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太巧了吧
梦竟然2017-04-28 15:152,592

  关于叶酸,我和妻子研究过。在妻子怀孕后,我们已经通过饮食在这方面进行了加强。

  当然,服用叶酸片有它的好处。小宝宝出生缺陷的风险可以降低。相关资料介绍,服用叶酸,新生儿15%的重大体表畸形得以减少,30%唇腭裂,35%先天性心脏病的发生,也能减少。

  这里出现的概率,挺让人心里发怵的。

  可我不得不提出质疑。百分之十几、二十几最多是三十几的几率,就应该服用叶酸片吗?如果说百分之百,还可以考虑。

  叶酸药片在医生的眼中,有积极的作用。可我知道,叶酸药片也有副作用

  服用叶酸过量会干扰抗惊厥药物的作用,会诱发病人发作惊厥。叶酸服用过量,维生素缺乏的早期表现会被掩盖,这就可能导致神经系统受损害。

  由此可见,凡事利弊共存。

  我和妻子决定宁可冒这样的风险,不服用叶酸片。服用的副作用也挺可怕的。我们可以通过食物来补充叶酸。

  家里有了一个孕妇,让人担心的事情多起来。邻居种志先生,与我有同感。

  这也可以看成是巧事一桩。

  我家有了一个孕妇。隔壁的邻居家也有了一个孕妇。

  说实话,起先,我对种志这个邻居有点蔑视。他太不像个男人。

  面对这个男人时,出于礼貌,我点头。不点头不好。门靠门邻居这样住着,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可是,背着这个男人,我摇头,蔑视的表情明显在脸上。我看不起他。

  他难道真的不知道老婆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不会吧。他不至于这样的笨吧。

  他的老婆和我的老婆一样,都像个战斗英雄似的,炫耀她们的收获,不时的用手在肚子上面抚摸。其实,才一个多月,抚摸什么呀?

  这样的两个女人,站到一块时,还会交流彼此的感受。此时,她们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女人了。幸福的感觉,让这两个女人的脸色像花儿一样。

  对于怀孕女人的肚子,我并不像种志那样,时不时的用手也去那个还没有腆起的肚子上摸一下。我不会。

  种志在宠爱女人方面有些过了,成天跟在老婆后面,乐哈哈的。我敢肯定的说,他绝对是个惧内的主,是个为女人做长工的命。男人惧内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原则底线。对给你戴那种帽子的女人,你也要畏惧吗?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对门这户人家的内幕。

  那是出差回程的路上,在火车上的软卧车厢里。长途无聊,就和对面铺上的男人搭讪起来。后来就熟悉了。喝着那个男人带的二锅头,我俩就天南地北的海吹起来。

  睡在我和这个男人上铺的,是两个年轻的外国女人。这两个外国女人的脸型过于小巧,身材却是一流。

  刚进这个包厢,这两个女人像是有意要在两个中国男人面前显摆她们的娇美身材,一会从上铺滑下来,一会小鸟儿一样的蹦上去。这也难怪,她们的大旅行包就放在我们的铺下。她们要从大旅行包里拿东西。

  这两个外国女人,像两只叽叽喳喳的小鸟,说我听不懂的鸟语。对面铺上的男人说他不懂外语。我说我也是。我们向上铺的两个女人打招呼,她们听不懂我们的话,只是给我们迷人的一笑。

  我晕。

  对面铺上的男人也晕。他说,这两个娘们,挺迷人的。

  我说,是的。

  反正上铺的两个外国女人听不懂我俩说的话,对面铺上的男人有点色的拿她俩做话题,说着露骨的话,后来就延伸出来一些荤的段子。我也就在他的荤段子上添油加醋了。

  民间有句大实话,跟好人学好人,跟狗学咬人。在单位里可是正人君子一本正经的我,在外,在没有熟人的环境里,居然也会这般的下流。

  对面铺上这个男人,开始时给我的印象挺不错的,豁达,直爽。

  可在喝上酒后,他竟然像一个没有教养的人,屈起一条腿,盘在怀里,时不时的还用手抠一抠脚丫。用手抠了脚丫后,竟然不去洗手,再拿起烤鸭撕开来往嘴里塞。我真怀疑他的味觉,被塞进嘴里的是烤鸭还是臭脚丫的味道。

  要是在平时,我绝对是没了胃口,甚至会倒胃口。可是这天,白酒太烈性的关系,让我的感觉麻木了。我竟然对他不文明的陋习视而不见。

  酒劲已经上来,他胡说八道。我也胡言乱语。胡说和胡言多是男女间的事情。可能是因为有两个外国女人的关系,他有意的往荤段子上胡扯。

  他说这个世上,就有男人喜欢戴那种颜色的帽子。

  我懂他说的意思,就说,你扯淡。哪个男人愿意。不会是你吧?

  他笑,狂笑,引得上铺的两个女人嘴里说着什么,并向我俩打手势。我听不懂她们说的话,但能够明白她们做的手势。我把她们的手势理解成两个好色的男人说话的声音应该小一些。

  他开始说自己的故事,声音也压了下来。他喜欢上一个邻居的老婆。日久生情,就有了一腿。他甚至纠正有一腿的说法,说有一腿不对,那是残疾人。有两腿的表述才正确,那是一个正确正常的状态,让人联想。顺着他的这个说法,我真的就有了联想。

  这个男人说到兴致勃勃时,竟然叹出一口气。他说,后来,这个女人怀上了孩子,就调动搬走了。他说这个孩子应该是他的种。听到这个字时,我又有了联想。种,也是一个姓。我的新邻居就是姓了这个姓。

  这个男人又叹了一口气。

  真没看出来,这个男人竟然是这样的多愁善感。

  他说邻居去了N省。我哦了一声。N省是我在的省份。他又补充说了准确的地址是N省的K市。

  我盯着他看了。不会这么巧吧。我就是N省K市的良民。他说,那里有一个生产活塞的工厂。我的嘴巴张开,呆住。

  这也太巧了吧。这个机率如同,我正仰望天空,看一只飞翔的鸟儿嘴里唅了一个金豆子、金豆子太圆滑,鸟儿没唅紧,掉下来,正巧掉进我的嘴里。这样的机率,应该是创世界吉尼斯纪录了。我所在的单位,就是生产活塞、活塞是柴油发动机的心脏部件。

  他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嘴巴脱臼了。

  我说,不,牙疼,张开嘴巴好让风进去止痛。

  这么说了,我夸张的用手将下巴往上托了一下,嘴巴这才合起来。

  他接着说他的秘史。他说那个女人会回到他的身边,一准的。

  我侧了脸看对面的这个男人。怎么看,我都觉得他在吹牛。如今,喜欢吹牛的人真的不少。不过,他倒是自以为是,说到得意处,唾沫飞溅。有那么一两粒唾沫星子,竟然落到我的脸上。这时我的感觉挺灵敏的,就用手抹了脸。不抹不行的,我觉得脸上痒痒的难受。

  我问那个女人长得好看吧。他就描述了。身高160,体型S,黄皮肤偏白,五官装配没有错位,尤其是眉眼间偏左的那颗绿豆样大的痣,让人印象深刻。他的描述竟然和我的新邻居家的那一位十分的相像。天啦,怎么会把这一个故事的主角放到了我的隔壁,竟然成了我的邻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