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以晴装病
东成西2017-04-24 21:193,310

  御射场的马棚里,一头灰不喇唧的毛驴津津有味的吃着鲜草。有时可能吃的高兴了,会忍不住快乐的吼两嗓子。

  楚以晴脸色铁青的站在马棚前。

  “怕我骑马有危险,还让我练习骑射做什么。”楚以晴欲哭无泪。

  穆承影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惬意的叼着一根长尾草道,“郡爷也是为郡主好”

  “站着说话不腰疼”楚以晴撇嘴嘟囔着。不情愿的走进灰驴,灰驴对她视而不见,继续埋头大吃,楚以晴心塞的用水瓢敲了一下驴头,“就知道吃,蠢驴。”

  穆承影见状吓得急忙阻止,“郡主敲不得,驴也是有脾气的。”

  “它有脾气我就没脾气了,这课我不上了,回府。”楚以晴撂挑子不干,直直的往外走。

  楚以晴刚走出去,见莫荼牵着一匹棕黄色马过来。

  “这匹马性子还算温顺,以后它就跟着你。马也是通人性的,你对它好,它才会听命于你。”莫荼淡然的说着,将马缰绳扔给楚以晴。

  “莫先生”穆承影异议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既然对她寄予厚望,就不要怕她会因此受伤。羽翼下不会出英才,只有废材。”莫荼语气平静而又权威,所以让穆承影一时哑口无言。

  “莫先生说的对,骑马有什么难的,今天我就能学会。”楚以晴一反常态的赞同莫荼的话。

  这让莫荼和穆承影都很意外。

  不过,莫承影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你看起来很不屑”楚以晴盛气凌人的走进穆承影,目光犀利的盯着他,穆承影当即收笑。

  严肃道,“承影不敢”

  “我不强迫你信服我,这样,我们打个赌。今天我若学会骑马,我会命令你做一件事,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楚以晴孤傲道。

  “如果郡主做不到呢”穆承影问。

  楚以晴当即甩过去一个肃杀的眼神,穆承影立刻认真起来。楚以晴上前一步,死死的盯着穆承影,“在我开的盘口,只有我能讲条件”

  穆承影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心里咒骂的嘀咕。起码的公平都做不到,这赌注还有什么意义。

  骑射这门课程,主要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莫荼传授动作要领,以及特殊情况下应对的技巧,其他的主要靠他们自己练习和领悟。

  在领悟方面,楚以晴展现了她独特的天赋。莫荼讲一遍她就能记得,大有过耳不忘之能。

  而且,楚以晴有个心理作用。她知道穆承影会全程保护自己,所以她就放心大胆的策马奔腾。

  为此,其他学员看的呆若木鸡。其实他们当初练习那么长时间,并不是他们脑子笨,而是放不开,总会担心自己的安全。

  “怎么样,我赢了”楚以晴圈回马得意道。

  “你让我做什么?”穆承影有些不情愿,因为他知道楚以晴一向不做常人做的事。

  “过几天以笙姐生辰,我要消失两天。办法我已经想好了,你只管替我瞒着父亲就行。”

  穆承影刚要反驳什么

  “记住,无条件服从”楚以晴切断穆承影的意见。

  随后楚以晴跳下马,将马缰绳甩给穆承影。一路小跑的来到莫荼的“办公室”,莫荼听到动静只是看了她一眼,之后又把视线放回书上。

  楚以晴见状示好道,“我不是来打听你秘密的”

  “是么?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吸引你的。”莫荼语气冷淡,头也不抬的说着。

  “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塔木国”

  莫荼目光一滞,故作随意的问,“为什么?”

  楚以晴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从怀里掏出那张肖像。莫荼看到那副肖像,眼神里充满了意外和沉思。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跟他一模一样的戒指。”

  莫荼有些头疼的合上书,楚以晴还真是锲而不舍。“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楚以晴愣住了,显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知道了,我就不会整天追着问你了。你看,你一天不告诉我,我就一天追着你问,我累你也烦,何乐而不为呢。”楚以晴嬉皮笑脸。

  莫荼似乎有所放松,原来楚以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

  “我若告诉你,岂不全夜城人都知道了。”莫荼继续无动于衷,只是眼角余光注视着肖像,若有所思。

  莫非他就是西方入侵的早期血族之首?

  “我保证,我发誓,我一定守口如瓶。”楚以晴恳求,恨不得掏出心肝肺向莫荼保证。

  莫荼的意思显然知道内情,楚以晴心痒难耐。她想,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知道秘密所在,却无法撬开对方的嘴。

  “一百年前,有人传言,某个人知道塔木族遗藏的下落。不久他的家人向官府报官,称他不知所踪,后来他被一个砍柴的樵夫发现。只不过他已经死了,被人挖了眼睛,割掉了鼻子和耳朵,四肢也被刮成了白骨”莫荼阴测测、言辞夸张的恐吓着。

  楚以晴搓了搓胳膊,楚楚可怜的委屈道,“不想告诉我就不告诉我,干嘛非讲鬼故事吓唬我。”

  “我是在告诉你,不该知道的别问,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莫荼无语,骑马的时候不是领悟力超高么?

  难道领悟力也可以是有选择性的么?

  “你不是也知道么,还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楚以晴撇嘴不满,忽然眼眸一眼坏笑道,“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到处宣扬,你是塔木族后裔。”

  莫荼紧紧的抓着书本,咬牙切齿。他怎么会遇上这么个狗皮膏药,莫荼狠厉的盯着她,目光冷的几乎把空气都要凝结成冰。

  楚以晴有些胆怯

  莫荼沉闷而又震慑道,“别逼我杀人灭口”

  楚以晴吓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良久才皮笑肉不笑道,“我跟你看玩笑的,出卖你对我又没什么好处。”

  “知道就好”

  楚以晴心有余悸的起身要离开,对于莫荼她总是有种未知的不安。刚才莫荼的眼神着实吓到她,显然从莫荼身上寻找突破口是不可能了。

  在楚以晴刚要走出门口,莫荼又开口提醒道,“不知道郡爷是否知道,最近后山多了一些士兵。”

  莫荼思索一下决定提醒。最近他去后山打野味,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有披甲持刀的士兵驻扎,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多。

  “我会告诉父亲的”

  下午楚以晴和其他人一起练习射箭,楚以晴身单力薄,拉了一下午的弓箭,腰酸背痛的。再回去的时候,直接在马车上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楚以晴让小艺着手准备她的计划。小艺将热水袋灌上水,“郡主,这可烫着呢。”

  “舍不了孩子套不到狼,大夫那可买通好了?”楚以晴说着将热水袋敷在额头和脸上,烫的她直呲牙咧嘴,小艺看着都疼。

  楚以晴看了看胳膊,试着用手擦了擦皮肤上的斑点。小艺在旁边保证,“郡主放心,郡爷肯定看不出来。”

  “猴子那边准备的怎么样?”楚以晴说着移动一下热水袋,刚被敷过的地方,红彤彤的一片,真像发了高烧一样。

  “场子包好了,该买的东西也买齐了。如果以笙姑娘知道,郡主为了给她庆生这么用心,肯定会感动哭的。”

  她们这边谋划着,楚钊然却浑然不知,一大早去后花园晨练。在心情大好的回来的路上,“恰巧”碰到猴子着急忙慌的拽着大夫去楚以晴的院子。

  “郡主是有什么不舒服么?”楚钊然紧张的问。

  “回郡爷,昨天半夜郡主突然发起了高烧,身上还起满了红色的斑点。这不小的赶紧找大夫过来看看。”猴子故作担惊受怕道。

  楚钊然脸色一黑,抬步就去楚以晴的院子。而且边走边责怪道,“怎么没人通报我?”

  猴子面露难色道,“事发突然。小的忙着请大夫,小艺照顾郡主抽不开身,所以来不及通报。”

  “承影呢,我不是让他照顾郡主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见他露面?”楚钊然埋怨,脚下快步如飞。

  猴子也郁闷,“小的也不知”

  实际上,穆承影正躲在房里左右为难。让他欺瞒楚钊然,他做不到啊。

  进了楚以晴的卧房,楚钊然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边。看到楚以晴满脸火烧云似的,还有密密麻麻的红疹子,心疼的直发抖,“晴儿,你这是怎么了?”

  楚以晴装作虚弱道,“父亲,你来了。”

  “大夫,你快来诊断,郡主到底得了什么病?”楚钊然急忙闪身,让大夫走上前来。

  大夫装模作样的查看了一番,“郡爷勿急,郡主得的是常见的麻疹。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会得的,只不过郡主来的比常人凶险。”

  “大夫可有医法?”楚钊然紧张,一个“凶险”二字,让他有些六神无主。

  “稍后老朽开一副药房,先为郡主退烧。麻疹不足为忧,过几天就会自行散去。不过切记,在此期间,禁止开窗通风,如果没有必要的事,郡主最好不要外出走动。老朽理解郡爷爱女心切,但为了郡主早日康复,郡爷尽可能避免探视。”

  大夫说完暗自喘气,希望楚钊然不要怀疑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