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夜间敷药
东成西2017-04-27 22:283,095

  楚以晴皱了一下眉头,后背有种火烧火燎的灼痛。不知是今年流年不顺,还是什么原因,楚以晴屡次徘徊于生死之间,大伤小伤接连不断。

  楚以晴挣扎着爬起来,这间屋子很陌生,不过里面摆设简洁,一目了然,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她记得在昏倒之前,似乎看到莫荼了。

  “莫先生?”

  楚以晴试探的叫了一声,屋里依旧空荡荡的没有回答。是她记错了?或者毒气攻心,出现了幻觉?

  楚以晴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这个院子明显比安乐居小了很多。估计面积只有安乐居的一般,院里除了四间房子,就是方砖铺成的地面,连修饰的花草树木都没有。

  楚以晴挨个串了门,刚才她出来的那间是卧房。还有昨晚她倒下去的那间是书房,卧房旁边的房子在里面与卧房相通。

  楚以晴走进去,不由得惊呆了。

  那间房子里摆满了精致的储物架,有古董字画,还有很多奇形怪状的东西。她平生从未见过,楚以晴惊艳的抚摸着那些精美的玩物。

  在那么多精美的东西里,楚以晴忽然被一个东西吸引了。其实那是只现代的水晶旋转音乐盒,透明的玻璃球里有对相对而站的男女,楚以晴意外发现,水晶球里的男孩装扮跟莫荼很像。

  楚以晴对音乐盒爱不释手

  在楚以晴入神的把玩着音乐盒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楚以晴冷不丁的吓了一跳,在转身的时候不小心后背碰到架子上。伤口一阵刺痛,楚以晴惊叫一声,手一松,音乐盒从手里滑落。

  楚以晴不由得惊慌的睁大眼睛

  她以为音乐盒肯定要碎了,没想到她眼前一晃。楚以晴甚至都没看到莫荼是怎么移动的,再看他时,莫荼已经手拿着音乐盒站在原来的地方。

  楚以晴松了一口气,很没诚意的道歉,“对不起,不过也不能全怪我。谁让你冷不丁的出声,这又不是在我家,心里难免会有点恐惧感。”

  莫荼冷着脸,语气不爽,“你也知道这不是你家,在别人家不准随意乱动别人的东西,最基本的礼貌没人教你么?”

  楚以晴耸着鼻子委屈,“我都跟你说对不起了,还这么不依不饶,真小气。”

  莫荼暗自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又不用敬语”之后莫荼嫌弃的拽着楚以晴的胳膊,把她拎出门外,催促着,“既然你醒了,赶紧回家。”

  楚以晴恋恋不舍的盯着莫荼手里的音乐盒,意犹未尽的挪向墙根。莫荼感到一阵头大,无语道,“门在那边”

  “我想翻墙过去,因为这样比较快。”楚以晴很认真道,为此她又可怜兮兮的问,“能不能借你把椅子?”

  下一刻,莫荼将椅子放在她面前。

  “谢谢”

  楚以晴道谢后,将椅子放在墙根下,接着踩到椅子上。因为背上有伤,楚以晴笨拙的将双手搭上墙头。但是几次都因背上的阵痛,而从墙上滑下来。

  楚以晴有点骑虎难下,刚想要不要舍近求远。忽然感觉腰间一紧,紧跟着楚以晴感觉自己拔地而起,眨眼间越过墙头,来到她的院子里。

  还没等她站稳,就看见程六目瞪口呆的盯着她。程六张着嘴,目光徘徊在她和莫荼之间,惊讶的问,“楚楚姑娘,你这是……”

  莫荼有种无处遁形的尴尬,随后将一瓶刀伤药塞给楚以晴,说了句“记得按时敷药”,之后便越墙而走。

  “刚才那位公子是……”程六深意的笑着问。

  “啊……是之前教我骑射的先生”楚以晴语无伦次的回答,之后面带尴尬的跑回房里。

  程六闻言不怀好意的,惊讶的把嘴巴张成了O型。

  最近楚以晴还不能出门,否则就会被满大街的人追杀。那天城门口的场景实在惨不忍睹,死伤无数,里面包括大人、孩子、青年。

  楚以晴也是刚刚失去亲人,她知道失去丈夫、孩子、妻子,这种切肤之痛。那些人扬言要把她碎尸万段,楚以晴不怪他们。不管那伙官兵是不是真的来营救她的父亲,总而言之,这种灾难都是因她家而起。

  楚以晴想过要离开夜城。可是,出了夜城,她又能去哪呢?

  晚上楚以晴吃过饭,该给伤口敷药了。然而,以笙和玉环都不在,楚以晴只好自力更生。

  伤在背上,以她舞蹈的基础,身体的柔韧是可以做到反手摸背。只是她现在背上有伤,用力过大反而会拉裂伤口,楚以晴一时束手无策。

  楚以晴发了好一会的呆,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她可以先把药粉倒在床上,然后她再躺上去,让伤口对准撒药粉的位置。

  与此同时,莫荼毫无困意,正靠在床头翻看着一本书。不久,忽然听到墙那边传来一声惨叫。

  莫荼惊的坐起身,该不会又遭黑衣人袭击了吧?

  “关我什么事”莫荼自言自语,随后又若无其事的靠回去。再翻开书的时候,他已经无法集中精力了。

  楚以晴在屋里正为她愚蠢的办法痛苦的翻滚着。刚才她躺下去时,不但没躺好位置,反而把伤口挤压了。

  楚以晴正痛苦的shenyin着

  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楚以晴立刻警惕的收住声音,“谁?”

  “是我”莫荼淡淡道。

  楚以晴放下心,随手抓起一件外套,边裹着衣服边去开门。

  莫荼见她出来,略微松口气的问,“你没事吧?”

  “你是在关心我么?”楚以晴不知哪来的好心情,嬉皮笑脸的问。

  “少自作多情,我是怕你死了,官府会把我列入头号嫌疑。”莫荼没好气的泼冷水,说着要转身离开。

  楚以晴忽然拽住莫荼的衣服,不好意思的,语气又扭捏道,“你既然来了,帮我一个忙呗。”

  “什么?”莫荼不明的问。

  “帮我敷一下药”楚以晴尴尬的挠挠后脖梗。

  莫荼勾嘴笑了一下,没好气的嘲讽,“你们古人不是最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么?”

  楚以晴听了,感觉人格受到了轻视,急道,“你昨天不是也敷过么?我都没介意。”

  莫荼扬了扬眉,好像的确是这样。犹豫片刻,莫荼将楚以晴拉回房里,捡起床边的药瓶。

  这时,楚以晴反而犹豫起来,扭扭捏捏的。

  莫荼走过来一把将她按到床上,简单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服。楚以晴呲牙咧嘴的忍着疼,莫荼一边敷药一边说话,为的是缓解尴尬的气氛。

  莫荼的语气忽然孩子气,但又谆谆教导,“我是你的先生,长辈,事后别赖着我对你负责。”

  楚以晴却沉默不语,似有心事。

  “你该不会真赖上我吧”莫荼没有察觉到楚以晴的变化,直到敷好药给她盖上衣服,楚以晴依然一动不动。

  莫荼警惕的问,“你怎么了?”

  “这辈子,我不会让任何一个男人对我负责。因为我没有资格这么要求。”楚以晴哀伤的喃喃自语。

  莫荼一时听不懂她话里的含义

  楚以晴又沉沉道,“谢谢你为我敷药,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莫荼站在那停了片刻,他也没打算留在这。莫荼转身的瞬间犹豫一下问,“昨天追杀你的是什么人?”

  楚以晴冷笑一下,不以为然道,“还能有什么人,想要我命的人呗。”

  现在夜城想让她死的人,不计其数。不过总的可以分两种,夜城受战火的百姓,另一种就是穆流宏斩草除根。

  昨晚那三个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除了穆流宏,那些百姓根本请不到这样的杀手。

  次日清晨,楚以晴还在沉睡中,忽听到有人狂敲门,火急火燎的。楚以晴刚开始以为做梦,听到程六急切的喊她,楚以晴猛的坐起身。

  楚以晴开门问,“六子,怎么了?”

  “楚楚姑娘,您赶紧找个地躲躲吧。不知道那些人怎么知道您在这的,他们拿着菜刀杀上门来了。”程六宛若热锅上的蚂蚁。

  楚以晴听了也慌了神

  她又想到了那棵槐树,楚以晴二话不说跑到墙根下。刚要爬树又不放心道,“六子,你跟我一起出去躲着吧。”

  程六有些左右为难,他也担心那些人情绪激动误伤到自己。可是他走来谁来看家啊?安乐居可有不少好东西,万一那些人贪占便宜,手脚不干净。

  程六狠下心,“楚楚姑娘你先走吧,他们要的人不是我,不会把我怎么样。我本来来就是看家护院,这个时候我溜之大吉,岂不是辜负了我家姑娘对我的信任。”

  程六说完,视死如归的去前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