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邪九子 修炼开始
冥镜封音2017-05-06 21:004,272

  第十章 天邪九子 修炼开始

  柳枝上的二人远远地望着宋墨语和张高朋,看着二人关系和好,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宋思明双手背在身后,若有所思,婉蓉冰雪聪明,自是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你是不是担心他们这样发展下去,最终会在一起?”婉蓉说道。

  宋思明点点头,并不说话,他对宋墨语有着无限的愧疚,自己并不是个称职的父亲,正因为如此,他更希望宋墨语过得幸福,张高朋已身患绝症,在他看来二人实在不适合在一起。

  “若是那臭丫头执意要和高朋贤侄在一起怎么办?”宋思明眉头紧皱,担心地说。

  “没事的,墨语的性格我了解,她认准了的事咱们是阻止不了的,不过我也了解高朋贤侄,他为人纯良,墨语的要求他定是不会答应的,思明你就把心好好地放在你的肚子里吧。”婉蓉说道。

  宋思明听后松了口气,他叹息道:“陈师姐就这么一个后人,天不与寿,唉!”

  婉蓉见宋思明提起陈思齐,心里划过一丝阴影。

  “这孩子我会悉心照料。”

  宋思明见婉蓉面色不对,知道自己提了不该提的。于是回道:“天色已晚,我先回去修炼了,婉蓉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婉蓉见宋思明要走,手不由得伸出去想要阻止他,但思虑之下只得放下伸出去的手,转而回了句:“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和墨语这边一切都好。”

  婉蓉嘴上说着,心里一阵的酸楚,她想像常人一样,相夫教子,然而……她的丈夫是天道。而且是最笨且最有责任感的天道。

  宋思明不敢回头看婉蓉,心里对这母子俩充满了愧疚,他低头叹息,接着一个鹤步登天飞走了。

  这……是十八年来婉蓉第一次见到宋思明的真身,上一次还是宋墨语满周岁……

  天亮鸡鸣,晨钟响起。

  张高朋慵懒地从被窝里爬起,外面不断地传来敲门的声音。

  “高朋哥哥,起床啦,要出发啦!”宋墨语在门外喊着。

  “等一下,马上就好!”张高朋穿上大师姐昨日送来的道服,穿上布鞋,俨然一副道士的模样。

  他洗了把脸,脸盆中的水竟浮现出母亲的模样,她微笑着,还是那般的温柔,似是在为自己加油打气。今日乃是诸位新晋弟子开始修炼的日子,他看着母亲和蔼的样子,情不自禁地说道:“我一定会为最出色的新晋弟子!”

  然而这温馨的画面转瞬即逝,一滴水顺着下巴滴落在水盆之中,水中的幻象也随着阵阵涟漪消失的无影无踪。

  “高朋哥哥!其他人都出发啦!”宋墨语在门外喊道。

  “好了好了,我这就出来!”说着他擦了擦脸,走到门前推开门,只见……其他八个人正站在自己门前。他们都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玄清道服,自己是短发,其他人却是头戴纶巾。

  这丫头果然说谎脸都不红。张高朋心里暗暗想着。

  “八师弟,第一天修炼就懒床,这可不好吧!”大师姐黎香说道。

  “抱歉,起来晚了,耽误了众师兄弟的时间。”张高朋忙陪不是道。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黎香回道。接着她对众人说:“今日乃是修炼之日,修炼地点是北山境湖,诸位师弟师妹随我前来。”说着她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她后面。

  按照门规,道华乡前只能徒步前行,九人走在乡间小路上,为首乃是大师姐黎香,后面依次是二师姐齐妙,三师兄钟离会,四师兄晋澜,五师兄南宫黎落,六师兄纳什瓦,七师姐宋墨语,张高朋自己排行老八,小师弟是墨冥。

  几人沿着小路缓缓前行,两边不时出现奇珍异兽,成群的碧角添金兽在丛林中吃着青草,幼崽不时好奇地走过来,张高朋抚摸着碧角添金兽的独角,很难想象两天前这些性情温驯的碧角添金兽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天上不时飞过鸿雁和鸾鸟,宋墨语一路给张高朋讲解着,她甚至说自己曾经见到过凤凰,当然宋墨语的话……是真是假就不好说了。

  九人走了十几里,渐渐闻得阵阵幽香,空气也凉爽了不少。

  “就要到了,诸位师兄弟整理下妆容,第一日修炼,还是给众师傅留个好印象为好。”黎香说道。

  众人整理了仪容,继续向前走去,只见一湖泊出现在眼前,尽管不时有微风拂过,那湖依旧水平如镜,没有丝毫的波浪。湖面之上,一身着道袍的老者,正像他们走来,定睛看去,乃是师公邢霁硕,令人惊奇的是,邢霁硕在湖面上走着,竟没有产生一丝涟漪。

  “新晋弟子都到齐了吧!”邢霁硕问道。

  “天邪九子,都到齐了。”黎香回道。

  “甚好甚好,那么,修炼就开始吧!”邢霁硕回道,接着他走到众人面前道:“诸位可知我天邪山修道之原因否?”

  “不知。”众人齐声答道。

  邢霁硕捋了捋长髯说道:“世间万物,分为六道,人神鬼,兽妖魔,人得道成神,人死成鬼,兽得道成妖,兽死成魔,人兽同界,神妖同界,鬼魔同界。六道之间并无优劣之分,只不过在于选择,然六道之中的得道者,却有可能突破六道的限制,因为某些原因到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去,天邪山的基本职责是维护人兽界和平,对于来到人界的神鬼妖魔,加以管控,他们留于人兽界多是前世有憾事,若是他们安心修道,完成憾事那是不必管的,对于那些生灵涂炭的妖孽,天邪山势必要消灭他们,这便是天邪山的基本工作。”

  六界?张高朋听得云里雾里的,人死了还真能成鬼?在张高朋看来,这一切不过都是在胡扯,然而这个世界,却让他不得不相信邢霁硕的话。

  “那么修炼开始!今天学习最简单的移行之术,巽风云纵之术,众所周知,移行之术分为三个阶段,最简单的是巽风云纵之术,此术相对简单,既不需要结印,也不需要修炼之人丹田炼成金丹,只需修炼之人感受到周身道气,让道气流过全身,身体便会如鸿毛般轻巧,辅以适当脚力,脚踏实物,便可越出几丈。”邢霁硕说道。

  “另外两个阶段呢?”南宫黎落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

  “第二阶段是鹤步登天,有了云纵之术的基础,身体轻如鸿毛,然实物并非何处都有,鹤步登天是修炼之人凝练自身道气,形成气盘,修炼之人踏气盘之上,便可驭空飞行,此术需要修炼之人丹田内炼成气丹,更要对道气控制自如,方可使用。”

  “那第三个阶段呢?”南宫黎落继续问道。

  “我说五师兄你问题咋这么多呢!”宋墨语说道。

  “我这不是感兴趣嘛,谁不想驭空飞行,腾云驾雾啊!”南宫黎落笑道。

  邢霁硕站在那里,面色安详,他微微一笑,继续解释道:“这第三阶段乃是道法通天之术,此术修炼极难,需要极高的天赋和修炼时间,此术可使空间开裂,达到穿越空间的目的,然而一来此术消耗道力颇多,二来此术需要结印,且结印时间很长,所以平时极少实用,只有选择辅助系结界班的新晋弟子才会习得此术,其他班新晋弟子不做要求。”邢霁硕解释道。

  空间开裂?岂不是宋师叔用的那个?张高朋想到这里不禁佩服起宋思明来。

  “好了,我现在演示一下巽风云纵之术,你们今天的作业就是利用巽风云纵之术到达湖的另一边,我会在那边等你们。记住要好好表现,可能会有其他师长来看看情况,你们能否进入你们想进的班,就看你们自己的表现了。”邢霁硕说着走到湖边。

  只见邢霁硕一脚踏在湖面之上,湖面竟未泛起一丝波纹!接着他在湖面之上飞奔,竟是一跃跳出三丈之远!没几步便到了对岸。

  “不愧是邢师公,道法竟然已到此等境地!”宋墨语赞叹道。

  “这……厉害在哪里?”张高朋问道。

  “云纵之法乃是轻身驭物而行,身子越轻,对物的影响越小,常人踏在水面之上,多掉入水中,乃是身子过重的缘故,而邢师公一跃三丈,湖面竟无一丝反应,可见身轻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宋墨语解释道。

  张高朋一想确实如此,不过他还是不理解身体是怎么变得如此轻巧的。

  “诸位新晋弟子,我就在这边等着你们,你们也不要勉强自己,此术修行时间两日,今日不成还可明日修习,为师我在此泡茶恭候各位。”邢霁硕说着坐在湖对面的石凳之上,泡起茶来。

  这就……教完啦?张高朋一脸蒙逼,这都啥玩意儿啊!自己根本啥都没看懂好吗!

  然而在张高朋蒙逼之际,九师弟墨冥却踏在湖上,虽然双脚已浸入水中,布鞋尽失,但却浮在了水面上。

  “小师弟,好样的!”齐妙夸赞道。

  墨冥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便学会了轻身,他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湖面掀起阵阵波澜,他一跃跳出一丈。

  “师公!我学会了!我学会了!”墨冥兴奋地喊着。

  “学会了就过来吧!”邢霁硕抚着长髯笑道。

  墨冥听后倍受鼓舞,他连跳了十几步,虽疲惫至极,但总归是到了对岸。

  卧槽!这什么情况!张高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还啥都没看懂,别人就已经学会了?

  “小师弟,等等我!”宋墨语大喊道,只见她纵身一跃她在湖面之上,湖面竟泛起轻微涟漪,宋墨语双脚浮在水面上,仅有少量水滴打在布鞋之上,接着她纵身一跃,足有近两丈!她连续越了几次,飞到了湖的对岸。

  张高朋双眼仔细看着,却看不出一丝门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的脑海中,牛顿的万有引力公式早已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和这公式如此矛盾甚至荒唐的事,他怎么也想不通!

  正在他思考之时,齐妙和黎香走到湖边,二人相视一秒,互相点了点头,只见二人纵身一跃,竟凭空飞在天上!二人竟直接跳到了对岸。

  “鹤步登天!”钟离会惊叹了一声。

  竟然是鹤步登天!张高朋见齐妙用过此术,并不觉得奇怪,可是这样的术竟然还有人会,这些到底都是什么人!

  眨眼间已有四人越过湖面,仅剩张高朋钟离会南宫黎落纳什瓦晋澜五个人仍站在原地。

  纳什瓦看着四人都已过去,自己也想过去,可他天性怕水,于是他向后退了十几步。

  “纳什瓦师兄,你这是要干嘛?”张高朋问道。

  “跳过去!”纳什瓦回道。

  “跳过去?莫非你也会鹤步登天?”晋澜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说的鹤步登天,你们帮我看看是不是。”

  只见纳什瓦一个助跑,短短几丈远,他却加速到极快的速度,接着他纵身一跃,地面竟出现两个深十公分的脚印,接着他像炮弹一样落到了对岸!

  “这……这是什么法术?是鹤步登天吗?”张高朋吃惊地看着,结巴着问道。

  纳什瓦走到邢霁硕面前笑道:“师傅,我也过来了。”

  “回去!”邢霁硕没好气地说道。

  “什么?我明明过来了!”纳什瓦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你来这里是来学习道术的,不是来比跳远的!回去!什么时候学会云纵之法再过来!”

  “奥”纳什瓦悻悻地向后退了几步,接着一个助跑纵身一跃,跳到湖的对岸。

  “纳什瓦师兄,你怎么又回来了?”张高朋问道。

  “师傅说跳过去的不算,得用什么云纵之法才算数。”纳什瓦无奈地说道。

  用蛮力跳过去的?张高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都是什么人啊!这参加奥运会肯定打破世界记录啊!

  而此刻,远方的无邪崖上,几个人正下着棋,观看着新晋弟子的表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邪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邪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