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暗涌
李韵铭2017-04-23 18:482,580

  “每个人都会死吗?”

  “人的身体死后,还有灵魂,灵魂是永生的。”

  ——《灵界基(男)友卷一·邪术摄魂》

  山雨欲来,万物宁静。

  落日的余晖洒满整个大地,孤儿院破旧的楼房在夕阳下投射出巨大的阴影,笼罩在操场上。一群小孩子在操场上嬉戏打闹。

  没有人注意到,空旷的教学楼走廊里,一个背着背包的小男孩在缓缓前行。

  “小堂,怎么不和小朋友们玩啊?”

  走廊里慈祥的保洁奶奶,露出笑容,一边扫着地,一边问这个情绪敏感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着奶奶脸上慈祥的微笑,还有那一道道被岁月刻下的皱纹。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心情,他只是觉得胸口闷闷的。

  “小堂,东子他们都在看蚂蚁搬家,你怎么不去呢?”保洁奶奶继续笑呵呵的问道。

  小男孩突然抱住保洁奶奶,大哭起来。

  “小堂,好孩子,告诉奶奶,是谁欺负你了吗?告诉奶奶,奶奶给你评理。”慈祥的保洁奶奶放下扫帚,搂住眼前的这个孩子,爱抚的摸着他的头。

  保洁奶奶想起,八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孤儿院的门口,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声伴随着雷电声响彻整个孤儿院。

  五十岁的保洁工人李桂花和孤儿院院长付兰半夜起来把这个瘦小的孩子抱了回来。

  李桂花一边给孩子用酒精擦着身子,一边抱怨着,“是哪个天杀的父母这么狠心,把孩子一个人扔在这大雨之中,真是造孽啊!”

  付兰问孤儿院的崔医生孩子怎么样了?

  崔医生摇摇头,道:“唉,这孩子高烧太久了,加上本身身体就虚弱,就算是我给他打了退烧针,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可能孩子的父母也是觉得这孩子身体不好,将来会拖累自己,所以才把孩子扔到咱们这儿的吧。”

  李桂花咒骂着孩子的父母,付兰擦擦脸上的汗,道:“算了,想是有什么难处吧。”

  八年了,李桂花记得八年前,当大家都以为这孩子活不下去的时候,这个孩子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虽然瘦小,但是却健康,没有一点先天或后天的疾病。她记得,在襁褓中,孩子的父母没有留下任何话语,只留下了一张布条,上面写着孩子的生辰八字,还有孩子的姓名——邵堂。

  随着一年一年的长大,这个孩子越发出落的惹人怜爱,礼貌懂事。李桂花十分疼他。看着孩子扑倒她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李桂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奶奶,每个人都会死吗?”小男孩眼里含着泪水,看着眼前慈祥的奶奶。

  李桂花被问住了,明明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她却不知道如何和眼前这个小孩子去解释。

  “小堂,别难过,那只不过是身体死亡了而已,人的身体死后,还有灵魂。灵魂是永生的。告诉奶奶,怎么了,是孤儿院对面的煎饼奶奶吓到你了吗?小堂不要怕,人都会死的,但是死去的人都会以灵魂的方式存在,永远守护着他们爱的人。乖,别怕。”

  八岁的邵堂或许听不懂什么是灵魂,但她知道,奶奶不会骗他的。他永远记得李桂花临死前和他说过的那一句话,人的身体死后,还有灵魂,灵魂是永生的。

  夏日的夜晚异常的炎热,宿舍里,孤儿院的支教老师哄着孩子们睡觉。看着孩子们都已经酣睡,支教老师打了个哈欠,便起身回了教工宿舍。

  邵堂没有睡,他一直记得今天下午,孤儿院对面卖煎饼的老奶奶突然死去。他亲眼看到老奶奶在死亡瞬间的惊恐,然后一缕魂魄从身体里飘出,她的灵魂挣扎着,求救似的看着邵堂。

  邵堂被吓的退后了两步,再之后,老奶奶的灵魂就消失不见了。

  李奶奶不是说灵魂是永生的吗?那煎饼奶奶的灵魂呢?

  他闷的喘不过气来,他想再去孤儿院的对面看看,看看老奶奶的灵魂还在不在。

  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使神差,邵堂蹑手蹑脚的走出宿舍。

  走到孤儿院的大门前,他回头看了看孤儿院的操场和教学楼,一片死寂,只有吵人的蝉叫和蛐蛐儿打架的声音。

  他的内心开始不安,他仿佛感受到了,在黑夜中,有一双眼睛露出垂涎的目光,觊觎着他的灵魂。

  他翘起脚,打开了门栓。

  推开孤儿院的大门,门前的小道一片死气,没有煎饼老奶奶的灵魂,也没有人。

  门前的梧桐树滴落下露水,湿湿的,滴在邵堂的脸上。天空中一阵巨响,伴随着巨形闪电。

  邵堂看着被闪电照亮的天空,乌云像是巨蟒一样张开大嘴,恐怖狰狞,欲将宣誓死亡,吞噬一切。

  一声巨雷!邵堂双手抱住头,惊恐的蹲在树下。瓢泼大雨瞬时倾下。

  尽管雷电连接着梧桐树,可邵堂却毫发无损。

  “他们灵魂都取完了?”

  “取完了。”

  两个男人低沉的嗓音,难辨身份。

  “还是没有发现他?”

  “没有。”

  “废物!怎么会没有呢?先带着这些生魂回去。我在找找。滚吧。”

  邵堂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来。他听着脚步声一步步逼近。

  突然又是一个巨雷劈下来,梧桐树的大半年被砍断,茂密的枝叶生生的压在的邵堂的身上。邵堂死死的捂住嘴。他感觉到那个说话的人已经走过来了。那个人仿佛在打量着这棵树。

  梧桐树像是有灵性一般,死死的保护着怀抱里的孩子。

  邵堂看不清他的样子。

  没过一会儿,那个人便离开了。

  第二日清晨,雨过天晴。邵堂疲惫的醒过来,他的感应一向是很准的,此时树外应该已经没有了威胁。

  他扒开梧桐树的叶子,清晨的阳光透过枝叶有些刺眼。

  邵堂快步跑进孤儿院,可当他进入孤儿院的那一刻,仿佛世界都变了,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他打开宿舍的门,跑进去想要叫醒东子他们。

  可是任凭他如何摇晃,东子也没有再醒来。

  这个平日的小胖墩儿,现在已经干瘪的看不出模样。唯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瞪得溜圆,和平日里生气时候瞪着的眼睛,是一个样子。

  邵堂想要喊叫出来,却已失声。

  东子脸色惨白,一双手死死的抓住被子,骨节发白,他知道东子死之前,一定是非常的痛苦。

  他擦了擦眼泪,跑去后勤的宿舍,保洁奶奶李桂花的门没关。邵堂推门而入。李桂花本就瘦弱的身体,此刻更加干瘪收缩,他看到李桂花的眼睛凹陷进去,指甲陷入被子。

  是谁?

  是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害死了他最亲近的人?保洁奶奶不是说,人死后还有灵魂吗?他既然能看到煎饼奶奶的灵魂,那他一定能看到东子他们的。

  他跑到每一间宿舍,包括院长付兰的房间,都是同样的景象。

  此刻,邵堂早已经没有恐惧,只剩下愤怒和无助。

  他回忆起那了两个人的对话。一定是他们!

  邵堂咬紧牙关,看着幽黑的走廊深处,瞳孔变成凌厉的红色。

  走廊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露出了满意又邪恶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基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基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