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狱中受辱
东成西2017-04-26 08:183,269

  楚以晴坐在床上靠角的地方,双臂抱着膝盖,头深深的埋在怀里。楚以晴已经茶饭不思好几天了,神智也处在半睡半醒,因为变故来得太突然了。

  这是外边传来说话的声音

  “我们接到举报,楚以晴就藏在这里。我劝你们还是快把人交出来,否则定你们一个窝藏罪犯之名,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为首的官差激昂道。

  几个护卫面面相对,左右为难。

  “你们不要为难他们,我跟你们走。”楚以晴虚弱无神的走出来。几个卫兵惭愧的低下头。

  楚以晴跟着官差回城,到了城门口,楚以晴愕然发现,父亲的尸首竟然悬挂在城墙上。

  楚以晴暴怒,“我父亲都已经死了,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难道你们就没有父母么!”

  “那是你父亲作恶多端,引兵入城,残杀城中百姓。大人是应百姓所求,如果不是有损皇室尊严,他早就被鞭尸了。”官差头恶狠狠道。

  楚以晴心碎的吼道,“我父亲是被诬陷的”

  官差头冷笑一下,事不关己道,“你父亲冤不冤跟我有什么关系,要喊冤你也得找大人去。赶快走,别啰嗦。”

  楚以晴虽然很愤怒,但也知道跟他们也无理可讲,只能自讨没趣。为此,楚以晴心如刀绞的望着父亲的尸首,却也无可奈何。

  然而,楚以晴刚一进城,臭鸡蛋烂菜叶什么的,铺天盖地而来。顷刻间,她全身布满污秽,狼狈不堪。而且,旁边还有人哭喊挣扎着,要让她为死去的亲人偿命。

  楚以晴低着头,心里难过的控制不住眼泪。

  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楚以晴逐渐清晰的认识到。从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她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郡主了。

  楚以晴跟着官差进了地牢,一进门,眼前的光线立刻暗下来。狭长的走廊超时阴暗,唯一的光亮就是旁边的盆火,噼里啪啦的发着声响,让阴森的地牢才显得有一点生气。

  地牢里的腐臭气,让神智有些模糊的楚以晴,稍稍有了些精气。她以后就要在这里度过余生了么?楚以晴不禁潸然泪下。

  官差打开牢门让她进去,楚以晴皱着眉站在门口不想进去。官差不耐烦的把她推进去,“进去待着吧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楚以晴被他一推,脚下没站稳,一个趔趄倒在稻草上。楚以晴感到前所未有的委屈,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底气跟别人争吵了。

  楚以晴吃痛的站起来,揉着摔疼的胳膊。在揉胳膊的时候,袖子随着向上提了一下,露出她手腕上的白玉手镯。官差见了眼睛一亮,回过身来厉声道,“你手上戴的什么东西,拿过来。”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抢我的镯子。”楚以晴横眉护住手腕,他们也欺人太甚了。

  “到了我的一亩三分地,你还敢横。你不会还以为你是郡主吧,呵呵,别做梦了,给我。”官差说着上前来抢。

  “大胆”楚以晴吼着,同时往后退。官差丝毫不惧,与楚以晴扭打在一起,直到抢到镯子才罢休。

  官差抢到镯子在手里掂了掂,随后勾起半个笑容。临走的时候,还鄙夷的朝楚以晴吐了口唾沫。

  在刚才扭打中,楚以晴挨了一巴掌,直到很久依然觉得火辣辣的疼。楚以晴再次委屈的痛苦呜咽,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楚以晴蜷缩在角落里,孤独又无助。对未来更是茫然,甚至绝望。不知不觉楚以晴就哭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吱吱,吱吱,吱吱……”

  楚以晴在迷迷糊糊中用手划拉着,想着把耳边吵闹的声音弄走。当她手碰到一个软绵的东西后,那种吱吱的声音响的更加尖锐。

  是老鼠!

  楚以晴一个机灵坐起来,看到她刚才躺的地方,果然徘徊着几只灰不溜秋的老鼠。楚以晴避如蛇蝎,尖叫着退到墙根。

  “来人啊,有老鼠。救命啊,老鼠,老鼠……”

  “吵什么吵,老鼠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有时候还会有蛇呢。”官差不屑一顾,习以为常。

  楚以晴可怜兮兮的扒着门,不甘心的低三下四的哀求道,“官差大哥,求求你,帮我换个地方吧。”

  “你以为这是客栈么,想换就换,老实待着。”官差不耐烦,冷嘲热讽,之后不管楚以晴闹出什么动静他也不来看了。

  世风日下,落水的凤凰不如鸡。还有虎落平阳被犬欺,攀高踩低,世态炎凉……楚以晴想了所有能体现她现在处境的消极词汇。

  楚以晴想,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有尊严。可是她没有自杀的勇气,想起父亲在狱中自杀,他当时该有多么绝望。

  在她心中,父亲和蔼可亲,待人和善。他怎么可能有谋反之心,平时他那么爱民如子的人,怎么会把他的子民置于战火中。

  父亲肯定是被人诬陷的,会是谁呢?

  从她的记忆开始,父亲对朝廷讳莫如深。耳提面命告诉她,能引起朝廷猜忌的事不能做。虽然她不能完全理解楚氏一族和朝廷的关系,不过她能感觉到,他们之间肯定不和睦。

  家里的变故会和朝堂有关么?

  在她思考这些问题时,听到外边回荡着脚步声。来人不止一个,起码有两三个男人。

  其中有个尖细的声音道,“明天她就被送到军中做妓,我们几个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如寻个快活。”

  “听说这个郡主长得如花似玉,比过去的貂蝉还美上三分。”另个人奸yin的笑着,言语中带着轻浮。

  又一个比较浑厚的声音道,“我年纪比你两都长,待会我先上。”

  楚以晴听的浑身发抖,又气又恐惧。这与世隔绝的地牢连一丝求救的希望都没有,难道她的清白真的要毁在这里么?

  三个官差打开牢门,目光贪婪的看着她,一脸yin笑着向她走过来。楚以晴往后退身,直到退到后墙根,退无可退。楚以晴在稻草中寻摸着,希望能找到砖头之类的东西防卫,然而什么都没有。

  楚以晴摸了一下头,拔下头上的发叉,将发叉尖锐那头对准自己的脖子,视死如归的盯着他们,“别过来,否则我死给你们看。”

  “还是个烈性子,不过我们就喜欢你这样。”年纪大的无动于衷,还嬉皮笑脸的打趣。

  “我劝你还是乖乖从了我们哥几个,你充军当官妓的人,没当贞洁烈女的命。要不我们哥几个下手没个轻重的,受苦的还不是你自个。”另一个贱兮兮道,对楚以晴步步紧逼。

  “跟她费什么话,先把衣服扒了。”旁边那个人飞脚踢开楚以晴的手,发叉立刻飞到一边。

  楚以晴来不及反应,年纪少长的官差一把揪起她的前襟,把从墙根拖过来又按到地上。楚以晴挣扎着,挡着他撕她衣服的手。

  然而好汉难敌四手,楚以晴抵抗一个就已经很吃力了。所以补了西墙,又倒了东墙,那两个官差也不闲着,一手扯开楚以晴的腰带。顷刻间,楚以晴的衣服基本全散开了。

  楚以晴嘶叫着,哀求着。只是他们无动于衷,楚以晴的挣扎和哀求,只会勾起他们的欲火。楚以晴赤裸裸的夹在他们中间,让她羞愧的满面通红。楚以晴喊的嗓子都沙哑了。

  楚以晴听书中说过,人咬断自己的舌头也会死。此时绝望的楚以晴不再恐惧死亡,将舌头伸在两齿之间,将要狠下心一咬。

  突然一股温热的液体迸溅在她脸上,以及脖子之间。紧接着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浓浓的血腥。

  是血!

  楚以晴惊讶,她还没咬舌,哪来这么多血。

  还没等她弄清状况,原本骑在她身上的官差,死气沉沉的载倒在她脸上。楚以晴被他砸的眼冒金星,接着又有几声刀刃划开肌肉的声音,同样不断有血液迸溅在她身上。

  楚以晴受惊的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楚以晴感觉身上的压迫感没有了。随即一件宽大的外衫罩住她,一个沉郁自责的声音道,“郡主,是承影来迟,让你受委屈了。”

  “承影”

  楚以晴失声的喊道,她的嗓子已经哑到发不出声音了。不过眼睛淌出的眼泪表达着她的百感交集。

  “承影带郡主离开。”穆承影说着抱起楚以晴。

  楚以晴惊吓过度,当得知自己被救的瞬间,整个精神世界支离破碎。只是觉得很疲惫,渐渐没了意识。

  穆承影带着昏迷的楚以晴来到聚千阁的后门,以笙早已心急如焚的等着。看到楚以晴狼狈不堪的样子,吓得惊叫失声。

  以笙强让自己镇定,接着有些担心的问,“楚楚她怎么样了?”

  “暂时昏过去了,以笙姑娘,麻烦你帮郡主洗下身子。”穆承影边往里走,边尴尬着请求。

  “你先把楚楚放在我房里,我让玉环准备汤水。楚楚真的没事么?我要不找个大夫来看看吧。”以笙有些不放心。

  “也好”穆承影同意。

  穆承影抱着楚以晴会房,以笙让玉环去请大夫。等穆承影把楚以晴安置到床上,接着和以笙支好浴盆,又拎着木桶去伙房打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