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功宴 三
培一一2017-04-18 19:463,472

  虽然跟茹姐认识三年多,白念还是第一次在白月茹家里吃饭,也第一次这么细致的参观这栋豪宅。茹姐的家是独栋别墅,仿欧式建筑风格,有着宽敞的私家花园。金秋十月,又是花儿盛开的季节,一入庭院,阵阵花香扑面而来。定睛一看,庭廊下种满了各式花草,尤其是爬满墙壁的龙沙宝玉,让白念喜爱之极。走入家中,这次的装修风格,并不是沈东华喜欢的灰白色调,而是处处彰显着奢华。鎏金到欧柱,大气的整幅壁纸,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从上垂下,闪烁着璀璨的光华。

  厨房和餐厅在单独的空间,茹姐早已经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大家坐定,茹姐依然是那么的优雅,客气的招呼着沈东伟和白念,对沈东华更是事无巨细。但总感觉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太过相敬如宾。

  饭后,四人一起来到后花园打羽毛球,沈东伟和白念在打球,沈东华和白月茹坐在花廊下喝着茶。

  不远处传来白念与沈东伟吵嚷声。

  “大哥,你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屡次输球的白念有点不悦。

  “喂,你说你是校队的,谁知道你们校队这么水。”

  ……

  白月茹看着这对欢喜冤家,身体往沈东华身边凑了凑,说:“东华,你说念念和东伟,有没有可能……”

  “不可能。”沈东华没等白月茹说完,就脱口而出。可又觉得自己的反应似乎有点太过强烈,赶紧说:“东伟的性子你知道,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

  “男人嘛,谁结婚前还没几个女朋友呢,我倒是觉得没什么。”

  “怕是人家小白看不上东伟吧。”

  “东华,感情这种事情很难说的。只要碰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浪荡公子也能回头,万年老树也会开花。”白月茹说着呵呵的笑了起来。

  沈东华望着草坪上打球的两人,从年龄到相貌,他们确实非常的般配。沈东华看的入神,眉头悄然间轻轻的锁起。

  自从中秋节过后,茹姐就开始不遗余力的撮合着白念和沈东伟,虽然白念已经非常明确的表示,沈东伟不是自己的菜,但白月茹依然在为二人制造着各种相处的机会。

  这日是周末,白月茹打来电话:“东伟想请你去看电影,怕你不去。让我给你说下。”

  “嗯,好的,我知道了,茹姐。”白念皮笑肉不笑的挂了电话,茹姐这红娘当的 还真真得是孜孜不倦,契而不舍啊。

  说话间,沈东伟打来了电话,“白念,大嫂让我请你去看电影。”他倒是很诚实。

  “O了,我明白,继续像以前一样吧。我晚上回去看下电影场次,微信发你。”

  “大姐,这次可能得来真的了,上次我说漏嘴了,我怕大嫂会突击检查啊。”

  “你怎么这么逊啊,还说娱乐公司副总呢,演戏都不会。”

  “得了,我们就当是哄老人家开心而已,晚上想吃什么。”

  “不知道,忙着呢,下班再说。”白念没好气的挂了电话。以前跟沈东伟也单独出去吃过饭,可自从茹姐开始拉郎配之后,见到沈东伟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这晚上吃饭外加看电影,还不得尴尬死啊。

  “叮咚——”白念正犯愁呢,微信响了。

  白念低头一看,是那娜:“亲,晚上放假,约不?”

  白念的眼睛突然亮了,这叫天无绝人之路吗。

  回了句:“亲,到你两肋插刀的是时候了。”

  晚上白念与沈东伟的二人约会,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三人聚会。

  当那娜看到坐在餐厅等待的沈东伟时,整个人都惊到了,嘴巴张的老大,扭头就走。可却被早有准备的白念拽的死死。

  “念念,你个坏蛋,这就是你说的同事?”

  “我没说错啊,沈东伟也是同事啊。”

  “不行,念念,我没和这么大的领导吃过饭,紧张。”

  白念正犯愁用什么理由说服那娜,沈东伟已经看到了门口的白念,走了过来。

  “你够聪明的,居然会找外援。”沈东伟看着一个拼命要走,一个拼命不撒手,自然明白了三分。

  “你应该就是那娜吧,来了就一起吃饭吧。”这种情况下,那娜也不好在推脱了。

  落坐后,沈东伟为二人添满茶。

  那娜赶忙要从沈东伟手中接过水壶‘“沈总,我来。”

  沈东伟并没有将水壶给那娜,说:“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出了公司,叫我沈东伟吧。”白念之所以觉得沈东伟可交,这也是其中一点,懂得尊重别人的人,人品不会差到哪里去。

  虽然整个吃饭过程中,那娜连头都不敢抬一下,说话也是问一句答一句。但白念还是拉着那娜一起去看了电影,并且极其不厚道的,让那娜坐在她和沈东伟中间。如果不是电影院的灯光昏暗,一定能看到那娜脸颊上迟迟未能褪去的红晕。

  沈东伟将二人分别送到了家,到了自己的公寓,洗漱完毕,拿出手机给白月茹发了两张和白念吃饭、看电影的照片,并且附上一句,“大嫂,人家好像看不上我啊。”话中的意思也再明白不过。

  其实,自从中秋节后,白月茹不止一次向两人提起过此事,但两人都默契的避开了。白念与白月茹接触的少,察觉不到什么,但沈东伟却已经感觉到白月茹有点不太高兴。是啊,白月茹毕竟是一片好心,成不成是一回事,可总这么搪塞,也确实不太妥当。因此,沈东伟这次才真的将白念约了出来。

  收到微信的白月茹,看着照片会心一笑,走出了自己的卧室。敲响了另一间卧室的房门。

  “请进。”沈东华从门内传出。

  白月茹推门进人,沈东华靠在床塌上,正在看书。白月茹走过去,侧卧在床的另半边。可沈东伟却在白月茹躺下的同时,站了起来,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白月茹脸上有一抹的尴尬,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又恢复她常有的仪态万千。

  白月茹将手机拿给沈东华看,说:“你看,我说他们两个合适吧。

  手机屏幕上是一张放大的照片,照片应该是沈东伟自拍的,只拍到了沈东伟的半个脸,但饭桌对面的白念拍异常清晰。白念笑到很甜,一只手比成了剪刀手放在脸侧。

  沈东华看这照片,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云淡风清的说:“挺好,我有点累了。”

  白月茹非常拾趣的跟沈东华道了晚安,出了卧室。

  沈东华推开落地门,走入阳台,十月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沈东华只穿了短袖T恤和睡裤,还是能感到些许的凉意的。

  今晚是一弯新月,但却异常的明亮。 沈东华想着刚才的那张照片,这样不是挺好嘛?一个年轻有为,一个青春漂亮;一个32岁 ,一个26岁;一个未婚,一个未嫁;一切都是那么的般配。

  沈东华点燃了一根香烟,戒了几年的烟,最近似乎又有点死灰复燃了。沈东华只有在烦心的时候才会抽烟,几年前,公司走入正轨,也再没有能让他烦心的事情了,烟说戒也就戒了。这几个月的自己是怎么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热播,让嘉华传媒旗下的艺人受益匪浅。陈菲儿就是其中一个,接连拿下了好几个不错的资源,今天要去拍摄“佳人”杂志的封面大片。

  摄影棚在一栋三层建筑里,没有电梯。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让。”那娜本就瘦小的身材,让几套臃长而厚重的礼服遮挡了个严严实实。衣服的料子又实在是光滑,走两步,那娜就要重新调整。

  “怎么就你一个人拿?”身边一双大手,将那娜环抱着的衣服,悉数拿走的。那娜望去,是沈东伟。

  那娜赶忙说:“沈总好,还是我来吧。”

  沈东伟手往一旁挪了一下,劈开了那娜的手。那娜跟在沈东伟的身后,不敢与他并肩而行,一前一后的进了影棚。

  正在和经纪人张远聊着什么的陈菲儿,看到沈东伟进入影棚,嗲嗲的喊了声:“东伟,这里。”

  关于沈东伟和陈菲儿的绯闻,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每过一段时间,都要火山两天。可身为女主角的陈菲儿一点也不避嫌,反而很享受绯闻似的。

  那娜从沈东伟手中接过衣服,挂着了一旁的衣架上。陈菲儿把手自然的揽着沈东伟的手臂:“东伟,你来看我啊。”

  沈东伟,将手臂抽出,往经纪人这边靠了靠,说:“《佳人》毕竟是全国销量第一的娱乐杂志,你第一次上封面,跟苏编约好,一起来看看。”

  “苏编也要来,那我去准备了。”陈菲儿听闻《佳人》的主编要亲自来现场,自然是不敢懈怠的。叫上那娜,开始化妆和造型。

  “陈菲儿不是两个助理吗?怎么你们竟使唤一个小姑娘跑来跑去。”沈东伟和陈菲儿的经纪人说。

  “哪个小伙子,被陈菲儿骂跑了。我已经报到公司了,不过,好像没人愿意来。”张远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又是杨姐的亲传弟子,跟沈东伟也算熟络。

  “陈菲儿这脾气,真后悔让那娜跟她了。”沈东伟心里默默的想着。

  “不过,你那娜这姑娘,潜质还不错。跟了陈菲儿这么久了,一句怨言也没有。肯吃苦,还一点就透,而且又有眼力劲,嘴也挺严实。是个苗子。”张远由衷的评价着那娜。

  “那你就好好带带,做你个关门弟子吧。”沈东伟拍了下张远的肩膀。

  “行嘞。”

  在娱乐圈做事,最重要的就是睁得开眼,管得住嘴,迈得开腿。张远倒是挺看好那娜,今天又听沈东伟这么一说,还真就有了想把培养她称为经纪人的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恋情深之念念不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恋情深之念念不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