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差点说出来
梦竟然2017-04-30 10:092,186

  我看了她一眼,用手挠头皮。痒痒了。

  必须做一个解说了。你不是说吗,男人兴,家业兴。你为即墨家生了一个儿子,我当然会高兴的。我高兴了,就会努力工作。努力工作的结果是收入高了,就可能买大房子,闹不准还会有车子。

  燕子兴奋起来,却又摇头,有点不相信我的话。她有理由不相信。她问我有车后,车子放哪。

  我告诉她,摆放一辆摩托车的地方还是有的。

  “你说的是摩托车呀。我还以为是汽车呢。”

  我告诉燕子,汽车会有的,一定会的。我策划了一个方案,没有买四个轮子之前,出门我背着她,进门我抱着她。

  燕子信我哄,也就得意了。她想到了一个问题,也就是她用手抚摸自己的肚子,把这个消息告诉儿子时,想到的一个问题。

  “你背着我,抱着我,儿子呢?”燕子有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这个好办。我有办法的。可以在我胸前,做个大布袋,儿子坐在布袋里。到时啊,你看啦,我的胸前用手托着儿子,身后,背着老婆。哈哈,气派呀。

  “累趴了你。”燕子这样说了我,却是高兴,开心。

  燕子去一边和肚子里的儿子对话。我却皱了眉头。

  刚才,我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我回避了。她的P股不小也不大。这样一个状态下,我实在是没把握这个未出世的孩子是男还是女。要不是迁就世俗者的情绪,我倒是希望出世的孩子是个女的。女孩娇羞而美丽,会让我的生活充满阳光的。

  种志却不希望我的孩子是男的。他竟然有一个理想的设计。他跟我商量,让我跟燕子说,要是生个女儿,就跟他结一个亲家。他这样的想法,是不是自私了点?

  凭什么我就得生一个只能是嫁出去的人呢?再说,他老婆肚子里的孩子的亲生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可是清楚的。我看过《遗传学》,相信书中说的一些道理。

  我似乎比种志更知道陈玉珠肚子里的孩子们谁的种。对于我偶尔得来的这个秘密,我有一个打算、打算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对种志说出来。

  我也知道,说出这件事,过于残忍。但要是不说出来,我的心里总是有一桩事,让我的良心不安。我不想种志活得这样的窝囊。我希望他像个真正的汉子一样顶天立地。

  燕子和陈玉珠天天要交流孕育心得。看她们两个人的样子,关系好的貌似亲姐妹似的。每每看到这种场面,我的心里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我小瞧陈玉珠,很不希望燕子和她来往。

  可是,不行啊。隔壁邻居的住着,不来往,不行的啊。再说,还弄了那么一个类似合同的东西。

  回到家来,关起门后,燕子总是要说种志的好话。她告诉我种志对老婆是如何如何的好,并且列举一二三四五出来。这让我的心里有些醋酸。

  燕子拿我跟种志比较,这让我有身价大贬的感觉。而且,我不敢把这个比较细想下去。想想看,让我和一个被戴上那种帽子的男人站到一处,而且是比较谁比谁优秀,这是在活生生的打压我。我知道种志的秘密,对他的看法上总是有阴影。

  我真的生气了。我对燕子说:“从今以后,希望你不要把我和种志比较。这样不好。”

  燕子问:“哪一点上不好?”

  反正是不好。我不能把存在心底的那个秘密说出来。对于我身边这个女人的嘴巴,我不放心。一旦她的嘴巴不关风,那就会惹出大麻烦来。

  我说:“除了种志,你把我和另外的任何一个男人比较,我都没意见。只是,再别把我和种志比较。”

  燕子有时就是这样的爱好打破沙锅问到底。她问为什么,一定要我说出是为什么。

  我能说吗?忍不住了,想说。

  终究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说。

  但又不好不回答燕子的问题。你要是不回答,就别想有个安宁。她会用手拧你的耳朵,会用那双小巧的手掐我胳膊上的肉。她有轻微的暴力倾向。我有些怕,就找出一通话来说了。

  我只能告诉她,在陈玉珠生了孩子后,我就会告诉为什么。

  听我这样说,燕子越发的好奇。没法绕开的事,她的好奇心无穷的大。我就她的好奇心做了提醒,她这一生应该有所发明创造才是。

  燕子理直气壮了,说:“你就没看出来吗,我天生就有创造的才能。不是吗?”

  嗐。这个女人,给了梯子就上树,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居里夫人了。

  燕子用手抚摸了肚子,让我看她的发明创造。

  感情,是这个呀。我不能说不是。确实,这是她的创造,但不是她的发明。要是这个也是发明创造的话,应该也有我一份功劳。

  燕子记着刚才的那个话头,硬是拽着没放手,问陈玉珠的孩子出生同你不能和种志比较,有什么关联。

  我只好说,也只能说,只有等那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你看了孩子的面相后,你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燕子的一双漂亮眼睛盯着我。只是,我感觉她的目光有些锐利,像是刚刚磨砺过的一把刀。

  要是说,燕子的智商真的不低。她似乎从我的异常言语中品味到什么,问我,陈玉珠的孩子是不是和种志无关。

  我的天啦。燕子太厉害了。天才嘛。她怎么一下子就猜到我想要告诉她的呢。我赶紧摇头,而且配合了摆手。你也太能想象了吧。怎么可能的事。

  我很后悔刚才不应该把话头引到这上面来。我骂自己,臭男人,嘴臭,不严实。

  怕她出去胡说,我做了必要的提醒:“对门邻居这样住着,不能这样胡乱猜想的。这影响我们两家人的关系。”

  这时,有敲门的声音。我去开了门。门口站的是陈玉珠。陈玉珠眼泪汪汪的。我一下子就慌乱了手脚,赶忙向里面招手,要燕子过来。

  燕子到了门口,把陈玉珠牵到我家的里面一间。后来,房门也就关上了。我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在房间里面都说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