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走漏风声
东成西2017-04-22 14:023,208

  楚以晴进客来居时,那里已经座无虚席。据说这家老板很有经商头脑,客来居因为不在主街,以前的客人很少。

  后来老板请了一位说书先生,传告乡里乡亲。只要在他店里吃饭,可以免费听书。爱占便宜的毛病,自古以来人人都有。如此以来,深居巷内的客来居,顾客络绎不绝。

  “郡主,要不咱们换一家?”

  “我是来听书的,不是来吃饭的。去,想办法找出一张空桌。”楚以晴说着给小艺一定银子。

  “好的”小艺眉开眼笑的接过银子。至于办法,楚以晴已经告诉她了,有钱能使磨推鬼,还愁找不到一个空位。

  不多会

  “郡主,您这边请。”

  小艺找到一个楚以晴挑不出毛病的位置,距书先生圆桌的第二排。这个位置不会因为距离远而听不到,也不会因为距离太近而遭遇说书先生的唾沫横飞。

  “今天的讲什么?”楚以晴坐下来问,这时小伙计端上茶水,以及一小碟花生米。

  “塔木国”小艺垂手立在旁边回道。

  楚以晴一怔,她听说过这个传说。相传是夜城的前身,据说塔木国是由一个神秘的部落建立而成,后人称其塔木族。

  据说这个族里的人,拥有不死之身,青春永驻。一百年前元太祖不远万里带兵征伐这里,只是兵临城下时,夜城早已人去楼空,塔木族人不知所踪。

  城里除了搬不走的房屋,连只老鼠都没有。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元太祖本想将这里设为国都。只是塔木族人的神秘失踪,给这里笼罩着说不出的诡异。

  台上的先生口若悬河的讲着:“塔帝自知兵力和元太祖相差悬殊,于是在元太祖兵临城下之前,将城中所有的财物紧急转移。据说藏在离夜城十里外的墓山……”

  先生刚说到此处,立即有人站出来反驳道,“不对,墓山是鬼山,夜城人谁不知道。”

  “对啊,他们是怎么进去的?”

  “也有可能,你想,塔木族人可以长生不老,不是神仙就是鬼。”

  “有道理,说不定墓山才是他们的巢穴。”

  “我爷爷的爷爷说过,墓山可以通往地狱。凡人不能随意在附近走动,会被黑白无常勿抓。”

  “……”

  一大厅的人,你一言我一语,众说纷纭,先生的解释也随着淹没在吵闹中。楚以晴自由生长在深宅大院里,很少听这些传闻,他们的谈论勾起了楚以晴的好奇心。

  “墓山又是什么情况?”楚以晴咬着一颗花生米,凑到小艺耳边问。因为周围太吵,小艺只得弓着身伏在楚以晴耳边回话。

  “据说墓山有进无出,即便只是路过那也会九死一生。那里直到现在有好多年不走人了。”

  “这么邪乎”楚以晴惊讶。

  与此同时,在街上晃悠的猴子,成功的引起了穆承影的注意。到客来居门口,猴子拦住要冲进去的穆承影。

  “干什么,干什么。里面是郡主,又不是江洋大盗。”猴子拽着穆承影的衣服,把他拖到门外。

  穆承影觉得猴子说的有道理,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他怎么知道猴子不是故意拖延时间,万一趁这个功夫,郡主再跑了怎么办?

  “我去跟郡主通报一声,你这么冲进去,对郡主影响多不好。”猴子倚老卖老的拍拍承影的肩膀。只是承影身材修长,比他高出一个半头,为此这个动作显得有些滑稽。

  “我们都是听人办差,相互理解一下。”承影弦外之音道。

  “放心吧,郡主想为难你还不容易。”猴子坏笑着,同时还嬉皮笑脸的冲承影眨一下眼。承影无语,有些别扭的别开视线。

  塔木国的传闻只听到一半,楚以晴就被半押解的带回郡王府。楚钊然正襟危坐的坐在厅中央的太师椅上,脸色黑沉的吓人。

  “父亲”楚以晴展颜一笑,讨好的叫了一声。然而楚钊然怒拍桌子,“逆子,给我跪下。”

  在场的人都被楚钊然逆天一吼吓得一抖,纷纷暗自为楚以晴默哀三分钟。楚以晴意识到父亲真的发怒了,乖乖的跪倒在地。

  “父亲息怒,晴儿知错了。”楚以晴装出一副痛改前非的可怜摸样,抿着嘴瞪着眼,仿佛眼泪下一刻就能夺眶而出。

  楚钊然心里果然一软,楚以晴自幼丧母。由于上辈人的恩怨,他这一旁支只能单脉相传。为此,楚以晴小时候屡遭后母陷害,几次险些把小命断送了。所以楚钊然对她除了宠爱,还有很多愧疚。

  当即,楚钊然语气软了许多,“哪里错了?”

  “晴儿不该诓骗先生,私自外出玩耍。”楚以晴一本正经。

  楚钊然闻言,胸口又开始起伏,就连颌下胡须都不由得动了动。楚以晴心中一惊,难道自己在聚千阁挂名的事也被父亲知道了?

  “晴儿知错了,晴儿跟母亲发誓,类似的错误今后不会再犯。否则,晴儿禁足王府,再不外出。”楚以晴赶紧聊表忠心。

  楚钊然忍气盯了她一会,楚以晴虽然心里有些发毛。不过以前调皮捣蛋惯了,知道忍了这一时,一切都会拨云见日。

  “你退到一旁,小艺,猴子。”楚钊然摆手让楚以晴站在一边,接着把矛头指向猴子和小艺。

  楚以晴开始忐忑不安,楚钊然这是要杀鸡儆猴啊。

  “给你们两个人一次机会,说郡主逃课都去哪了。”楚钊然厉声问,脸色严肃的要杀人。

  “回……回郡爷,郡主去了客来居。莫队长可以作证。”猴子虽然身子有些发抖,不过脑子还算清晰。

  “郡主确实在客来居”穆承影向前一步证明。

  楚以晴是不怎么喜欢穆承影,因为他对楚钊然唯命是从。只要是楚钊然的吩咐的,穆承影照章办事,丝毫不顾及她的面子。

  为此,楚以晴暗地称穆承影为穆狗狗。不过这次让她很意外,凭穆承影的聪明才智,以当时的情景,穆承影是不可能看不出破绽的。

  比如,她一副花枝招展的摸样坐在客来居。

  事实证明,楚钊然对穆承影也是深信不疑。所以道:“我姑且相信你的话,我再问你,聚千阁的楚楚和你家郡主可有关系?”

  尽管他们心里都猜测到这点,不过因为抱着侥幸没做准备。猴子六神无主的看向楚以晴。

  楚钊然再次厉声:“看她做什么,回答我的问题。”

  “这……这小人不知”

  猴子一问三不知,楚钊然冷哼了一下,又问小艺道:“你说”

  小艺身子一颤,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不说是吧,来人啊。将这两个贱奴拖出去,重则五十。”楚钊然冷冷道,语气强硬的似乎不容任何人求情。

  “郡爷饶命啊,小的真的不知啊”猴子胆怯的哀求,五十大棍!就他这小身板,估计不到二十棍就一命呜呼了。

  “郡主”小艺梨花带雨的寻求楚以晴,直接求楚钊然是没用的,何况还在气头上。

  “拖出去”楚钊然无动于衷。

  楚以晴在旁边站不住了,虽然他们是主仆,但他们一起闹一起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所以眼睛冒火道,“父亲,他们一切都听命于我。你若真要罚他们,晴儿是罪魁祸首,您就先打晴儿一百棍吧。”

  “果然如此,你,你这个逆子。你竟然真的做了败坏门风的事,让我们郡王府颜面扫地。”楚钊然顿足捶胸,刚才他心里是那么矛盾。

  外界的传言不是空穴来风,但他更想听到楚以晴亲口否认。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他那一丝残破的希望也就此破灭。

  “我只是弹弹琴,跳跳舞,有什么苟且的。你让我读书,练习骑马射箭,可我是一个女儿身,文不能入朝为官,武不能上阵杀敌。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楚以晴见已撕破脸也没什么隐瞒的,句句珠玑,一吐为快。

  “你虽不能入朝为君分忧,但你要接替为父的爵位。造福夜城一方百姓,责任重大,我岂能纵容你一己私欲。”楚钊然情绪激动,但不失语重心长,同时也透露着难言之隐。

  “可晴儿不是男儿”楚以晴很气愤,如此大任怎能托付给她,父亲这么做简直太儿戏。

  “如果你是男儿,我岂容你撒野到现在?”楚钊然心里也憋了多年的苦闷,他们这一脉,三代男儿延续。不知道他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到他这一代竟生了一个女儿。

  他那么多妾室,年轻力壮,为他再添子嗣,也不是没有希望。只是不管皇家还是平民,儿女多了免不了争权夺利,自相残杀。

  当年元太祖听信丽妃谗言,立其子为太子。废除立显太子,降谪君王,远发配夜城,永不回京。

  不过,在他驾崩之时,终于良心悔悟,元太祖临终之际。抖抖索索地发了最后一道恩旨,允诺夜城郡的王爵世袭罔替,只要不起兵谋反,后代子孙不得虢夺安南王府的王爵与封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