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舞池丑陋疯狂
星子园2019-06-05 07:413,391

  叶丹婷见好友周雪愿意帮忙自己离开家乡,还是心神不定,困惑混乱。

  叶丹婷说:“太可怕了,周雪,我怕,我真的好害怕。”

  周雪帮她鼓足勇气,说:“别怕。有我呢。”

  “我知道有你,可是那些人,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好好,你去外面先躲一躲,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那你的家里人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去外面呆一段时间,事情水落石出后我就回来。周雪,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坏事,算我求你帮我这一次。他们真的会杀了我,那两个凶手人,肯定看清了我的脸相。我还不想死。我好害怕。”

  “我都快要被你搞糊涂了。他们,他们,你老是说他们,他们是谁呀,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干嘛要杀你,总得有个理由,有个杀人动机呀!”

  “我也说不清楚。他们杀他的时候,我还跟我的同事郭自勇他打着电话,电话里传来好恐怖的声音。我过去一看,我才知道,他被人杀了,紧接有人要杀我。”

  “好好!你别紧张。我现在就去车站帮你买张去深圳的火车票,去,你去外面呆几天,等到你心情平静了,就即刻回来,把事情说个明白。我可要事先声明,深圳那边,那边我可没亲朋好友帮你。”

  “我身上没钱。出门的时候,我没有拿包。”

  “我就知道,你准没有好事。好好,家里,我好象还有几千块现金,可以全部给你拿去,我留下饭钱就可以了。”

  “谢谢!真的谢谢你。”

  “你真的没杀人?”

  “没有。你怎么不信我呢?我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就算我能骗全世界的人,也不会骗你,连累你。”

  “我当然相信你。”

  “你真的相信我。”

  “瞧你,反反复复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我相信你,量你也不敢杀人,手无缚鸡之力,拿着刀都会砸着自己的脚。你别出去,就呆这。我去帮你买车票。”

  周雪离开屋子出去了,前往火车站买车票。

  当日下午6时左右,都望的上空笼罩在一片黑魃之中,一场暴雨即将来临的架势,却没有人过问谁是谁非的天空,为什么春天雷声还没有到来,就会出现这样反常的天气现象。

  周雪坐在的士上,一路朝火车站方向驶来,她无心眷恋街道上仍旧于往常一样车水马龙,华灯斑驳琉璃的街景。

  酒楼歌厅里依然是杯酒交错,人头鑽动,歌声里有醉生梦死的内心调节,烟缠雾绕里打情骂俏都市情调。

  夜总会的摇滚更是震荡着都市的楼宇摇摆,舞池里的疯狂般男女,不知道从哪里学的舞步,走路不象走路,跳舞不象跳舞,有个长相黑得象个煤球似的,名叫“猛哥”的男子率着一群手下,却会发出尖叫声: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他们学着香港人的格调走秀,却无法达到那样的素质,因此弄得不伦不类,却高兴得仿佛只有他们的一般的生活质量,才是真正的生活,这时一群舞女跳起了艳舞,“三点式”的衣着,已经没有力量刺激苛尔濛如“喷血”般营造气氛,只能搞了胸罩,丢下最后一点点尊严的三角遮羞布,才会叫人流鼻血。于是谁敢脱得一丝不挂,摆弄自以为是性感的怪态,才能惹着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子,用纸币折出奇形怪状的东西去砸、挑、塞,填满她们的所谓欲望。

  更有目中无人男人们用百元大钞塞进疯狂的舞女的下体,引来的却是怪异的狂呼声,他们还以此为荣,耀武扬威显摆自己的社会地位。可怜的是那些未见过世面的人,带着一份好奇心进去,因为心地善良,好奇到最后也会无法忍受地偷偷溜出来,发誓再也不进去观看了。

  周雪手里攥着一张火车票来到火车站门前的广场上,犹豫不定,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害了她叶丹婷,还是帮了她叶丹婷。她也处于犹豫不决的境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放眼望去繁华的灯光暗影下面,只见那烟雾迷朦笼罩下的舞池里,在震耳欲聋的音乐格调里,隐隐约约有刺痛心灵的声音传来。原来有人正在进行罪恶的交易:毒品。

  马仔们使出浑身解数,让那些自暴自弃的年轻男女在他们的主人铁四的控制下,几乎用生命的代价交易着生命的无价。原来是毒品的作用,吸得他们没有理智地在这里疯狂乱舞,灵魂的罪恶一步一步地滑向无底深渊。原来这家名叫“都市风情”的夜总会是老板铁四的,他幕后操纵着这家夜总汇一切业务。人们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有多大社会关系圈子,竟然敢公开营业艳舞,而且幕后是毒品的吸食场所,却没有遭到公安机关的打击。

  周雪徒步经过夜总会门前时,伸手按了按口袋里的火车票,好象有人要抢夺一般,那样的令人小心提防。她一路沿着环城河走来,心神不宁地望着夜幕下的环城河,虽然天空一片幽暗,但是在街市灯光的照耀下,仍旧能够让人隐隐约约分得清楚河面上那一片污渍,那一片是清水。

  那些带着泡沫水花的水面上,积渍着一层厚厚的油腻,沿着河道缓缓下流,原来这是那辆翻倒在环城河的货柜车上的好几桶柴油,钻进河道的深深的淤泥里面,没有被彻底清理干净,它们的铁皮外壳,在碰撞裂开后,柴油渗进河道的深水淤泥里,随着流水的作用下,油污如一股小小的涌泉,持续不断地往水面上冒泡,导致河水被污染的后遗症。

  几天来,淤泥里那残存的柴油,在流水的作用下,抽丝剥茧般地一丝丝地从淤泥里冒出来,使得下流的一些鱼儿可能是吃到了柴油,呛得鱼儿们在这样的一个大寒天,不得不从深水里冒出头颅,浮上水面吸一口寒冷的空气,可不曾想到,水面的油气更浓,它们还没有来得及反映,就已经中毒,有的最终没有逃出死亡的命运,无奈地翻起白肚皮。

  人们看到河面上那些翻起白肚皮的鱼儿,有人不畏寒冰,站在河岸上伸手争相去打捞,带回家煮着吃,只是煮出来的鱼儿汤里,香喷喷的鱼肉香夹杂着一股柴油味,这时才明白是那辆货柜车惹出来的祸根,造成的河鱼死亡,根本吃不了,只是空欢喜一场。

  在周雪一路走回家里时,与此同时的市公安局大楼里,灯火依旧通明,原来在市公安局的刑事警察科里,石磊峰领命以刑侦支队长兼直属大队长的身份,成立了一个“郭自勇案件”的专案小组,由他担纲重任,亲自主管案件的刑侦工作。

  正当石磊峰他们研究讨论,分析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时,公安局长高兵也同时接到秦市长的亲自电话指示,这起新闻记者被杀案,要以最大的努力,最快的速度破案。高兵于是在科室缺人手的情况下,曾与石磊峰交谈说:“石大队长!市内面非常重视新闻记者郭自勇的被杀的这起人命案。希望你带领你的部下尽快破案,给上面一个交待,给市民一个交待。至于人手方面。你可以直接从其他科室里调过来,甚至可以去下属分局、派出所抽调一部分人上来,我一律准批。不过条件是尽快破案。”

  “是!”

  石磊峰与高兵交谈后,于是在科室里成了专案小组,队员有叶帆、马洪志、卢伟建、商和建、黎军、江晓山。他准备从地方公安分局抽调卜大汉、康进迪上来一同协管刑侦工作。马洪志暂时任代理支队直属大队副大队长和专案组副组长,科室副科长等职务。

  马洪志的身体几天就好了,因为他仅仅稍有皮外伤,只是那天夜里昏迷后,受到了天气过冷的冻伤,因为他的身体比较强健,因此都没有多大的妨碍,很快就恢复了身体健康。加上他的职业积极性,追悼会一结束后,第一个来到局里报到,要求上班。当他们接到新闻记者郭自勇被害报案后,也赶来了现场,与同事们在现场一道进行现场勘查,收集证据。

  周雪回到家里,终于让叶丹婷担惊受怕的煎熬得到释放,当周雪前往火车站购买火车票时,她在屋子里如热窝里的蚂蚁一般,不知如何是好,生怕突然闯进来的是公安干警,原来周雪并不是去买车票,而是去派出所报案。

  她焦急地等待着,时而不时在窗户的帘子后面,偷偷地观望街道里面的风吹草动,时而坐在沙发上,原来喜欢观看的电视剧《痴魂》,却是让厌恶的影子,双手捧着茶杯,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茶水,也不知道上了多少回洗手间,直到周雪回来,这时她放下一段焦虑,周雪并没有“出卖”自己,并将火车票买回来了。

  火车票虽然到手了,可是叶丹婷并没有因此安定下来,新的忧心忡忡袭击心灵。她也知道,自己的这次离开,并不是出去旅游,而是逃亡,虽然这种逃亡并不会受到“红色通缉”,但是又如红色通缉一样,因此这是一桩人命案子,在事情真相没有大白之前,一直要背负着这只黑锅,而且会受到某种力量的威胁。唯一令她庆幸的是,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出现在现场的身份,幸亏自己出门前郭自勇住处时,因此天气寒冷的缘故,戴着围巾,无意中有意遮盖了自己的脸孔,没有被人认出来。

  叶丹婷手兜着火车票,尽量让自己发抖的手不被人感觉到内心的惧怕,然而自己将面临的逃亡生活,令她的手无法停止颤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星的忌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