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冒失鬼撞上男神
王千赫2017-03-20 09:036,936

  纽约时代广场,世界的十字路口。这里聚集了近40家商场和剧院,大量赚人眼球的亮眼宣传广告,熙来攘往的人群,以及一群热情而奔放的街头艺人。

  这些街头艺人中有拿着形状浮夸的电子吉他唱歌的裸体牛仔,有身上插满羽毛仿佛“维密天使”的身体彩绘女孩,还有装扮成各种著名的雕塑以及装扮成奥斯卡金像奖奖杯展示着静态行为艺术。

  突然——

  “我的包!”巨大的惊叫声,撕裂喧闹的环境。

  紧接着,人群骚动,一道快如闪电的人影闯进看热闹的人群。他不断地推开人群,不顾一切地向前冲。他身后不远处,一个抱着两三岁娃娃的年轻母亲正迷茫地哭喊着。

  “抢包贼!”装扮成金像奖奖杯“小金人”的韩星子愤怒地睁开眼睛,死死盯着距离她越来越近的人影。

  自从两年前她在纽约机场被抢包,导致她差点无法正常入学,她就恨死了抢包贼。当时她就发誓,以后遇到抢包贼,见一次抓一次!

  韩星子磨了磨牙,在抢包贼冲过来距离她不到一米远的地方,猛地冲了出去。

  她将表演用的道具铁链向前一抛,铁链如同一条灵敏的蛇瞬间缠住抢包贼的脑袋,同时快速下蹲。

  韩星子的动作一气呵成,再加上身体的惯性力,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将抢包贼制服,拽翻在地上滚了一圈。

  “啊——”抢包贼捂着脖子喊疼。

  “疼?你有脸抢包,脸皮比城墙还厚,疼什么疼!”韩星子愤怒地跳起来踩住对方胸膛,阻止他逃走,“小贼,在两年前就发誓抓住你,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贼?”对方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两道视线狠狠碰撞,一个饱含怒火,一个莫名其妙,但都默契地同时愣住。

  哇,这个贼很帅哦!韩星子心底吹响口哨。

  对方的五官特别立体,深邃的黑瞳里好像装下了整片璀璨的星夜,神秘又迷人。他高挺的鼻梁如同山脊,丰厚的嘴唇如同红色的珊瑚。

  更重要的是对方棱角分明的五官、头发和肤色属于典型的东方人。该不会那么巧,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的吧?

  与此同时,对方也在打量韩星子。

  金灿灿的衣服、金灿灿的皮肤、金灿灿的头发……非常熟悉的造型,这不就是——

  “奥斯卡小金人!”对方喷笑出声,“小金人,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李俊泰,不是贼。”

  “你还有脸笑,脸皮比长城拐角处的城墙还厚!”韩星子恼羞,一巴掌拍在李俊泰的脑袋上,流利的美语也变成了国语,“你也长得人模狗样,手脚健全,去唐人街刷盘子也比当贼强一百倍,我们国人的脸都被你们这些厚脸皮贼给丢尽了!”

  “同胞?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同胞!”李俊泰恼火地嘶喊,“你认错了。我不是贼。”

  “哪个贼也没在脑门上写着自己是贼。我看你贼眉鼠眼,天生就是当贼的材料!走走走,到警察局,看你还嘴硬!”韩星子翻翻白眼。

  “你——简直不可理喻!”李俊泰气愤地推开韩星子,帅哥遇到小金猪,有理说不清,走总行吧!

  他跳起来,刚想跑就发现自己脖子被铁链牢牢拴在。难怪脖子疼得厉害,原来是这玩意闹腾的。

  “你拴狗呢?这什么玩意,给我解开!”李俊泰伸手扯铁链。

  “不准动!”让抢包贼跑了,那怎么行?

  韩星子急中生智,抓着铁链绕着李俊泰跑了两圈,将李俊泰紧紧缠住后,又将铁链缠在自己腰间,打了个死结。

  大功告成,韩星子挑衅地对李俊泰笑:“小贼,看你怎么跑。跟我耍横,一会儿我就把你当螃蟹拖到警察局!”

  “猪——”李俊泰气得跳脚。

  “怎样?就算是猪,也是会抓贼的好猪!”韩星子毫不畏惧地抬头,瞪眼,撇嘴,活脱脱小金人版的奥特曼,专门打击犯罪声张正义。

  “我赶时间,没空陪你玩低智商的游戏。”李俊泰隐隐的怒火夹着冰霜般的嗓音就蹦达了出来,正要发火,忽然瞥见正在人群里窜梭准备扑来的黑衣人。

  前后左右,包围圈正在缩小,逐渐把他包围。

  Shit!

  如果被黑衣人抓到……他在纽约的自由生活,可就到头了。

  李俊泰又急又怒,偏偏被韩星子缠得脱不开身。难道就这样被捉回国去?NO,NO,他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电光火石之间,李俊泰忽然抓住韩星子的胳膊。

  “啊,你干什么——”

  “当然是逃走,小金猪!”李俊泰不顾韩星子的挣扎,将她扛在肩上,拔腿就跑。

  “你,你不仅抢劫,还敢当众绑架!”韩星子拼命挣扎。

  “别乱动,否则打晕你!”逃亡中,李俊泰不想多费口舌解释,直接恐吓。

  “混蛋,放开我。”韩星子倒吸凉气,更加用力拉扯铁链。可是铁链不仅缠住了李俊泰,还缠住了她。

  她的拉扯动作并没有如她预想那样让李俊泰无法呼吸,反倒让她和李俊泰的身体越贴越紧。而且随着李俊泰大幅度的跑动,她上半身摇晃得厉害,脑袋更是和他挺翘性感的臀部频频撞击。

  突然,一个急转弯,韩星子的头左右摇摆后落下,唇瓣直接贴在他的屁股上。

  韩星子脑袋翁的一下,大脑一片空白,脸蛋红得比天边的火烧云还要娇艳。

  一秒,两秒,三秒——

  “李俊泰!”韩星子羞愤嘶吼。

  “闭嘴!”李俊泰用力钳住韩星子的腰,制止她乱动。

  “你——”韩星子觉得自己是被架在火炉上的水壶,怒火快要煮开沸腾。

  然而,李俊泰却浑然不觉这道小插曲,飞奔甩掉黑衣人后立刻绕过百老汇,到达了他今天的目的地——WOW电竞决赛颁奖礼现场。

  “恭喜52号参赛者李俊泰,成为第十届WOW电竞赛的冠军!”主持人的声音,引爆了现场。

  欢呼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太好了。赶上了!”李俊泰一边喘,一边兴奋地大笑。

  直到,他发现自己被铁链缠着,肩膀扛着一只小金猪,根本无法上台领奖。

  “猪——你真会给我找麻烦!”李俊泰咬牙切齿。

  “这叫老天有眼,报应不爽!我让你抢包,绑架,哼哼,活该,现世报什么的,太爽了。”韩星子口齿伶俐地反驳。

  “现世报?现世报就是,我扛着你上台,让全美国都认识你这只愚蠢的小金猪!”李俊泰凶狠地磨牙,突然扛着韩星子就往舞台上走。

  “你,你要干嘛——”韩星子顿时慌了。

  这不对,不对啊!

  她的梦想,是穿着精美的演出服,成为舞台剧的主角,登上光芒万丈的舞台,表演舞台剧,收获无数掌声和鲜花。

  但不是这样狼狈地登台,以奥斯卡小金人的狼狈模样出现在大屏幕里!

  “你说呢?”李俊泰肺子快气炸了。

  他不是第一次登台领奖,但是这个奖项对他的意义非常重大,可以说是他人生重要转折的一个契机。

  他不可以错过,必须拿到奖杯。

  强烈的信念驱使下,李俊泰还管什么韩星子,哪怕肩膀上扛着原子弹,也得登上舞台。

  “呀,怎么扛着‘小金人’上台领奖?”

  “这个造型真奇特!”

  “这是炒作吧!”

  ……

  台下群众瞬间沸腾了,李俊泰扛着韩星子出场的造型,不但没有被取笑,反而博取了所有人的眼球。

  “52号参赛选手李俊泰?”主持人吃惊地看着李俊泰和韩星子。

  “你好,主持人。”李俊泰压下内心的尴尬,礼貌地微笑。

  镁光灯闪烁,摄入镜头中的李俊泰,绅士般的笑容里带着西方的热情奔放,以及国人特有的儒雅。

  韩星子心乱如麻,突然听到掌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抬起头,一眼看到大屏幕中的李俊泰。她倒吸一口凉气,被李俊泰的笑容烫得脸红耳赤,心跳加速。

  屏幕上的李俊泰,比本人更帅,尤其是他神采飞扬,充满自信的脸庞,就像是奥斯卡影帝一样,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你好。”主持人也被李俊泰的笑容迷住,愣神了片刻才轻咳一声遮掩尴尬,继续主持颁奖典礼,“李俊泰这个造型寓意深刻啊,看来李俊泰对获奖很有信心,早早就把小金人准备好了……”

  小金人?

  韩星子眨眨眼,金色的脸蛋上竟然浮现一抹尴尬的粉红。没脸见人了啊,她多年的梦想啊,居然以这个方式实现,这简直是噩梦!

  但是,但是——

  耀眼的灯光,万众瞩目的焦点,观众的呐喊和鼓掌声,却如此美好,让她在尴尬的同时,竟然产生一丝幸福感。

  如果这会儿登上舞台领奖的人,不是李俊泰而是她,而她即将领取到的奖项也变成真正的奥斯卡小金人……天哪,只是想想,韩星子就差点幸福地晕过去。

  “是啊,我相信我永远是最棒的!”李俊泰自信地笑。

  “这位小金人是你朋友吗?牺牲这么大啊,是女朋友?给我们介绍一下吧!”主持人大胆推测。

  “普通朋友。”李俊泰没想到话题会绕到韩星子身上,顿时有点紧张,神色也变得不自然,十分心虚,“主持人,还是颁奖吧,她……她害羞。”

  “哦,害羞的女朋友啊。”主持人心领神会的大笑。

  李俊泰更加尴尬,就连韩星子也闹了个大红脸。

  “你,你放我下来。”韩星子羞愤地挣扎,奈何力气太小,而且干涩的嗓音小得像蚊子似的,除了李俊泰其他人根本听不到。

  “安静,否则把你扔下去。”李俊泰偷瞥了一眼主持人,立刻趁着主持人开始介绍他背景资料的时候,低声用中文警告韩星子。

  “我才不怕……啊!”韩星子突然惊呼,失魂落魄地抱住李俊泰的脖子。

  他,他竟然将她抱起来,跟拎小鸡似的,将她从左肩膀换到了右肩膀上!

  “你——”天,他玩真的!

  韩星子被李俊泰警告性的举动吓出一身冷汗,脸色苍白。

  而台下的观众和媒体却被李俊泰堪比施瓦辛格的动作,刺激得尖叫连连,口哨声响个不停。

  李俊泰也没想到现场反应会这么大,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向大家挥挥手。

  顿时,场下的掌声、欢呼声、尖叫声、口哨声……更加响亮。

  主持人在热火朝天的气氛中完成对李俊泰的介绍。然后,主持人宣布:“有请WOW电竞……颁奖!”

  音乐响起,颁奖人走上了舞台,把代表本次比赛最高荣誉的奖杯颁发给李俊泰,并送上祝福。

  主持人掌握好节奏,在全场气氛奔赴高潮的时候,采访李俊泰获奖感言。

  李俊泰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笑了笑,右肩扛着韩星子,左手高举奖杯,振臂欢呼:“荣誉!”

  瞬间,镁光灯不断闪烁,媒体将这一幕摄入镜头,并且同时直播到各大电台和网络媒体。

  韩星子被这一幕深深震撼了!

  她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热爱表演的人,都把能想得到奥斯卡小金人,原来登上舞台领奖,接受大家欢呼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哪怕此时此刻获奖的人不是她,但是舞台灯光也同样落在她的身上,耳边还不断回荡着鼓掌声,欢呼声,让她犹如获奖了一般激动不已。

  颁奖结束,李俊泰向所有人又挥挥手,在大家的喝彩声中走向后台。

  “喂,你现在可以放下我了吧!”韩星子还沉浸在刚才劲爆的颁奖仪式里,眼眶里闪着点点激动的泪花。

  “再等会儿。”李俊泰左看看右瞧瞧。

  那些黑衣人似乎并没有在附近徘徊,媒体还集中在舞台前,是离开的最好时机。

  “先离开这里。”李俊泰当机立断,扛着韩星子从安全出口快速撤离,躲进附近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

  “你把铁链解开。”李俊泰把韩星子放到地上,一边揉着酸痛的肩膀,一边吐槽,“看起来小小的,结果比北极熊还重,怪不得扮成小金猪。”

  那群来抓他的人鼻子比狗还灵敏,他不认为能够这样轻松地摆脱他们。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摆脱掉韩星子,然后快速逃离。

  “你才是小金猪!”韩星子羞愤地嘶吼,“还有,别想逃。你是抢包贼,获奖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闭嘴,满口猪言。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赶紧给我解开,我不是贼。”

  “事实胜于雄辩。”

  “你——”李俊泰正磨牙,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阵急促而嘈杂的脚步声,吓出他一身冷汗。

  他急忙捂住韩星子的嘴巴:“安静!”

  韩星子想喊喊不出来,挣扎又挣脱不开。

  她只能瞪李俊泰,如果目光能杀死人,早就把他杀死千百次!

  李俊泰却趁机拖着韩星子,藏在巷子的昏暗角落向外眺望。巷子外聚集着他熟悉的黑衣人。这群人东张西望,频频朝巷子里看过来,似乎打算进来搜查。

  “糟糕,追来了!”李俊泰急切地寻找后路,可是巷子里除了停着一辆破旧的越野车,就再没有藏身之处。

  等等,越野车?!

  李俊泰仿佛看到希望,匆匆跑到越野车后面,抱着韩星子就地一滚,藏在了车身底下。狭窄的空间,两个人叠罗汉似的,一个压着一个。

  “唔唔——”韩星子被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本能地激烈挣扎。

  “嘘,不准吭声,否则掐死你。”李俊泰松开手,同时瞪眼睛警告。

  韩星子恢复呼吸,贪婪地大声喘息了几下,嘴巴再次被李俊泰无情地封锁。她瞪圆了眼睛,用眼神骂李俊泰出尔反尔。

  “气息太重了。”李俊泰小声解释,然后屏住呼吸。

  “哒哒哒——”

  脚步声突然近了,近在咫尺。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李俊泰不敢呼吸,一动不动,生怕被这些黑衣人发现踪迹。

  “哒哒哒——”脚步声忽然在越野车边停下。

  李俊泰立刻紧张起来,一颗心“扑通扑通”,极速跳动。

  “没有发现?”黑衣人似乎都聚了过来。

  “都找过了?车呢?”一个人突然提议,然后绕着越野车走了一圈,还趴在车窗里看了看。

  “没有。”

  “车底下看了?”

  巷子里沉默了一下,李俊泰的心脏却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千万不要啊!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什么西方的上帝,东方的玉皇大帝,通通在心底祷告了一遍。

  不知道是他临时抱佛脚生效了,还是黑衣人判断失误,李俊泰就听到车旁有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车底下那么脏,肯定不会选择这里藏身。”

  “没错。”立刻有人附和。

  “去巷子后面再找找吧,应该跑不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是集体移动的脚步声。

  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

  “终于甩开了。”李俊泰长吁一口气。

  刚刚太紧张,这一放松,他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衣服被汗水浸透了,湿答答黏在身上,特别难受。

  “唔唔——”韩星子突然奋力挣扎。

  “啊,糟糕,忘记你了!”李俊泰这才意识到还捂着韩星子的嘴,急忙松手。

  “咳咳,你想憋死我,杀人灭口啊!”韩星子恢复呼吸,立刻嘴不饶人。

  “如果可以,我真想掐死你。”李俊泰唇角冰冷勾起,想掐她脖子吓唬吓唬,却在伸胳膊的时候擦过韩星子的胸口,触碰到一团柔软。

  这种触感,李俊泰好奇地低头——

  OMG!

  他的身下不是硬梆梆、脏兮兮的公路,而是韩星子柔软的身体。此刻,她装扮成“小金人”的模样,衣服和身体一个颜色,金灿灿的,和全裸几乎没区别。

  而她看起来小小的,身材却特别有料,饱满的胸口,正随着呼吸起起伏伏,不断刺激着李俊泰的眼球。

  李俊泰一个激灵,身体咻地绷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你看什么呢,啊——”韩星子奇怪地顺着李俊泰的目光看去,这才猛地发现,李俊泰正压在她的身上。

  而他刚刚的手臂,擦过的是她的胸,胸——

  “色狼!”韩星子抬手就是一巴掌,对着李俊泰的脸扇过来。

  “叫什么,冒失鬼!”李俊泰一把抓住韩星子的胳膊,“就你这个小金猪的模样,我色你,我得多变态才下得去手!”

  “你,你这个死变态,抢包贼,绑架犯!”韩星子气得发抖。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抢包呢?还绑架呢,是你用铁链绑架了我!”李俊泰超级讨厌这种被冤枉的感觉。

  “你糊弄一岁娃娃呢!刚刚我在时代广场明明看见你抢了包,还逃跑。而且,外面那群黑衣人为什么追你?还不是你偷了人家东西,我最讨厌你这种贼,有贼胆偷却没胆子承认,你还算男人?不,你压根不是人,你是贼!”韩星子越说越激动,口水快要淹死人。

  “他们追我那是因为……”李俊泰有种掐死韩星子的冲动,“我犯得着跟你解释吗?你谁呀!小金猪,你再胡搅蛮缠,小心我把你丢河里喂鱼!”

  李俊泰握起拳头比划了两下,又不能真打女人,只好憋口气郁闷地翻身下去,朝车外爬。

  他一动,铁链另一端的韩星子猝不及防,被铁链拽出去,脑袋直接撞在车轱辘上,痛得泪花在眼底打滚。

  “痛痛痛——”韩星子抱着头喊疼。

  “我不是故意的。”李俊泰吓了一跳。

  “偷包贼,你杀人灭口!”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不是故意的。”李俊泰悻悻地挠挠脑袋,然后再次朝车外爬。他这次再动,韩星子又必须跟着一起移动,直到两个人一前一后从车底下爬出来。

  韩星子捂着脑袋,幽怨地瞪李俊泰。

  李俊泰被她盯得不自在,转头朝黑衣人离开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是繁华的街道,不知道黑衣人跑没跑远,会不会找不到人再折返回来?

  当务之急,还是应该马上离开这里,赶回停车场去。

  李俊泰不敢停歇,转身就想走。但是他只走出去两步,就被铁链固定,无法再移动半步。

  “把铁链解开!”李俊泰气呼呼地转身拉扯将两个人捆版的铁链,眼底蹿出恼怒的火焰。他非常不爽现在被限制自由的感觉,好像有种走到哪里都拖家带口的错觉。

  “你做梦还比较快!哼,把你放了,我就真变成了猪!”

  “如果我真是贼,肯定把你凌迟一百遍!”李俊泰觉得自己纯属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对方还是冒失的女兵,“你不是说我是贼吗?我这就带你去警局。我们找警察评理。”

  “啊?”韩星子愣住。

  李俊泰主动要求前往警察局?他傻了,还是胸有成竹?难道她真的弄错呢?!

  “傻愣愣干什么呢,难道我还扛着你满街跑,你当在这坐免费人工轿车呢?冒失猪,我告诉你,你现在要么跟我去警察局证明我清白,要么立刻解开铁链放我走。”李俊泰不耐烦地拉扯铁链。

  “对错不是你一张嘴说的算!去就去。谁怕谁?”韩星子昂首挺胸,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胸有成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光之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光之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