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野马惊魂
东成西2017-04-22 15:043,189

  这几年,楚以晴和侍女暗度陈仓,金蝉脱壳。对御射课的规矩很陌生,甚至连老师的摸样都不认识。

  之前小艺跟她提过御射师,因为这个老师太与众不同了。古人讲究“人之身体受之于父母精血,无权自残,毫发不可损伤。”而这位老师却是一头利落的齐耳短发,可谓标新立异。

  时节将近春末,早晚还残留着冬日的寒气。有些绿植还沉浸在半苏醒状,路边的树木和草植还不是很茂盛。虽然显得有些悲凉,但青黄苞丫暗藏生机,不同于秋末的荒凉衰败。

  御射场原本是一个盆地,基本形似三面环山之势。早年这里荒草丛生,地面坑洼不平,每逢下雨,地面积水得好些日子不干。后来楚钊然命人填平坑洼,引植绿草,慢慢的由来今日的绿意御射场。

  “郡主,马场到了。”

  楚以晴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意识还有些模糊,“这么快就到了,这一路我也没感觉怎么颠簸。这个穆承影,肯定是故意整我。”

  楚以晴下来马车,放眼一望,前方一片开阔。跑马场大的超出她的想象,与此对比,楚以晴顿感自己很渺小。

  御射场的布局很简单,正对入口可见部分马棚,马棚附近有一排屋舍。供饲养员以及看守御射场卫兵生活起居,中央有一座宽十米,长十五米,高两米的大理石擂台,上边摆着兵器架,挂满了各种兵器,旁边还有大小不一的举重石。周围是长长的马道。

  楚以晴到的时候,其他学员也基本到齐。楚以晴的到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当然都是以陌生的目光看着她。

  “这位兄台是新来的吧,长得好生俊俏。”有人好奇的议论。

  还有人揣测,“看他这做派,估计也是个权贵。”

  “权贵有什么好稀奇的,郡主不也跟我一起上课么?”有人因为嫉妒,却表现不屑一顾。

  “……”

  穆承影是习武之人,听力自然比常人灵敏。那些人的议论,没有一个逃过他的耳朵,为此,穆承影偷偷抿嘴暗笑。

  “今天的事不许跟父亲提,否则我让你好看。”楚以晴心虚的威胁,脸色有些尴尬。

  “郡主,是你有把柄落在承影的手上。”穆承影不卑不亢的注视着她,希望她能正视一个事实。求人得有求人的态度。

  是他牵制她,不是她牵制他。

  楚以晴一时词穷,跟承影狠狠的僵持了片刻,之后悻然而走。没走出疾步,楚以晴回身警告,“离我远一点,本郡主不想看到你。”

  “是”

  穆承影丝毫不惧,他也没打算寸步不离,况且待会上课也不方便。他心里都盘算好了,等楚以晴正式上课,他就去护场休息室待着。

  楚以晴第一次来上课,这么大的地方不知道干什么。楚以晴有些手足不错,不管站在哪都觉得尴尬,像个傻子似的。

  楚以晴看其他人,有的练习射箭,有的在马棚喂马,有的在擂台上对打,或者在草地上摔跤。楚以晴看到兵器架上的弓箭,跃跃欲试。于是摘下弓箭,搭上箭瞄准远处的靶子拉开弓。

  楚以晴想着箭会直飞标靶,即便不中靶心也会打在靶子上。然而,只听“嗡”的一下,箭却吧嗒一声落在脚下。

  楚以晴张口结舌愣了一会,她终于知道什么叫自找没趣了。

  忽听一阵铜锣声,楚以晴见其他人纷纷向擂台集合。楚以晴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跟上他们。不久那些人整齐的排队站好,楚以晴一阵徘徊,最后犹豫一下在最后面站好。

  “先生好”众学员齐声问好。

  楚以晴一阵兴奋,想见识一下御射师莫荼,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只是她个头有些矮,前方几排大汉基本挡住了她的视线。楚以晴只好左探头,右探头,上蹦下蹲,三十六度找角度看向前方。

  楚以晴一阵抓耳挠腮,不过片刻之后,楚以晴再次抬头。两米高的擂台上站了一个人,对方留着与众不同的短发,前面厚厚的刘海盖过额头,那双墨玉深邃的眼睛,在刘海的衬托下,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

  他的服饰也很奇特,有点像夜行人穿的夜行衣,只是要比夜行衣好看很多。束身的衣服勾勒出他匀称的体态,还有他外面那件披风,款式和她常见的披风略有不同。

  他们常用的披风是那种,立领对襟,衣身长至脚踝。领部打襕收小,穿时以领部短带系结,领部以下散开没纽扣。故上部小下部大,形状如钟,为此又名一口钟。

  而莫荼的披风,几乎找不到打结的地方。尤其领部像松垮的围巾,与平常的披风多了一些柔和及随意。

  莫荼的五官只能算好看,称不上精致。这一点他比不过穆承影,但他身上有一种气质,是别人无法比拟的。沉稳坚毅,又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疏离。

  在楚以晴还在愣神时,莫荼开口讲话,他的声音和他这个人同样具有特色。他的声音清脆平稳,仿佛无欲无求,“接下来我会讲到,马上射箭的动作要领。为避免误伤,接下来我会将你们分组……”

  在分组的过程中,六人一组,除了楚以晴正好分开。没了归属感的楚以晴,觉得自己很多余。

  莫荼看到楚以晴,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于是淡淡的问,“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楚以晴有些尴尬,她不好在大厅广众下解释。况且,她也不知从何解释,只好硬着头皮道,“是,弟子姓楚名楚”

  “既然如此,先从基本的马术开始吧。你从马棚选一匹马,这几天,固定时间给马喂食、清洗。”莫荼交待完,转身对其他学员道,“带上自己的马,在靶场准备。”

  学员们走进马棚,牵上自己的马陆陆续续去靶场。偌大的马棚顿时空了,这时最后牵马的学员友善的提醒道,“肥马耐力更持久哦”

  楚以晴只是讪笑一下。

  楚钊然为了避嫌,不给当今皇上留以把柄,从不养名贵的宝马良驹。不过选马的基本常识她还是略知一二。

  楚以晴审视了一下剩下的马,果然是被挑剩下的,尽是些歪瓜裂枣。楚以晴半天找不出心意的马,不禁有些气馁。

  楚以晴又忘了一眼旁边,见不远处有一个单独的马棚。里面有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毛色鲜亮,肌腱发达,蹄质坚实。和她眼前的那些马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于是楚以晴想也没想,快乐的奔向那匹枣红马。

  甚至都没看见旁边的警告牌,“禁止靠近”

  枣红马正安静的吃着马料,楚以晴围着枣红马转了一圈,越看越喜欢。“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本郡主了,给你起什么名字好呢?”

  楚以晴一手托着胳膊肘,食指轻点着下巴苦思冥想,“你这么高大威猛,本郡主就叫你大猛吧。”

  楚以晴见马槽里面的食料还多,看到旁边的水桶和马刷,“既然你已经吃饱喝足,本郡主伺候你洗澡,一定要乖乖听话。”

  不多会,楚以晴吃力的拎来半桶水。平时养尊处优惯了,这半桶水拎的,走三步歇两步。即便这样,楚以晴还吭哧吭哧的喘好久。

  “为了给你打水洗澡,我累得半死。以后胆敢不听话,杀了你炖肉吃。”楚以晴说着解下马缰绳,将枣红马牵出马棚。

  楚以晴拿起马刷沾了沾水,接着刷鞋般在马肚子上开工。枣红马受惊般抖了一下,引颈长啸一声。楚以晴自鸣得意,“哈哈,舒服吧。”

  没等楚以晴第二次沾水,枣红马一抬后蹄,将楚以晴踢飞三米远。楚以晴感觉自己五脏俱裂的疼,尤其重重的摔倒地上,整个人都摔懵了。

  枣红马似乎生气了,鼻孔里喷着白气,接着高高的抬起前蹄,看架势要踩死楚以晴。

  楚以晴生死关头,顾不了颜面,歇斯底里的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只是楚以晴吓得体如筛糠,本想急忙后退。然而意识和行动脱离,她以为自己已经在后退,实则她的身体根本没有挪动。

  穆承影远在近卫休息室,显然来不及。而莫荼和其他人在二百米远的靶场,除非有人会飞,估计飞也不赶趟了。

  楚以晴觉得自己在劫难逃,有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而且死的这么难看。同时腹中剧烈的绞痛,楚以晴的肉体和精神何时受过这等璀璨。

  不只是灵魂出窍的缘故,还是什么,楚以晴同时看见了好几件事物。没有像电影里那样,用慢镜头进行着。更确切的说,是因为极度紧张,奔涌的肾上腺素让她的大脑飞快的运转。

  所以在千钧一发的瞬间,她同时捕捉到好几个细节。在坚实的马蹄逼近她的面门时,靶场的莫荼吃惊的望向这里,并作出冲向这里的姿势。另一边的穆承影已经飞快的向她跑来,只是楚以晴并不觉得穆承影来得及救她。

  楚以晴慢慢的合上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