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措手不及
东成西2017-04-22 13:482,895

  一个身着土黄色布衣,发髻高挽的精瘦男子。在长长的小巷里快步如飞,因为十万火急,男子来不及走正门,看了一下墙的高度,直接翻墙而入。

  岳桐书院清风和煦,在夫子的带领下。十多个白衫发髻高挽的青年,摇头晃脑的背诵着诗词。

  男子猫腰蹭到窗前,在青年中寻到一个瘦巧的身影。接着男子有规律的吹起暗哨,其中一个正在背诵诗词的青年怔了一下回过头。

  那人眉目清秀,皮肤白嫩,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男扮女装。

  男子努力的用口型向青年传达信息,然而青年一脸茫然。男子不由得焦急的抓耳挠腮,无奈之下又比起哑语。

  片刻,青年举起手。

  “什么事?”夫子放下书似有不悦的问。

  “先生,弟子有些内急,想去趟茅厕。”青年尴尬道,同时佝偻着身,装出一副内急的样子。

  “快去快回”夫子没多想应允,接着带领其他人朗诵。

  青年出了课室和男子来到一个角落,青年迫不及待的问,“猴子,你这么着急忙慌的,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郡爷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突然带人来检查郡主的学业。估计这会已经在路上了。”猴子束手无策,着急的不知所措。

  “那赶紧把郡主找回来啊,你先找我不,不是本末倒置了么?”侍女小艺也慌了神。

  夜城郡是出了名的爱女心切,将独生女楚以晴视若掌上明珠。可对待他们这些下人就不一样了,如果知道他们合伙骗他,还不分分钟把他们拖出去杖毙。

  “来不及了,郡主估计这会还在聚千阁。我先通知你离开,免得被郡爷抓个现行……”猴子解释着。

  小艺闻言恍然大悟,“这样郡爷就会以为,郡主只是因为贪玩才逃学,我们就不会受牵连了。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找郡主去。”

  猴子有些迷惑,一时难以捋清小艺的逻辑,不过还是补充道,“我想说的基本就是这个理”

  两个人走后不久,夜城郡楚钊然带着几个近卫来了。夫子看到立马撂下书,疾步出迎。“不知郡爷驾临,老朽有失远迎,望郡爷恕罪。”

  “穆老请起,是本郡来的突然。不知晴儿这段日子可算用功?”楚钊然礼贤下士的扶起穆老先生,同时目光扫视课室,寻找楚以晴的影子。

  穆老是隐世学士,当初为了给楚以晴寻个好老师。楚钊然可谓上演了“三顾茅庐”

  穆老再度出世,说好听的,是楚钊然盛情难却。不好听点,穆老忍不了楚钊然的骚扰妥协。本着一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依顺穆老的要求,有了现在的岳桐书院。

  这几年科目逐渐完善,像礼、乐、射、御、书、数,都有专门负责的老师。其中射和御,岳桐书院的空间显然满足不了其所需的条件。为此,楚钊然又在城外开垦荒山,有了今日的夜城御射场。

  穆老犹豫一下,其实他对于这个弟子不是太满意。简洁的八字可概括,“资质平平,难成大才。”不过他也不能直白的说,只能避重就轻,“郡主学习很用功。不过更为难得,是郡主不以身贵自居,与同学之间相处和睦。可见郡爷家中教导有方啊。”

  穆老这么说不算违心迎合,因为小艺确实做到了这些。毕竟是假冒的,小艺恨不得把自己当成隐形人。所以平日谨言慎行,课堂上兢兢业业。

  “如此甚好,此刻怎不见她?”楚钊然听到“教导有方”,心情大好,同时略显自豪。只是发现楚以晴迟迟不见身影有些迷惑。

  提起这茬,穆老也是一怔。这个时候楚以晴该从茅厕出来了,意识到这点,穆老心头闪过一丝忧虑。

  该不会点进去了吧?因为古代的厕所不同于现在。古代的粪坑是一个大坑,或者是一个大罐。

  相传春秋时晋国国君景公是历史上唯一被粪尿淹死的国君。于是穆老对离自己近一点的弟子道,“去厕轩看一下”

  穆老吩咐完,转身跟楚钊然解释。

  楚钊然沉吟一下,他这个丫头他最了解不过。如果真像穆老说的那样,猴子和小艺也该露面。

  所以,楚钊然再看向穆老时,眼中增添了些许怀疑。楚以晴会不会已经买通了穆老,他们在这演双簧。不过穆老是何等的资历,岂能会听一个小丫头摆布?楚钊然很快否定了。

  还没等他作其他猜想,那名弟子跑回来。“回郡爷、先生,楚以晴不见了。”

  穆老貌似不甘心,“你可看仔细了?”

  刚才还夸奖楚以晴乖巧温顺,不惹是生非。这转手就自己打自己一个嘴巴,穆老有点颜面无光的尴尬。

  “是”

  楚钊然一脸“果不其然”,深知这不是穆老的过错。没有过多追究,只是转脸对贴身近卫道:“承影,带人去找,找到后直接把郡主带回郡王府。”

  夜城有两个著名的大街——仙人府和南礼街。南礼街可谓夜城的商业街,集中了日常百货、蔬菜水果、书店衣服等,各色各样的商铺,一趟街望去,旗幡招展,让人眼花缭乱。每逢节日,南礼街更是人群拥挤,热闹非凡。

  而仙人府,更像是一个温柔乡。俗称烟柳街,充斥着纸醉金迷的奢华,里面大多是青楼艺阁,不管外界是纷扰还是太平,这里歌舞升平不断。因为这条街琴箫和鸣,欢声笑语,通宵达旦,夜城也有不夜城之称。

  仙人府有两种青楼,苑和阁。里面的姑娘也分两种,女妓和艺妓。女妓属苑,艺妓属阁。

  在仙人府,艺妓的地位很高。但要求也十分的严格,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必须样样精通。艺妓中还有艺魁,就像现代大红大紫的明星,受人追捧。

  楚以晴不喜纸墨,却对歌舞情有独钟。为此化名楚楚在聚千阁做挂名艺妓,而且还混得风生水起,圈了一大堆粉丝。

  猴子和小艺一路狂奔来到聚千阁,进了门轻车熟路的找到后台。楚以晴和好姐妹以笙正梳妆,楚以晴仰着脸让以笙描眉。

  “姑娘,大事不好了。”猴子进门就喊,楚以晴吓了一跳,就连以笙也忍不住一哆嗦。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楚以晴脸色一冷,语气不悦的质问。随即用手抹了一下画残的眉尾,楚以晴起身的瞬间的气势真应了李延年的“北方有美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难怪楚以晴一路全粉,不仅摸样生的好看,尤其她身上的气质。与生俱来的贵气,无法让人模仿也不可比拟。

  猴子怯怯的咽了咽口水,他这个主子平时整人管用笑里藏刀。这次可是赤裸裸的生气,“姑娘,老爷去书院了,您赶紧回吧。”

  楚以晴似乎被点了穴。以笙见状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楚以晴。再说话时,语气就没那么自然了,“姐姐,这件事说来话长,改天我再跟你解释。”

  楚以晴说着脚步走向门口,小艺和猴子歉疚的对她一笑,随后疾步追上去。只剩下以笙雾里云里的,愣愣的站在原地。

  出了聚千阁,楚以晴沉吟一下。随后拐进一个狭窄的胡同,她不能让穆承影在仙人府这边抓到她,否则以后非被禁足不可。

  “父亲为什么会突然来书院?”出了仙人府,楚以晴松下气质问。楚钊然虽是闲王,但不无聊。

  “小人发誓,直到现在都是守口如瓶的。”面对楚以晴的怀疑,猴子委屈的发誓辩白。

  “会不会是聚千阁的知晴?自从郡主进了聚千阁。她在夜城的名气就大不如以前,奴婢在书院都听说了,现在只闻楚楚,不见知晴。”

  “猴子,查泄密的人就交给你了。如果让我知道是谁……”楚以晴邪恶的挑了挑眉,一副把人要大卸八块的摸样。

  “待会郡爷问起来怎么回话?奴婢可是从厕轩里消失的。”小艺小心翼翼的瞄着楚以晴,这个貌似难以自圆其说。

  楚以晴有点头大,沉思片刻,“我和小艺先去客来居,你在大街上晃悠,直到承影发现你。之后你领着他来找我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