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意外财富
东成西2017-04-29 08:363,086

  中午的时候,莫荼从后山打猎回来。马背上挂着一只狍子,莫荼将马牵回马棚,随后拎着狍子去伙房。

  这里有长期护场的卫兵,自然少不了日常饮居。

  伙夫正在四面透风的伙房棚里准备午饭,一边用长勺搅着汤水,一边捏起肩头的毛巾抹把额头的汗珠。

  伙夫看到莫荼走过来,咧开大嘴笑道,“莫先生又给我们兄弟改善伙食啊”

  莫荼露出淡淡的微笑,接着将狍子放在长案上,“把它炖了吧”

  “好嘞”伙夫欢喜着,顺手添了把干柴。接着从墙上取下尖刀,干脆利落的将狍子开膛扒皮。

  等莫荼端着狍子肉到“办公室”,楚以晴已经趴在书上睡着了。莫荼将托盘放在桌上,轻轻的拽开那本厚厚的《春秋列传》。在合上书的瞬间,莫荼看到有一页被做了标记。

  莫荼浏览了一下楚以晴划线的地方,不禁瞅了瞅熟睡的楚以晴。

  看着楚以晴,莫荼不禁想起一段过往。他接到上面派下来的任务,以保镖的身份潜伏到某集团夏总身边。然而,那个夏总因为爱女心切,对他又是信任器重,于是把他派到了他女儿的身边。

  那位千金小姐名叫夏樱,她和楚以晴一样单纯善良,无忧无虑。而且同样不喜欢读书,只要听老师讲课她就昏昏欲睡,提不起精神来。

  和偶像剧里狗血剧情一样,他和夏樱日久生情。慢慢的,他开始不由自主的关心夏樱,逐渐真的成了她的保镖。

  那天路过药店,莫荼想起夏樱最近失眠,于是对夏樱说,“小姐等我一下,我进去一会。”

  “你要买药啊,你不舒服么?”夏樱摘下耳机关切的问。

  莫荼认真道,“不是,我去买点安眠药,等你睡不着的时候用。”

  夏樱大笑起来,“你是不是傻,安眠药有依赖性,吃多了会抑郁。放心吧,我在网上下载了一段讲座,睡不着的时候听它就可以啦。”

  夏樱银铃般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着。莫荼不由自主的弯起嘴角,勾勒出一抹安静幸福的微笑。

  在莫荼出神时,后边的楚以晴忽然梦中呓语,含糊不清的喊着,“父亲”。随后一阵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睡梦中的楚以晴收紧了一下身子。

  莫荼见状走过去,把窗户放下来。随后又接下自己的披风,动作很轻的给她披上。

  尽管如此,楚以晴还是被惊醒了。她有些发懵的抬起身子,揉了揉眼睛,忽然觉察到莫荼在身旁。

  “什么时候了?”

  “午时”

  “什么肉,好香啊。”楚以晴看到桌上的狍子肉垂涎三尺,大大的眼睛,瞬间眯成了月牙状。

  在楚以晴啃肉的时候,莫荼心不在焉的翻着书,欲言又止的问,“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楚以晴顿了一下,“不知道”

  “如果你想走齐桓公的路,你可以考虑去古真国。”莫荼建议。

  “为什么?”

  “古真国皇帝将入老迈,但他膝下无子,如果皇位想世袭下去。他必须从他的侄子中选一个立为储君,不久的将来,古真国会有一场内乱。至于花落谁家,就看他那些侄子的本事。”莫荼侃侃而谈。

  “你是想让我选一个皇子,扶他们上位?”楚以晴说完自嘲的笑了,“我既不是谋士又没有兵权,我凭什么。再说了谈判需要筹码,我什么都没,拿什么和别人交易。”

  “你有,塔木族的宝藏就是你的筹码”莫荼语不惊死不休,他的语气极其的平静,不过在楚以晴听来,却感到天摇地动。

  良久,楚以晴木木的问,“你什么意思?”

  “你当初问我,为什么会和肖像上有一模一样的戒指。这个戒指只有一个,它是开启宝藏的钥匙。”莫荼说着摘下那枚蝙蝠戒指,之后放在楚以晴面前。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么,楚以晴难以置信,“为什么?”

  “等你达到目的,再如数奉还给我。”莫荼平静的提醒,打破楚以晴感动的幻想。

  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愧对楚氏一家。如果不是宝藏的传闻,楚钊然不会被视为隐患,更不会有人以此做文章,以致楚钊然熬刑不过,自杀身亡。

  “我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么?”

  “什么?”

  “你到底是神还是鬼?”

  “我既不是神也不是鬼,而是被命运诅咒的人。”莫荼不带任何情感道,眼眸里平静的不起一丝波澜。

  旁晚莫荼回到莫宅,他本想将楚以晴留在御射场。不过御射场人多眼杂,万一走漏风声,楚以晴凶多吉少。而且楚以晴也坚持跟着他,现在楚以晴除了他谁也信不过,同时她也想跟莫荼了解更多关于古真国的事。

  如他们所料,那些人看似走了,实则暗处留了几个人监视安乐居。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会卷土重来。楚以晴倒不怕那些挑事的百姓,她担心穆流宏会再派人暗杀她。

  为此,楚以晴就赖在了莫荼家里。确切的说,是赖在莫荼的身边,她相信莫荼是唯一有能力保她万无一失的人。

  只是,莫荼独来独往惯了,从来没想过会留人在家里过夜。为此家里从不设客房,以及闲余的床和被褥。

  孤男寡女,又已成年,总不能挤一个被窝吧。

  在楚以晴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时,莫荼没说话的走出去。随后来到墙根轻盈一跃,到了楚以晴的房间,将她的被褥枕头一应搬来。

  楚以晴见莫荼把被褥放在地上,于是抱着某种希冀,不确定的问,“你不会让我睡地上吧?”

  “否则呢?”莫荼一副理所当然。

  真是没有一点绅士风度,楚以晴暗自腹讥。之后不情愿的铺展被褥,接着他们各自躺在床上。

  莫荼平时睡得很晚,此时没有困意。他抽出枕下的书,接着上次的地方看。这本书是他从现代带来了,他除了能消除人的记忆,以及空间移动,他还能随意穿梭时空。不过在携带物件时有个限制,那件东西不能超过一定的体积和重量,否则它会遗落在时空隧道里,之后不知道会落到那个时空。

  这个不明生物的寄生体,有着异于常人的视觉、听觉、以及嗅觉。如果他有意识的观察一个人,他能看到别人的经络和跳动的心脏。莫荼开始认为这个身体的前身是吸血鬼,但是后来发现,这个寄体不以血为食,不怕阳光,跟常人无异。

  有时候,莫荼也会想,或许这个寄体是流落在地球上的外星人。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到现在,他之所以留在古代,他就是想弄清,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还有,其他人都去哪了?

  如果是外星人,在受到人类的干扰后,为什么不带着宝藏一起离开。反而留下他来看护宝藏,莫非他们还会回来?

  话又说回来,外星人要地球人的金银有什么用?难道是金银在全宇宙都能流通?

  莫荼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可笑。

  在莫荼专注的思考问题时,楚以晴在地上翻来覆去,发出的响动让莫荼有些头疼。莫荼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他一个人住果然是明知道选择。莫荼下了床去书房找来一本又旧又厚的书,然后重重的丢在楚以晴的床头。

  楚以晴不明所以,不知道莫荼怎么突然扔给她一本书。于是很认真的翻了一下,一股纸张压置已久的腐气,再看上面的文字跟鬼画符似的。

  “我晚上没有看书的习惯,不过你可以念给我听。”楚以晴笑嘻嘻道,傻傻的不明白莫荼的意思。

  “我是让你用来催眠的”莫荼无语。没好气的低吼。

  楚以晴乖乖的闭上嘴巴,翻开书页一本正经的看着。片刻又咕哝道,“这是什么符咒,我也看不懂啊。”

  莫荼闭上眼睛,平复一下情绪。咬牙道,“那是甲骨文,一种很古老的文字。是我不辞辛苦,跑到那个时代拓写下来的,现在有钱也买不到。”

  “这些破字也有人买,我看那人脑子有坑。”楚以晴不以为然的嘲笑着。

  莫荼内心很崩溃,他们之间的代沟,简直就是东非大裂谷。

  楚以晴收起顽劣,一本正经的问,“话说你对古真国了解多少?”

  莫荼闻言,清冽的眼眸里,立刻流露出自信和高冷。道,“我在那生活了将近五十年,你想问的我都能回答你。”

  不过,莫荼此言一出,楚以晴的注意力,立刻被带到另外的频道上。楚以晴白眼的问,“五十年!嘁,我看你也不过而立之年,欺负我年少孤陋寡闻是不?”

  莫荼张着嘴,不知怎么解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