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事大问题
梦竟然2017-05-12 15:302,555

  燕子突然间有了一个异样的感觉。她发现自己在这个本是自由自在的家里,有了点别扭。这种感觉,是婆婆来到后产生的。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我。

  燕子对我是这样说的,你妈说话时,总是在找我的别扭。而且呢,我发现,她总是在护着儿子。

  这是事实。我并没有多出多少力气,同平常一样,做我认为要做的事。

  母亲却不时的提醒我,做事不要太猛,要学会照顾自己。一个男人不会照顾自己,老了时,就惨了。

  母亲这话让燕子有了狐疑,以为妈这是变相的批评她,说她不会体谅人,不会照顾丈夫。

  出自母亲嘴中的话语,总是软中带硬,需要咀嚼了,才能品出其中的味道。

  父亲不多话、不多话的父亲,在行为上却是不自觉。他喜欢抽烟,在屋里抽。这一点上,我比父亲的习惯要好。

  我抽烟时,会自觉的离开房间,到门外去抽。我是不想让燕子和孩子吸上二手烟。对我这样的细心和顾及别人,燕子曾很是感动。她把这一细节说给同事们听,让同事们好生羡慕。

  父亲在屋子里抽烟,媳妇不能不说。她不能等到我回来再说。

  我接到一个同事的电话,过去帮忙。燕子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回来。等我回来后再说,就晚了。

  我和燕子在开始要孩子时,就立下规矩,随时随地,要把对胎儿的不利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

  燕子说:“爸,你能不能不要抽烟?”

  老爸呆住,这可是儿媳妇说的话。

  哈哈。老爸苦笑了。“我抽了大半辈子香烟,老婆子没有管我,轮到媳妇管我了。”

  “爸,我不是叫你戒烟。我是说,你在屋子里抽烟,对胎儿发育不利。”燕子把话说明白了。

  母亲一直反对父亲抽烟,反对了几十年,没有成效。这时,有媳妇出来说话,应该是好事。可这时母亲有个特殊的身份。她是婆婆,一直坚持的想法因为这个身份也就跟着变了。

  “男人,总是要抽烟的。”母亲居然这样说了。

  我在这时回来,看到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就将燕子拉到一边,悄声地问是怎么一回事。燕子告诉了刚才的一番争执。

  我知道了眼下的情况,先是两难,后来就有了解决的办法。

  “爸,我陪你下去,看看我们这个小区的规划。”这是我要化解矛盾的第一步。

  老爸心情正郁闷着呢,这时白了我一眼,抬脚出了家门。

  我拿上父亲放在桌子上的香烟,跟着出了家门。

  下楼时,我帮燕子打了圆场,也说到香烟对胎儿的影响。

  父亲下楼梯时,眼睛在看着脚下的阶梯,对我说的话,没有全听进去。

  下了楼,在楼道口,父亲冲我发了火。

  “你小子,长本事了。难怪人家说,有了媳妇就不要娘老子。起先,我还不信,以为那些人不会和小字辈相处。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爸。你冷静点好不好。燕子这个时候,是非常时期。只有让她的心情好了,胎儿才好。怀孕的女人,脾气都不好。再说,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小子。你什么也别说了。明天,我就和你妈回去。你们结婚后,才来这么一趟,就这样子待我们。”

  我怔住,一时不知道如何说才好。父亲这时在气头上。我只好沉默,虽然心里还有话,也就不好说出来了。

  “说抽烟对胎儿不好。我就不信那个。”父亲竟然在这个时候拿出一个佐证来。“你知不知道,你妈怀你时,我一天要抽大半包烟。我看你现在,不比别人笨。”

  我笑着说:“也许,我应该比现在还要聪明的。”

  父亲板着脸,问:“什么意思?”

  我还是笑着说:“爸。你想不想让你的孙子比你的儿子更聪明。如果想,你就稍为克制一下自己。不就是几天嘛。”

  父亲说:“没有几天,明天就走。我想现在就走,只是一天赶不到家。要是一天能到,我现在就走。”

  知道和父亲说不通,我只好去做母亲的思想工作。我知道,父亲听母亲的话。当我把跟父亲说的一番意思再说给母亲听时,老人家的脸色沉了下去,阴得很难看。

  母亲说:“明天一早,我和你爸,就回了。你什么也别说了。”

  我说:“妈。你怎么也是这样?”

  母亲说:“我也是怎么了?算我白养了一个儿子。”

  只能是摇头。我摇头,并且清楚地知道,母亲的心里有了一个结,对儿子有了些怨恨。

  没住上两日,父母执意要走。

  我送父母走时,燕子也要去。

  我先是不要燕子一道去,说是我一个人送就可以了。燕子不听话,认为婆婆和公公是第一次来,走时已经不愉快,不能再给老人多的话头去说。

  本来,我是要打辆的士。母亲没让,说你钱多了,有几十块钱打的,还不如把这钱省下来买些水果给燕子吃。我只好依了母亲的意见。几个人上了公交车。

  这辆公交车开出没有多少时间,坐在我们身后有一个男人抽烟。

  要在平时,在以前,我会睁一眼闭一眼。今天,不行。我走过去,低下头去,小声的和这个人商量,能不能不要抽烟。这个男人白了我一眼,问我是做什么的,管这么多。我指了前面的燕子说有个孕妇,抽烟对胎儿的健康有影响。

  这个人真的不是省油的灯。他说,影响胎儿?关我屁事。又不是我的种。

  这话说得,一下子就亮出这个人蛮不讲理的德性。

  有一个乘客用手指了这个人的背影并摇头。我心里也是窝火,这个男人刚才说的话,明显是嘴巴上沾了别人便宜。可是想到孩子,想到解决问题才是目的,我只好忍了,还是低声下气和这个人商量。

  这个人显然不买我的账,还得意地抽上一口香烟,吐出几个烟圈。

  旁边的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帮我说话。

  “我说这个同志。你看人家已经这样求你了,你就不能不抽吗?再说,公交车上,不能抽香烟的。”

  这个抽烟的人瞪了眼睛,说:“你算是哪一根葱。我想抽,你管得着吗?”

  我过来说这个抽烟的人时,燕子一直扭头朝这边看着。这时,她在前面叫我。回来吧。你也是男人,干吗呢。

  我用手挠头,无奈。突然地,我一个立正,说:“兄弟,我给你敬礼,成不?话音落下,我真的就向这个男人敬了礼。”

  这个男人被我的动作搞笑了。我没有当过兵,也从来没有敬过礼,手举得很不规范,样子很是搞笑。这时,开车的司机也发话了,提醒说公交车上不允许抽香烟。这个男人可能觉得理屈了,就把烟在脚下弄灭了。

  母亲摇头,认为儿子在公众场合下这个样子太丢人现眼,太掉价。下了车,买好车票在等车时,母亲把我拉到一边。

  “儿子,你不要太迁就燕子。夫妻相处不是一天两天的,这样长久下去,你不觉得太委屈自己吗?”

  面对母亲说的,我一脸的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