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意外相遇
东成西2017-04-26 20:083,558

  楚以晴褪掉平时鲜艳的衣服,随后换上一身素色衣裙,外披一件白色的连帽斗篷。宽松的大兜帽压下来,几乎盖住了她半张脸,显得她冷艳而又神秘。

  楚以晴站在郡王府的对面,大门前似乎没有变,好像还是原来的郡王府。似乎她现在进去,还能看见父亲站在走廊下逗鸟。

  但那块鎏金门匾,提醒她一切物是人非。穆流宏因平反有功,被封为安定侯,暂留夜城复兴百业。

  这里不再是郡王府,而是安定侯府。

  楚以晴抬脚上台阶,刚到门口就有人伸胳膊拦住她。一个小厮趾高气扬,鼻孔快仰到天上去了。“你是谁啊?就这么直吼吼的往里冲,知道这是什么地么?安定侯府,有名帖么?”

  楚以晴冷笑一下,讥讽道,“门前两个人站岗,穆流宏是怕有人来寻仇么?”

  两个门卫一听,对方不是善茬。不过他们给安定侯当差,腰杆自然挺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楚以晴,“你不报上名来,我们可没办法给你通传。”

  “我见穆流宏还用得着通报么,你们两个是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的名字。滚开!”楚以晴厉声训斥着,直直的往里面走,那两个人小厮竟被恐吓的摸不着头脑。

  这人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大口气。

  两个小厮真的被楚以晴吓住了,不敢阻拦她只能跑快点去通报。楚以晴正愁找不到穆流宏,小厮正好给她带路。

  楚以晴在院里每走一步都心如刀割,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仿佛昨日她还在这里玩闹,如今却成了这里的过客。

  穆流宏在楚钊然原来的书房正挥笔豪情的练字,穆承影一语不发的垂手站在一侧。

  小厮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气喘吁吁道,“侯爷,有人闯进来要见您,小的们拦不住,这会快到门前了。”

  穆流宏一怔,随后放下笔,从容淡定道,“知道了,下去吧。”

  小厮出去正好撞见楚以晴

  楚以晴进门就高声道,“穆流宏,你这么急着搬进来,就不怕我父亲的冤魂未走么?”

  “真想不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不久我还是府里的座上客,如今我却以主人的身份接待郡主。不得不让人感慨,世事无常啊!”穆流宏不露声色的讥讽着。

  “穆承影,你怎么会在这?”楚以晴毫无征兆的转移话题,正好给穆流宏一个难堪。

  在楚以晴看到穆承影的瞬间,楚以晴故意露出不可置信又冷冽的眼神。而穆承影配合的低下头,让穆流宏一阵洋洋得意。

  “你还不知道吧,承影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穆流宏故意挑拨,他也正想利用这次机会,顺理成章的断掉穆承影对楚氏的幻想。

  楚以晴顺水推舟的走到穆承影面前,恶狠狠的打过去一记耳光,愤怒而又仇恨的吼道,“你这个骗子”

  “放肆!”穆流宏怒道。

  “我父亲根本没有谋反,是你们内外勾结,陷害我父亲。”楚以晴装出恍然大悟,随后嚎啕大哭,“父亲,你死的冤枉啊,这么多年你竟然信任了一个奸诈小人,父亲……”

  楚以晴宛若泼妇,大哭大闹。同时扑到穆承影身上又抓又挠,看的穆流宏脑仁疼。

  穆流宏忍无可忍的吼道,“来人啊,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拖出去。”

  外边的人早就听到动静,就是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穆流宏没叫他们,他们不敢擅自闯入。如今穆流宏一声令下,他们一下涌进来。

  几个人过来架住楚以晴,不由分说就往外拖。等他们把楚以晴拖到门口,楚以晴甩他们,站直身子对穆流宏大声道,“穆流宏,我希望你吃好喝好睡好,健健康康的,不要遇到任何灾难。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你欠我们楚家的,我让你加倍偿还。”

  当然,还有深宫中的那个混蛋皇帝。

  楚以晴说完扬长而去

  穆流宏听了面不改色,谈笑自如。提笔挥毫,“想要报复我也可以,那得先看我给不给你这个机会。”

  穆流宏一气呵成,“死”字跃然纸上。

  楚以晴的身体逐渐好转,这几天以笙也不用早出晚归的。聚千阁这个现代“KTV”,生意热潮集中在戌时和亥时,也就是现代的七点到十一点。以笙为了避免奔波受苦,宁愿住在聚千阁一方小屋里,也不情愿往返于安乐居这么远的地方。

  自从楚以晴不需要人照顾后,以笙隔三差五才回来一次。平时安乐居只有楚以晴和程六,程六一人多劳,既负责楚以晴的饮食,又负责家里的卫生。

  以笙本来多买几个仆人,但是楚以晴的身份怕招惹不便。所以买仆人的事,以笙暂时搁置。

  楚以晴这天吃完晚饭,在院子里坐了一会。觉得有些凉意,于是回房躺着,楚以晴在床上辗转反侧。

  以后她该怎么办,报仇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如果是平常身份的仇人,她大可买凶报仇。然而,她的仇人是当今皇上,君临天下,深居在保卫森严的皇宫里。就连穆流宏也阴险狡诈,以她现在的力量,任何一个她都对付不了,报仇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且,她又不是杀之而后快。她需要的,是他们对天下澄清父亲以莫须有的罪名。

  楚以晴苦恼,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实在苦闷不行,楚以晴就披上件外套,打算出去走走散散心。

  安乐居不像郡王府,占地千倾,有花园湖泊假山。它只是平常的大户人家,分前后两进院,院中有简单的花圃和小规模假山。两边是整齐繁多的耳房,楚以晴现在住的房间属于闺中深阁,院子的最末端。

  从月亮门进来,院中是左右两排房子,进门就能看到院墙。为了不显得光秃秃的,墙根下面中了矮花矮草,而且顺着墙还有一个槐树,不过长的有点歪,有小部分枝干伸到墙那边的人家院子里去了。

  楚以晴围着院子转圈,脑子里乱哄哄的,屡不清自己在想什么。楚以晴不知不觉想起往事,平时这个时候都有猴子和小艺陪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无聊。

  想到猴子和小艺,楚以晴有些忧伤的望着夜空高悬的明月。听说府里男丁发配充军,女眷遣散,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怎么样了。

  楚以晴双掌合十,对月祈祷,“月神啊月神,求你保佑猴子平安无事,战场上风云难测,求你赐他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保佑小艺遇到一个好主人,不要受人苛待……”

  不知道程六现在睡了没有,楚以晴对他不是很了解。既然以后大家要同一屋檐下生活,不如找他聊聊天增进对彼此的了解。

  楚以晴想到这,于是踩着月光去前院。楚以晴一脚刚跨门槛,又闪电般的撤回来。今天月色很好,可见度也远,楚以晴看到有两三个黑衣人,手里提着明晃晃的钢刀,正挨个搜查房间。

  他们肯定不是来打家劫舍的,莫非是穆流宏来杀人灭口?不过楚以晴见他们这么旁若无人,程六该不会遇害了吧?

  楚以晴心中一紧

  楚以晴敢要转身退回来,一个黑衣人回身的角度,正好看到她,“在那里”那人招呼同伙,并提刀追过来。

  楚以晴紧张的退回后院,相信不久黑衣人就会追过来。楚以晴看了一眼后墙边上的槐树,可能因为求生的本能,激发了她弹跳的潜力。楚以晴宛若灵猴般顺着树干爬到墙头,与此同时,黑衣人也追了过来,见她站在墙头要逃,脚尖点地飞身而起。

  楚以晴倒吸了一口冷气,急忙纵身跳下去。只觉得脚踝一震,那股酸麻让她一瞬间坐在地上,不过自己命在旦夕,也顾不得酸疼,一瘸一拐的往前跑。

  “不知道这个院里住的什么人,对方追过来杀人灭口怎么办?”楚以晴嘀咕,心里默念罪过。

  这座院子和安乐居家同样冷清,可见人丁稀少。楚以晴看到有座房子里亮着灯,正犹豫要不要过去。

  忽听见身后有轻微的,“噗通,噗通”

  楚以晴回头一看,心立刻悬起来。这么快就追来了。

  “救命啊”楚以晴不再犹豫,高喊着向着亮光的房间飞奔。

  楚以晴来到门前,可能里面的人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没等她推门,门自己开来。开门的是个男子,黑色便装,英气冷酷。

  看到那人一头利落乌黑的短发,楚以晴一下呆住了,讶然道,“莫先生,怎么是……”

  莫荼也是一脸的惊讶,不过楚以晴话没说完,只见她忽然眉头一皱,整个身子瘫软下来。莫荼这才发现,楚以晴后心中了一只蛇形镖。

  这是黑衣人也来到了面前,在安全的距离内与他们对持。一个黑衣人提刀一指,威胁道。“把这个女人交给我们,饶你不死。”

  “出去”莫荼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语气冷漠而又权威道。他周围所形成的杀气。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几人心头,让他们感到窒息。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我数三声,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然而,没等黑衣人开始数数。莫荼如鬼魅般飘至他们身旁,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出的手。三个黑衣人纷纷闷痛一声,口喷鲜血。

  莫荼回到门前,用同样的语气重复道,“出去”

  几个黑衣人相视一下,互点一下头打算飞身而走。又忽听莫荼道,“等等,把解药留下。”

  一个黑衣人犹豫一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扔给莫荼。莫荼接住看了一眼小瓷瓶,“我要的是解药。”

  说着,莫荼甩手掷过去,正好打中黑衣人的前胸。黑衣人一口鲜血喷出,随即栽倒地上。

  “不要浪费我给你们的机会。”莫荼冷冷的盯着他们,其中一个黑衣人不自觉的吞了一下口水。

  “这瓶是真的”

  莫荼拿到解药,俯身抱起昏迷的楚以晴。莫荼看着昏死的楚以晴纠结一下,最终伸手将楚以晴伤处的衣服撕开一个口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