火的小街,我知道,哪里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

  “出来吧,姑娘”我看到一位满是胡子的大叔,对,萨姆叔叔,我惊喜的跳下来,然而又有些不知所措。“说实话,姑娘,我很骄傲你来了!不用去理会别人怎么评论你父亲,只要我们相信他,我认为就够了。我没想到连水都不赶下的你会这样勇敢,对,勇敢,自信的姑娘”。我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父亲紧随其后。

  没想到,曾经的克莱尔姐姐都长这么大了,我已忘记了她的容貌,但我第一眼看到她还是非常惊讶的,惊讶她的美貌。

  “呀,克丽丝吗?都长成这么漂亮的姑娘啦!”说着给了我一个拥抱,还是她以前的味道,那般熟悉。我看见,许多人都在向我打招呼,这和我在学校的情况完全不同,还让我有些不安和尴尬。我们举办了一个烧烤会,我似乎还看到父亲的眼角有些湿润,或许他在怀念家庭。

  我们没有去看祖母,而是把车开进了城里,回家了。

  看到那栋小房子,门灯亮着,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到了底。我似乎很懦弱,人家爱他们的父亲还来不及,我却在害怕他,我想我此刻的眼神一定很恍惚。“你还好吗?克丽丝?”“噢,还好。”“好吧,晚安”“再见”。看着父亲走远了,我才走向家门。灯光下,我看见,十点多了。转开门柄,一眼就看到母亲坐在厨房里。她也看到我回来了。她沉默了一会儿“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本来是想打的……”“还有,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打招呼给我?是你父亲吗?”我沉默了,径直跑上楼,我不想再过多解释些什么。母亲没有追上来。

  深夜,我似乎听到她在啜泣。“她一定很爱我”我轻声地自言自语道。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的风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