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迫不得已
东成西2017-04-26 19:393,170

  以笙和玉环在里面给楚以晴洗澡换衣服,穆承影抱着剑靠在门框上,低着头像沉思。

  跟楚钊然这么久,他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然而,前天夜里,他做了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事。

  那天夜里,穆承影找到穆流宏跪倒在地,哀求着,“哥,我想求你一件事。只要你能答应我,以后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

  “为了楚以晴”穆流宏意料之中,神情淡然的放下手中的笔。

  “你能不能求皇上对郡主法外开恩,郡主是郡爷唯一的后人。她还那么小,就算郡爷……真的有什么过错,跟郡主也不会有关系。”穆承影恳求着。

  “圣旨在我来夜城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不过话又说过来,你是我的兄弟,我又岂能忍心驳你的请求。但是郡主的名字已在发配名单之列,如今唯一能蒙混过关的,只有偷梁换柱,给郡主找一个替身。”穆流宏衬思着,拧着眉在案桌前来回踱步,仿佛真的为穆承影呕心沥血的想解决之法。

  “多谢哥哥成全”穆承影安心的以头触地。

  “你先不用急着谢我,军中那边我会安排,现在难的是何处寻替身。都是好端端的姑娘,谁愿意去那种地方。”穆流宏愁眉不展。

  穆承影也有些束手无策,他倒是忽略了这个现实问题。

  穆流宏又接着说,“还有,替身不能跟郡主差距太大。否则一旦露出破绽,哥哥也会罪责难逃”

  穆承影冥思苦想很久,他想到了一个人。不过深深的道德谴责,让他一直难以启齿。

  那就是小艺

  这几年来,她一直替楚以晴上课。聪明伶俐,知书达理,从气质上明显与其他奴婢不同,而且又是楚以晴的随身侍女。对楚以晴的生活习惯,脾气秉性,了如指掌。

  让她冒充楚以晴,估计没人会识破。

  可是,他们同在郡王府,低头不见抬头见。郡王府不像其他王府,人多等级森严,他们平时相处就像兄弟姐妹。手心手背都是肉,穆承影难以取舍。

  最后穆承影狠心咬咬牙,惭愧的低着头道,“我想到了一个人选,只是我跟她张不开口。”

  穆流宏意外的问,“是谁?”

  “郡主的侍女小艺”穆承影难以启齿。

  “既然如此,这个坏人哥来做。”穆流宏语重心长。

  穆承影意外又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久久没有说出话来。内心感动和羞愧以及自责交织着,事到如今,只好如此。

  “不过,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从今以后,留在我身边,你我兄弟再也不分开,好么?”穆流宏深情,而穆承影沉默,内心又面临苦苦挣扎。

  “可是,郡主更需要我”穆承影内疚,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像喃喃自语。

  穆流宏脸色微冷,语气似乎不高心,“如果她被发配到军中做官妓,她还会需要你么?”

  穆承影愕然的抬头,穆流宏是在威胁他么?

  挣扎了良久,穆承影沉郁道,“只要郡主平安无事,我答应你。”

  穆承影不知道穆流宏用了什么办法,小艺竟然同意冒充楚以晴。这让他既惊讶又恼羞,甚至不敢去见小艺。

  在穆承影思绪万千时,以笙开门走出来,语气轻柔道,“穆总管,麻烦你把楚楚放到床上吧。”

  穆承影点点头,没说话的走进去。片刻他又回身道,“王府不在了,总管的身份也没了意义,以后就叫我的名字承影吧。”

  “好的”

  穆承影将楚以晴抱到床上,之后坐在旁边出神的望着她。以后他没办法再随身保护她了,她一个养尊处优的郡主,以后可怎么生活。

  每当想到这个问题,穆承影就满心的苦闷。

  “以笙姑娘,以后我不能随身跟在郡主身旁,我能拜托你照顾她么?”穆承影踌躇很久开口问,郡王府惨遭变故,以笙不避非议,救楚以晴于困顿。都说患难见真情,足以可见,以笙就可托付。

  “义不容辞”以笙简洁的肯定。不过出于私心,以笙又问,“穆大哥今后可又打算?”

  其实她心里有些疑惑,王府男丁都发配充军。穆承影为何会安然无恙,而且还能行动自由。

  “以后有机会,我会回到郡主身边,这段时间拜托你了。”穆承影苦笑一下不做解释。

  他不敢说,因为他怕别人会以为,他是穆流宏派去郡王府的细作。可是即便他不说,他与穆流宏的关系,也难逃非议。

  尤其是楚以晴,他更不敢说。

  楚以晴醒来的时候,穆承影已经离开了。醒来后楚以晴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容光焕发的郡主。由于惊吓过度,精神屡受璀璨,楚以晴有些神质,目光也十分呆滞,毫无生气。

  楚以晴不说话,只是呆滞的望着帐篷顶。而且水米不进,就像只会喘息的植物人。

  以笙有些心急如焚

  以笙熬了一些稀粥给楚以晴灌下,只是汤水都从她的嘴角溢出来。以笙心急又没有办法,只能哀求道,“楚楚,你吃的东西吧。这样下去,让我可怎么办?”

  然而,楚以晴像听不到似的,没有任何回应。

  楚以晴这个样子持续了好几天,以笙见她不吃只能硬灌。没事的时候就坐在楚以晴床边开导她,以笙说了她能想到的所有的安慰的话,但每天看楚以晴不死不活的躺着,她也只能束手无策。

  这天玉环小心翼翼的走过来,低声对以笙道,“姑娘,花姐来了。”

  以笙一愣,不过很快想到赛金花来的目的。

  在赛金花进门前,以笙先迎出去,笑脸道,“花姐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你让玉环知我一声,怎么还能劳你亲自跑一趟呢。”

  赛金花没接以笙的话茬,如临大敌的问,“郡主是不是在你这?”

  “我这怎么会有郡主。不过楚楚倒在我这,这几天楚楚不舒服,我留在身边照顾着,毕竟姐妹一场。”以笙装傻充愣。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楚楚就是郡主。亏我发现的早,要不然我这聚千阁被别人拆了,都不知道去哪哭喽。”赛金花气喘着怀疑,年过四十后,她的身体就渐渐发福,早就没了年轻时的婀娜多姿。

  “花姐,你这话我就听不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以笙半真半假的问,同时示意玉环给赛金花泡茶。

  赛金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因为肥重的身子,椅子吃重的吱呀一声。赛金花家长里短的口吻,“现在夜城郡成了反贼,楚楚就是罪臣之后。现在满大街的人找她寻仇呢,她在这的消息如果传出去,那些人还不把聚千阁的门槛挤破。”

  以笙讪笑,“没那么严重吧”

  “我们是开门做生意的,怎能惹上这麻烦。我知道你跟她关系要好,你想拉她一把我也不反对。但是你不能把聚千阁当善堂,其他姐妹还得做生意呢”赛金花意思明确坚决。

  “花姐,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今天晚上我就把楚楚安排到别处。”事已至此,以笙起身表态。

  “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花姐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这样,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跟我说,花姐能帮你的都帮。”赛金花放宽心,愉快的打包票。

  “花姐,你这话我可记住了。日后你可别赖账。”以笙开着玩笑,与刚才的气氛相比,显然愉悦了很多。

  “欸,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花姐。我啥时候说话不作数过,况且楚楚这几年给我的生意也帮了不少好处。”赛金花爽快的笑道。

  “以笙就先替楚楚谢过花姐了”以笙嫣然一笑,故意侧身行谢礼。

  以笙送走赛金花,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真是墙倒众人推,以笙心里悲凉了一下转身回去。

  接着对玉环吩咐道,“今天你不用伺候我了,去把司南路西的宅子收拾出来,晚上再让程六准备一辆马车,让他在后门等我。”

  “好的,姑娘。不过奴婢想,我们得再请一个人照顾楚楚姑娘。要不然这从司南路到聚千阁,来来往往,姑娘可不苦了自己?”玉环考虑周详的建议。

  以笙沉吟了一下,“楚楚现在处境敏感,我怕新人靠不住。这样吧,你就留在宅子里,有什么事让程六通知我。”

  玉环笑了,口无遮拦道,“以奴婢看,姑娘是被楚楚姑娘的生辰礼物给套住了。姑娘这么用心照顾楚楚姑娘,奴婢都觉得感动呢。”

  “你这丫头,又胡说八道。”以笙被说中心事的嗔道。以笙虽是游走于风尘的女子,却也见多识广,深明大义。不管楚钊然有没有谋反之心,但楚以晴绝对不会参与。

  她周旋于风尘,逢场作戏,见多了虚情假意。人生在世,能遇到一个真心待自己的人不易。只要楚以晴不放弃,她必将这段感情坚持到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