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三步唐门
周木楠2020-07-02 19:023,462

  雷无桀大惊:“是你!”

  “他们果然还在这里。”一个白发之人落在了紫衣人身边。

  “唐莲和那雷家的小子都中了我一掌,没三个时辰运功疗伤是走不了的。”紫衣人目光在房内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了躺在长椅上的无心,“是他?”

  白发人此时也注意到了无心,他一皱眉,喝道:“带走!”话一说完,紫衣人已经一跃而起,冲着无心掠去。然而一个人比他更快,一个闪身便挡在了无心的面前,一拳向紫衣人击去。正是无禅!

  “不自量力。”紫衣人冷笑一声,也一掌打了过去。

  “小心他的掌力!”雷无桀急忙提醒,他与紫衣人对过招,明白他掌力的可怕,可拳掌相交之后,无禅依旧稳稳地站在那里,紫衣人却急退了三步。

  “这是金刚伏魔神通?”白发人微微一皱眉,望向无禅,只见他自外而内不带半分邪气,面目刚猛犹如金刚,“怕是已有八重功力。”

  “佛家第一外门武学?”紫衣人虽然被一拳打得急退,但却依然神色悠然,“倒是低估了这个和尚。”

  “小心点。”白发人低声提醒。

  紫衣人一笑:“九龙寺大觉和尚我倒也见过几次,你是大觉的弟子?”

  “在大觉住持座下学习武艺已有十二年,然而只传武学,未悟佛道,不敢称师。”无禅拳重重一挥,“请施主赐教。”

  “好。”紫衣人掏出怀中折扇,悠然地扇了扇,“赐教就算了,把命留下吧。”

  “紫衣,不要恋战。把人先带走。”白发人手持玉剑,冷冷地望着躺在长椅上的无心。

  “你就是心慈手软,杀光了这些人不是更好,不然就算你抢了人,他们还不是要追上来。”紫衣人瞥了雷无桀一眼,“小子,刚刚念在雷轰的份上没有杀你。可你们不自量力,却不要怪本侯了。”

  “你!”雷无桀想要运气,可胸口却一阵血气上涌,几乎昏倒过去。

  “没用的。”萧瑟摇头,“你中了他的掌,若没有人为你运功疗伤,怕是十天之内都运不得真气了。”

  “你小子倒是见多识广,你是……”紫衣人好奇地望着萧瑟,手中折扇轻挥。

  “紫衣!别多话了!”白发人怒吼一声,身形一闪,已掠过了众人,冲着无心而去。他的一声怒吼之下,唐莲和雷无桀都不由地吐出一口鲜血,跌倒在地,萧瑟和天女蕊则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只有一个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无禅!他在白发的起身的那一瞬间也立刻动了!

  “挡住他。”白发人目光凛冽,去势未减。

  紫衣人手中折扇猛地一挥,向无禅袭去。无禅不敢恋战,运起金刚伏魔神通,转瞬间已三拳挥去。但紫衣人手中的纸扇与无禅的拳相交,却未有半分退让之势。刚才无禅一拳将紫衣人击退三步,心中对此人的功力已有了几分了解,可此时三拳挥去,却感觉拳力如泥牛入海,不由心中大惊。紫衣人冷笑道:“便还给你吧。”他折扇猛地撑开,无禅感觉一股内力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无法控制地往后猛退了三步。

  紫衣人刚刚退了三步,便还了无禅三步!

  而另一边,白发人早已站在了无心面前,他望着无心的眉眼,低声说道:“像,实在太像了。”他伸出手去,正欲搭在无心的肩膀上,却忽然缩回了手,他看到一根极细极小的针从面前划过,针上泛着微微的紫色,显然已淬了剧毒。

  “龙须针。”白发人微微锁眉,扭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唐莲,“没想到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有这样的手法。唐门的这一代中,你能排进前三?”

  唐莲没有回答他,只是冷笑:“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哦?什么话?”白发人微微含笑,可手中却紧紧握住了玉剑,身上的长袍无风自舞,显然已运起了真气,随时准备一剑刺出。

  “三步唐门,一步阎王。你,离我太近了!”唐莲猛地一跃而起,一口鲜血冲着白发人吐出。唐门,号称暗器之宗,毒绝天下,如果沾上那一滴血,会否把命丢掉?白发人不敢赌,所以他急退,他明白唐门之人将暗器之术练至极致的时候,自己本身也就成了一件暗器!

  他身形极快,已躲过了那一口鲜血,但那鲜血之中,却又有一件事物飞了出来,那是一片小小的叶子,却染了血红的颜色。

  “霜叶红!”白发人大惊,身体猛地一偏,那枚霜叶红从他的胸前擦过,几乎便击中了他。然而白发人也在这片刻失去了平衡,向一边倒去。

  “蕊!”唐莲大呼。

  几乎只在瞬间,天女蕊袖中寒光一现,两柄刀已经袭向了白发人的胸口。唐莲用了三道暗器终于为天女蕊完成了一个必杀之局。只要刀再往前一寸,便能结束了白发人的性命,但是……

  “你的刀太慢了!”白发人右手将剑插在了地上,借势往前一冲,双手紧握,竟一把抓住了天女蕊的两柄短刀。短刀在瞬间崩裂成了几段,天女蕊急忙撤刀急退到唐莲身边,喘着重重的粗气。

  “对不起,莲。我错失了机会。”天女蕊叹道。

  “不是你的错,是他实在太强了。”唐莲摇头,“即便我没有受伤,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唐门唐莲,你比我想象中要更强。”白发人将剑拔了出来,神色凛冽。

  “这眼神,是真的要杀人了啊。”萧瑟叹了口气,在场的人只有他一个人还没有出手,可他偏偏又能以这样局外人的语气说话。

  天女蕊扭头望了唐莲一眼,唐莲无奈地摇摇头,他几乎连站立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更不用说再用暗器了。而另一边,无禅与紫衣人交手数次,却根本没有机会击退那一柄小小的纸扇,紫衣人显然已占尽了上风。

  “还有我!”雷无桀终于按捺不住了,但是刚一运气便被萧瑟按住了肩膀,萧瑟难得用严肃的语气低声喝道:“如果你不想以后成为废人,就不要逞能。”

  白发人持着剑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他刚刚低估了重伤的唐莲,这一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三步唐门,一步阎王”,一个人若真的走进唐门高手的三步之内,那么的确离死已经不远了,即便是一个将死的唐门高手,也同样不能大意。

  唐莲却只是苦笑,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那是个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喂,你还能不能站起来啊。”

  唐莲猛地一惊,扭头看身边的人,却都没有反应,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那个声音。

  “喂,别看了,只有你能听到。如果你还有一点力气的话,就站到我的面前来。”

  唐莲看向那个躺在长椅之上的无心和尚,却见他的嘴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心中恍然大悟。

  “还看什么?再看这个白头发的人就要把我带走啦!赶紧站到我的面前来。”

  唐莲虽然心中不解,但也毫无办法,只能用尽所有力气站起了身,艰难地挪到了无心的面前,挡住了他。

  “莲!”天女蕊急忙过去搀住他。

  白发人止住了脚步,微微皱眉:“唐莲,我本不想杀你。你又何必逼我。”

  唐莲正欲开口,却发现最后一口真气已泄,整个人便要跪倒在地,可忽然他感觉一个手掌抵在了他的后背上,一股强烈的真气从那手掌中传输到了他的身体里,他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煦,刚才疼痛的仿佛就要裂开的身体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你还有多少暗器?透骨钉?铁蒺藜?龙须针?你只有一击的机会,全部放出去!万树飞花的手法,不是每个唐门人都能掌握,但你是唐莲,一定没问题。”

  “罢了。”白发人见唐莲执意不肯让开,叹了口气,手中长剑一挥,剑光闪烁。有的剑狠辣,有的剑轻灵,而白发人的剑……却很美。

  像是大雪之夜,却长出一树梨花,而又瞬间崩落的美!那是绝美的一剑,也是必杀的一剑!

  “就是现在!”那个声音对唐莲发出了最后的指令。

  万树飞花!唐门外房第一暗器手法,即便是唐莲也没有完全掌握,但此时身逢绝境,唐莲竟然第一次将万树飞花用到了极致。他几乎将手上所有的暗器都丢了出去,它们像是一朵花一样在空中绽放了开来,然后冲着白发人以及紫衣人倾泻而下!

  “怎么可能!”白发人和紫衣人同时发生了惊呼,他们手中玉剑、纸扇狂舞,一件件暗器摔落在了地上,却也将他们逼出了门外。

  “你没有让我失望,不过这种程度还是杀不掉他们的。”那个声音依然带着笑意,但唐莲却感觉到背上的那只手收了回去,那股和煦的内力也逐渐在体内消散,整个人头一晕,昏倒了过去。

  “莲!”天女蕊急忙去扶。

  无心和尚却在此时站了起来,他睁开了眼睛,白袍轻舞,笑道:“见过这一场万树飞花,也不枉假睡一场了。”

  “师弟!”无禅怒喝道。

  “师兄好。”无心微微一挑眉毛,目光在场中急速地一扫,瞥到了站在角落里的萧瑟和雷无桀,微微一笑,一掠飞到了他们的身边,一手抓住一个人的肩膀,“这两位看着是个好人,小僧想去一个地方,不知二位施主可愿陪小僧一同前往啊。”

  “什……什么地方?”雷无桀对这一场变故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想。”萧瑟倒是冷冰冰地答得干脆。

  白发人和紫衣人已经重新踏进了房内,无心笑道:“口是心非。”说完把一手抓着一个,飞起来一脚踹开了窗户,落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歌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歌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