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中邪【2】
李韵铭2017-04-27 18:424,448

  漆黑。

  无尽的漆黑。

  空荡荡的楼道里,声控灯没有了感应。

  整条楼道内,就只有高跟鞋的声音,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声响。

  嗒嗒嗒。

  赵婷婷穿着高跟鞋快步的走着,越走越迅速,高跟鞋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似乎她走得越快,后面的人跟的就越快。

  赵婷婷的额头渗下了颗颗冷汗。她感觉到走廊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难道那个东西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吗?

  邵堂吃过晚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来到这,已经是第二个晚上了。原本是客户邀请他到这里的,只是客户路上有些事情,三天后才能赶到美凯酒店。反正是客户花钱,自己也难得住上一回总统套房,不住白不住喽,邵堂心里这样想着。

  邵堂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换着台,每到晚上七点钟的时候,电视上播着的永远是新闻。邵堂刚想关掉电视,可是突然间一个画面吸引了邵堂的眼球。

  不知道这是什么电视节目。

  电视里,一群人缓缓的走在山道上,山道上落叶成堆,两旁的树木已经萧条。这群人中,为首的那个男人捧着一张遗像,面无表情的走着,遗像上的照片看不清楚。画面上所有的人,脸色都十分苍白,没有任何情感。他们慢慢走过镜头,就像是一群傀儡一般,又好似没有生气的纸人一样。邵堂努力的想看清每个人的面孔,而就在此时,为首的那个捧着遗像的人突然回过头来,看向镜头,邪恶一笑。

  那人的眼神充满了阴森,好像能够穿透屏幕,看见邵堂。

  而邵堂的目光竟然正好与画面中的人四目相对!

  邵堂感觉身后一阵冰凉,突然哆嗦了一下。那人像是看到了邵堂的反应,满意的转过身,捧着遗像继续向前走。

  当当当!

  敲门声,唤醒了邵堂。邵堂再看电视机,画面早已换上了新闻主播的镜头。

  邵堂舒了一口气,刚刚竟然被邪气迷惑了心智,该死!邵堂关掉电视,去开门。

  走到门前,邵堂询问了一声,“谁呀?”

  外面没有应答。

  透过门镜,邵堂看到了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个男人正是早上见过的周总,周骏驰。

  邵堂打开门,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男人不言不语,不动声色。

  “有事儿吗?”

  “可不可以请我进去坐坐?”看似是请求,实则是命令。这种与生俱来的强大磁场,真的是无法用言语表明。

  不过在经过了早上的会面之后,邵堂也迅速的调整回了自己的状态。

  “周总,现在是休息时间,我要睡觉了,你难道要一起吗?”

  邵堂抛了个媚眼给周骏驰,原以为周骏驰会恶心的狂吐不止,谁知道周骏驰竟然毫无波澜。

  “好了,看你也不像是什么坏人,进来吧。”

  周骏驰跟随邵堂走进房间,一眼望去,茶几上的零食袋,地毯上的烟蒂,沙发上的衣服和袜子,嗯,这个人很邋遢,周骏驰下了定义。

  周骏驰皱了皱眉。

  “看什么看,没见过吗?哪个男人不是这样。”邵堂看着周骏驰皱着的眉头,无所谓的说道。

  邵堂收拾了一下衣物,把它们堆到一边,腾出点地儿给周骏驰坐,然后问道。

  “大晚上的,孤男寡男的,找我有什么事儿?”

  “你能看见一般人看不见的东西。”

  不是疑问句,也不是反问句,而是肯定句。周骏驰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邵堂,这双像狼一样的眼镜,在那一刻已经把邵堂看穿。

  邵堂被这个帅气的男人看的脸上有些发烫,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太有蛊惑的魅力了。还好,此时的灯光略有些昏暗。

  邵堂尽量做到面不改色,绝对不能把自己弱点展现给别人。于是邵堂也直勾勾的看着周骏驰,道,“这位先生,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盯着一个帅气的男人看,时间久了,你会情不自禁的爱上他。”

  “你叫什么名字?”周骏驰不答反问。

  “邵堂。”

  “好,邵堂,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同样的感觉,我觉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可能我这样说冒昧了,但是我的心,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想要向你靠近。”周骏驰的眼神,炽热的令人觉得有些可怕。

  邵堂在周骏驰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这种眼神,似曾相识,好生熟悉。

  “你们这些富二代,玩够女人想换换口味是吗?你说,你都和多少人说过同样的话了。”邵堂虽然已经明白了周骏驰的意思,可还是刁钻的问着周骏驰。

  周骏驰从包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根头发。

  “这是早上我从你头上拔下来的头发,他可以证明,我们曾经相识。”周骏驰从自己的头上拔出一根头发,然后把自己的头发和邵堂的头发捻在一起,捏在手指尖。

  邵堂看着周骏驰一连串的动作,刹那间明白了周骏驰想要做什么。

  周骏驰拿出火机,点燃了这两根捻在一起的头发。发丝在燃烧着,越燃越旺,竟然没有一点要灭的意思。

  有个传说,两个前世尘缘未了的人,今生只要把头发捻在一起点燃,火,便会非人力而不可熄灭。

  邵堂看着眼前的一幕,再看看周骏驰期待的眼神,可无论如何,他都想不起自己的前尘往事。但他和周骏驰,显然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时间,邵堂和周骏驰相视着,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火越燃越旺。

  这时,周骏驰突然吹灭了火,两根头发竟然没有丝毫燃烧的痕迹。

  “我小的时候,就常常梦到一个人,可是在梦里,我看不清他的样子,每次醒来后我都十分痛苦,难过。后来,我的父亲请了一位先生,先生说,我在本命年的时候,会遇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梦中的那个人,只要找到这个人,我的怪梦就会消失,他告诉了我一个验明身份的方法。早上见到你,我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没想到真的是你。我一直想找到我梦中的答案,我一直想知道,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

  “好了,别说了,我不爱你。”邵堂打断周骏驰的话。

  周骏驰一时间有些糊涂,摸不着头脑,邵堂的思维貌似有些跳跃跨度太大,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空气中有这么一丝丝尴尬,正当此时,周骏驰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喂,婷婷。怎么了?”周骏驰的神情开始紧张起来。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一个人在家好怕啊。”电话那一段,惊恐的哭腔让周骏驰的内心觉得十分不安。

  他安慰道,“婷婷别怕,我马上就回去。”

  周骏驰刚放下电话,邵堂眯着眼睛看着周骏驰。

  “他是我妹妹。”周骏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和邵堂解释一下。

  “我又没问,你干嘛告诉我。”

  周骏驰起身,说道:“我妹妹出点事情,我先回家看看。”周骏驰从包里抽出一张卡片塞到邵堂的手里,“记得电话联系我。”

  “等等!”

  “还有什么事儿?”

  邵堂难得认真的的表情,看着周骏驰,“别乘电梯,走楼梯,电梯里不干净。”

  “谢谢!”

  邵堂望着周骏驰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就连邵堂自己都不知道,二十多年了,他有着太多的不解和疑问,而眼前出现的这个人,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那似曾相识的眼神,在脑海中永远挥之不去。他好像也被勾起了求知欲,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去,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要与众不同,为什么孤儿院的人会因他而死……他有太多的为什么了。

  “婷婷,婷婷!你醒醒,我是哥哥!”

  刚刚回到家的周骏驰,就看到赵婷婷一个人坐在床上,披头散发,吃着冰箱里拿出来的腥肉。

  屋内凌乱不堪,衣服、被子、书本散落一地,就连电脑都已经被砸碎。显然这里经历过一番争斗厮打。

  周骏驰冲上前去,使劲夺下那块带着血丝的生肉,可赵婷婷像是发了疯一般似的,扑向周骏驰,想要抢回生肉。此刻,赵婷婷的眼神空洞异常,瞳孔没有焦点。这样的赵婷婷是周骏驰前所未见的。

  “婷婷你醒醒!”

  周骏驰用力的抱紧赵婷婷,可赵婷婷挣扎的力气丝毫不亚于周骏驰。

  “婷婷你怎么了?”周骏驰用力摇晃着赵婷婷,想要摇醒这个心智迷乱的女孩。

  赵婷婷一把推开周骏驰,跑到客厅的冰箱前,又拿出一块生肉,啃了起来。

  周骏驰追上前去,扯下赵婷婷嘴里的生肉,一个反手,将赵婷婷的两双手死死扣住。谁知,赵婷婷一下子就挣脱了周骏驰的手,这等力气,与平时那个纤弱非小女孩儿十分不符,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眼前的人被邪祟侵害,神志失常了。

  赵婷婷转过身,恨恨的看着周骏驰,周骏驰竟被赵婷婷狠戾的眼神吓得一愣,这绝对不是赵婷婷的眼神,或者说,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赵婷婷。就在愣神之时,赵婷婷一口咬住了周骏驰的前胸。

  隔着厚厚的外衣,赵婷婷的牙像是长长了一般,竟然将周骏驰的前胸咬出了血。血汩汩的从皮肉渗过外衣,顺着赵婷婷的牙齿流了下来,赵婷婷吸着血,脸上露出满意,享受的表情,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她觉得特别舒服。

  周骏驰了然,眼前的女孩已经不是赵婷婷,于是,周骏驰当机立断,一脚踢开赵婷婷,然后一拳打在了赵婷婷的肩膀上,赵婷婷受创,顿时失去意识,瘫倒在地上。

  “对不起婷婷。”

  周骏驰抱起赵婷婷,迅速的下楼,开车,去医院。

  另一边,美凯酒店23层办公区,企宣小赵终于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今天加班的人不少,可当他收拾好东西走到公共办公区的时候,却看不见任何人在加班。

  “这群人,越来越耍滑头了。逮着个机会就偷懒。这么早就下班了。”

  小赵不满的嘟囔着,就他一个人像傻子似的还在辛苦加班。

  小赵走出办公区,来到了电梯前,右侧电梯已经封锁,只有左侧电梯可以通行。小赵记得白天同事们都在讨论这个电梯不干净,很多员工中午吃饭的时候,都是从23层走楼梯下去的。不过也有胆子大的,最后也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吗?

  小赵向来胆子就很大,从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之说。就连上次公司团建的时候,大家一起玩“抄墓碑”的游戏,小赵也没用怕过。

  这人啊,死了之后就是一把灰。有什么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人心,不是我玩你,就是你玩我,看谁命长,看谁能笑到最后。

  今晚的电梯似乎比平时上来的慢些,可能各层的人都比较多多吧。毕竟左侧电梯是房客们的通道,平日里人就多些。

  叮!

  电梯门打开了,果然里面占满了人。

  小赵走进去。

  电梯此时发出了警报,显示超员。小赵看了看周围的人,心里默数了一下,总共不到十个人啊,而电梯的限制人数是十三个,怎么看都不是超员啊。

  小赵想,可能是自己离电梯门太近了吧。于是,小赵向后退了退。可仍然显示超员。

  电梯里的人都在盯着小赵看,虽然面无表情,但似乎都有些不耐烦。

  “小伙子,下去吧,这趟电梯不是你该坐的。”一个老者的声音出现,吓了小赵一跳,他刚刚查人数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到这位老人家啊,这老人家什么时候出来的。

  “不对啊,限乘人数不是十三个,我们,一,二,三……十三,十四!”小赵数到自己的时候,竟然是十四个!小赵突然间头皮发麻,一旁的老者笑呵呵的看着小赵,小赵已然觉得气氛不对,可此时的小赵已经吓得腿脚发麻,动弹不得。

  老者使劲一推,小赵被推出电梯。

  小赵匍匐在地上,回头看向电梯,一群泛着幽幽绿光的“人”都在嬉笑着看着狼狈的他。

  小赵连滚带爬的冲向楼梯的方向,一边跑一边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电梯缓缓关上,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阴森的笑声回荡在整个23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基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基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