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臆测
梦竟然2017-04-29 14:512,529

  我家那口子,在家中,我叫她燕子。她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为燕。她研究了邻居家的女一号,告诉我她的发现。她说邻居家的女一号配邻居家的男一号,有点不对劲。我问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却说不出来。

  后来,燕子告诉我,隔壁两口子不对劲的地方,找到了。

  我看着燕子,等着她说出发现。

  燕子说:“邻居两口子,缺少夫妻相。”

  我认为燕子的说法没根据,不靠谱。男女两个人走到一块,成了配偶,一定要有夫妻相吗?

  被燕子说成缺少夫妻相的两口子,生活情调比一般人都要高,吃东西也比一般人挑剔。种志老婆像所有怀孕后口味怪异的女人一样,有她独特的要求。她用那种夹带方言的普通话大声训斥种志。她训斥种志时喜欢开着门。

  “种志,你今天买的桔子,不是母的。”

  种志在做解释:“人家这批货,没母的。”

  我在这边家里听了,感到新鲜。梨子分公母,我知道。桔子也分公母,头一回听说。我是一个对学问不耻下问的人。我就问了燕子,问她知不知道桔子也分公母。

  燕子和我一样,也是孤陋寡闻。她摇头表示不知道不清楚。

  自从怀孕后,燕子和我的话不多了。她要是话多了起来,多数时候是自言自语。你仔细认真的听一听,就明白了,那一准是在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说话。我真想说,拜托,老婆,孩子才多大,还没成型呢。

  终是没说。不想坏了燕子的好心情。

  只是,我有些失落。燕子没怀孕之前,有一个做贤妻的标准,几乎能够成为她的口头禅:男人兴,家业兴。

  所谓的男人兴,家业兴。燕子有解释,说这是她的母亲所说。母亲在女儿结婚时,特别教导了这一句话。这话的深刻含义是,夫妻之间要相敬如宾。母亲教导女儿,要想方设法让丈夫高兴。丈夫高兴了,就会努力工作,这样,家庭的日子就会红红火火。

  因为两个家庭都有孩子要来到这个世界的关系,我家和种志家的关系有了长足的发展,相互间的走动也就越来越频繁。夸张的说,也是一个京剧里所说的,有一堵墙是两家,拆了墙,就是一家。

  我和种志常常在一块探讨和设计孩子的美好未来。燕子和种志的老婆在一块说话给肚子里的孩子听。有时,她俩会一齐唱歌给没出世的孩子听,只是,她俩的音质不一样,有点像是两个声部的合唱。我和种志听了她俩的声音,感觉却是十分的悦耳。

  鉴于这两个孩子临产的时间前后相差的天数不多,极有可能是在同一个月。预产期上说,燕子要比种志的老婆早半个月。如果燕子晚产,如果种志的老婆早产,两个孩子闹不准就在同一天出生。要是这样,就是一种缘分了。

  在种志老婆的建议下,两个男人弄了一个类似协议的东西。这个协议无非是两家人为了两个就要出世的孩子以及孩子出世后的相互帮助。这有点类似拜把子认兄弟。

  特别说明一下,因为要在协议书上签名的关系,我这才知道了这对夫妻的真名实姓。男一号种志,女一号陈玉珠。

  种志做事,有时候喜欢画蛇添足。他签了名字,却多出一个括号,在括号里加上一个字。

  这样的一个字:“孖(zi)”

  面对这个古怪少见的字,我脸红了。惭愧,自以为认字不少做着作家梦的我,居然不认识这个字。又一次的不耻下问。这才认识了这个字,并弄清楚了这个字为什么会出现在种志的姓名里。

  种志特别帮助我读准这个音。这个字有两个读音,一个读zi,一个读mo。后一个读音是方言的读法。每个音,我都跟着他说了一次。读后一个音时,心里头却在发笑。感觉上总是怪怪的。

  我问:“怎么改了字?”

  种志告诉了这其中的小插曲。

  父母当时给他取名可是费了一番功夫,请了算命先生来取名。这才有了种孖这个姓名。选择孖这个古怪的字,是有意思的。孑代表这个姓命定的孤独,子代表希望这个姓的子孙无穷。这个字的笔划只有六划,完整的意思是说这个姓不多见,后代有待旺盛。

  父母没有对算命先生取的这个名字质疑。实践了后,可给孩子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念起来挺费周折。要命的是有不少人不认识这个字。当有人问这个字怎么读时,种孖就说,孖这个字跟一马当先的马是同一个音。

  种、马?读的人,肯定要发笑。

  因这这个生僻的字,闹出不少笑话。实在是出于无奈,种志将这个名字凝聚了父母的一番苦心的名字改掉。不用方言,参照标准音。

  种志最常说的一句话,陈玉珠会为种家生一个儿子。

  凭什么这样说,有什么证据吗?我自然的要质疑。

  虽然有科学家认为,生儿生女,决定的因素是配偶双方体内酸碱度数的大小。民间说法却是认为,男人的体能形成的力量决定了孩子的男女性别。种志所以有这样大胆的预测,是向大家表示他的能量。也是,他叫种志。若是用方言叫,他就是种、马,这个世上,叫种、马的人能有几个?

  种志给我释疑。他告诉我,陈玉珠怀上的是儿子,不是他的胡说,是有根据的。他说是过来的女人这样说的,而且不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这样说,起码有十好几个人这样说了。

  哦。我惊讶种志对这个事上的认真。当然要问那些自以为有经验的女人们,论断这个的依据是什么。

  种志说这个好判断,女人的P股大,就会生儿子。我忍不住笑了。这个论断极为不靠谱。如果依此判断,换一个角度来说,大P股的女人在这方面是有能耐了,可在另一方面却是无能了。

  我说:“如果允许多生的话,岂不是满屋子光头,没一个是千金?”

  种志被我这个问题给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一点。那些给他判断的人也没一个想到这一点上。

  我说:“你这个说法,不靠谱。”

  虽然我的这个逆向思维难住了种志,也让我纠结了。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却始终记住了种志的这个说法。我嘴上说不相信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心里头却为这个胡说八道纠结。我开始研究燕子。时不时的,我盯着燕子的P股看。

  燕子被我看的别扭起来,骂我流氓,说一个就要当爸爸的人,怎么可以没个正经样。

  我感到自己委屈,就把种志的这个说法拿出来与她探讨。燕子听到有这一说,也就严肃起来,问我,她的P股是不是大。感情,她的心里也是要儿子。

  我想照实说来,却怕她不高兴,就就绕了弯子说,老婆,你要是给咱们即墨家生一个儿子,你就是即墨家的大功臣。我会给你最好的待遇。

  哦。说到这,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我姓即墨,不多见的一个姓。

  燕子的情绪被我调动起来,问:“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待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